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眼看世界】河北迁安“铁桶村支书”是怎么样炼成的

  河北迁安“铁桶村支书”是怎么样炼成的



  文/大漠鱼



  导语:河北省迁安市大五里乡松木庄村原村支部书记李向杰为非作歹、欺压乡邻,不法侵占集体企业多年,在明知违背法律法规的情形下,依然我行我素,大肆采挖国有铁矿资源,聚财数十亿。被媒体数度曝光,却岿然不动,人称“铁桶村支书”。。。



  ◆“ 铁桶村支书”生财有道

  ⊙与我做对,一定叫他家破人亡



  河北省迁安市松木庄村的李向杰,在村党支部书记的任上一干就是好多年,被当地人称为“铁桶村支书”。斩获这一称号的另一个原因是,李向杰在官场有很深的人脉关系,无论什么人 调往迁安市当政,都不能撼动他身下的交椅,就算09年他卸任了村支书一职,也实际操控着村中大小一切事物。在整个迁安市,李向杰也算一位名头响当当的人物。



  迁安市是一个县级市,隶属唐山地区。松木庄村更是中国地图上随时可以忽略的一个小村庄,但不可忽略的是,松木庄村的田间地头蕴藏着丰富的铁矿资源,而正是这些象征财富的资源存在,给当权者提供了疯狂掠夺的机会——李向杰就是这场掠夺战中的胜出者。



  松木庄铁矿原属村集体企业,2006年4月1日,大五里乡松木庄村将铁矿向村民发包拍卖,标底价599.85万元,经营期20年。村委对中标者核定的交款期限为当天下午4:00点之前,并一次性交清。鉴于大部分村民一时拿不出这笔巨款,该铁矿的经营权最终由村民李向柱支付600.25万元获得。(注:李向柱是村支书李向杰的同胞弟弟)自此,李向杰等于变相取得了铁矿的经营权。据村民反应,李向杰在这些年来的经营中,不但越境开采,违法侵占良田,更是使得村民房前屋后4~5米内形成了巨大的采空区,乡间的道路也因过度开采到处裂缝。尤其是每天炮轰连天的采矿声让村民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为此,曾有200多名村民联名向上级主管部门举报,问题却一直没有 得到解决。不仅如此,李向杰还对举报者扬言“谁要与我做对,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一定让他家破人亡”。



  接下来的事实也证明,很多举报者遭到了疯狂报复。 如村民李印亭、李建成、李才、李存、退伍军人李向才等人要么在家里,要么在路上均遭到不明身份之人的毒打并致伤残,而这一系列伤害案件至此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立案。特别要提到的是,村民李建海因不满自家田地被李向杰开矿占用,向其索赔无果后,将李向杰暗箱操作窃取开矿权的内幕披露在网上之后,2008年4月9日,有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人闯入其家中,见人就打,见物就砸,然后扬长而去。隔日之后,李建海年近七旬的老父亲在田间劳动时也遭到不明身份者毒打并致伤。



  



  





  ◆ 媒体、网络相继报道,违法经营仍在继续

  ⊙网络、报纸都报了,又能把我怎样?



  举报人遭疯狂报复之后,大部分群民慑于淫威 不敢再造次,畏畏缩缩得过且过。而有一个人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勇挫越勇,连续5年 一直坚持走在维权的路上。这个人就是共产党员,松木庄村村民——李建海 。用李建海的话说,“这事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所有村民像奴隶一样苟活,不能看着国家财产被利欲熏心的人强取豪夺,更不能让一个好端端的村庄就这么消失。”。



  李建海的家被抄之后,再没有安身之所,不得已带着妻儿背井离乡,到处流浪,当时他只有35岁。历经5年的投诉、上访、求助等风雨洗礼之后, 当笔者见到这位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汉子时发现,他的脸上写满了不应有的沧桑。李建海,一米六几的个头,其貌不扬,在村民的眼里他是一位“很能干的人,当年有自己的实体,一年能赚百八十万块”。当我向李建海核实村民的说法时,李建海颇为得意地说,“当年自己开了两个大网吧,还承揽一些工程,一年赚个百十万是没问题的。不过,自从被黑社会抄家,就开始四海为家,打工度日,以前的积蓄都开销在维权的路上,现在还欠下了亲戚朋友10多万元的外债”。看着李建海脚下已经裂开了长长口子的人造革皮鞋,在寒风中不时地发出声响后,笔者试着对他说,你这是何苦呢?李建海不无忧愁却坚毅地说“如果只贪图个人利益,我根本不需要这样,但想想全村子的百姓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下,我必须坚持下去!”。李建海同时对我说,“这5年来,我找过了国家信访局、好多家媒体,甚至还找到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多家媒体对我反应的情况做过采访和报道,可一点问题都没有解决。”过了一会儿,李建海咬了一口面包后又说“现在应该好了,18大之后,习总书记反腐的力度很大,我们村的这些问题也该有个结果了吧”。李建海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从他的眼里似乎看到了一线曙光。



