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日本的舆论棋子加藤嘉一如何在中国制造精神污染

  日本《周刊文春》30日刊文揭露加藤嘉一履历造假。10月31日,加藤嘉一在其日语网站上发表博文,承认自己“没有考上过东大,当然也不曾入学”。
  这个爆料让一手捧红加藤嘉一的中国主流颜面扫地,却又一时没法翻脸骂人,11月2日中青报刊文《中国式造假需要加藤式救赎》为加藤说好话【http://zqb.cyol.com/html/2012-11/02/nw.D110000zgqnb_20121102_4-02.htm】,文章说:
  “加藤嘉一几乎第一时间就作出回应,分别在日本官方网站和中国人爱上的主流网站微博上致歉,不可谓不及时,态度也不可谓不诚恳。”
  这种充分“理解”的口气完全是选择性地掩盖这次丑闻的真实情况:
  除了加藤嘉一学历造假板上钉钉,除此以外,《周刊文春》还对加藤伪造履历进行了四点总结。第一,关于加藤是否是公费留学生的疑点,文中指出,加藤在中国出版书籍中写到自己是日本的公费派遣留学生。而在日本的出版物中介绍自己留学费用由中国教育部负担,两者自相矛盾。第二,关于加藤是否是北京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研究员的问题,文中引用中国媒体的报道对此进行了否定报道。第三,关于加藤是否是庆应大学SFC研究所“上席研究员”?该研究所表示,加藤并非上席研究员,他是访问研究员。第四,关于加藤曾经获得日本全国柔道大会第四名的成绩。记者核对了该大会的历届比赛结果后,未曾发现加藤的名字。
  对以上四点来头更大的履历造假加藤嘉一只字未提,如果是媒体污蔑他,大可大大方方地站出来澄清。沉默算什么?这种态度就是中青报所谓的“不可谓不及时,态度也不可谓不诚恳”?
  该文还称“这种迅速承认错误的精神,就很值得学习”,并表示“也不能因为加藤在学历上说了谎,就全盘否定这个人,他的很多言论还是有价值的”。
  一个人,顶着如此之多的“光环”骗了中国人近八年时间,还被誉为所谓“青年人精神导师”,我们还要跟他学习他的“精神”?这好比于一个强盗抢光了你家东西,回头还过来不痛不痒地道歉,你就要原谅他?还要学习他知错就改?
  明明身为受害者,还要大方宽容地表示我们感谢你,是你让我们学会了坚强?这不是放纵了加藤嘉二、加藤嘉三……在中国继续胡作非为?
  加藤嘉一顶着如此多的光环,在中国发表了多少“有价值”的言论?请看:


  关于钓鱼岛归属问题


  2010年9月18日(注意日期),加藤嘉一在其凤凰博客发表《中日撞船风波是绝佳的学习机会》一文(该文发表在9月15日的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第三眼”),称此次事件“给了两国国民深入认识,并学习对方国内政治的机会。如果此事得到比较圆满的处理,它必将成为日中两国走向相互理解的一个契机,甚至反过来推动双方解决各自内政中涉及对方的问题”,而不谈关于钓鱼岛主权归属的核心问题。
  http://blog.ifeng.com/article/7670296-2.html#comments

  在2012年6月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加藤再称:
  “我不可能主张这个岛是中国的,不可能。我跟你说,这个不是得罪,而是说,毕竟你看到了不同的体制,感受到了不同的舆论环境,你面向这里的读者,如果要让他们好好地思考,就要表达得温和中庸辩证,至少在中国,你不这样表达人家是根本不接受的。如果你只是盲目地强调日本的立场,这种态度人家是不接受的,那你的表达还有什么意义啊。”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2_06/18/15379008_1.shtml

