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聚焦]做为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超级帝国,美国为什么就这么容易跌下神坛?

  曾经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写《芙蓉城记》?其实我的目的就是一个,深刻揭露美国做为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超级大国,为什么在短短几年(2001-2008)的时间里就跌下神坛,摔得粉碎?也深刻揭露为什么TG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人类历史上最华丽的蜕变?

  200W字的小说,其实就为了最后的两章。我相信,任何一个读者,哪怕你就是很牛的经济学家,读完这两章之后,也是触目惊心,无法自己。

  ——————————————————————————————

  第二九九章 终极之战



  第二天是6月5日,这天原油大涨5%。下午我就飞到香港,晚上和梁诗音一边吃饭一边商谈,让她鼓舞下面的基金经理,一定要士气高涨信心百倍,这样才能赢大钱。同时我也告诉她,我将亲自坐镇香港指挥和协调,和大家一起并肩战斗。
  6日6日,原油继续大涨7.7%,直接摸到139,市场人气高涨,多头气势是势不可挡。从这一天开始,利用目前市场浓厚的多头气氛,得到我指令的玉如姐和梁诗音就开始在原油上建空头,动作很轻,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在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玉如姐和梁诗音已经按照计划建立起了空头仓位,同时彼德和汉庭那里也按照计划建了部分空头。现在就等着正式发起攻击了。
  在我的计划中,我把整个部队分成了三个部分。首先,罗斯和阿波罗,还有维克多一起,做为整个攻击行动的主力和先锋。他们要充分利用维克多在原油市场上的影响力,要利用阿波罗在投机市场的号召力,就是要大张旗鼓明目张胆的做空,争取引发其他资金跟风。其次,彼德和汉庭,还有池田弘美,到时候就是助攻部队,就是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的干活。最后,对于玉如姐和梁诗音来说,在最开始的时候她们是跟风坐轿,尽可能的抢夺地盘,收刮银子,等第一波攻击目标到100附近,她们就要平掉全部仓位,及时换回资金准备作战,她们既是整个攻击行动的预备队,也将是第二波攻击的主力。因为我非常清楚犹太人的实力。我利用突然袭击发动进攻,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但一旦他们反应过来,集结资金,找到合适时机,肯定要发动疯狂反扑。到时候玉如姐和梁诗音她们就是打退敌人反扑的主要力量,至少也要想办法拖住对手,等罗斯和维克多以及其他人马缓过气来,重整旗鼓再发动新一轮的进攻。
  后来战局的变化也充分说明了,我此时埋下玉如姐和梁诗音这个棋子是多么的英明和重要。但我仍然没有想到,在整个攻击行动中我们还是遇到了不少的麻烦,遇到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并差点把我逼上绝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6月26日,原油刚摸上140,我就让罗斯开始做试探性攻击。但因为这个时候市场人气高涨,攻击效果并不理想。一直到进入7月份,我让阿波罗也加入到攻击行列,在各个品种上疯狂做空。接到我的电话,在二叔的指挥下,维克多公司更是名目张胆地疯狂做空,手法之凶悍,让人瞠目结舌。因为维克多在原油投机市场上的影响很大,是市场的风向标,跟在他们后面的资金不少。现在维克多一加入,很快就看到了攻击效果,只用了三天时间原油就从145跌到135。
  一向在市场上是做多主力的维克多突然反水,这对以高盛为首的做多资金无疑是当头一棒,市场开始出现犹豫和分化。高盛这边在叫喊着要把红旗插上200美元,而作为市场绝对主力的维克多却开始反手做空,市场开始出现分化,部分资金开始观望。这就达到了我计划中的第一个目标:打掉市场多头气氛,促使资金出现分化。
  这个时候,油价在跌到135后,市场上立刻出现了一股来势汹汹的资金,连拉两天,直接就在7月11日创下了147的高位。但我们已经看出这个时候市场非常犹豫,观望气氛已浓,而且在达到147以后,对手也呈强弩之末势,明显力不从心。这个时候再不发起攻击更待何时?于是我们不再犹豫,大打出手。我让罗斯和阿波罗加大攻击力度,彼德和汉庭也直接加入战斗,维克多做为超级打手,此时更是冲锋在前。在这么强大而且团结一致的资金冲击之下,对手完全是始料不及,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快就彻底放弃了抵抗。从7月15日开始,油价正式确定下跌趋势,如滔滔江水一去不复还。只用了不到10个交易日,油价就从147被一路打到120。
  油价在7月11日创下的147的高位,估计将成为永远的传奇。不,应该是永远的墓碑。

