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外媒是怎么说的,转一篇最近关于林俊事件写的还蛮客观详尽的报道(转载)

  “想象一下你看到过的最恐怖的电影吧!案发现场视频比那个还要恐怖百倍,并且它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凶手像撕碎一个布娃娃一样,把被害人撕得粉碎。”这不是电影也不是噩梦,这是发生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真实案件。中国留学生林俊不幸遇害,尸体遭到男艳星侮辱和肢解。被害人和凶手的关系有些微妙。消息一出,立刻成为各大媒体的关注焦点。

  如果碎尸被当垃圾收走,生活会一如往常

  这幢租金低廉,毫不起眼的公寓楼,不经意间“制造”了大新闻,变成近期全加拿大谈论频率最高的犯罪现场。5月的蒙特利尔清凉不时有点小雨,居民们啜饮着啤酒,一边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如何清理骇人的现犯罪现场,一边相互交流凶杀案的八卦消息。

  在那扇厚厚的黄褐色大门背后,浸满鲜血的208号房间里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幢位于蒙特利尔的公寓里住的多半是单身人士。马尼奥塔每月花490美元租来的这间房子。上周三,一小群租户和好事的邻居没有被恐怖凶案吓倒,反而在晚饭时间,挤进这间狭窄略显拥挤的房间里。一名女清洁工也混在人群之中,她的任务是把这团令人作呕的乱局清理干净。凯莉已经在这幢公寓里做了两个多月的清洁工了。“伙计,我真是不敢相信,这就是我明天就要清理的东西!”凯莉不满地抱怨。她指了指墙角的一堆杂物,粉色的床垫浸着一大块已经干掉的血污。它安静地躺在沾染着血迹的紫色浴帘旁边。

  凯莉把床垫和浴帘规整了一下,好让现场看起来不那么杂乱。一股混杂着血液和尸体味道的恶臭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凯莉一时喘不过气来,剧烈地咳嗽了一阵子,那种令人窒息的味道让人作呕。“我的老天爷啊,这是什么味儿”。

  床上还放着一条粉色的毯子,上面的一大一滩血迹过了很长时间后,变成了黑褐色。浴室虽然被清理过,但地板上四处飞溅的血迹非常醒目。最残酷的一幕或许还隐藏的公寓的小体积冰箱里。

  冰箱下部渗出的血液已经干枯凝结,那里本该是存放水果和蔬菜的格子。几大块看起来是鲜肉的物体被塞在壁橱里。

  清洁女工凯莉没法回避这份棘手的活儿,“要干这个活,我得拿奖金才行”她抱怨着嘟哝了依据。

  公寓本身相当简陋,墙壁颜朴素无华,只有衣柜内用猩红色标记的潦草一段话显得突兀而奇怪:“如果你不喜欢光的反射。不要照镜子。我不在乎。”

  公寓楼外,一张旧床垫靠在墙壁上,被血迹渗得到处都是。床所在的位置靠近周二两名男子发现人体躯干的地方。这是这一发现使得警方前来问询,介入此事。

  尸体肢解完毕后被塞进一个手提箱,和垃圾一起扔了出去。

  一名男子至今心有余悸,自从发现残肢以来,他就一直努力将注意力上转移出去。迈克-戈捷希望自己不会因此患上抑郁症。

  戈捷站在发臭的床垫旁边,点上一支烟,一脸担忧,“我无时无刻不让我的脑子处于繁忙状态,因为我不喜欢被这件事情纠缠。”

  “我依然很坚强。”他说起来显得云淡风轻。正是戈捷帮助另一个人撬开行李箱拉链上的锁。他们很好奇,想找出箱里面究竟放着什么东西,因为这支奇怪的箱子已经散发出恶臭好几天了。

  “我原以为会是一块肉。”戈捷说,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不是什么肉,而是人体的一部分。

  “很庆幸我们发现了这个箱子,因此搜捕行动才得以展开。如果我们没有发现这人体残骸,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戈捷是一名夜班保安,已经在公寓住了三年。戈捷介绍说,在马尼奥塔的公寓房间在他消失之前,就已经被搬空了。公寓里没有衣服,也没有任何书籍。

  很少有住户认识马尼奥塔,他在这里只住了短短4个月左右。在曾与他照过面的居民严重,马尼奥塔看起来有点柔弱女气,安静而冷漠,有时也表现得讨人喜欢。

  周三晚上,十多个住户一起坐在公寓楼前的台阶上,俯瞰这座城市嗡嗡作响,车水马龙的高速公路。

  有一群住户定期会在老地方聚聚,喝几杯。这幢老旧腐朽的公寓楼在当地人口中被冠以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绰号:“贵宾楼”。住户们说,最近几年是不是有吸毒过量和暴力事件发生。

  “这是我的最后一根稻草。”雷切尔很恐惧很担心。虽然只在公寓里住了六个月,但如此骇人的案件发生后,她迫不及待地想搬走,越快越好。

  公寓经理埃里克-舍尔蹲了下来,筋疲力尽。他茫然无措,面无表情地从客厅内盯着聚集在门口的住户。

  上周五,垃圾工人只清理了住户倒掉的部分垃圾。手提箱就在这些垃圾中间,奇怪的是,它并未被收走。

  埃里克-舍尔从酒罐里啜饮了几口酒,呆呆地说,如果垃圾像往常一样都被收走,那么被肢解的人体躯干永远都不会被发现,日子还会一如往常。“上帝的行事方式真不不可思议。”