  今年9月,中国民众掀起一股游行大潮抗议日本国有化钓鱼岛,对此,加藤嘉一写了一篇题为《日中危机中的信息不对称》的文章,试图让日中两国政府共担引发钓鱼岛危机的责任,肆意歪曲钓鱼岛危机的性质。
  他如此解释:“日本政府的判断是,与其由东京都来购买,不如由国家来管理,把岛国有化以后,其实什么也不会做,维持现状,这样有利于该岛的和平与稳定。如果岛由东京都买下,有关人士可能会对岛采取这样或那样的措施,而不顾日中关系大局,对一向重视日中战略互惠关系的民主党政权来说,这会触碰国家利益的底线。因此,中央政府决定自己来买。”
  http://www.haijiangzx.com/2012/wicket_0926/21740.html


  关于日本核泄漏问题


  2011年10月4日,加藤嘉一在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节目中说:“在日本除非你得靠近福岛核电站,离那大概20公里的地方,其他的都没有问题,中国人特别喜欢的京都、奈良都没有问题。”还称自己“最近一直在日本,我也刚刚在日本跟我们政府的人,一块儿去了一下日本旅游的地点,包括中国人很熟悉的京都、奈良,包括我的家乡伊豆、香根、东京什么我都去了,衣食住行没有任何的问题,不要说辐射,依然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对此,旅日华人作家、评论家莫邦富在其凤凰博客中给出了强烈的反驳,他称:
  “在凤凰卫视的节目中劝诱中国游客去日本旅游时,(加藤嘉一)完全无视日本包括东京在内的很多地方受到核污染的这一铁的事实,居然一再说日本很安全,只有中国人不愿去日本旅游。”他“激起了旅日华人社会的反感”。
  “就说加藤家乡伊豆所属的静冈县吧,当地产的干茶叶受到放射性铯的污染,测出每公斤含有679贝克的铯,超过日本政府临时制定的500贝克/公斤的最高许可水平,消息传出,占日本绿茶总消费量的40%以上的静冈县产茶叶蒙受重大打击。”“生产那些茶的茶场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大约355公里!”……
  莫邦富称,加藤嘉一“这段发言显然是间接代表日本政府而发的”。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3924457.html

  不止在中国,在日本加藤嘉一也“有罔顾事实、传递虚假信息之嫌”,莫邦富描述了他如何在日本民众中恶意抹黑中国:
  2011年8月中旬,在日本避暑胜地、同时也是加藤的家乡伊豆高原举行的一个高层论坛上,有人问加藤嘉一:“中国是个大国,在311日本发生大地震后,却只派来了区区15人的救援队,比台湾甚至其他小国都要少得多。这是为什么?”加藤回答说:“那是胡锦涛、温家宝政权怕派出人数众多的救援队去日本救援会引起中国老百姓的不满,所以才派出这么一个小规模的救援队。”听到这个回答,我吃惊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简直就是颠倒黑白,罔顾事实了。
  而事实真相是地震发生当天,也就是3月11日,中国地震局就通过联合国国际灾害搜救系统(INSARAG)表示了准备派遣救援队去日本的意愿,并强调人员规模为“80~100人”的救援队“已做好2、3小时内就可以出发的准备”。
  不料,日本方面第一不愿立即接受中国救援队。因为日本把接受美国救援队排在第一等级,而中国被排到第四等级。日本外务省担当中国的部门觉得这样做可能会产生问题,竭力抗争,中国的等级才被勉强提高到了3.5等级。所以,即使中国救援队心急如焚地想驰援日本灾区,也无计可施。最后,整整把中国救援队的出发日期压后了2天,日本才表示同意接受中国的救援。
  第二,日本坚决不愿接受中国派遣这么多人数的救援队,硬是要求中国救援队大幅度地压缩派遣人数。中国后来退却到至少维持20人规模的底线,日本依然不同意,万般无奈的中国方面只好派出了一个小小的15人的救援队。而土耳其救援队是32人、瑞士是27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韩国是107人(以消防队员为主),台湾63人。一场救命如救火必须争分夺秒地予以展开的国际救援活动居然被日本演绎成了一场带有浓重色彩的政治秀!当日本在地震发生了整整2天之后,才表示愿意接受中国救援队时,国际电话上出现了这么一段对话:“非常感谢!”“不用谢!”在电话中表示感谢的居然是派遣救援队的中国,是在感谢日本总算愿意接受中国救援队了;而说不用谢的竟是理应首先表达谢意的日本!
  这些消息并不是我独自掌握的内幕消息,日本朝日新闻等媒体都作过报道,在互联网上至今仍然可以查到(如http://globe.asahi.com/feature/110403/03_2.html,等)。”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3924457.html


