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昭通巧家小河灾民几年来为什么伤心喊冤

  

  控诉发帖:
  陈洪林: 身份证:532123196304082838 电话:13578059079
  杨启成: 身份证:532123196510042810 电话:15287743858
  陆大芬: 身份证:532123195901212827 电话:15126680357
  李子洪 身份证:532123197811292893 电话:13887132488
  叶邦珍: 身份证:532123196311102825 电话:15808644232
  杨昌林: 身份证:532123194304282814 电话;15287099350

  我们是在2010年7月13日云南巧家县小河镇特大洪涝泥石流灾害中受灾的灾民,灾难已经过去两年多时间了,可我们接受政府安置中遭遇了不平等的待遇,我们只能伤心喊冤,请求上级党委政府高度关注我们的悲惨遭遇,以人为本,让我们不至于因为腐败的因素一辈子走在喊冤控告的路上。
  我们的悲惨的生活被媒体渲染得无比美好
  这是党报记者的在小河镇遭遇特大自然灾害之一年的报道。
  “2010年7月13日,一场特大洪涝泥石流灾害造成巧家县小河镇小河村19人死亡、26人失踪、43人受伤;16户128间房屋被毁,84户580间严重受损;1200余名群众受灾,300余名群众无家可归。”一年过去了,小河的灾后恢复重建如何,受灾群众的精神面貌怎样,他们生活有问题吗,搬新家了吗?……带着社会各界关注的这些问题,日前,记者挤着乡村客运微型车颠簸4个多小时,再次走进小河。“这是小河吗?被灾害肆虐得满目疮痍的场景早已不见踪影。昔日泥沙堆积、乱石壅塞的炉房沟、银厂沟经过清淤、改直,河床变宽了,河堤升高了。富民街紧靠炉房沟一边,被洪水泥石流冲毁的房屋已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绿化带;另一边被损坏的房屋经过维修、改造和装修,已变成造型别致、带有门面的新房。在集镇东北面曾家地受灾群众集中安置点,新建的16栋4排新房拔地而起。”
  “对于小河‘7·13’灾害的抢险救灾和灾后重建过程,曾在灾害中舍己救人的镇水管站站长黄永先感触颇深,他创作了一首快板书:“乡亲们呀听我讲,人称小河小香港;自从那夜洪魔降,小河瞬间变了样;毁了农田毁了房,受灾村民好心伤。各级干部子弟兵,抢险救灾身影忙;党和政府胜爹娘,灾后重建费思量;街道修到山坡上,别墅建得亮堂堂;灾民过上好日子,小河上空党旗扬。”
  我们不埋怨记者,因为只有灾民才知道内幕和真相。
  我们在安置中受到的待遇有多么的不公正
  上级党和政府对灾民的关心是没有任何说的,但在安置过程中,地方政府没有以人为本是我们喊冤上访的对象。
  陆大芬家在2010年‘7·13’ 特大泥石流灾害中导致了了巨大的损失和伤害。住房和所有财物都被泥石流冲走,10岁孙子杨念僚在灾害中遇难。陆大芬和老伴杨文武被泥石流冲到牛栏江边,身体多处受伤,有辛生还,至今未痊愈。
  陆大芬一家承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可是、在灾民房恢复重建好分配安置时,政府公布的名单中却没有他家的名字。陆大芬多次找过镇主要领导,书记和镇长却与各种理由推脱。
  让陆大芬一家不明白的是,有几家受灾不重甚至没有受一点灾害都得到安置房,大家都知道他(她)们与镇领导是亲戚等关系,如此做法是在我们灾民的伤口上撒盐,当地领导说什么我们也想不通。
  付平一家在“7·13” 灾害中极为凄惨,泥石流不但冲走所有财产,而且在灾害中失去了丈夫杨国升和4岁孩子杨汐。付平被泥石流冲出一公里多获救,身体多处受伤,现在一直带着伤痛,无家可归,只有投亲靠友度日。
  李兴旺是小镇小河村人,提到7·13就心里泪水长倾:“7·13” 泥石流灾害冲走了我家所有房屋和财物,妻子也在这次灾害中遇难,灾后恢复重建安置房建好,镇政府不予分配安置房,伤心欲绝的我带着很多的寃情只好在外流浪度日。
  余邦珍:我是小河村小河街土生土长的人,7·13灾情快近叁年,这么长时间我无家可归,连房屋地基面积已被政府全部占用,无地方居住,孩子无能力抚养,一直是投亲靠友,我找政府还遭镇长周黾的欧打,衣服都被斯烂,望上级领导给我家母女二人给条生存的机会。