  就在几路人马并肩作战势如破竹的战斗之中,我却察觉出来弘美并没有如她给我所承诺的那样拼尽全力。我怀疑她只动用了很少的一部分兵力,就是摆摆样子给我看,就是想敷衍我。这让我是异常愤怒。
  这天下午,我就借口去看女儿良子,来到弘美的公寓。弘美肯定知道我的来意,知道我就是来兴师问罪的,明显有些心虚,显得很是慌张,眼睛也不敢看我。我却装做没有事一般,一边陪女儿玩耍,一边故意得意洋洋地说:“弘美,我相信,我们这次一定会比在LME铜上赢得更多。这真是天赐良机。”
  弘美还是不敢抬头看我,一边逗着女儿一边牛口不对马嘴的说:“林良,今天晚上我让她们做生鱼寿司,所有原料都是刚从日本运过来的,一定非常美味。你一定会喜欢。”
  我笑了笑,说:“那我一定要多吃一点。唉,好久都没有陪你和女儿一起吃过饭了。实在是对不起你们了。”

  我没有想到,晚上的时候,弘美竟然托口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不能陪我,就让纪子侍寝,她自己却去和女儿良子睡在一起,说是要亲自照看良子。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弘美肯定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实在不敢面对我。想到这里,我也只有摇头。
  纪子很是丰满,胸前那对家伙简直就是人间的大凶器,让你是目瞪口呆;但她的腰却是非常的细和柔软,形成了视觉上的强烈反差,让你只看一眼就觉得欲火膨胀精虫上脑。平时趁弘美不注意的时候,我都要在她身上揩两把油,现在弘美竟然主动让她过来侍寝,我当然更不能放过她。

  我平躺在床上,惬意的享受着纪子把那对人间胸器在我赤裸的肌肤上磨来磨去的舒坦,那就如一缕微风拂过静静的湖面,让你感到是无比的心旷神怡。
  我伸过手去,一边轻轻的揉捏着她的胸器,一边微笑了说:“纪子,我听说你和爱子洋子是好朋友。在东京的时候,秋美就让爱子和洋子给我侍寝,她们就老在我耳边不停地说起你,说你这对家伙有多迷人,说你的腰有多柔软,每次都说得我心痒痒的,简直,简直不能自拔。”
  她的脸已经红得就跟春天的桃花一般鲜艳,头也不敢抬,说:“我,我没有她们那么好的福气,能有机会侍寝。我,我也根本都没有想到今天能有这么一个机会。我太激动了,我做得不好,还请你多多原谅。”
  我哈哈一笑,将她搂在怀里,先香了一个,说:“我知道平时弘美把你们管教得非常严,我也没有想到她今天竟然大发慈悲之心,肯把你送给我。我简直,我简直都跟做梦一样,恨不得跪在她的面前,连磕三个响头,感谢她能明白我的心思,救了我一命。”
  纪子顿时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在纪子那对人间凶器和柔软腰肢的诱惑之下,我简直是长坂雄风,马踏连营,一直折腾了大半夜,最后才心满意足的搂着筋疲力尽的纪子睡了过去。