  关于南京大屠杀和抗日战争问题


  2011年12月31日,在《锵锵三人行》节目,加藤谈到《南京!南京!》说:
  “我大概能想像,它拍的是什么样的片子,我不是说批评张艺谋同志,就是说有点不敢看。” 在日本描写抗战的电影里,日本人“没有太多就是说像中国人看日本的时候那样,带着一种仇恨的态度,那我们也不可能带着仇恨嘛”。
  关于南京大屠杀,“我们没有说30万人,我们说围绕数字,中日两国之间是有争议的,有不同的想法。”
  “我们很多的日本人,看到中国的导演拍了《金陵十三钗》,拍了《南京,南京》这个时候我们就是厌烦,今天的日本人跟当年的日本人怎么可能是一样的呢?战后60多年,我们的自卫队是没有杀过一个人,我们战后是本着和平宪法始终在宪法层面禁止对外发动战争的,那这一切证明我们对战前的行为是反省的,但是今天此时此刻,中国的导演,中国人依然从那个角度去看所谓的日本人,而所谓的日本人里面,过去的日本人。”
  除了避免谈及南京大屠杀,对于日本的战败,加藤这样说:
  “日本人对当年跟中国打仗的认识为什么是有局限呢?我认为最根本的一点,我作为日本人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说日本人不认为日本败给了中国。”
  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detail_2011_12/31/11698177_1.shtml

  今年5月20日,加藤嘉一在南京先锋书店做了一场《致困惑中的年轻人》的讲座,一位现场观众在自己的博客中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
  “这个男生羞涩地提问说,加藤君,对于日本人在南京发生的事,不知道你怎么看,不知道怎样才能有更多的渠道去获知真相?”
  “加藤嘉一以一种轻松地姿态说:关于这个问题,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中国和日本政府都需要反思,这是第一位的。在私下里,日本很多右翼人士和他交流这个问题时说,中国政府和人民自己为什么不反思,如果他们不反思,凭什么得到我们尊重。”
  “他又开始说,总之,这件事,真相是很难知道的,中国是这样讲,日本是那样讲,香港那样讲,台湾又那样讲,反正我不明白,我现在也不明白。”
  “他继续说道,如果中国政府不进行认真的反思的话,在西方,欧美(国际)是得不到尊重的,是绝对得不到尊重的,我紧盯着他的脸,这张日本人的脸,在说出绝对两个字的时候,完全没有了轻松和俏皮,一霎那之后,他开始轻松地教育和指导说,要想知道真相,就应该多出去走走,比如到香港,到台湾,到国外,当然,到了自由言论的地方,你也不要完全相信他们说的话,你可以多学几门语言,你看新华社的文章,用中文的和用英语,肯定尺度是不一样的。你多会几门语言,你会多了解一些真相。无可否认,这个年轻的日本人已经熟练地掌握了传播之道,他轻松圆滑地避过了这个所谓敏感的问题,并且在暗示了他对南京大屠杀历史不承认不相信的同时,又温情脉脉地提醒中国年轻人要学习,不要只听一面之言。”
  “我从人群里走到前面,我说刚才你回答的那个问题让我困惑,如果对在南京土地上发生的事你不明白的话,你怎么作为在华最有发言权的日本人进行发言?他的脸色变了”,“我清晰地听到他回答我,你不要妨碍公共轶序。”
  http://www.utpcs.net/Article/zatan/2012/06/297042.html
  这场风波引起了网友的愤怒。甘肃教育厅迅速叫停了加藤原定在甘肃农业大学举办的讲座, 6月7日还在其新浪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个人受委屈可以忍受,民族的荣誉和自尊一点都不能受玷污,这应该是中国人的底线”。
  在此后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加藤嘉一显得特别委屈:
  “你知道我的立场”,“要是我一直否认或者质疑南京大屠杀,那你说我能走到今天吗?”


