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中药吃药物性肝损伤!医院不负责任,怎么办?指点迷津!谢谢!

  一个60多岁普通农妇双大姐就医的惨痛经历:

  名院名医,只是噩梦!

  2012年8月13日,因医治小叶增生慕名到浙江省东方医院(也是浙江省中医院下沙分院)名医馆宋世华医生处就诊,宋医生开出药方,回家服用。
  8月20日,再次到宋医生处,反应服药后有失眠症状出现。宋医生说服用中药有时会发生这样状况,未作处理,继续开药。
  期间,每隔一周或两周周一必到宋医生处配药,服用。
  10月15日,到宋医生处,反映症状:睡眠不好、吃不下饭、肝部微痛。宋医生:没事,给你调整药方,又配两周药。
  10月29日,到宋医生处,反映症状:睡眠不好、吃不下饭、肝部隐痛。宋医生:给你调整药方,又配一周药。
  11月12日,到宋医生处,继续反映症状:肝部疼痛,失眠、吃不下饭。是否需要停药?宋医生:不用停药,给你调整药方,配一周还是配两周?!!!
  双大姐虽配了一周药物。但回家后,已不敢服用。在家卧床休养。
  而这10月15日~11月12日三次反映症状过程中,双大姐脸色、眼部等都已明显蜡黄,且一次比一次严重。而宋医生均未做针对性处理,且最基本的验血都未做。
  11月19日,在忍痛几天后,肝部实在剧痛难忍,家人送至杭州市邵逸夫医院住院就诊。
  邵逸夫医院做了全面细致的检查,且作了专家会诊,诊断结果:药物性肝损伤!且肝功能一个指数正常人10几,而此时双大姐竟然高达1000多!并对家属说如果指数降不下,会有生命危险!对家属来说,这真是一个晴天霹雳!此时的双大姐躺在邵逸夫医院的病床上已动弹乏力,十几日无法正常进食,每日都需家人照料。
  12月10日,邵逸夫医院出院。但医生关照:药物性肝损伤病人恢复一般需:2~6个月,像双大姐这样60多岁的年龄,恢复起来更困难,更慢,且还有复发的可能。双大姐虽出院,但回家后还是浑身乏力,一直在家卧床休养,精神状态也一直郁郁不乐,晚上有时整夜失眠。全家人也担心、害怕双大姐的身体能否正常康复?双大姐的精神能否早日开心起来?
  而这一切,都是服用了浙江省东方医院所谓名医馆所配制的中药导致而成,且病人数次向所谓名医宋世华反映出现症状,宋医生均未做正确的检查!中医古尚有望、闻、问、切,时值现代科技发展的今天,除了望、闻、问、切,还需必要的现代仪器检查的配合。然,宋医生难道连我们正常人都能看出的脸色蜡花,眼球颜色泛黄,这些症状都看不出吗?甚至连最基本的验血都没做。只要一开始就验血,一定能发现肝功能指数的异常,不就能避免如今这样对双大姐身体、精神无法挽回的创伤!对双大姐家人无尽的痛苦与烦恼!“是药三分毒”,这个普通的人都知道,药,用好了使良药,治病救人;如用的不当,则变成毒药,伤人杀人!而且每个人个体体质的不同,同一病情中药所用的药方、药量肯定也是不同,没用万能药方治百病!然这普通人所懂的一切,作为浙江省东方医院的宋世华医生却不懂吗?让我们来看看宋医生的光鲜简历:宋世华,男,副主任中医师,毕业于浙江中医学院,中华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委员、《中华医学研究杂志》专家编委会常务编委、浙江省妇科委员。系浙江省第一批名老中医宋光济教授的继承人,宁波宋氏妇科第38代传人。


  艰难维权路,路在何方?

