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现状,我们该怎么办?

  看一些关于教育的书,我常常想,这样的教育理论大概只适合用于那些特别好的学生。当然,也有一些教育理论是有关于后进生的。很多理论里面都会写上关于自己如果努力把一个“坏学生”感化,然后他或者她怎么怎么感动,怎么怎么改变。也许这里面写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但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样的“后进生”,“坏学生”在一个班级里面不多。一个或者是那么几个。但是当一整个班级都是这样的学生的时候,我想问那个在叫着用“爱”去感化的人,请问,你要怎么做才能感化那么几十个人呢?你要用多少爱?多少时间?多少耐心?当全班几乎所有人都处于一种“无所谓”的状态的时候,我想问我该怎么去做?当家长只会站在你面前跟你说,我的孩子在家里是很乖的,从不抽烟,从不打架的时候,你又该怎么办?

  2011年8月26日,我接手了一个新生班,共56人,其中45个男生,11个女生。这些孩子,很多在初中的时候就是被老师放弃掉的。在义务教育阶段,老师对他们的要求就是,你在班级里面好好坐着,不要打扰那些要中考的人,或者是你请个长假在家里坐着,等毕业的时候来拿你的毕业证。这样的孩子被集中到了一个班级里面。我的心里像是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9月份,只要是学生不放假,我就在学校里。每天从他们还没起床一直跟到晚自习下课,学生全部就寝。学校进行军训,只要是没课的时间,我都和学生在一起。军训结束了,所有人都说我变黑了。其实他们是没有看到,我身上明显的领子的痕迹:领子以上是黑的,衣服挡住的地方是白的。军训结束,班级拿到了第一名,我笑了。学生说,这是开学到现在一个多月来第一次看到我笑。其实,我都没有发现,原来这一个多月里,我把自己的神经绷那么紧,原来我一直就没对他们笑过。其实开学的开始两个月,我自己并没有那么明显得感觉到压力,但是当我的头发大把大把地掉的时候,我明白,潜意识里,我有多麽紧张,我给了自己多麽大的压力。
  第一学期结束,班级还有53个人,第二学期开学,剩下51人,其中41个男生,10个女生。这些学生当中,有神经比较大条的,把欺负同学的视频放到网上,还意识不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有永远亢奋的:不管上课下课吃饭睡觉,永远是他最热闹;还有自以为是,冲动任性的;还有心理阴暗,倔强无声的,还有没有时间概念,十天有十天迟到的,还有上着课突然莫名其妙出去“透气”的,还有价值观扭曲的,“别人打了我,我一定要打回来,处分可以,但是我不能被人打了。等等等等。只有你想象不到的,没有不存在的。
  有人说,和这样的学生在一起,那就是要斗智斗勇。
  有人说,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其实我想说的是,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流氓学生,强盗家长。其实我很能够理解那些父母:自己的子女总归无论多差那都是好的。我真正佩服他们的是他们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佩服的是那种把礼义廉耻不知道丢到了哪里的强大心理。也正因为这样,才会教育出这样的孩子吧。我亲耳听到一个家长教育他的孩子:你在学校里好好坐着,能考个证么最好,没有呢也不要给我惹事。我也接到这样的电话:我跟你说,我的孩子是来接受教育的,你是老师,就是应该给他说好话,说好话本来就是应当的;我们这样的孩子你们要是能教育好,那就是本事。试问:教育难道就是说好话吗?既然家长都认为教不好,那放到学校来干嘛?我亲耳听到这样的质问:你们什么学校?请假一定要家长请,要是我们家长在国外呢?有着这样的强悍家长,有着这样的强盗逻辑,我应该怎么去做?
  我没有什么经验,我也不会什么技术手段。上班以来,我从来没有因为一个孩子你的成绩不好,就要对你另眼相待。我也从来没有说,我今天的努力付出是为了换回什么。我只是在想,每天很努力的去做点什么,让有一天这些孩子回忆过去的时候不要说,当年都怪我们的班主任,不然的话我现在也不至于如此。我只希望,当家长质问的时候,我可以无愧于心。我很认真,我很努力。可惜,现在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因为我的时间要用来处理处理不完的迟到早退,因为我的精力要用来关注,我该怎么做才能让家长无话可说,让自己能够在一次一次和家长的“交流”中“全身而退”。我要尽量详细的记录学生在学校的情况,以避免哪天某个学生因为某个莫名其妙的原因发生莫名其妙的事情的时候,我能够站出来讲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要学会用法律的武器去保护自己基本的“人权”。我怎么还有时间去关注学生细微的心理变化,我怎么还有时间去发现学生的进步和发展?我也只是人,我一天也只有24个小时!当你把孩子往学校一丢就不闻不问的时候,你凭什么要求我就一定要对你的孩子全方面了解呢?当我十个电话都不能打通的时候,你又凭什么要求我24小时开机,你找我就一定要找到我呢?
  中国几千年的教育,一直在强调尊师重教。在这里,我感受不到一点点的尊敬。在路上碰到学生,他们只会把脸别过去,当没看到。当你对我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的时候,你又凭什么来要求我尊重你呢?矫枉过正。是的。这就是现在的教育。当我们努力提升学生在教育中的位置的时候, 一不小心,我们已经把教师自己的位置放得太低了。低到连最起码的尊重也没有了。
  在师范院校和所有的教育理论里面,我们接受的理论都是“爱的教育”,可是在这样的教育现状里面,我怎么进行所谓的“爱的教育”?当我学生一切以自我为中心,自私自利,不知道感恩,甚至无所谓羞耻的时候,我又该怎么进行“爱的教育”?无论是魏书生,还是《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并不是说你们错,只是时代在发展,教育对象在改变,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些你可以一个人做两个班的班主任,可以三个月不在学校自己处理的学生,也早已不是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学生了。(今天就算学生不说什么,明天家长也该找上门来了:我的孩子我都还舍不得打,你凭什么打人啊?)
  呜呼,时不复矣。教育亦不复矣。

13-02-25  就是很爱你coco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