  没有想到,第二天早上,弘美竟然亲自来叫醒我们,顿时把纪子吓得光着身子就跪在地上,不停地给弘美磕头道歉。弘美却笑了笑,说:“纪子,你不用介意。昨天晚上辛苦你了,你先出去吧。我和林良说说话。”
  我看了着弘美,一把将她拉到我的怀里,故意笑嘻嘻地说:“秋美喜欢叫洋子和爱子给我侍寝,想不到你现在也开始学她了。弘美,谢谢你。”
  她却苦笑了摇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大为好奇,就问:“弘美,你这是怎么啦?我这次来,就发现你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一样,不但晚上不肯陪我,连看也不肯看我一眼。你这是怎么啦?你没出什么事吧?”
  她眼眶里顿时有了泪水,却兀自强咬了嘴唇,摇了摇头,说:“夫君,我一切都很好,良子也很好。你就放心吧。我说过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把良子带在身边,把她照顾得好好的。”
  我见她还是隐瞒,心里也有点生气,决定单刀直入,就笑嘻嘻地说:“弘美,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害怕我来责怪你所以你才不敢面对?弘美,我知道你这次没有用尽全力,不过这也没有什么,我并不介意。现在油价已经打了下来,我们已经赢了不少,其他那些不开心的事你就不用再想那么多了。开心点好不好,等会我们还要陪良子去迪斯尼乐园呢!”
  看到我如此善解人意,弘美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说:“夫君,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我父亲说了,说这笔钱关系到我们整个日本人民的未来,绝对不能轻易涉险。他只让我拿出50亿来支持你。你不会怪我吧?”
  50亿?你他妈的才拿出50亿?你以为打发叫花子啊?我忍不住在心里一阵冷笑,却笑了说:“50亿?那已经不少了。不过我也还是觉得有点遗憾,要是你们肯多拿出一点,这次肯定就赢得更多。”
  对池田廉夫和弘美等人来说,钱那就是他们的命根,宁愿舍命也绝不舍钱,何况还为了他妈的日本人民?也许在池田廉夫来说,在他那伟大的拯救日本人民的计划面前,我和他这点叔侄之情算得了什么呢?同样对弘美来说,我和她之间的感情,甚至女儿良子,在她们的计划面前,也就是一个屁。
  但对奶奶他们来说,对我们狮子家族来说,钱不过就是一个屁,就如二奶奶说的,金钱这个东西就是拿给我们袍哥人家操起耍的。对我们袍哥人家来说,在江湖上安身立命,讲的就是两个字,一个就是义,一个就是情。
  重情重义,这就是为什么袍哥可以在短短一百年时间里就成为中国历史上势力最为庞大的江湖组织,并成为四川人民永远津津乐道的不老传说!

  我已经完全明白。池田廉夫和铜先生一方面还是担心犹太人的实力,心存胆怯;另一方面却是巴不得我和犹太人在原油上拼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最后在国际投机市场上一枝独大。这不能不说是一条妙计。这就是他妈的池田廉夫的风格。这他妈的就是日本人的风格。
  弘美真的让我感到非常失望。我没有想到,在战局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她竟然背叛了我,背叛了我们之间的承诺。我不由得一阵冷笑。
  我没有想到,就在一个月后,我还会跪在她的面前,恳请她施以援手,但她却再次无动于衷,置我于不顾,置我于死地。按下不表,后情再述。

  在我的计划中,利用突然袭击发动第一波攻击,就是要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来不及调动大规模资金支援,最后一直打到100,就算完成第一个阶段的作战,然后等待敌人的反扑。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在7月下旬攻击到120的时候,雷曼兄弟竟然率先冒了出来,带了一大帮炮灰基金在那里构筑阵地开始阻击,负隅顽抗。经过几天拉锯战,最后我让彼德和汉庭竭尽全力发动猛攻,他们再也招架不住,一溃千里,很快就被打下100,最低探至90。在此一战中,雷曼兄弟和其他很多对冲基金损失惨重。就在一个月后,9月15日,就如当年的长期资本公司一样,把身家性命都押在原油上的雷曼兄弟因为巨大的投机损失而不得不宣布破产保护。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雷曼兄弟和它的喽啰些其实都是受高盛报告的忽悠,为了挽回在次级债券上的损失,所以他们渴望能在原油上赌上一把,争取脱离苦海。他们进场比较晚,120就是他们的生死线。只要油价跌下120,他们就无路可走,所以不惜拼凑力量,做殊死一搏,最后还是被碾得粉身碎骨。
  但雷曼兄弟带领炮灰基金在120一线组织反击,还是帮了我很大的忙。后来,我和白面在浣花溪总结这场战役经验教训的时候,我就明确告诉他,雷曼兄弟在120组织反击,那是非常不明智的。从某个角度来说,那也是帮了我的大忙。因为从147下来跌到120,跌幅并不是十分巨大,市场还存在进一步下跌的预判,这个时候贸然发动反击肯定不够明智。
  但我们也知道,雷曼兄弟不比高盛,它根本就坚持不了等到油价跌下100再发动反击,因为只要击穿120,雷曼兄弟就是死路一条。这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幸运,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块大馅饼。因为雷曼兄弟之死,让后来高盛在90一线发动突然反击的时候少了一员得力大将,大大减轻了我的压力,帮了我的大忙,甚至可以说是让我捡回了一条命。

