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辽宁省高院是如何公开袒护地方法院违法裁判的!(转载)

  杀人犯在辽宁省鞍山市明目张胆再次组织暴力杀人强夺人命!看看辽宁省高院是如何公开袒护地方法院违法裁判的!
  尊敬的领导您们好:
  宪法是公正执法的权利,权利却替杀人惯犯掩盖,面对集团野蛮霸道杀人行为,至高无尚的权利不愿纠正错案,枉法裁判逼的辽宁省鞍山市被害人父亲姚福义血泪控告。拿着不公正的裁定书找到法院请求公正判决,辽宁省高院审判长高宇辰说:“检察院抗诉我们就判死刑”我们又找检察院,检察院说:“法院判死刑、我们就抗诉,找着杀人凶器,我们就抗诉” 谁授予你?无法无天的权力 ?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利益的驱使下,竟然泯灭良心的说出:你爱到哪告到哪告”的话。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胆子?视百姓的生命为草芥??拿着老百姓赋予的权力在为罪犯办事??是谁在背后保护杀人惯犯王福长?? 正义被无耻的罪恶遮掩!违法不查等于同犯罪,有这样知法犯法官员的保护,法律不会公正, 做官要有起码的道德底线:为儿女积德,王福长的罪行已达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公平和正义在辽宁省高院以荡然无存,剩下的将是一堆罪孽和无耻,法院检察院是保护冤民权利不被侵害的地方,冤民把维护公平正义的神圣权利赋予法院和检察院,身为手握执法大权的法官检察官, 将手中的审判权变为“?” 法律是什么?是枉法者的工具!还是为实施残忍手段者所用?枉法法官占据一个神圣的岗位,是法律的失败,是冤民的悲哀;冤民血与泪在呼喊!青官你们说这话不觉得愧对16岁惨死的孩子吗?对得起你这身官袍吗?将死罪王福长变成投案免死,法院为其承当了罪恶,因为杀人之后可以受到保护,法院成为罪孽深重的“保护窝”,杀人者必须偿命,不能借用法律投案免死逃避惩罚。难道不是做贼心虚吗?????上苍啊,如果你还有怜悯之心,我恳求你,让这个案件的真相大白与天下,不要再让无辜的受害者家属再流泪含冤!!看看血泪的控诉,想想道德良知,“既然罪犯天良丧尽,法律就绝不容情”
  法院是用来维护正义严惩罪恶,保护冤民合法利益的。而辽宁省高院维护的却是罪犯的罪恶,法院紧闭院门,保护了罪犯,改变了被害人家庭的命运。对此,所有的官员,你们是否自责与愧疚呢?为16岁孩子的冤屈,为了公正,请敞开院门,把公正还给被害人家属!请给予抗诉,还孩子一个公正的权利。
  我们请求院长重新审理此案,要求高宇辰回避,院长周文远对姚福义提出让高宇辰回避情况下,柴栋重新审理此案,可高宇辰审判长还是积极参与此案独断专行,周文远院长和柴栋重新审判也没再开庭,更没有审判结果?告诉我们惨案以终结,高院以欺诈终审裁定,至今没有柴栋审判决定,审判程序故意错误。
  辽宁省高院审判长高宇辰裁定书中没说明被害人谁扎死的?王福长隐匿杀人凶器的去向,被害人家属必须知道16岁孩子是怎么死的?谁杀死的?法院不确认被害人致命伤???理应依法判处死刑的惨案,在法官的保护下,公然裁定杀人惯犯王福长死缓?
  1、杀人惯犯王福长杀人动机恶劣。2、被害人没有过错。3、王福长实施残忍手段。4、主观恶性极深,罪大恶极,对社会危害极深。5、屡次实施暴力反复折磨多次砍杀被害人未成年孩子。6、没有悔罪表现。7、没有坦白情节不构成自首。8、有前科、缓刑期间违反规定、离开居住地另租房屋再次组织恶意杀人。缓刑期间故意暴力杀人+共同犯罪中主犯+预谋组织+事后窝藏+自带凶器 +连续反复追、撵、砍、杀+飞刀杀+被害人哀求他:“别打我了”+知法犯法+不供诉+不自首=死缓!的裁定是错误的?数千封控告材料启动不了检察院及法院法定程序说明了什么?投案免死能和恶劣恶性情节相抵消吗?此案的判决到底是属于枉法裁判?还是中国法律为一个罪大恶极的杀人惯犯开脱理由!
  2007年2月7日杀人犯王福长认识被害人姚胤博,案前有预谋给被害人打电话,问被害人在哪呢?被害人姚胤博告诉了王福长自己的地址,王福长有预谋组织其他凶手,手持尖刀砍刀、租车到被害人所在地鑫洋网络广场。被害人问罪犯王福长我怎么了,王福长说我也不知道你走吧,这时被害人姚胤博开始跑,王福长第一个追上用刀砍杀被害人,当被害人又继续跑摔倒时,又是王福长追上用刀连杀带砍,将被害人杀到在地,出于求生的被害人姚胤博再次从地上爬起来再跑,王福长投出手中的刀将被害人杀到在地,同案其他被告都一致予以证实是王福长飞出刀后,被害人很大的一声惨叫倒地不能动了,王福长飞跑过来连续用刀杀,卷宗四被告都证实王福长带卡簧刀,张博证实王福长拿卡簧刀杀被害人姚胤博。王福长虐杀未成年人“手段残忍”。这起案件造成被害人被杀致死的残忍后果,社会影响恶劣,达到了判处死刑的标准。
  被告王福长2006年8月16日因故意杀人判三缓五缓监外执行,他不思悔改,目无国法,在缓刑不到半年残忍暴力杀死未成年孩子。
