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山野逸:做个试验如何?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我的处事原则,韩氏父子表现的比我要克制善良,如果换做是我,我就直接请麦田去做做基因鉴定,请他搞清楚那是女儿呢还是妹妹(娘?当然是不可能的了!)?耍流氓俺蒙山野逸也是行家呢!

  字迹鉴定非常复杂,即便是经验丰富的鉴定师,有时对真假也难以判断,特别是师徒之间。齐白石的书画作品,有些是其弟子或家人的手笔,但具体哪些是,有时鉴定师也分辨不出来,真假难辨往往就以真迹对待。韩寒在很多方面像韩仁均就对了,如果一点都不像才是大问题!

  韩寒没有读过红楼梦,四大名著都没读过。也许吧,有些我也没读过,不过看过别人的介绍,看过影视作品,即便是我读过的,能够记住的东西往往也非常少。四大名著也不知道是谁定的,有点像“洗脑灵”,我还真不大喜欢。看看别人的解读或从网上查找需要的资料,比找原著更方便更快捷,我很少从原著当中查找东西。我昨天没读过的东西,今天也可能就读了!我小时候喜欢的东西,现在大多也不怎么喜欢了……这难道也不正常?

  我也觉得自己从来都搞不懂"的地得"怎么用,但我作文时用错的时候却很稀少,这有什么奇怪的呢?

  可以做个试验,将一个人十年内(五年也行)说过的话,写过的文章,留下的字迹等等一一拿来进行对比,看看会有什么结果,得出什么结论......
  倒韩派寻找韩氏父子的“罪证”真是够执着,但我怎么看着有点目的不纯,甚至有点卑鄙龌龊呢?

  附:
  韩寒六旬老父辱骂麦田半岁幼女
  主页 > 文章 / かやの爱衣 / 发布于 2012年 11月21日(星期三) 17时21分 / 播放:21572 评论:662 收藏:2 / 举报文章
  收藏
  2
  私信
  评论
  662
  分享
  19日夜至昨晨,韩仁均在微博上辱骂网友麦田(首掀韩寒“代笔”质疑风暴者)6个月大的幼女,之后可能意识到有失风度,又赶紧删帖。
  韩仁均此条微博为:“早就忘了此人了,不料网友给了个@麦田的链接让‘看看’活宝,便手贱了一下,看到了这个活宝。这么说吧,要是当年看到韩寒一副弱智呆傻相的话,说不定早就放弃教了”。
  韩仁均微博后面附着麦田闺女的照片。而“看看”一词正是麦田秀女儿照片时的用语。

  随后,大量韩粉涌进麦田微博开骂。昨晨1时36分,麦田感慨道:“我说怎么来了这么多骂我闺女的,原来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叔叔开骂了。六十多岁的人,骂一个不到6个月的宝宝,这还是人吗?”

  告诉法盲方舟子:什么叫直接证据?
  4415 次点击
  18 个回复
  冯少华 于 2012-11-9 17:58: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中间地带
  (一)在美国发生的移民法律官司

  我是一个热心帮别人忙的人,有时是修车因为那时候留学生即使博士毕业了很多人还是开旧车,有钱就先买房子;有时是招待八方来宾,有时电冰箱洗衣机之类的家用电器坏了,所以,我常常有电话求助的。那天Z女士的好友电话打到实验室,我问她有什么事要,她第一句就说十万火急!我以为出车祸了,便问她在哪里,我开车过去。她说就在电话里谈。

  Z女士去移民局办绿卡面试被扣押,移民局给Z女士两个选择:要么承认以假结婚欺骗移民局,接受被移民局遣返,不需要坐牢或者罚款;要么不服移民局的判定,以为移民局冤枉了你,那就到法院,由法院判决。如果法院判决移民局败诉,移民局不仅不能遣返Z女士,还得给她办绿卡。如果陪审员判决Z女士有罪, 她有坐牢的可能。移民局官员告诉她,移民局判定她假结婚的证据是她和丈夫二人在单独面试时谎言穿帮了。穿帮,是谎言的直接证据。