  8月8日,北京奥运会正式开幕。我却无缘欣赏。因为,这一天还发生了两个大事。
  首先,格鲁吉亚进攻南奥塞梯,俄罗斯奋起反击,伊娃的大哥舍瓦连科亲率大军围攻茨欣瓦利,在一阵乱炮之后,几百敌人被全歼。最后打扫战场的时候,却在指挥所的墙角处发现了一个30多岁年轻人的尸体,手里紧紧握住的竟然是伊娃当年在莫斯科大学读书时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伊娃明艳照人。这就是那个因为我和伊娃结婚,从而仇恨俄罗斯最后成为西方带路党的那个小伙子,也是伊娃当年的同学。他因为出生贫寒,一直暗恋伊娃却始终无法说出口,最后成为带路党,鼓吹和说服萨卡什维利进攻南奥塞梯,并在俄罗斯军队发动反击的时候,亲自带领了几百个人坚守茨欣瓦利,却被伊娃的哥哥舍瓦连科一阵乱炮,最后重伤而死,临时前都还在默默地凝望着伊娃的照片,流着眼泪。
  第二个大事,也就在这一天,在和雷曼兄弟的混战中,我一举击穿120防线,当天油价暴跌4%。在其后8月份剩下的日子里,雷曼兄弟和其他喽啰对冲基金虽然拼命挣扎,最后却是无力回天。9月15日,遭受巨大损失的雷曼兄弟不得不步贝尔斯登后尘,宣布破产保护,正式拉开2008金融风暴的大幕。
  从8月中旬开始,因为各大投行和对冲基金在原油投机上的相继失利造成巨大损失的消息开始在华尔街不胫而走,就跟当年长期资本公司血本无归的情形一样,华尔街各种暗流开始风起云涌,人心惶惶,各国股市纷纷下跌。

  我非常清楚,这一战,对我来说就是终极之战,也将是美国命运的转折点,也将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如果这一战我赢了,美国将从人类史上最强帝国的神龛上跌下来并摔得粉碎。对我来说,给父亲报仇的最好方式就是将敌人打倒在地,并在它的尸体上再狠狠踩上一脚。同时我心里也非常清楚,如果美国被我打垮了,那么中国的崛起之路将更加光明,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也将更加早日到来。无论是我爷爷他们,还是我外公他们,还有我父亲和舅舅他们,他们藏在心里的梦想和心愿也必将早日实现。
  所以,我丝毫不敢大意。我知道,在我的突然袭击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犹太人,一定会在高盛的带领下,重新组织力量发动反攻。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终极之战,才是决定性之战。
  但我还是没有想到,对手的反击竟然如此强大,如此具有杀伤力,我则被逼上绝路。不,被逼上死路。
  我真正的危机终于来临。

  也许是冥冥之中真有天意。我真的只有这么说。
  在9月11日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油价跌到100,玉如姐和梁诗音这两个看似柔弱实则坚强的女人毫不犹豫,严格按照既定计划,平掉了全部仓位,保留了资金。也正因为她们的严格执行计划,在最关键的时刻救了我一命。

  受到雷曼兄弟破产的刺激,整个华尔街顿时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就如当年在香港保卫战所做的那样,从9月份开始,我大伯就带领各路人马虎视眈眈,开始在股票上做空,阻止敌人增援,同时切断敌人退路。
  但犹太人还是发动了反击。一轮投机史上最为强大的反击。
  从9月17日开始,在高盛的指挥下,华尔街拼凑资金开始发动反击,要做殊死一搏。我不得不说他们选择的时机非常好。油价从7月11日的147跌下来,到昨天9月16日的90,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跌幅接近40%。如此巨大的跌幅,市场已经开始酝酿出可能出现一波强劲反弹的心理。高盛抓住这个机会,带领人马,集中力量,全力反攻。
  9月17日,油价大涨6.6%。
  9月18日,虽然我们拼死抵挡,最后涨幅只有0.74%。但盘中却突破了100大关,强烈的刺激了市场坚决做反弹的信心,我们的压力空前增大。
  9月19日,星期五,对我来说就是黑色星期五。在市场全面反弹的刺激下,油价再次大涨6.8%,并成功摸到105。市场气氛高涨,我们根本抵挡不住。短短三天时间,罗斯和阿波罗,还有维克多就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不但被死死缠住无法脱身,而且几乎无力再战。
  这一天,看到盘面如此困难,彼德和汉庭多次给我电话,要求加入战团,支援罗斯和维克多,但我权衡了很久,还是拒绝了。我告诉他们,真正的决战还在后面,敌人最凶残的进攻还没有来到,大家现在必须保存实力。阿波罗也扛不住了,玛丽来电话告诉我,因为账面损失巨大,今天已经有基金经理在偷偷地哭了。我摇了摇头,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告诉他们,一定要坚持住。只要挺过下周一,最后的胜利就是我们的。”

