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辩阁锐评】斥恶规:我为什么要反对劳教?

  我自是讨厌劳教的,官们会认为走在启蒙路上的人说的都是假的。如同官们讨厌自己在宾馆与情妇翻云覆水被偷拍并发布在网上一般,要大声说道:这是假的!只是官说的大部分假的经查实都会是真的,就看查与不查;当然真正走在启蒙路上的人说的都是真的却会被以这种那种理由直接劳教不必审判。这就是我们还没有进化的法制,法制有没有进化不可小觑的是劳教何时被取消。



  提起劳教,但凡被劳教的人都要被人们鄙夷的,那么我们回溯历史看一看劳教的本源是什么,再看看人们意识中对劳教的认知度是不是存在洗脑的结果?1955年8月25日出台了《关于彻底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该《指示》有这么一句话:“对于罪行不能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适用于继续留任的右派,放到社会上又会增加失业,应进行劳动教养。即不判刑,虽不完全失去自由,但亦应该集中起来,替国家做工,由国家发一定工资。”劳教的伊始就是政治的工具,而且对待的正是现在执政的右派,我们不禁要思考劳教既然对右派给予了狠狠的打击,那么为什么现在执政的右派依然没有废除这样的恶规定(劳教非法律)?那么一定是这样的规定有利于右派,自然就也成了右派的工具,从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政治无分左右,只有永恒的权力,所谓的左右互博并非是专制和民主的搏斗,仅仅是权力内部的争夺之战而已。



  从任建宇到唐慧,一个官员关注国家的事说了几句话被劳教,我们可以得出民众想拥有一位好官的愿望是及其困难的,现在能当上高官或一般官的基本上都是人精,指望靠这些人大约只能是一次次的失望,因为他们连说真话的资格都没有。一个妈妈为自己遭到性侵犯的女儿奔走呐喊,寻求正义则能被劳教,我们也可以看出对于民众来说,正义是多么的渺茫,而无情的现实又是多么的可憎。到了陈平福身上,就更让人纠结不已,对于知识分子来说,我们经常骂砖家、叫兽,除了这群人不自爱外,也确实没有他们自爱的土壤,陈平福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也无非是转载了一些完全适用于这个时代的文字以及自己写了一些真话就遭到了劳教,我们可以试想我们的未来到底走向何方。当然难免有人要说这些人是没眼色,这些人却不知道倘这些维权、说真话的人都消失殆尽了,那么更多的人则只能在无声的世界里甘愿被奴役,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我之所以反对劳教,并非是反对对恶人的放纵,首先我们应该了解到的是基本上受到劳教的人并非大奸大恶之人,反而是更多的为这个社会奔走呐喊的人,以及上访的人,从跪访总理被劳教到上京城看字被劳教,从很大程度上再次颠覆了我们以前对劳教的认知度,如果劳教是对维权人士或合法公民的合法拘禁,那这样的恶规定存在的意义有多大?即便是真正做了坏事的人也要经过法律仲裁,否则怎对得起法制国家的头衔?或许大部分人认为对待恶人无需多言,不可忽略的是对待社会上每一个人的公平决定了这个社会是否真正的公平!



  我们有必要再次解读下什么是现代中国式劳教:劳教由警察判断,交劳动教养委员会判定(亲,你是合法机构吗?),未经检查机构起诉和法院审判,直接封闭管理最长四年的劳动教养。简而言之,未经法律审判直接剥夺个人自由最长达四年。这样的解释会让你感到不寒而栗吗?当然你现在或许不怕,但你随便得罪一个权贵,你不怕都不行。在恶规定下每个人都逃脱不了,除非你一直保持沉默,做一个“良民”。



  有人还在维护劳教,面对这样的恶的连法律都不是的规定还会有人维护,想必是权贵们的心腹了。畸形的东西只能存活在畸形的体制中,毫无法律依据的东西堂而皇之的生活在依法治国的社会中,更加证明的则是这个社会的不健全。如同胡适先生的疑问“在不健全的中国,如何不堕落?”所以为何一直迟迟未正式取消,虽然2008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对司法重新改革,直指教改;虽然2010年人大也说要加快《违法行为教育矫治法》,但终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见庐山真面目。为什么政治上有这样的风向,但到现在还未真正落实,其中的猫腻相信诸君都明了,就不多说了,以防神兽偷袭。



  结语:我为什么反对劳教?从根源上来说,前苏联的反人类的恶规定,我们知道苏联解体还在沿用,是否是助纣为虐甚至成为纣王?这是不可忽视的重点。从人性上来说,好的制度让坏人变好,坏的制度让好人变坏。而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是,法律与各种规定更多的是限制好人而放纵坏人,这里说的坏人除却强奸、杀人等大奸大恶之徒,这些人指定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在这里所说的坏人更多的是指权贵与官们。



  劳教的废除,今年也是关键期,但凡清醒的国人应当发出自己嘹亮的声音,呼吁废除毫无法律依据的恶规定,为中国的民主、自由进步而发出自己的声音。



  文/墨黑纸白



  2012年11月23日落笔于墨辩阁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转载务必标明作者并给出原文链接。


13-01-17  墨黑纸白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