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 普兰店官员 请看杀人犯孙岩松和郭军致人伤害如何逍遥法外!

  控告人王恩娥亲儿子矫忠良在2007年12月23日,被普兰店市原纪委副书记孙凯亲侄子孙岩松连捅三刀致死,孙凯伙同普兰店市公安局原刑侦大队长现任普兰店市公安局政工监督室主任曲庚财、普兰店市原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现任普兰店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学伟,孙凯、曲庚财、王学伟充当黑社会保护伞,绚私枉法,应予以严惩,为伸张正义,杀人犯孙岩松必须绳之以法。
  控告人:王恩娥
  附:控告信和法官举报信
  2012年10月13日

  控 告 信

  控告人:王恩娥,女,住普兰店市双塔镇永宁村(原塔西村)朱屯,
  电话:13591711419。
  被控告人:1、孙凯,系普湾新区某局副处级副局长,原任普兰店市纪委副书记,原来举报时是普兰店市纪委常委监察局副局长原普兰店市检察院干警。
  2、曲庚财,原普兰店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现任普兰店市公安局政工监督室主任(副局级)。
  3、王学伟,原普兰店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现任普兰店市公安局副局长。
  请求事由
  一、我儿子矫忠良于2007年12月被杀人犯孙岩松、冯殿魁连捅三刀致死,伸张正义,将罪犯绳之以法。
  二、被控告人孙凯、曲庚财、王学伟等人绚情枉法,绚私枉法,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应予以严惩,事实如下:
  控告人王恩娥,儿子矫忠良与2007年12月23日被控告人孙凯亲侄子孙岩松与冯殿奎双方斗殴时,被孙岩松与冯殿奎当场连捅三刀使矫忠良致死。
  此案经普兰店市公安局2008年7月7日就作出“撤销案件书”给控告人王恩娥,期间有130多天才交给被害人的母亲王恩娥,请问是什么办案程序,根据什么理由将案件撤销,当时任刑侦大队长被控告人曲庚财非常叫嚣的告诉控告人王恩娥:原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当时尸检报告也不给控告人王恩娥,在最后控告压迫下才给了控告人王恩娥,办案人员普兰店市公安局刑警石岩所说,孙岩松是夺矫忠良手中的刀,直接捅向矫忠良,三刀后使矫忠良致死。
  更不可理解的时,孙岩松在斗殴中伤人致死,变成正当防卫,无罪,且得到被伤害到的死者矫忠良的伙伴张永坤等5人均已被判刑,孙岩松还得到7.5万元的赔偿,此事是矫忠良的同伙,张永坤的家属说的。而后普兰店刑侦大队教导员被控告人王学伟(现副局级)以调节给被害人矫忠良母亲及控告人王恩娥15万元,并告诉再不准上告,告就是犯罪。请问被控告人王学伟、曲庚财刑事犯罪能用钱摆平吗?并告诉控告人王恩娥不准再告。
  被控告人孙凯唯一女婿郭军30多岁,普兰店市人,系黑社会,在普兰店市多家歌厅收取保护费,不给就打砸,其中,普兰店市自来水公司丰荣所楼上“小雪KTV”歌厅老板就被打成重伤,且歌厅被砸,被打当时就报警,从辽宁110报警平台就可以查到,这样黑社会性质犯罪包几个钱孙凯就一点不知道吗?还是包庇?王学伟作为普兰店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是不知道?还是包庇?还是渎职犯罪?
  请问三被告孙凯、曲庚财、王学伟:刑事案件能用钱摆平吗?靠关系,枉法犯罪这也是刑事犯罪。故控告人王恩娥坚决控告三被告是严重犯法,请各位领导严查,给死者一个满意答复。
  控告人要求对杀人犯孙岩松、冯殿奎等人绳之以法。被控告人孙凯、曲庚财、王学伟要得到严惩。
  举报人:王恩娥

  附:1.原控告信;
  2.原法官举报信;
  3.撤销案件决定书;
  4.普兰店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书;
  5.原举报信。

