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投票看看河南 国电卫士卢光明冤案会怎么判????????????

  正义的法律之剑,岂能被私有化成为腐败特权 诛 杀 异 已 的 屠 刀!

  近几个月以来,笔者在网上看到老家河南省商丘市优秀企业家,中共党员原国电民权发电厂总经理卢光明“贪污受贿案”二审辩护人——北京著名律师张凯先生发表的一篇《法律溃散后,谁能自保为一粒完卵???》、以及张啸天先生发表的一篇《一个为保卫千万国资被腐败特权祭上刑狱的国资卫士卢光明》的文章后;我的心灵深处受到强烈的震撼!
  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泣血遗书;
  这是一个基督信徒灵魂的剖白!
  这是一个公民对法律的绝望;
  这是一个儿子对母亲的恋念!
  这是一个丈夫对妻子的凄凄话别......
  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女的依依不舍!
  什么样的力量能击垮一个男人的意志?
  法律溃败后,谁能自保为一粒完卵???
  笔者我也是一个为人之子、为人之夫和为人之父的热血男儿;当我看完这篇令神哭鬼泣,悲天恸地 、痛彻心扉、悲壮凄厉的词句时;我的心被震撼了!
  笔者我是一位潜心研究中国近代司法发展史的学者,卢光明的案件它不但引起了我的极大关注,也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借助于现代互联网媒体高速传播的网络平台,卢光明所谓“贪污受贿”案的真相也不断地被揭露暴光。有关卢光明为了拯救濒临破产的民权国电,临危受命国电老总,锐意改革,因为砍断了前任老总朱国庆和商丘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长郭建国安插依附在国电的运煤商、发包商的利益链而得罪和损害了商丘权贵的利益遭到报复。卢光明为了保卫千万国资把奸商张和平诉诸法律获得胜诉为国电挽回了一千四百多万元的损失后,又反被张和平诬告陷害向其索贿八十万元而被入罪。卢光明被诬告陷害入狱后,受到民权县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实施“精神暴力酷刑”的迫害,对卢光明连续十多天的“车轮战术”和“疲劳战术”的讯问对卢光明实施“精神暴力”的逼供非法取证。对说实话的证人实施刑事拘留强迫证人做假证。卢光明在狱中不畏强权、大义凛然,宁死不屈。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置个人生死于度外、在狱中仍然愤笔疾书检举揭发商丘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长郭建国勾结朱国庆控制国电发国电财以权谋私的罪行并委托律师见证立下了一个中共党员的“赴死”与腐败特权抗争的泣血遗书。。。。。。
  一个个黑幕、一桩桩血淋淋的冤假错案真相随着互联网这一现代化高速传播工具被揭露无遗。
  笔者我通过网上搜索查阅了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的关于卢光明案件的一审起诉书、判决书和卢光明犯贪污、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和行贿罪的卷宗材料以及卢光明在狱中写的检举揭发材料、卢光明家属的申诉材料、网上读者评论等进行研判和分析;笔者认为:卢光明的冤假错案它是继河南商丘“赵作海冤案”和“张振风冤案”之后商丘第三大“冤案”的典型案例。而卢光明的案例它可能是新中国河南商丘“文化大革命”之后,是发生在廿一世纪中国进入高度文明法治,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之下腐败特权为了争夺利益,借法律之剑诛杀异已迫害党员干部的世纪翻版。笔者现想就卢光明一案通过引经据典、抽丝剥茧的方式深度揭露商丘市民权县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在侦办卢光明一案中对卢光明实施精神暴力逼供、非法取证、强迫证人做假证和一审民权法院法官在审理本案中,在明知检察院办案人员在侦办本案中存在精神暴力逼供、对证人实施刑事拘留强制取证;明知检方提供的有罪证据中存在诸多合理怀疑和诸多漏洞的情况下,无视法律的尊严枉法裁判的真相揭露如下:
  (一):有证据证明卢光明不具有向张和平索贿八十万元的客观条件和张和平不可能有向卢光明行贿八十万元的主观动机。认为一审商丘市民权县人民法院(2010)民刑初字第59号《刑事判决书》在认定卢光明在2011年4月向供煤商张和平索贿八十万元的“事实”上存在诸多的违背法理、情理和常理的漏洞。在认定卢光明向张和平索贿八十万元的证据上存在无法排除的八大合理怀疑。