  尽管如此,双大姐家人还是非常尊重浙江省东方医院,甚至尊重宋世华医生,也为宋世华医生换位思考: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相信此事是宋医生这位医术精湛的医生,难得犯的一次失误。也要为宋医生本人考虑。因而,事发至今日2013年1月17日,双大姐家人都是找浙江省东方医院院方,寄希望于院方能本着用于担当,实事求是的精神,妥善处理此事!从未找宋世华医生本人,或在宋世华医生诊疗处理论。
  12月15日,双大姐丈夫一人理性地找到了浙江省东方医院,院方医教科一工作人员作了登记,告知回去等消息。双大姐家人便马上回去了。
  12月17日,接医教科沈副科长通知,双大姐丈夫一人来到了医院医教科。沈科听了患者家属的叙述,说道:医生开的药方剂量正常,未有超量。所以医院、医生都没责任。双大姐丈夫,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心中万分委屈竟然被医院的高级知识分子说的无话可说,只感觉自己来医院是无理取闹。然后悻悻而归。我们善良、实诚的上一代啊!
  2013年1月1日,双大姐丈夫和儿子两人在次找到医教科,我们的沈科,高级知识分子还是这个态度。后两人找到了医院副院长:叶卫江先生,一个更高级的知识分子,且还是浙江省肝病治疗界的权威人士!金丝眼镜,斯斯文文。叶院长耐心聆听了家属的叙述后,慢条斯理地阐述了他的观点:需了解情况,如事实如家属所说,宋医生肯定是有责任的,医院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家属也可通过医疗事故鉴定,但是鉴定是一个繁杂的过程,并且他也介绍了他本人也省肝病医疗事故鉴定名医库的成员之一。也同过询问,初步做了一个鉴定,几分几分,两位家属被说的云里雾里。还说双大姐本来患过乙肝,(但事实上是,双大姐从未得过肝炎!)但是总之一点,双大姐不是药物性肝损伤。但是,如医生医疗过程中的确如此,医院能承担责任。并对双大姐表示了同情和慰问,并要双大姐再来浙江省东方医院到叶院长看一个专家门诊,做一个肝功能的检查。两位家属仿佛感到包青天下凡,理解万岁。善良的父子啊!
  1月4日,双大姐和丈夫两人来到浙江省东方医院,在叶院长处看了专家门诊,叶院长嘘寒问暖,关切万分,并抽血做了肝功能检查。后回家等消息。
  1月5日,双大姐丈夫到医院,取了单子。
  1月6日,双大姐丈夫,到医院找到了我们敬爱的叶卫江院长,叶院长解释了很多医学常识,听的人又是云里雾里。然后说,医院了解过,的确,宋医生在治疗过程中存在失职过错。宋医生也感到抱歉,可以付1000元慰问金表示歉意!(这是宋医生的意思还是院方的意思不得而知。)1000元!8月13日~11月12日,三个月时间花了1万多,病没看好,吃药的结果是在11月19日~12月10日,在杭州市邵逸夫医院住院话费1万多,并差点丢了性命。两次话费3万多(都有票据,不是凭空说说。)相当于买了毒药吃,又用其他药治疗毒性,且可能有不能完全康复的可能。现在卖毒药的医院说给你1000元表示歉意!看着满脸堆笑的我们的叶卫江院长,高级知识分子!包青天!双大姐丈夫,这个老农民简直不敢相信,医院竟然是这样处理的意见!老农民原本只想讨回的两次医药费(有票据)共3万多,并无其他奢求!连这样最低的要求也满足不了。真是失望之极!即使如此,这个老农民也没有过激的行为。
  在家苦想郁闷了好几天,朋友、亲属听说此事的经过都愤愤不平!1月14日,在朋友、亲属的陪同下,双大姐丈夫来到了医院。还是没去找宋世华医生,而是去了医教科,还是想通过组织、领导,走正常程序。但是,可能早有保安通知,无论是我们的叶院长还是医教科一众,都消失了。难道是以为我们来打他们?砸他们?家属人哭笑不得!我们只是来解决问题的。一众人等了大半天,只是静坐在大厅内,无任何过激行为。但是,院方领导就是不出来。问保安,只是说领导都外出!真是笑话!
  1月15日上午,家属们再次来到医院,还是没人接见,置之不理。无奈中,想起了经常看的1818黄金眼!没多久记者真的来了,听了一番病人、家属述说,记者又采访了院方,此时,大家可以想到,院长肯定是外出了。无奈下,接受参访的是医教科吴姓科长。吴科长闪烁其词,一篇官话!当日晚1818黄金眼在18:35左右时有播放。记者走后,医院的一干人等都消失了,家属们又不能也不想有什么过激行为,只是在大厅静坐了,无人理会。直至下午5点,才失望而归。
  1月16日上午,家属们又来到医院,保安说院长在换衣服15分钟后来,请耐心等待,这个耐心等待一等就是数小时。无奈下,又只能播了1818黄金眼,记者也来了。但是,老实的农民不知道打电话要说明昨天已经来过了,要派昨天来过的记者来。而16日来的记者不是15日来的记者,当他得知昨日已报道之后也就回去了。院长最终坐了下来,拿出了自己的态度。承认宋世华医生在诊断过程了有违规错误行为,院方愿承担1万元后期治疗费,宋世华医生表示歉意1000元。1万元?连邵逸夫医院看病住院的钱都要15000左右。而病人家属的要求:只需付3万元两次治疗的医药费(都有票据),这个最低最基本的要求都满足不了!善良的人尽然连以后如果肝病复发引起的严重性都没考虑到啊!经资料显示,有过一次药物性肝损伤的,如复发,会引起肝硬化、肝腹水等症状,甚至会危及生命!等众人回到家长,院长大人打电话给家属:你们在这样就走医疗鉴定,到时候做出来不是,我们一分都不承担!
  寒心!很寒!
  1月17日,双方还在商谈中……

  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一群普通的农民,怎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困惑重重!医学上的东西一点不懂,法律上的知识一点不懂。而对立面是一所全省知名的公办医院,是一群高级知识分子,社会精英!如何做?我们到底该如果做?我们到底能怎么做?现在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如今医患纠纷如此多?为什么部分患者会做出出格的事情!弱势群体心中的委屈,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能懂!而我们也不想做出违法、违规、损人不利己的事,只想得到的公平、公正如今也好像只是奢求!请好心人指点迷津!万分感谢!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