  辽宁省高院对王福长杀人案的裁定是滥用“投案减刑”条款的裁定!是一个不公正裁定!法院的理由是投案,恰恰这条是胡说八道!王福长在缓刑期间恶意反复虐杀未成年孩子属于严重危及人身安全和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重罪,是刑法严厉打击的犯罪行为,无视法律,投案可以减轻而不是必须减轻,二审裁定王福长在犯案后到公安机关主动投案情节,在量刑适用法律上存在错误,本案中,王福长并不是在实施犯罪行为后立即投案,而是出逃20天后在警察四处通缉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投案,再结合其罪行和主观恶性,王福长飞刀杀倒被害人后,又连续持尖刀朝被害人连续捅杀,将未成年孩子杀死,其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主观恶性极深,属罪行极其严重,系杀人惯犯、不仅是组织领导者,积极杀人实施者,王福长到底是投案还是被抓获?如果是投案,为什么没有交出杀人凶器?如果被抓?怎么可能找不到杀人凶器?被害人死因不明,法院对王福长适用主动投案这一情节作为酌定情节,没有法律条文规定,故意杀人恶意致人死亡,且还犯数罪,不具备主动投案情节,在量刑上不能适用从轻处罚原则。
  王福长的杀人绝非偶然,法官忽略了他那把尖刀。试问:一个故意杀人犯为什么要随身携带公安明文规定管制的刀具,难道在中国杀人犯再次暴力残忍杀人是国家规定的可以不重判吗?那些为杀人凶手辩护的法官,为什么不问问王福长违禁带刀目的何在?从王福长随身携带的管制刀具杀人数刀来看,其杀人目的性和故意性十分清楚,王福长杀人后,做来时出租车就走,其行为就像一个职业杀手所为,十分冷静,杀死被害人坚决、手段残忍。先杀,尔后连续杀害被害人至其死亡,为何辽宁省高院在审理鞍山市中院案情时,只看到了有投案情节这一因素,而没有去审视王福长杀人残暴行为?将倒在血泊中被害人姚胤博连续反复杀死,执法者怎样面对16岁惨死的孩子?无钱无势未成年孩子可以任杀人惯犯任意欺凌、宰杀?
  法官检察官为罪犯出面与被害人家属和解知法犯法!行为可恶,投案与本案的判决根本没有任何关系!根本不应该是量刑的依据之一!其理由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根本站不住脚!纯粹是为了给王福长减少死刑而乱找借口!而辽宁省人民检察院撤诉是严重的枉法渎职行为!本案审理过程中,法院存在严重的违法渎职行为!
  2006年8月16日罪犯王福长因故意杀人判缓刑监外执行。
  2007年2月7日惨案发生,被害人未以王福长纠纷引发矛盾。
  2007年8月29日辽宁省鞍山市检察院起诉。
  2007年11月30日鞍山中院确认王福长构成自首判无期。
  2007年12月13日辽宁省鞍山市人民检察院因事实有误,决定抗诉。
  2008年11月18日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鞍山中院重审。
  2009年9月23日重审确认王福长不构成自首,以投案为由判死缓。
  却没有依法确认王福长杀人凶器,被害人致命伤不确认杀人凶手?根据直觉量刑? “重审法院驳回增加网吧赔偿责任诉讼请求”
  2009年10月20日鞍山市人民检察院因量刑畸轻再次决定抗诉。
  2010年10月20日省检违背事实撤诉,不给撤诉书及撤诉事实真相?
  2010年11月19日辽宁省高院不允许当事人的诉讼、一审、二审、重审、二审为什么不敢澄清杀人事实?不开庭审理直接下维持原判裁定,程序有误事实欺诈。二审法院单纯以结果推断和认定犯罪,那还要犯罪构成要件做什么?同是审判机关对王福长有两种认定“自首”“不自首”辽宁鞍山中院以法律文字欺诈判决,只走程序违法办案?王福长极其恶劣罪行已达到国家法律不能容忍地步,完全符合判决死刑立即执行的条件。
  辽宁省高院实属枉法。1、杀人犯再次暴力杀未成年人。 手段及其残忍、法院不重判。 2 、凶手属于罪大恶极。 3 、法律规定罪责刑相适应,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辽宁省高院编造从轻判决所依据关键与事实不符。通缉抓捕使其走投无路的投案,作为主动投案。4、以编造的可以从轻也可以不从轻的问题作为必须从轻的最主要条件,适应人命的刑事重责,公然的破坏罪责刑相一致的法律明确条文、保护杀人犯。 5、有法律具体条款不依,特别用自己自创的法外的无明确标准的投案免死。6、随意用法律保护杀人惯犯,公然以投案为由保护杀人惯犯的命。 7 高院没按罪责刑相适应制裁杀人犯,完全是在犯罪方的角度把法律制裁看成未成年人只能老老实实忍受被杀。
  请党不要剥夺我再审权利!依法治国!依法治民!为何不敢依法治杀人惯犯?杀人犯再次暴力杀人检察院不敢监督法院错误的裁定、而作为受害者家属却得不到公正,执法公正是不是天方夜谭。罪犯在法律保护下,杀人随便不重判。被害人家属含泪呼唤,希望领导伸出正义之手给予申冤,还我儿子,杀人偿命,恳请法律部门依法重新立案侦查彻查此案.辽宁省鞍山市被害人父亲:姚福义 13065438764
13-01-04  gongping5678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包包里没糖 diy爱好者与手工达人

    支持依法治国!依法治民!

    13-05-0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