  证据一、请看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商民一初字第的话54号《民事判决书》的第三页关于张和平的诚德公司反诉卢光明的国电公司的一段反诉词就可以证明卢光明与张和平之间根本不可能具有受贿行贿的客观条件。张和平的诚德公司的反诉状称:“2009年12月至2010年7月底焦作诚德公司共为国电民权公司采购二十三万多吨煤炭(其中国电民权公司已使用十七多万吨煤炭)经营的该批煤炭,不加任何利润,仅货款、代垫运费等成本就已达到17081万元,即使根据国电民权公司在2010年5至7月间胁迫焦作诚德公司签订的三份补充协议确定的含税货款16711万元,再加上焦作诚德公司垫付的运费等费用,国电民权公司应付焦作诚德公司款项的总金额应计18731万元。(即焦作诚德公司已亏损)”。从张和平的焦作诚德公司的以上反诉事实看,至少可以证明卢光明四个事实;其一,证明卢光明在与张和平在签订的供煤合同中,在价格上没有存在暗箱操作照顾张和平的事实。其二;证明卢光明的清正廉洁,在采购张和平诚德公司的煤炭中没有利用职权为张和平提供方便和为张和平谋取利益的事实。其三、证明卢光明与张和平签订的供煤合同的价格是相当低;低至能令张和平的诚德公司处于亏损的状态,最大化地维护了国家和公司的利益;其四;证明卢光明的国电公司与张和平的诚德公司的煤炭买卖过程中张和平是亏了本,所以,证明张和平在亏本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拿出80万元来行贿给卢光明的事实。证明张和平说向卢光明行贿八十万元是因为民事败诉之后为了报复故意诬告陷害卢光明的。
  大家知道,追求利润最大化是全世界的商人、企业的商业法则,可以说在中国乃至世界各国查处的所有的商业贿赂案例来看,无一例外的都是商人通过贿赂官员的手段以垄断行业、垄断价格达到谋取暴利的目的。就从未见过张和平的诚德公司在长期经营亏本的情况下还要去行贿一个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利益的卢光明。八十万元!它不是三五千元、不是三五万元的数目,张和平他凭什么要行贿八十万元给卢光明呢?卢光明又凭什么要向张和平索要八十万元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卢光明这就不是索贿而是抢劫张和平了。再退一步说,即使卢光明就是“抢”;张和平也不可能派人送去八十万元给卢光明抢啊!???这是一个连小孩子都能懂得的道理,民权县人民检察院和法院的法官为什么却是采信了张和平多次反复无常的一面之词的证言呢?由此可见;张和平与民权县检察院、法院是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再说一审判决书在认定卢光明向张和平索贿八十万元的过程中也没有只文片字列举卢光明有利用职务之便为张和平提供方便或为张和平谋取过分文利益的事实。为此,纵观我国及世界各国有关行贿受贿犯罪的司法实践均得出行贿受贿的犯罪定律即----没有权钱交易,就没有行贿受贿!!!
  (二):有证据证明民权县检察院反贪局的办案人员在侦办卢光明案件中违反规定,对卢光明实施“精神酷刑”软暴力刑讯逼供、诱供和暗箱操作,对说实话的证人实施刑事拘留强迫证人做假证、非法取证,办案人员涉嫌渎职犯罪的证据。
  (1),民权县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在对待卢光明向张和平索贿八十万元的所有证人的取证中存在明显的取证倾向;即:民权县检察院反贪局对凡是原先在国电纪委作出对卢光明有利证言的证人全部都受到民权县检察院的刑事拘留。强迫证人重新改变证言后才获得释放或被取保候审释放。而对张和平一方作出不利卢光明证言的所有证人都未受到检察院刑事拘留的“优待”。(2),民权县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在查办卢光明全案中涉嫌对卢光明实施精神软暴力刑讯逼供、诱供、强迫证人做假证、串供和销毁灭失证明卢光明无罪的有利证据。笔者通过网上查阅卢光明案件的卷宗材料发现;办案人员曾经使用“车轮战”、“疲劳战”的讯问战术对卢光明连续十多天的讯问,对卢光明实施精神酷刑的软暴力迫害。以不承认犯罪事实就不给休息睡觉来威胁强迫卢光明“交代犯罪问题”。(3),笔者通过网上查阅到办案人员在睢县看守所和民权看守提审卢光明的提审记录和办案人员询问、讯问被关押的证人记录,发现办案人员在看守所提审卢光明和提审证人的次数记录与办案人员提交的讯问笔录的次数存在很大的出入。比如:张和平第1-2次的证言没有附卷,申玉柱第1-7次的证言笔录没有附卷,还有梁士印、卢光明、牛君佩、周金平等有大量的讯问笔录均没有附卷。由此可以看出;办案人员在侦办本案中一开始就是带着倾向性收集“证据”的;也就是说:办案人员在侦办本案中是专门收集和“创造”卢光明有罪的证据。对凡是能证明卢光明无罪的证言证词的证据就不收集;或者收集后不附卷或将其销毁。所以才造成办案人员提审卢光明和证人的次数与其提交附卷在案的讯问笔录的次数对不上号的原因。笔者认为:民权县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在办理本案中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七条“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律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三)、“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从卢光明犯“贪污罪”、“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和“行贿罪”看民权司法的欲盖弥彰。