  加藤嘉一的两面三刀


  除了一些关键问题上避免直接的表态,加藤嘉一有众多两面三刀的做法,他一面在中国说着中国的好话,一面在日本言辞恶劣,《日本东方新报》在其新浪博客博文《有病的中国,虚伪的加藤》中说: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可以有不说的真话,但不能总说两面讨好的假话,而加藤嘉一却彻底违背了这一底线。”
  “在中国,他对记者说,我是把自己的青春交给了中国……
  而在日本,他对年轻人说,中国是国际社会中的异端,中国越被认为是异端对日本而言就越加的有利。亚洲的事务日本必须发挥出领导作用才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59275401014fdp.html

  加藤对自己的这种行为直言不讳,且引以为豪:“首先,我会这样说,如果我说‘南京大屠杀’,那我就回不去日本了。如果我说‘南京事件’,我应该就在这里呆不下去了。所以我会说,当年在南京发生的屠杀事件,这个说法中方日方都能接受,这是我的智慧,对吧。”
  在同一件事情上,分别面对日本人和中国人时,加藤往往会有不一样的表达。他说自己写作时有四个轴:“第一,我是日本人,我绝不能违背日本的国家利益和作为日本人的尊严;第二,这里是中国,我得生存,我不能越位,即使因此被日本右翼势力痛骂,我都不会妥协,我肯定会遵守这里的地形;第三,我的言论要对中国决策层、知识界有说服力,不能简单迎合大众;第四,我的文章要被大众所接受、喜爱,对他们也有说服力。”
  http://news.163.com/12/0611/00/83M6EJKJ00014NQF.html

  一位署名桥本隆则的日本作者在此次造假事件后说:
  “加藤嘉一伪造学历与经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在中国,今年上半年就有关于加藤的各种伪造经历的文章以及质问函。”
  “今年开始,加藤在日本也声名鹊起。很多杂志与报纸都希望他开专栏。加藤知道日本人喜欢听什么、不喜欢听什么,所以一般的节目不会出错。”
  http://world.gmw.cn/2012-11/01/content_5545359_2.htm


  “两面三刀”其实是“爱日本”


  加藤的两面三刀有两个底线:
  第一, 关键历史问题上绝不含糊地站在日本一边;
  第二, 在中国可以说假话,因为是为了生存。

  在《南方人物周刊》的采访中,有如下几段话:
  如果中日必有一战,你支持哪边?——加藤常被问到这个问题。“诸位,我是个日本人。”他顿了顿,眼神变得严肃冷酷,又重复一遍:“我是个日本人啊!”
  “我并不爱中国”,他说,“爱上的话,我就死定了。我不是大山(演员)那样的老外,保持距离是我的底线。”
  加藤嘉一称,他是一个“爱国者”,“人家骂日本不好我就很不高兴”,“观察中国是个爱国行为,我必须得做,当然这也可以给我带来饭碗。”
  “这个还不到30岁的日本青年,小心翼翼、费尽心思地处理着每一篇文章以及生活中的每一层关系,其目标又异常明确:为了谋生,更是为了服务日本。他一直都梦想着有朝一日回到日本从政,捍卫自己国家的利益。”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2_06/18/15379008_1.shtml

  身为日本人,加藤嘉一爱日本本来无可厚非,但是为了他的“爱国”,而曲解被国际社会公认的历史事实,特别还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如此嚣张地表达他的“爱国”情绪,这样的做法是对中国人和中国历史的赤裸裸的侮辱。
  更甚,加藤嘉一还侮辱中国人的爱国情绪,巧妙地为日本的作为辩护:

  加藤写了一本书《爱国贼》,其中批判中国的一些整天把爱国主义挂在嘴上的民族主义者,对2005年的中国反日游行他如下评价:
  “当时组织或参加那次游行的人清一色喊着‘爱国无罪’。喊着‘爱国无罪’的口号打砸别国使馆的人,是否属于‘爱国贼’呢?我认为‘是’。
  无论是中国的还是日本的,基于商业考虑,过多重复报道同一个镜头,向民众灌输充满虚拟性的‘反日’或‘反华’的媒体从业者是否属于爱国贼?我认为‘是’。
  看到媒体报道后,不经任何思考,盲目自大地痛骂对方国家,提倡断绝与对方交流的,愤怒中的网民是否属于爱国贼?我认为‘是’。”
  那么他认怎么样不是爱国贼:
  “后来到全国各地向民众传达中日关系的重要性,提倡冷静和理性的官员、学者等是否属于爱国贼,我认为‘不是’。”
  http://r.club.china.com/data/thread/2614689/2746/84/39/9_1.html

  加藤一面“爱国”,一面还不允许别人爱国,简直是无耻。看似站在替中国考虑的角度,实质上,加藤嘉一借此否认中国老百姓众怒的事实,否定反日游行的正义性,回避了对日本政府和部分势力的否定历史作为的谴责。
  加藤嘉一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


  加藤嘉一现象为何会出现?


  加藤嘉一在日本并不出名,也只是“今年开始,在日本声名鹊起”,在媒体看来,“他利用中日两国的信息不对称,和外国人身份的逆差,成了中国众人追捧的公知,把自己的影响力四两拨千斤做到了最大”,是个“两面三刀”的人物。他吹嘘自己被中央官僚约见,却被日本媒体揭了面皮。
  这样一个靠着伪造履历频频活跃在主流媒体上、言语两面三刀、侮辱历史和中国人民感情的狭隘民族的小丑,在自己的祖国不受待见,却能被中国的主流媒体捧成“中国青年人精神导师”,站在在各地大学讲堂上宣传自己的“成功”经历,教育中国的“年轻人该怎么学、怎么活、怎么奋斗”,简直是荒唐。
  《有病的中国,虚伪的加藤》中称:
  “无论如何,加藤嘉一的个人言论怎样不靠谱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真正有病的是中国。只有在当下的中国,可以糊涂的让一个‘没有底线’的年轻人成为公知。”
  桥本隆则在文中说:“加藤已经不需要通过用见过大领导或者在中国有多少粉丝来抬高自己,但是中国总有一些人不断地造神,把他的形象塑造成高大全,其实这样是离事实越来越远”。
  “中国总有一些人”包括什么人?
  中国媒体就批判加藤嘉一时,总是泛而又泛地谈什么“整个社会对成功的过度追求,对名校的过度关注,对精英文化的过度仰慕,早已超越了对个人的关注,这才豢养了一群在夹缝中获得巨大能量的投机主义者”,似乎对于“成功学”的泛滥,“整个社会”都需要负责,其实这是没有意义的指责。
  真正需要负责的恰恰是某一部分媒体。加藤嘉一的过分之处,不是在其造假,而是他对历史的侮辱,对中国人民的侮辱。
  正是某些媒体,一味地抛弃国家和民族的立场,追捧加藤,纵容这种侮辱的言论泛滥,才给了加藤胆子和机会去一步步欺骗和侮辱中国人。这不,即使加藤的形象已经被打破,还是有《中青报》之流如此体谅地为他说话,反认为中国人自己需要反思?
  关注一下加藤经常出现的媒体,是否可得出这样的结论,加藤不过也是他们舆论炒作的棋子,替他们说出了他们不敢说的话?
  今年7月,加藤终于在中国混不下去了,决定离开中国前往美国,并留下了一些依旧恶心人的“心里话”。在此之际,日本揭露了他的造假面目,无疑是利用加藤这个棋子到了极限。此前利用他歪曲历史、污染中国年轻人的精神世界,此次利用他狠狠地羞了中国一场。这种坚定的民族、国家的立场,不知中国的主流媒体何时能有呢?
12-11-12  lixiandingding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