  移民局要Z女士做出自己的决定,要么遣返回国,要么到法庭。

  Z女士自己做不出决定,便电话给她的好友,好友就电话给我问问我的建议。 我告诉她,我不是学法律的,但我可以跟她一起去询问一下律师。我知道,任何律师都接受咨询,然后判断是否接受案子。这是生意。时间紧迫,那年头没有今天互联网这么方便,就拿出电话薄找到移民律师,电话打过去看看能否立刻面谈。首都有一个好处,就是移民律师多。很快找到了4位律师有时间当天谈。这四个律师谈完后只有一位收了45 美元的咨询费,但没有一位接受这个案子的,因为他们说得一样:对于穿帮,律师根本就没办法反驳。

  收咨询费的那位倒是说得多一些,当问及移民局没有 " 直接证据 " 就说人家是假结婚,比如二人领结婚证后就住在一个两居室的公寓里,怎么算是假结婚时,律师说: " 要什么直接证据?移民局偷偷把摄像机安装在他们的房间,发现他们各自住在自己的房间睡觉,而且一周二人都没有身体接触,这如果是 """" 直接证据 """" 的话,律师倒是能反驳:‘我跟我老婆两周都没有身体接触了,我们也没有离婚!’移民局把摄像机观察的时间哪怕加长到一个月,律师照样说我自己两个月都没有碰老婆了,我们一样没有离婚。所以,什么 """" 直接证据 """" 都可以辩驳,唯独穿帮不能辩驳!只要把穿帮的证据往评审团面前一摆, 12个评审团没有一个人会怀疑那不是谎言。移民局一旦查出二人说话穿帮,便会立刻追问下去。如果是忘记而搞错了,那被询问的人就会立刻停下来,思考自己错在哪里。如果是谎言,他就必须造第二个谎言来圆第一个谎。如同帽子,要想盖住第一个帽子,第二层帽子要比第一个帽子还大才行。这二级谎言必然与另一人的谎言越来越远,二人的穿帮就越来越大。假如发现二人多处穿帮,移民局根本就不需要继续追击获得更大的第二级谎言了。只要是多处穿帮,陪审员们立刻判定诈骗嫌疑人有罪。律师对二人以上的诈骗嫌疑人穿帮,只能无言以对。 "

  律师讲,如果穿帮了,法院要判那个男的5-10 年监禁, 所以Z女士最好选择限期离境而不是去法院。

  我们不知道Z女士跟她的假结婚丈夫在什么地方穿帮了,但有经验的移民局官员单独面试他们时要么找到了多处穿帮的地方,要么某处穿帮后继续追下去便出现更大更多的谎言穿帮。我们可以猜测,比如移民局官员一看女生气质高雅,反应敏捷,而男的就是一个高中考试都不及格的体力劳动者,两个人对自己没有亲自经历的事无法判断一致,给出的一定是穿帮的谎言。不论问什么,二人的谎言都不会吻合,因为二人的经历不同,大脑智商不同,给出的谎言必然不同。这样的两个人撒谎,穿帮是正常的,不穿帮倒是不正常了。退一步说,即使二人都是高智商,一旦遇到没有提前商量好的地方,穿帮的可能性也不低。

  这就是为何法院与罪犯团伙都把“串供”放在最重要位置,一旦穿帮,一切都玩完。至于Z女士到底为何与假结婚的丈夫穿帮了,估计是她不接受她看不起的那位假丈夫,不想把第一次给他,只是给他几千块钱。那年头女同学都把自己的身体看成玉。猜测那个男人很穷,又不懂法律,被 Z女士给忽悠了,估计就是给点钱他就同意了,在美国办结婚证太容易了。几千块钱可以买很多啤酒。或者只是不用他交他那份两居室中他那一间的房租,他就同意帮忙给她办绿卡了。

  (二)韩寒父子多处穿帮

  方舟子列出了韩寒与韩仁均父子多处穿帮的证据,而穿帮是谎言在法律上最让评审团和法官判定的而不能被律师反驳的证据。可方舟子竟然说是 " 质疑,没有直接证据 " 。可见,方舟子就是个法盲。

  下面列举一些韩寒自己与自己穿帮、韩寒与韩仁均父子互相穿帮的证据(不是质疑)。

  关于新概念大赛信息:

  韩仁均说是儿子看到的告诉了爸爸;儿子说是爸爸看到的告诉了儿子。

  关于谁把《书店》、《求医》参赛作品寄去参赛:

  韩仁均说是儿子自己寄走的;儿子说是爸爸寄走的。

  关于大赛题目杯子里到底是纸还是布:

  对此多方穿帮。作文大赛的主办方《萌芽》杂志的女编辑胡玮莳说当初是袋装茶叶包装纸。李其纲主编亲笔作证的文章《对一种诽谤的严正声明》说是白纸。韩寒父亲出版的书《儿子韩寒》说是道林纸。而文章写的是布!文章是看着布慢慢下沉有感而发。(而事实上,纸是不会沉降的,布很快沉降到底,不是文章作者看到的慢慢沉降一个小时后到底。这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穿帮。韩寒写的跟他爹说的不一样,现场的人也穿帮了。)

  关于 " 的地得 " :

  韩寒说自己从来都搞不懂"的地得"怎么用,大赛作品《杯里窥人》里边都没错,"的地得"用得准确无误。

  关于韩仁均会不会英文:

  韩仁均会转发英语笑话,在韩仁均的微博上用中英文掺和写比如moviemaker,但韩寒说他爸爸不认识一个英文单词(以表明掺杂英文的参赛文章和出版的书里有英文都是韩寒自己写的)。

  关于韩寒同桌是否看到过韩寒写《三重门》:

  韩寒说他写《三重门》的时候是在课堂上写的,他的同桌陆乐几乎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而韩寒父亲说,《三重门》是韩寒偷着写的,没有让任何人看到过。

  关于《三重门》的读音:

  韩寒自己读成了《三虫门》,还在电视里说自己忘记了为何取这个书名。而韩仁均说出了《三重门》的来源。根据韩仁均与《三重门》书中的介绍,应该读《三仲门》。表明韩寒连书名都不知道怎么来的。

  关于《三重门》到底是用纸张写的还是电脑打字:

  韩寒《正常文章一篇》: " 方舟子先生,你为了查资料进行科普和打假,你电脑前一坐就可能到凌晨三四点, ..... 作为半个同行,你推己及人,我他妈的无数次一个一个字敲到凌晨,敲了十三年,我他妈就不胸闷吗。 ..... 你不能理解我第二天有工作夜里一点还在写文章 。 " 这里讲了韩寒写作用电脑。韩寒所说的13年前,就是1998年一月份。刚好是韩仁均说的开始写《三重门》的时间。

  韩仁均:这篇《求医》倒可以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试试 ...... 后来我就帮他打印了一份。 " 这是1999年打印的,打印只能是电脑写的,不是在纸上写的。此时父子都承认也是韩寒写《三重门》的时期。

  但最近韩寒状告方舟子,是说他有纸张手稿。表明《三重门》是手写在纸上的。还把手稿整齐的照片贴在博客上了。

  关于《三重门》写作时间与地点,韩仁均与儿子韩寒多处穿帮,方舟子的博客里列出了一大堆,都是来自父子二人的说法。大家自己去读,我就不转贴了。

  关于韩寒在初高中阶段到底是读书,还是不读书:

  韩寒说他没有读过红楼梦,四大名著都没读过,但他在《三重门》里引用红楼梦等名著里的句子。据网友的检索,《三重门》引用的书中内容来自如下很多是高中生无法感兴趣的书,如《西学与晚清思想的裂变》,尤其是很多大文豪都读不下去的《管锥编》, 如此深奥的学问 16岁的韩寒都能信手拈来,可他古文译成白话文的考试不及格!