  笔者认为民权县人民法院认定卢光明获分国电奖金构成犯贪污罪是赤裸裸的欲加之罪。事实与理由如下:
  (1)2009年商丘市政府奖励给国电民权发电有限公司的工程优秀奖的有功人员。商丘市政府在设立该奖项时分为原法人奖和工程建设有功人员奖各10万元共20万元。但是市政府没有指定得奖的名单。对此,国电员工认为;既然市政府没有指定得奖名单,卢光明是国电公司的总经理,卢光明不但当然拥有对该奖金的分配权和自由分配的裁量权,而且卢光明作为获奖的单位领导,他本身也算属于有功人员的获奖对象。即使卢光明按平均多分了一点也不存在是贪污的问题。况且该奖金自从发放时开始它的性质和属性就已经改变了,就已经不属于国家的财产了,而是属于获奖者的合法财产,根本就不属于贪污的性质,只能说是谁分多分少的争议问题。所以,一审认定卢光明贪污奖金是明摆着的强加之罪。
  (2),一审判决认定卢光明犯私分国有资产罪是枉法判决
  一审判决称:“2010年初春节前被告人卢光明违反国家规定,让国电民权发电有限公司工程部主任刘建军从公司财务以借备用金的名义借款42万9千元人民币,将此款发放给国电民权发电公司领导班子及中层领导”以此认定卢光明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对此,一审判决又没有列举任何证据证明卢光明“让国电民权发电有限公司工程部主任刘建军从公司财务以借备用金的名义借款42万9千元人民币,将此款发放给国电民权发电公司领导班子及中层领导”其实,国电公司工程部主任刘建军以借备用金的名义借款发放给国电工程部的中层领导是没有经过卢总经理批准的。如果是有经过卢总批准的都有卢光明的签字,如果卢光明在会议上批准的有会议纪要可查。那次工程部提前发放年终奖金只是工程部主任刘建军的个人违反财经纪律,先向财务部借出备用金发放奖金,然后再从员工的年终奖金或工资中扣回,这在公司的财务账上都有记载可查。国有的资产并未有被私分流失。再退一步说;刘建军也只能算是违反财经纪律,卢光明即使有责任也只能算是监管不力的责任。按照民权检察院和法院的判决和认定逻辑;也就是说在国电公司里,凡是有好事就摊不上卢光明,坏事就要由卢光明承担?国电获奖了,卢光明的下属分的奖金就不是贪污,而分给自己的奖金就是贪污罪了。下属未经卢光明签字或批准违规发放奖金,就认定卢光明私分国有资产罪;这个又是哪一家子的王法?这不是明摆着要整卢光明又是什么???
  (3),卢光明在看守所违反监规纪律私传纸条给家属,被看守所放出来的释放人员诈骗钱财;卢光明是违反监规纪律?是行贿犯罪还是被诈骗的受害者?
  从本案看;一审判决认定卢光明在看守所私传纸条“串通案情”的全案中同样都是言辞证据,没有卢光明所谓私传的“纸条”为证,也没有传递纸条者联系卢光明家属的电话清单或电话录音或者监室的监控录像为证。该“纸条”写的究竟是什么内容无从考证。所谓“串通案情”均是与卢光明一起关押的看守所犯人各说一词的证人“证言”。对此,笔者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卢光明通过同室犯人和狱医私传纸条,卢光明家属给传纸条者支付酬金构成行贿罪不是证据不足而是没有证据。卢光明家属听信出监犯人说可以帮助找人拉关系摆平;给带信的犯人诈骗钱财是属于受害人。因为带信的是出监的犯人不是国家工作人员,说可以帮助找人摆平本来就是骗子编造出来诈骗钱财的谎言;又不是把钱财送给能够主宰卢光明案件的司法工作人员,又何来行贿罪呢?再退一步说;即使卢光明有传纸条给家属,也只能算是违反监规纪律和受监规纪律处罚的范畴。而一审法院只凭犯人的口供就认定卢光明私传“纸条”串供;把卢光明家属被出监的犯人诈骗钱财认定为行贿罪。把骗子定为受贿罪;这简直就是荒唐,是强词夺理,欲盖弥彰的公然枉法的判决。
  (四),一审判决认定卢光明犯贪污罪、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和行贿罪存在八大合理怀疑
  (1)张和平在举报卢光明之前,卢光明所在的民权发电厂因与张和平的诚德公司发生合同纠纷;卢光明于2010年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张和平最终败诉,法院判决张和平偿还民权发电厂两万四千多吨煤炭(价值一千四百多万元)的损失。卢光明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和张和平打官司,使张和平付出了一千四百万元代价,一千四百万呀!这一数字就足以令张和平欲置卢光明于死地而后快的仇恨。张和平挟愤报复陷害卢光明不但存在可能性而且是极有可能性,(2),假设卢光明之前真的有向张和平索贿过八十万元,“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卢光明就没有那个底气为了国家利益去得罪一个掌握着自己犯罪证据的张和平。