[经验交流]不论怎么折腾,有多套房子的人,还是会在天堂

  自1978年以来,国家开始干预房地产,近几年愈发频繁。几乎每一次房地产调控政策,都能成为热谈,而真正看得懂政策的似乎遵循“二八原则”,总是少数。每一次,都免不了有不少买不起房的人,属于不明真相的群众,鼓噪一翻,我看得比较多的,早期有什么“温水煮青蛙论”、“最后一棒论”、“站岗论”、“烫手山芋论”等等,最近又经常听到的是什么“杀猪论”、“割肉论”----在阐述的是一个类似的论调:有房的人要完蛋了,他们没房子的人天亮后就可以去街道办免费领取一套心仪的豪宅,而那正是多套房主被迫割肉抛出来的。
  这种想法,怎么说呢,套用阿娇的话,很傻很天真!
  这种论调,其实就是经济学上说的财富再分配问题,说白了,就是将有钱人的经济利益,转移部分给穷人,让穷人的经济状况变好些。一般情况下,手段以税收(个人所得税)为主
  一般人认为,从有钱人那里,弄些钱出来,分给穷人,就完事了,到此为止,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但学过经济学的人可能知道,事实不是这么简单。
  经济学家阿瑟-奥肯的“漏桶实验”,阐述了这样一种事实:提着“财富再分配之桶”,去富人的财富池子里拎一桶钱,再倒到穷人财富池子的过程中,部分财富会漏掉。从富人池子那里取来的100美元,提到穷人池子里时,可能只剩下50美元。
  
  如上图所示,社会财富分布状态处于A点:富人富有,而穷人贫困。按照一般人的观点,向富人拿部分钱分配给穷人,那么社会财富分布应该是从A沿着直线移动到E点,即社会总财富不会减少。但是,“漏桶实验”得出的结论是,社会财富分布会从A点出发,到达B点,直到L点,社会总财富减少了,有部分财富在再分配过程中“漏掉了”。
  漏掉的有哪些?经济学家对这种漏洞进行了加总,有以下一些。
  1.新增的收税、分配机构,属于无效率的行为:不过研究证明,这方面的花费其实很少。
  2.被征税的有钱人,会降低工作积极性:研究证明,税率对中等收入、高等收入的工作努力程度只有很小的影响
  3.得到慷慨福利的穷人,降低工作积极性:研究表明,这部分的漏洞是最大的。但这种漏洞不是体现在货币上,而是在态度上,商业伦理滑坡了:如果工作还要交高额的税收,实际得到的未必比救济金高,穷人为什么不自愿失业,去领救济金,然后到处游荡、游手好闲。长此以往,掉在“依赖他人”的社会底层里,乐此不疲。
  “漏桶实验”正是证明了这样一种经济规律:效率和公平是冲突的,过于公平、慷慨的社会保障体系,会影响经济的效率。北欧高福利国家,比如瑞典和荷兰,对公民提供“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保护的国家,出现劳动参与率下降、失业率增加、预算赤字扩大等一系列的问题,它们开始在努力采取措施以减轻福利政策的负担。
  我国的分配制度,显然不是北欧国家那样注重公平,而是像美国那样的以市场导向为主,“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这一点,只要对比医疗、养老、失业等社会保障体系,并不难明白这一点。这种分配制度,不会因为一个房地产调控而改变。如果改变了,会怎么样?社会会总财富会逐渐减少,国力日渐羸弱,黄岩岛可能又丢了,或者变成朝鲜那样的流氓国家。
  不妨对照之前房地产分配的状况,进一步分析,以验证上述的理论。经研究,房地产行业的财富再分配,体现过的有以下几种手段。
  1.税收
  房地产相关的税收,已经很多,但仔细研究可以发现,所设计的税制,基本都符合“拉姆塞”原则,只对缺乏弹性的情形收税,由此可以想到“无谓的损耗”并不是很多,也就不会有效地影响房地产的发展效率。至于有些人所希望的那样,“对2套房征收100%税”,这种极度公平,会极大影响效率的税制,目前还没有,以后出台的可能性也很低。如果这种政策出台了,那么大家可以考虑移民朝鲜了,提前去那里适应生存环境会更好。
  2.限价房
  限价房,其价格低于市场均衡价格,是在牺牲社会福利以顾全部分人的利益,但数量很少,限于面子工程。有的地方,限价房执行的“摇号”政策比较搞笑,它在向市场传达一种讯息,商业伦理沦陷了:运气比什么都重要。不过呢,对付中国的老百姓,这可以算得上奇谋妙计-----低价房有啊,搞不到只能怪你运气不好,跟本朝无关。
  3.限购
  货币被政府赐予这样一种信用:用它可以和别人交换物品和服务。但在限购面前,它的信用被剥夺了,变成一张废纸----只因为你买过一套房,只因为你是纳税未满5年的外地人。。。。。。
  这也像市场传达一种商业伦理的沦陷:穷人想买而买不起的东西,呼吁政府出面把有钱人给限制住就行了------这比勤劳工作、艰辛积蓄要容易得多。
  4.福利房
  经济适用房、公租房、廉租房政策,是被全球普遍推广的一种福利住房制度,值得认真推广。但在我朝,商业伦理再次沦陷:经济适用房,被开着宝马的人买走了-----这让人们去相信一种生存法则,勤劳工作、努力奋斗是没有意义的,有个李刚爸爸比什么都好使。
  5.购房补贴
  购房补贴中,其中比较普遍的一种是住房公积金制度,但它仅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企业出的那一部分钱,归根结底还不是从雇员剪来的。
  救市的时候,有购房补贴,但是一般是楼市遇冷的时候才有,而且很少。
  至于像有人说的“打土豪,分房子”那种以暴力方式实现财富再分配的手段,也就嘴上意淫而已,本文不作讨论。

  通过以上的分析,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当前的房地产的分配制度,也正如一贯实施的、以及以后会实施的经济分配制度一样,以市场导向为主,“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按劳分配,多劳多得”,让市场自行奖励那些勤劳、勇于创新、勇于冒险的人们;而只提供一个马马虎虎的社会保障体系,以救济那些需要被救济的穷人。
  因此,拥有多套房子的人,可以放心地、悠然地在中产、小康的天堂喝咖啡、聊天。那下面,嚷嚷的人群,翘首以盼,却找不到通往天堂的阶梯----限购,把这阶梯给撤了。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