  2012年10月7日

  控 告 信
  控告人:王恩娥,住普兰店市双塔镇永宁村(原塔西村)朱屯,
  电话:13591711419。
  被控告人:1、孙凯,系普兰店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监察局副局长(原普兰店市检察院干警)
  2、普兰店市公安局
  3、孙岩松,系孙凯副局长亲侄子
  4、冯殿魁
  一、请求事由
  我儿子矫忠良于2007年12月23日被杀人犯孙岩松、冯殿魁连捅三刀致死,伸张正义。
  二、对被控告人:孙凯、普兰店市公安局、孙岩松、冯殿魁等人绚情枉法、绚私枉法,充当黑社会保护伞问题,应予以严惩,事实如下:
  控告人:王恩娥儿子矫忠良于2007年12月23日及其他等人与被控告人孙岩松、冯殿魁双方斗殴。被控告人孙岩松及冯殿魁当场连捅三刀使矫忠良致死。
  此案经普兰店市公安局2008年7月7日就作出“撤出案件决定书”,结果在2008年11月17日才将“撤销案件书”给控告人王恩娥。期间有130多天才交给被害人母亲王恩娥,请问是什么办案程序?根据什么理由将案件撤销,据公安局内部透露,因小刀引起被害人致死,我们听说孙岩松伯父是普兰店市人大常委会主管政法副主任,经调查了解,普兰店市人大常委会主管政法副主任叫刘勋德,以前是普兰店市组织部副部长及原撤销大田镇党委书记,与孙岩松伯父孙凯是铁哥们,听说此案都是刘勋德给协商,致使此案办成了冤案、假案,因为两方小青年双方斗殴而导致孙岩松、冯殿魁用刀捅死矫忠良,我们要请问领导孙岩松、冯殿魁是优秀青年吗?能随身带刀吗?据公安局法院人员透露给我们,矫忠良手中刀是孙岩松夺取后被孙岩松捅死,矫忠良手中没有刀,没有反抗能力后,被孙岩松使用凶器捅死,能说孙岩松是自卫吗?据说是孙岩松随身带的小刀,给矫忠良捅死,请问各位领导孙岩松这种行为能定为正当行为吗?我做为被害人的母亲,我想向各位领导问:按办案人普兰店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刑警石岩所说,孙岩松是夺矫忠良手中刀捅向矫忠良,三刀后使矫忠良致死,请问领导抢矫忠良手中刀已被被控告人孙岩松、冯殿魁夺取,难道矫忠良就没有反抗他人的能力,而孙岩松等人持小刀将矫忠良捅死能算上是正当防卫吗?
  至今矫忠良尸检报告没有给家属,找普兰店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国文答复不能给,更让人不可理解的是孙岩松在斗殴中伤害人致死变成正当防卫无罪,而且得到伤害致死矫忠良伙伴7.5万元赔偿。此事是听矫忠良伙伴张永坤家属说的。
  我现在做为被害人母亲请问各位领导,普兰店市公安局、普兰店市检察院、普兰店市法院能这样办案吗?是为民吗?说到这地方我想到孙岩松伯父是原普兰店检察院干警,其父亲孙刚从黑龙江调到普兰店防保站,作为一般工作人员中专毕业到普兰店市卫生局帮忙,不到二年而已跃成为普兰店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
  我们想知道被控告人孙岩松伯父孙凯及父亲孙刚,哪有这些能量升职这样快?还有另一个伯父刘勋德主管普兰店市人大政法副主任能升这么快?他们社会关系如此复杂,我们又是普通村民,我们唯一儿子矫忠良被捅致死,就不了了之,现在给各位领导写信,相信都是真正领导人,包青天式领导人物,能为劳动人民伸张正义,希望领导对这些包庇犯罪,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应认真清除,让这些人在政府担任高官要职,我们还怎么活?请认真清除。杀人犯孙岩松、冯殿魁至今逍遥法外,只因有能帮撑腰的二位伯父,一位是监察局副局长孙凯、一位是普兰店市人大常委会主管政法副主任刘勋德帮其操办,使之普兰店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有绚私枉法、绚情枉法,这真是闯天下奇闻!杀人犯孙岩松没当成被告结果当上原告,并将获赔7.5万元的赔偿。
  以上所述是我听普兰店市政法界知情人所述,是否属实,请各位领导核实。
  就此案已上访北京及辽宁省大连市有关单位。如果不彻底解决,家属会继续上访,以求公正。
  普兰店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国文曾接见我,开始提出给赔偿3万元,并征求我要求赔偿多少钱。最后说最多能给赔偿7万元,请问赔偿是犯罪杀人者赔,不是正当防卫怎能赔钱?还是公安局赔, 如果是这样就是腐败加权钱交易。
  我们坚信各级领导干部能按党的方针政策办事,一心为民注重社会和谐,维护社会安定团结,根除黑社会,尤其带有官性黑社会势力,伸张正义,主持公道。

  被害人:矫忠良
  母亲:王恩娥 敬上
  2008年12月30日
  举 报 信

  辽宁省检察院肖声检察长:
  大连市检察院赵建伟检察长:
  普兰店市委姜周书记:
  您们好!
  我是普兰店市一名高级法官,现在我以共产党员身份向您们举报,普兰店市法院已被判刑(谷新彬是2010年被捕,判刑11年)的原法官谷新彬余罪事实如下:
  谷新彬在2003年-2004年间,在执行债权人陈耀祖(已被判刑,陈耀祖原普兰店市城建局副局长兼防空办主任,因贪污一案被判刑,至今在狱中服刑)的债权80余万元一案,谷新彬将执行这80余万元执行款没有交还给债权人陈耀祖及其家属,也没有交到法院会务科,而被谷新彬隐匿私吞,这是事实,请上二级检察院对犯人谷新彬余罪继续深控。
  以下我再向您们举报普兰店市纪委副书记孙凯,孙凯在查办陈耀祖贪污一案查了两年没查出结果,陈耀祖后被检察院羁押在普兰店看守所时,当时孙凯以普兰店纪委常委和检察室主任,买通看守有关领导,违法约见了陈耀祖,给陈耀祖送了两条中华烟和2000元现金,孙凯为什么违法约见陈耀祖及送烟和钱,我们不明白,请上二级检察院,在调查犯人谷新彬贪污陈耀祖债权执行款80万元一并把孙凯事情查清楚。
  我们知道孙凯在2000年-2001年时,调查普兰店市泡子油脂厂王传宝贪污一案时,2001年收受王传宝给6万元贿赂,一直拖案不结,后被连王财会人员举报,被大连市纪委查实,孙凯收王传宝6万元贿赂属实,孙凯将款退到油脂厂后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处,而且在当时普兰店市委书记2004年5月于丕鸿调到大连金州区委书记,前一个星期,孙凯又被重用提拔为普兰店市监察局副局长,在2009年3月又被提拔为普兰店市纪委副书记,这么一个贪污犯的保护伞,为什么有一路升至普兰店市纪委副书记,我们希望上二级检察院认真调查我所举报的事情,使之罪犯早日绳之以法。
  因被举报人都涉黑,不敢签真名实姓,请谅解。

  普兰店市法院 高级法官
  2012年1月7日
13-02-28  lx1990ABC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