(3)一审判决认定张和平行贿与卢光明索贿的整个交易过程,双方都通过司机、秘书和亲属交接完成的,这不符合行贿和受贿的犯罪心理特征。无论是行贿者还是受贿者都是知道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犯罪行为,是一种见不得人的非法交易;越少人知道就越安全。除了是介绍行贿非要有中间人的刷合去中转完成的之外都不会去通过别人去传递。张和平与卢光明完全可以两个人单独完成交易,为什么双方还要再通过他人去中转完成呢?恬恬相反,张和平与卢光明双方通过多名司机、秘书、亲属交接款项的行为,证明他们的行为是能够见阳光的,是一种借款和还款的民事行为。(4),张和平行贿卢光明或者说是卢光明向张和平索贿也罢,他们之间的行贿与索贿都没有为对方谋取具体非法利益。八十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张和平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具体利益目标,即使是卢光明向他强拿硬要,张和平也不可能会给卢光明;况且,卢光明索贿也要有个理由。我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利益的,是受贿罪。”纵观本案的全案过程,都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卢光明有利用职权为张和平谋取具体利益的事实。“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提供方便,为他人谋利益”,这是构成受贿罪的前提条件。(5),本案的相关证人梁士印的证言多次出现反复和互相矛盾。所以,梁的证言属于疑证。(6)一审开庭审理时,本案的证人,特别是关键证人都未出庭质证,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受害人、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所以,本案的证人证言是否是证人的真实意思的表达,是否存在办案人员编造,诱供故意陷害都无法证实。对一审法院认定卢光明犯罪事实的证据存在合理怀疑和符合非法证据排除的客观事实。(7),本案除了张和平的证言证明卢光明向其索贿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证明卢光明有向张和平索贿的事实。其他的证据只能证明张和平与卢光明通过司机、秘书、亲属有过两次借款和还款的事实。所以,张和平的证言是不但是孤证,而且张和平与卢光明是利害关系人,所以,张和平的证词依法不具有证明力。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8),关于黄燕林送给卢光明欧米茄金表不是卢光明的主观“受贿”犯罪,第一送这块手表时是用一个很小的礼品盒包装着的,当时就已经被卢光明退回去了,后来是黄燕林通过卢的司机送回来放在卢家中,由于卢家房子较大,礼品盒很小;直到案发时卢家人都没有发现;所以,该金表案发时没有被开封过不知道里面是一块金表;也不知道它的价值。再退一万步说,签字支付工程款给黄燕林是我的工作职责谈不上是为他人谋利益;况且,没有送礼之前卢光明也曾经签字支付过黄燕林的工程款;证明卢并不存在有意刁难黄燕林,不送礼就拒绝签字支付工程款的先例。所以“欧米茄金表”实际上是来历不明,或者是被人裁赃陷害。应当以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综上所述事实与理由;笔者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卢光明犯受贿罪、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行贿罪的判决,在认定事实、采信证据和适用法律上都存在严重错误和诸多无法排除的合理怀疑。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的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标准:
  (一) 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
  (二) 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
  (三)综合全案的证据,对认定的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据此,一审判决仅凭利害关系人张和平反复无常的一面之词的言辞证据就认定卢光明有罪并处以二十年的刑罚显然是错误的,是不能令人接受的,是经不起历史考验的判决。况且,一审判决特别是在认定卢光明向张和平索贿80万元的一案中存在诸多的合理怀疑。所以,一审的判决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的判决。远远达不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量刑的证据标准。