  我不停地给别人打气,但却没有人给我打气。
  周五这一整天,我都在梁诗音的大本营里,连一颗米都没有吃下去。看到敌人如此疯狂,所有人都是动容。梁诗音不停地看着我,虽然不说话,但她脸上的神情却分明在问:“林良,现在该是我们投入战斗的时候了吧。该是我们上了吧。”
  但我还是无动于衷。每次她走到我身边,正欲开口,立即就被我摇头制止。这一天,我们就是这样在惶恐和不安中度过。

  吃过晚饭,我就直接跑到弘美的公寓,跪在地上,恳求她看在我们过去的情份上,看在女儿良子的份上,拿出资金支持我。
  我几乎是在哀求:“弘美,你就帮帮我,支持我一把。当初做LME铜的时候,我可是拿出了全部的钱来支持你的。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弘美却摇了摇头,一边扶起我,一边平静地说:“夫君,我也时刻在关注着原油市场。从这几天的盘面来看,你们根本就没有赢的希望。我不能拿整个日本人民的未来去做赌注。请你原谅我。”
  我赶紧说:“不。不。只要你肯象当初我支持你那样,全力支持我,我们一定会赢的。你难道不知道么?如果这一仗我们赢了,美国就将陷入大麻烦,甚至有可能彻底崩溃。到时候,你们就完全可以从美国人的铁蹄下解放出来,走向独立自主发展之路。”
  但弘美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说:“夫君,我真的不能拿整个日本人民的未来去冒险。现在全球股市暴跌,我们赢利很多,这才是我们的战场。我们是不可能去重新选择战场的。”
  我忍不住冷笑一声,说:“我在原油上拼死拼活,才拖住了犹太人,但你们却在股市上大占便宜,捡落地桃子。我这他妈的全都是给你们这群小鬼子做嫁衣裳。”
  弘美竟然笑出了声来,说:“所以我父亲说了,要感谢你。夫君,你放心吧,哪怕你这次就是全输了,那也不要紧。我还是一样爱你,一样会养你,你根本不用担心。”
  我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他妈的,你个瓜婆娘给老子听到,老子是你的炮友,不是你的炮灰!”

  9月22日,星期一,又是黑色星期一,人类投机历史上最黑的那个黑色星期一。
  这一天,是人类投机史上最让人目瞪口呆最让人瞠目结舌的奇迹,也是我林某人一生中最难以忘记的悲惨日子。因为这一天,投机市场上油价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记录。从开盘104起,盘中最高摸到130,最大涨幅高达25%;虽然最后在我们的全力打压下,收在了120,但全天涨幅也高达15%。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如果以5%的保证金杠杆计算,只要你在开盘时的104全仓买入,在最高价格130平掉,那你的资金将翻上5倍,就是这么简单。同样,如果你做错方向,你将亏得连裤叉都不剩,你就是去做十八辈子的鸭子也都是还不起的。当我从电话里得知罗斯和维克多,还有阿波罗的保证金是全线告急的时候,我真的是又急又怒,心如刀绞。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终极之战,它的凶险程度远远超过当年的香港保卫战。所以在这里我愿意详细记录它的每个历程和变化。下面是这一天的详细记录。

  2008年9月22日,星期一。
  早上开盘,亚洲盘。根据经验,我们和犹太人都把主力压在了欧洲和美洲盘上对打,亚洲盘上的对手资金并不多,相对来说应该比较好做。于是我让梁诗音试探性低开。但万万没有想到,很快就被一股来势汹汹的资金将盘面拉起,然后一路狂飙,根本抵挡不住。我见势不妙,赶紧让梁诗音紧急撤回人马,但前锋部队已经损失大半。
  我和梁诗音都是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亚洲盘上谁有这么大的能量?难道犹太人分兵一支,专门跑来偷袭亚洲盘?但我们都很清楚,这个时间,正是美国人上床睡觉的时间,美国华尔街的那些交易员们现在肯定忙着在床上和女人做爱都来不及呢,谁还会跑来偷袭亚洲盘?
  难道是弘美?难道她已经和犹太人勾结在一起朝我背后开枪?我顿时牙齿都咬得蹦蹦作响。