  李子洪:“7·13” 泥石流灾害把我家兴办的、面积达600多平米的“洪群养场” 和住房全部冲走,现在不仅负债累累,而且居无定所,只能投靠亲戚生活,我这样的处境,政府还遍造亊实向上级领导说假话,说在灾前通知过我家般走等,真是白天说瞎话,冤!!!
  ……
  是谁在天灾过后强加人灾到我们头上
  杨昌林:69岁,家有人口共5个,2009年我与大儿子杨启成(家有人口共4个)在富民街合资建房,我的使用面积110平方米,当时为了后顾之忧,都与儿媳陆开珍写了协议,给钱写了收条,2009年6月8日开始建房,2010年7·13灾情降监小河,在2010年12月17日,地方政府组织500余人挖了我们的房,我的房在灾情中没有受损,挖房快近叁年时间,我多次找过当地领导,不给培赏,与不给我安置,我多年积存的钱,本想有个好的晚年安排享受,不但落空,而且还没有了着落。请求上级党委政府以及有关负责领导,给予我们一个公平、公正、合理的解决方案。
  陈洪林:像我这样的‘特殊灾民’实在是冤,我家辛苦一辈子好不容易在这里建了一栋七层半的楼房,面积达1100多平米,有合法的使用证,政府却以‘清理河道障碍物’等名义强行拆除,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小河的房价与巧家县城的相当,却没有给一个合理说法就强行诉除,这让我实在难以接受。在拆除当天,我找政府讨要说法时却被政府的人哄骗,最终成了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9天的罪人。‘7·13’ 自然灾害我家没有受灾,却遭受镇政府强拆导到致拘留的这种‘人为灾难’我怎能想得通?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小河镇领导终止了我在小河所有公路修建款50多万,至今没有兑现。
  杨启成:我的房是建在富民街的,这片土地是政府统一规划、统一征收、统一培卖、政府号召建设的,我的房在灾害中没有损环,是好的,建筑面积760多平米,是合法建设的;我给刘维秀租了一间做仓库,仓库里的货物全冲毁。房屋政府组织500余人强行诉除,不补尝,也不给过什么说法,里由是什么d级危房,诉除之前还要我们承认是“房屋严重损坏”。被政府挖的房户全部是“灾民”,有的房屋出租了没有一点损失,却得到不少救助,不出租与没有损失的政府也给了‘灾民安置房’,这样的财产损失和平方差距,政府还谈得上什么公平、公正、合理,公开只有政府的人才知道。安置协议第6条写到;“房屋的成本核算严格按巧家县委、县政府以及小河镇‘7·13’ 恢复重建指挥部相关文件规定和要求执行,乙方(指灾民)所承担的成本费用,由乙方在县委、县政府规定的时限内缴清。否则,甲方(政府)有权收回安置房。”我一家辛辛苦苦一生的劳动果实就这样被当地政府毁于一旦。我一家负债累累,政府这样无耐,不论政府工作人员说什么我都想不通。
  不是灾民的农户也变成了“灾民”
  王家兰给姚世聪买房在富民街,我们都是在小河住了几十年的老住户,姚的房富民街还在,政府第一批“灾民安置”时是回迁原住处就是两户,家具用品政府发放两套,价值两万元,银厂沟那方付家门前有土木房和十来平米的砖混房,是政府挖的,跟本就没受什么“灾”。像这样下边回迁,上边也没有动,中间的却得到安置,并且此安置房是姚家座着,王家兰说直白了,就是替姚冒名;还有黄向林、颜家珍等。分得“灾民安置房”有无证的。诉迁户分得安置房的就更多了。
  渴求上级领导给我们做主
  小河群众欢迎国内媒体和有识之士,像均灾款一样的踊跃,走基层实地采访,了解小河的真面目。
  数千年的儒家教育,中国的老百姓是最老实、最本分的老百姓,我们没有在万不得已时,没有被逼的走投无路时,是不会做坏事的,只是维护宪法所赋予的公民合法权利,有权利的保障才有相对的利益均衡,有利益的均衡才有社会的稳定,这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治本之道。


13-03-04  许玲娇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