  《三重门》引用的书:

  《管锥编》、《淮南子》、《尚书》、《万历野获编》、《康河里的诗灵》、《西学与晚清思想的裂变》、《贺拉斯》、《流浪的人生》、《永州八记》、《论语》、《会通派如是说》、《从混浊到有序》、《形式逻辑学》、《搜神记》、《长恨歌》、《本 ? 琼森与德拉蒙德的谈话录》、《心理结构及其心灵状态》、《论大卫 ? 休谟的死》、《包法利夫人》、《左传》、《铁轨边的风》、《教学园地》、《镜花缘》、《佳人》、《美女赋》、《江南的水》、《至小丘西小石潭记》、《广阳杂记》、《数字化生存》、《闲情偶寄》、《出师表》、《三字经》、《李敖快意恩仇录》、《舌华录》、《西厢记》、《中国文学史》、《红楼梦》、《水浒传》、《四世同堂》、《史记》、《战国策》、《孙子兵法》、《说文解字》、《变形记》、《中国作家传》、《孟子、》、《西游记》、《聊斋志异》、《羊脂球》、《走出魔镜的钱钟书》、《肉蒲团》

  《三重门》谈论涉及到的名人和他们的故事:

  王尔德、奥登曾、亚波拉、海德格尔、孔德、卡夫卡、格里高尔、萨姆沙、竺道生、栗良平、左拉、莫泊桑、福楼拜、张俊欧、亨利、托尔勒、为普里戈金、朱光潜、狄德罗、奥特加、范德萨、苏格拉底、雅典娜、戴望舒、彭祖、伯玉、柏原崇、江口洋介、董桥、唐寅、曹聚仁、李渔、杜牧、鲁迅、列子、曹植、杜甫、老子、钱钟书、吴宓、叶公超、李敖、胡适、韩非子、荀子、庄子、徐志摩、柳永、毛泽东、宋玉、韩愈、柳宗元、刘墉、墨子、林徽因、陈寅格、魏尔伦、李煜、尼采、郭沫若、墨索里尼、叔本华、马里内蒂、拿破仑、希特勒、居里夫人、瓦特、爱迪生、张海迪、孔子、梁实秋、柳亚子、孟德斯鸠、曾国藩、李百川、孔祥熙、慈禧、肖复兴、赫鲁晓夫、莎士比亚、江青、罗曼 ? 罗兰、德、爱绿绮思、苏东坡、杨万里、邵稼轩。

  关于喜欢还是不喜欢《围城》 :

  韩寒说:其实《围城》我都没看完。并说看不懂而不喜欢。可韩仁均说:家里的一本《围城》不知被他翻过多少遍,第一本翻烂后我又买了一本,因为喜欢。

  关于手稿一气呵成:

  韩寒博文回复方舟子说:《小破文一篇》是写了10 个小时。而且反复修改。10个小时写出来的东西没有丝毫文采,可《杯中窥人》却能在 1 小时写出来。韩寒还说:自己写文章一气呵成,不改动。还出示了20 万字的《三重门》稿件,如同抄一遍一样干净。

  关于三本书是谁写的:

  在南都对韩寒的专访里韩寒说:“我就在北京的三年没有写书,光顾着玩了。”北京三年是2001 ~ 2003年,此间韩寒署名出版了三本书:《像少年啦飞驰》、《通稿2003 》和精选集《毒》。那这三本书是谁写的?

  韩寒自己、韩寒父子穿帮的地方太多了,我就不举例了,香港《文汇报》用了33 个栏目的宏大规模推论出韩寒的文章和书不是他自己写的。就以上这些,送给任何国家的法庭,都会当即判决韩寒父子是骗子。甚至不需要把所有的质疑都举出来,就韩寒自己承认,而且他的文章事实也表明:他从来没搞明白怎么用“的地得”,而大赛作品《杯里窥人》里边的 " 的地得 " 用得准确无误,这一点就说明《杯中窥人》不是他写的。如果倒过来,他在紧张的有监场的大赛一个小时内不会写“的地得”但闲着写文章时能够搞得清,那还有点道理。要是说在有监考时会写,平时不会写了,难以让人认同。退一步说,就算他在考场上能搞明白“的地得”的用法,那也解释不通他在学校考试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用“的地得”。唯一的解释就是监考时的作文《杯中窥人》不是他写的。把这个道理让陪审团们审理,加上如此多的穿帮,所有的人都会认同韩寒父子是骗子。

  陪审团只判断出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罪,而穿帮是骗子的直接证据。但量刑则是法官的责任。
  (三)美国刑事罪犯的法律判决过程案例介绍:




  源自http://blog.creaders.net/laoyan/user_blog_diary.php?did=105432


13-01-15  蒙山野逸18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