  迁安市大五里乡松木庄村原党支部书记李向杰利用职务之便和手中的权力,将集体企业低价据为己有,攫取数十亿资产后,不但没有给村民让利分文,而且大肆侵占良田,为霸一方,是迁安乃至唐山地区政府机关人所共知的事。就举报人与李向杰之间的矛盾,不但媒体几度介入,相关政府部门也做过相应的调解,但最后都以李向杰不予置采而告终。2009年11月“中国经济时报”率先以《被采矿改变的命运》为题对此作了报道,随后“西部时报”也以《是谁逼走了李建海?》为题对松木庄村民惨遭殴打、抄家的全过程作了详细的报道。今年3月“南方日报”又以《举报村官家遭砸,村民四年难回家》为题,就举报人李建海的遭遇再次深入报道,而腾讯等网络媒体也以视频新闻的方式同步跟进。可惜的是,四天之后,点击量近百万的腾讯视频新闻被莫名其妙地删除。今年8月,“西部时报”再次派记者前往迁安就松木庄铁矿在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开采等事实,对当事人以及相关政府领导进行了实地采访和追踪报道。迫于舆论压力,迁安地方政府以“马上解决问题”为由,传唤李建海回乡商谈。但是,面对一路风尘、疲惫不堪的李建海时,李向杰却不屑一顾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你不是很能耐嘛,这告也告了,报纸网络也报了,你又能把我咋样?”。一些知情人向李建海透露,李向杰曾扬言,就算拿一千万砸给上面,也不会给举报人一分钱。



  





  





  ◆村支书的疯狂

  ⊙花絮即拾



  1、2006年3月7日是松木庄村委换届的日子。选举前,李向杰在村委的高音喇叭上喊道:“如果不选我,村里什么也不发。谁挨打要知道怎么回事,女儿出嫁,儿子结婚都不给盖章。”



  2、尾矿、矿渣侵占耕地后,很多农户表示了不满。李向杰恐吓道:“如果不给(地),明年水稻田不给水,你们同样栽不成水稻”,以此逼迫农户就范。



  3、2005年,承包铁矿的李向杰因不能按时交纳承包费,时任村主任的李建武召集村民代表大会一致通过暂停李向杰的经营资格,却被李向杰反告上了法庭,李建武最后以“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有趣的是,在一审中,法庭以“证据不足”不予对李建武定罪。此时,李向杰的妻子当庭就向法官咆哮:我家每年花十几万敬贡你们,要你们干什么?在李向杰的挟持下,李建武终于在二审中被定罪判刑。



  4、李向杰家属曾公开扬言:松木庄的田地、树木、一切的一切以后都是我们家的,你们(群众)以后老老实实做个光棍人就可以了。



  5、迁安地方政府每次得知李建海上京举报、投诉后,总会不断打电话给李建海,劝其好自为之,不要把路走绝。





  6、李向杰为害一方多年,何以像只铁桶一样屹立不倒?村民们是这样说的“李向杰忒阴损,哪怕他给上面的人送10块钱,也要偷偷记录在案,留着一手呢!”



  7、一位报社的领导曾对举报人说,别看李向杰只是一位村支书,后台硬着呢!





  8、2010年年底,害怕给络绎不绝的媒体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大五里乡政府拿出3元让李建海重新装修被砸毁的家。当问及政府为何出这个钱,以及这个钱是什么名堂的时候,政府回称是“资助”。



  ◆结语:李向杰是党的一员,同时也是一任村官,但无论他头上聚集了多少光环,则始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社会主义法治下普通的一份子。然而多年来,他总是置党的宗旨、人民利益、法律法规于不顾,不但不思进取和意识上的提高 ,反而堕落的与民为敌。像这样的无良之人是如何做到不服法度,官位不倒,甚至能呼风唤雨、调度上级领导甘愿为其效犬马之劳?难道不值得深究和反思吗?



  相关链接:



  举报村官家遭砸,村民四年难回家(南方日报)

  http://epaper.nfdaily.cn/html/2012-03/23/content_7069521.htm

  铁矿违法开采肆虐——河北省迁安市松木庄铁矿违法开采调查(西部时报)

  http://media.westtimes.com/shtml/xbsb/20120831/46859.shtml

  被采矿改变的命运(中国经济时报 )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091104/08566920956.shtml



  另附:实名举报人:李建海 电话:13731520816 身份证: 130226197202266452


13-02-20  T大漠鱼T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