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民主的人怎么成了卖国贼了?

  我们怎么卖国了?
  难道自由民主就是西方的吗?民主出自希腊。先不论人种,就算先出自西方,难道中国人就不可以重新发明民主吗?有人可能会说,理论已经出来了,我们会受到影响,不是我们自己发明的,就算这样,难道是西方人发明的东西,我们中国人就不可以用吗?是谁在用着西方发明的电话?是谁在用着西方发明的汽车?是谁在用着西方发明的电脑?是谁在仿造西方的建筑物?是谁在用着西方发现的各种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医学理论?
  有人或许会说我们中国要发明自己的政治理论。那共产主义理论不是来自西方的马克思吗?你们或许会说,我们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但你们不看看,中国的特色社会是什么样的社会。是我们连被黑色会打了,没人管;贪官贪污了,没法律惩罚;幼女被狗官强奸了,没谁帮她讨回说法,人家按正常途径去北京上访还被抓去劳教;煤矿爆炸出了事极力隐瞒,没死的拖到死,死了的就是抢尸也要先把尸体火化消除证据;苯胺泄漏进入河水中不管老百姓死活也要瞒报;动车相撞了即使有人还活者也要先埋了毁灭证据……自己国家有宪法,官员却不遵守,还要老百姓在网络上才能反腐。仅仅是富了极少数一部分人,穷了极大多数人,高兴了极少数人,痛苦了极大多数人。我们要是依法治国,而官员却凌驾于法律之上。这就是所谓的社会主义社会?
  还有,是谁的配偶子女移民居住国外?是谁成为了裸官?是谁在国外拥有大量资产?有数据显示,九成的中央委员有直系亲属在海外居住:如上海前任市委书记陈良宇,尽管已经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但被抓后发现其拥有13本外国护照。还有八成五中央候补委员、八成八中纪委委员的直系亲属在西方国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加入所在国国籍。报导称中国部级以上官员(含已退位)的第二代有七成五拥有美国绿卡或公民身份,第三代拥有美国公民身份者更达到九成一以上。
  有人会说了国家成了资本统治的助手,政府成了虚政府。那我问你,现在中国有钱的是哪些人?当权的是哪些人?难道不是极少数人吗?普通老百姓想当公务员的机会都极小,有份报告指出,目前考上公务员的60%是没家庭背景的,那就是40%是有家庭背景的,而有家庭背景的的人只占中国总人数的0.1%。还有国企,它们垄断了国家多少的资源和金钱,却不肯让普通老百姓分一点红利,难道国企央企不是法律规定的全国人民共同拥有吗?像中国电信几乎垄断了中国的网络,全国老百姓要求降低的收费它却死也不肯。是什么原因?不是有专业人士指出香港的网络收费的性价比是内地的100多倍吗?你们去查查,电信过去一年的收入是多少?中国电信2011年净利润同比增7.5%至165亿元。那还要问了,即使垄断企业不给所有人民一点红利,那那些钱到哪里去了?给员工发高额工资及奖金了!去乱投资了!员工值得拥有这么高的工资和奖金吗?那你们可以去查查,这些垄断国企央企的员工他们做的事会比同行业民企的员工多吗?做的事少,拿的钱多,这是什么道理?这不是国家成了资本统治的助手,而是更厉害的国家成了极少数人手中的玩物了。
  有人会说,我们中国大多数人素质不够,没有道德,不配做公民。那我就要问了,难道美国成立之初不是每个人只想着自己吗?难道美国成立之初美国的公民不是很自私吗?人家美国人还可以贩卖奴隶呢。
  在一个弱势群体占大多数而又被欺负的社会,弱势群体没法做到博爱,那只能做到尽量保护自己。那怎样保护自己呢?就是每个公民拥有等价的自由、等价的权利、形成法律,用法律来为自己维权。

  另外,我想说为什么采用自由、宪政、民主的政治体制。
  自由是每个人的第一权利,因为若你可以剥夺我的自由,那我也可以剥夺你的自由,因此每个人都可以剥夺其他人的自由,最终谁都没自由,即为混乱,因此反过来,任何人都不能剥夺其他人的自由。由此可得出一个结论,即自由实为公理,任何人都不能侵犯剥夺别人的自由。
  自由即为公理,于是每个生命体都有自由,于是众人平等,平等即为自由的第一推论。 由于每个生命体的自由都不容其他人侵犯,当每个生命体相互接触时,每个生命体都要不侵犯其他生命体的自由,每个生命体都需要失去等价的部分自由,于是自由发生了变化,即为绝对自由变为相对自由。
  那失去的部分自由是怎样来的呢?比如说,甲和乙在一条公路上面对面行走,甲有向前走的自由,乙也有向前走的自由,当两人碰面了,谁都不让路,谁都无法继续向前走。为了两人都继续向前走,于是部分自由需要失去,比如说定一个规则,行人沿着右手边向前走。
  于是,为了那失去的部分自由,我们需要设定一些规则来保障那失去的自由对每个生命体是等价的,这些规则中的一部分我们可以称之为法律,比如说宪法,于是宪法诞生的依据产生了。
  宪法诞生了,宪法需要保障自由与平等,于是宪法的第一要义就是,每个公民都有拥有自由的权利,任何其他个体都不得侵犯其自由。若个体或团体的自由被侵犯了,个体和团体有权利依靠宪法夺回自由并惩罚侵犯者。若不能依靠宪法夺回自由,他们有权利使用暴力夺回自由,而现在暴力的最后唯一的保障是枪支。
  为了能夺回被剥夺的自由,在拥有刀剑的世界,刀剑成了最终的唯一保障,在拥有枪支的世界,枪支成了最终的唯一保障,于是宪法需要规定,每个公民拥有枪支的权利不能被侵犯。
  民主是由自由推导出来的。当所有生命体聚集起来成为一个系统时,为了能够让这个系统更好地运行,所有生命体同意选举出一些管理者来管理维护这个系统,于是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产生了。由于每个生命体都有相同的自由,都可以要求选举与被选举,于是每个生命体都有相同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这种权利与政党(小部分生命体组成)无关。当一个生命体侵犯了别的生命体的自由,按照之前的法律给予这个生命体相应的惩罚,当这种惩罚是剥夺这个生命体某些权利时,如被选举权,那这个生命体就要为自己的行为失去相应的自由。以上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被称之为最直接的民主,简单称之为民主。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