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这份法律文书中的谬误(附页)

     第①点的明显谬误是:护士长交给患者家属的用药明细,为什么仅摘录了医嘱单中的部分用药,而不敢摘录全部用药呢?事实是:倘若摘录完全部用药,那么医嘱单与用药明细之间的差异就更大了。在这里,有关法官故意采取了混淆视听的手段来敷衍解释。此外,为什么故意回避了住院费用发票与医嘱单和护士长手写的用药明细也存在很大差异是怎么回事呢?原告提供的三种重要证据,为什么只解释其中两项,而单单不涉及最重要的住院费用发票呢?
第②点的明显谬误是:在同一科室,而且在短短的十九个半小时内,用药时间与记账时间不同,三种证据所记录的药费之间就可以存在很大的差异吗?这在一个三级甲等的大医院里,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的。
第③点的谬误是:这不是一个医疗费用是否计算错误的问题,而是医院病历中三种主要单据都存在很大差异的问题。假如不对病历进行修改和伪造,同一病人的用药在各种医疗单据之间不可能出现这种相互的矛盾和明显的差异。
第④点的谬误是:原告提供的住院费用发票,医嘱单和护士长手写的用药明细均不一致,并且存在很大差异,这三种环环相扣的证据足以证明齐鲁医院修改和伪造了病历。而鉴定部门(市中级法院的法医鉴定中心)对原告提供的这些证据熟视无睹,仍然坚持用齐鲁医院所谓的原始病历进行鉴定,其鉴定结论必然是错误的,在开庭质证时,原告向法庭提供了充分的证据来证明这一主张,但庭审法官依然坚持采信其上级法院的这一鉴定结论。
第⑤点的谬误:该案发生在2001年11月,原告提供的新证据证明,单独值班并主要参与抢救的有关进修医生,涉案当晚虽已有医师资格证书,但是却并未取得医师执行证书。卫生部99年颁发的(医师执业注册暂行办法)第三章:注册程序中的第八条规定:“注册主管部门应当自收到注册申请之日起30日内,对申请人提交的申请材料进行审核。审核合格的,予以注册,并发给卫生部统一印制的(医师执业证书)。这就是说,在予以注册之前,他不可能获取(医师执业证书)。有关法官所称该医生在1999年即取得医师和执业医师资格,完全是一种凭空的捏造。没有执业证书的医生,又何谈执业资格呢?
第⑥点的谬误是:涉案事发当晚,该医生确实是单独在病房值夜班,而且患者病发后第一组抢救用药以及整个的病程记录都是该医生亲笔手写并有签名。(通知书)中所谓“还有齐鲁医院自身的医生在场,病历中对此有明确记录”的解释,是指被邀请来参加抢救和会诊的其他医生,但这并无法掩盖该值班医生个人的诊疗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规定:“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者,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从该法中看出:该值班进修医生在本案中的一切诊疗活动都是非法的。这么充足的证据为何就不能成立呢?
望天下愿意,主持公道的人给予评判!
09-01-10  wangshiou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zhiai30

    一、协议双方可以自由约定,但如果违反法律规定就无效,
    二、没有青春损失一说,如果诉到法院,不一定会支持

    09-01-10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