  尊敬的河南省公检法的领导:
  尊敬的商丘有社会公义,有职业道德良知的检察官和法官们:
  尊敬的全国法律界、媒体界朋友、网友们:
  笔者以上所阐述的关于民权县检察院、法院一审仅凭张和平的一面之词无缘无故被卢光明索贿八十万元,卢光明被控受贿罪。国电公司获奖,卢光明总经理分得奖金被控犯贪污罪。卢光明的下属违反财务纪律借公司的备用金发放奖金,卢光明就被控私分国有资产罪。卢光明违反监规纪律私传“纸条”,家属被骗钱财卢光明又被控行贿(犯人)罪。为了判卢光明行贿罪,骗财的犯人被控受贿罪。而在这被控的四罪的全案中全部都是民权县检察院精心设计的利用被采取强制措施的证人和在押人员的言辞“证据”作为判决卢光明有期徒刑二十年的“罪证”;被骗钱财的受害者被课行贿罪,在押犯人被入受贿罪;这可谓是商丘司法的一个“伟大发明创举!”可想而知,商丘的刑警队长竟敢毁灭公安部鉴定的DNA证据故意制造“张振风冤案”;商丘还有什么人间奇迹不能被创造出来的?如果按照民权县检察院、法院这样的入罪逻辑;假如笔者举报我曾经行贿过一百万元给郭建国,那么郭建国不是最少要判无期徒刑?以此同理;如果今后哪个官员得罪了哪个人;哪个人就学习张和平举报送了哪个官员八十万。哪个官员就会犯受贿罪落马了;今后如果那个小官得罪了反贪局长郭建国,或胆敢像卢光明一样不买郭建国的账;郭建国同样可以用治卢光明之道治你!那么,谁都得给郭建国的面子。宁可得罪市委书记不敢得罪反贪局长,郭建国岂不成了商丘的太上皇!请大家想想,如果可以这样的话;那么官场岂不是乱了套;谁还敢做官呢?但是;卢光明又是确确实实的被商丘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郭建国指使民权县的检察官和法官用这种方法撂倒的被祭上刑狱的牺牲品!
  “法律溃败后,谁能自保为一粒完卵!?”商丘有了卢光明言辞证据可以入罪的判例,我相信商丘知道真相的官员都会感到人人自危!商丘的“以权代法”一旦成为了惯例,昨天商丘创造出了一个震惊中外的“赵作海冤案”,明天商丘又再创造出一个骇人听闻的刑警队长毁灭DNA的”张振风冤案”;法律溃败后,今天商丘可以言辞入罪诛杀卢光明,明天又会是谁成为被诛杀异已的替死鬼?那么法律的反腐正义之剑,岂不成了保护腐败特权排除异已的政治工具,成了诛杀商丘忠臣的屠刀!?我不知道;生活在商丘这样一个官场司法乱象的生态环境中的官员和老百姓,谁能自保为一粒完卵???
  商丘---她曾经是中国美丽六朝古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发祥地,是现代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然而,遗憾的是;由于近年来商丘司法的黑暗腐败;而今的商丘它却成了——中国冤假错案的代名词!成了骇人听闻的制造冤假错案、制造冤狱的黑工厂!
  当你打开电脑用百度搜索一下“商丘冤假错案”吧!商丘可谓是鸣冤遍野、民冤载网、民怨沸腾的商丘!!!商丘,你制造了多少个“赵作海”?你还要创造出多少个“卢光明”?,
  尊敬的河南省领导们;请您关注一下我们商丘的司法腐败现状;救救这座中国六朝古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八百万商丘人民吧!还商丘的公正司法,商丘的公仆、商丘的百姓才能有安全感!才会有幸福感!!!
  欢迎全国法律界、媒体界、社会公义人士、广大网友发表评论或转载转发
  原商丘市民某报刊记者---张公义(笔名)

  2012年 11月 13 日于深圳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2947784432_0_1.html(卢光明家人的博客)
13-01-08  张公义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法师打发撒旦法师

    卢光明冤案全是办案人员制造出来的假案!是由朱国庆出钱投资,郭建国滥用职权强奸法律、闫明堂、李波操作,田东风操刀打造的廿一世纪商丘“文革”迫害党员干部的冤假错案!是重庆模式李庄案的黑打翻版,是商丘借反腐之名行腐反排除异已之实的打击报复构陷冤案!

    13-03-0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勇敢的心771

    牛大嫂有过程,慢慢来。

    15-07-11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