  我只有眼睁睁看着亚洲盘上一路狂飙。到了下午和晚上,欧洲和美洲果然是接过雷锋叔叔的枪,继续疯狂的朝我们扫射。当盘中摸到130涨幅高达25%的时候,我和梁诗音简直是目瞪口呆。我相信,此时此刻,这个星球上所有做投机的人都在那里目瞪口呆,根本无法反应过来。
  但就在这异常疯狂的背后,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过犹不及,否极泰来。差之毫厘,失之千里。高盛得意之下,竟然忘记了这个非常浅显的道理。盘面涨幅如此巨大,大量的投机资金盈利多多,一定会调转枪口,落袋为安。我立刻就给彼德和汉庭电话,让他们配合玉如姐全力反击。果然,在平仓盘的帮助下,我们成功地将油价推回到120附近震荡,并最后以120收盘,赢得了一点喘息之机,给我留下了那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我完全没有睡意,站在窗前,看着茫茫夜色发呆。梁诗音来到我的身后,伸出双手从后面抱紧我,把脸紧紧地贴在我的后背,说:“林良,你还是去睡一会吧。你都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过眼了。”
  我叹了一口气,有些哽咽,说:“诗音,说实话,如此局面,我也没有想到过。明天你是主力,你,你害怕么?”
  她看了我,摇了摇头,竟然露出一丝微笑,说:“我还是觉得我父亲说得对,能够和你一起并肩作战,我这一辈子也应该知足了。何况,你还是我的男人。”
  我点了点头,苦笑了说:“为了这一战,我计划了整整九年。从我父亲死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在筹划,就在准备,就在不停的弄钱,就是盼望着能有这么一天。也许,还是你说的对,我们能够发起这么一场战役,人类历史上好像也还没有第二个,无论最后是赢是输,我这一辈子也该知足了。”
  诗音点了点头,靠在我的怀里,指着远处的星星灯火,说:“林良,不管最后我们胜败如何,我就一个希望,希望战役结束后,到时候你能陪我去一趟西藏。我一直想去那个神秘的地方,那是我的梦想。我要你陪我。”
  我点了点头,说:“我一定陪你去。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陪你。”
  过了一会,她幽幽地说:“明天,明天也许就是我们最后一战了,也许就是我们这一生中的最后一战了。但不知怎的,我一点都不害怕,我就是希望它能早日结束。”
  夜风刺骨,她打了个哆嗦,我赶紧一把搂紧她,说:‘我也是。诗音,我要告诉你一个事,其实我在计划这一战的时候,早就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我,我根本都没有做过可能赢的计划。你不会怪我吧。”
  她笑了起来,却说:“你啊,你是要自己一个人跳河,却偏要把我们这些人都拉上。你这个人,就是坏死了。不过,林良,我觉得也许你是对的,置之死地而后生,说不定我们就赢了呢。我母亲经常告诉我,说这个世界上,人做事,天在看。自古以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也许,也许明天就是该报的时候到了。”
  我顿时哈哈大笑,说:“借你吉言。明天早盘,我们就出重手。如果亚洲盘上真的跟我判断的一样,就是那个人在背后搞鬼的话,那我就有把握先打垮她。明天你们一定要争取压低开盘,然后一定要牢牢坚守住,这样一方面给彼德和汉庭他们腾出时间来脱身,另一方面也可以把敌人昨天的重仓给牢牢困住,让他们腾不出手来。只要彼德和汉庭成功脱身,立刻就可以投入战斗;再加上我在美国那边还留有重兵,到时候我们还是有赢的希望。”
  梁诗音忍不住揪了我的耳朵,说:“你,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没有给我说啊?原来你早就埋伏了这么多人马,我却还一直在为你担惊受怕呢!你这个人,就是坏死了,就是一肚子坏水。我,我打死你。”
  我苦笑了说:“我本来自己也认为准备是够周全的了,但现在这个局面,我还是没有预料到。也许,也许我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准备的这些人马,明天冲上去还是一样玉石俱焚,有去无回。唉。”
  梁诗音也是默默无语,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在这寂静的黑夜里,铃声是分外的悦耳动听。我接过手机,听着听着,我的眼泪就出来了。
  我刚挂掉手机,梁诗音就问出什么事了?我一把搂住她,不停地吻她,泪如雨下,我说:“诗音,你说的对。这一天,这一天终于来了。”

  注:因为原油交易非常复杂,不同市场交易规则和交易时间都不相同。为了行文方便,本文以纽约交易所(NYMEX)交易品种美原油连(CONC)为主要解读对象。



13-01-11  龙天霸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包包里没糖 diy爱好者与手工达人

    任何一个事情都会进过生长-高潮-衰落的,只是看你在经历哪个阶段!

    13-05-0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