  “单纯,容易爱,可能最后也输在这一点上”

  尽管国内的亲友都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但加拿大警方后来确认,被害人就是33岁的中国武汉人,林俊。林2011年7月到蒙特利尔留学,就读于康科迪亚大学工程学与计算机科学系,是一名在读本科生。在赴加留学之前,林俊曾在北京工作过四五年的时间,在朋友和老乡们的眼中,林不仅性格温和开朗,还很刻苦上进。他曾是微软的工程师,还做了几份兼职,通过自己努力在北京买了房。

  2011年,林俊飞往加拿大蒙特利尔留学深造,时间是三年。2010年5月10日,林在微博上发了一条“我要去加拿大了!”,语气中透着兴奋。时隔一年之后,2011年6月9日,林俊再次发布了一条与加拿大直接相关的微薄:“终于,我要回加拿大了。不管多么的不舍。”语气从兴奋转为留恋。33岁的林俊曾说自己在班上是年纪最大的,他在微博上写道,“突然意识到我比跟我坐在一间教室的同学要大十岁左右,他们叫我叔叔完全没有问题,就好崩溃”。到了蒙特利尔后,林曾向国内好友秦先生“诉苦”:在加拿大有时会感觉比较无聊、苦闷。

  刚到加拿大不久的林俊,对留学生活还很好奇和新鲜,遇到一只小浣熊,买了一包加拿大的烟,甚至工作长达10余小时的收银员工作,他都会发到微博上。不过没过多久,这种新鲜就被身在异国的孤单代替。孤独的林俊没有忘记享受生活。他爱健身自拍、爱养猫养花、爱时尚美食,这个用心生活的大男孩会留意到路边的秋叶变得缤纷绚丽,会贴心地托朋友帮家人带东西,能自己动手做热干面,可谓细心又能干。尽管已过而立之年,爱好健身的林俊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他在微博上偶尔发一些半裸甚至全裸的照片秀一下健壮的身材。身在异国的生活虽然辛苦、孤单,但直到事发,他的微薄里没有透露出半点异样的蛛丝马迹。私生活低调的林俊也从未向朋友提及过认识一个叫马尼奥塔加拿大男子。

  林俊父母是普通的铁路职工,家境一般,并非所谓富二代,他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才争取到去加拿大留学的机会。林在加拿大的住所很简陋,家具不多,为了节省房租不得不与人合租。林俊在加拿大白天念大学,晚上学习法语,还要利用业余时间打两份工,赚钱养活自己。林俊天生就是个刻苦上进、能力很强的人,多位好友的现身说法也证实了这一点。

  关于林俊赴加留学的动机一事说法不一。有朋友称林俊是为了多学本领才赴加深造。不过也有媒体透露,林俊去加拿大是为了更自由地爱。据报道林早在2001年便出柜,曾用Patrick Lin 和Justin Lin的匿名上同性恋网站浏览。林的“同志”同志身份已经通过警方及国内圈中好友得到证实。林俊非常希望能找到一个伴侣自由自在的生活。据称当年曾有老师问他,人生目标是什么。林说,他最大的野心是寻找爱。 一起读商科的同学亚历山德拉说,这件事我记得,“他专业是计算机,他却在寻找爱”。

  微博名为“反裤衩阵地”的一位国内好友也间接证实他是为了寻爱去的加拿大。听闻林俊遇害的消息之后,他悲伤地在网上写下:“我要疯了!死者是我曾经的一个好友!天 啦!Justin,人生怎麽如此无常!Justin,当年你是我们当中学历最高身材最好最有追求的男孩。但我知道,你对自己的疯狂凋琢,皆是你内心不自信。你想被爱被宠更想不受约束地去爱,于是去了加拿大,然后我们失联。如今你惨死的噩耗如此猝然地传来,我浑身抖得无法控制。你一定是又轻信了,又为了一 个拥抱不顾一切了,对吗?你好傻!”

  林俊生前的好友张超毅在微薄6月1日20:04发布了悼念林俊的微薄,此时距离中国新闻网发布的《残肢邮包案嫌疑人或已逃离加拿大 已发全球通缉令》过去15个小时左右。

  张在微薄里详细回忆了与林俊交往的四五年里发生的点滴。张透露,林俊曾把自己名字改为林睿诚,又有Justin,West,小歪等多个昵称,为人温和善良,是个非常优秀上进的大男生。“他一个人在北京生活,没有任何亲友,靠自己的努力买了一套房子……”张超毅曾需要一个超级QQ群,林俊非常信任地曾把QQ密码也告诉他,让他随时登陆管理。张说,林俊10年1月还参加过搜狐网的一次选秀活动,有不少好友前去捧场。12月30日出生的摩羯座林俊,非常爱笑,从没和别人红过脸,在圈中好友中口碑良好,“他是一个非常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单纯,容易爱,可能最后也输在这一点上”,张非常惋惜地写道。

  新浪微薄名为“反裤衩阵地”的林俊另一位好友也连发多条微薄,表示惊愕的同时也感到痛心和悲伤。“我们时常需要很多很多来自别人的爱,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值得存在。如今,我的好友为此付出最悲惨的代价,希望他的故事,能给所有人一点启发:唯有爱自己,才能活下去。-----------愿你安息,我们天上见。”

  林俊遇害的消息不仅成为各大国际媒体的头条,传到国内后,也立刻引发中国网民的广泛关注。百度“林俊吧”不知何故建立,第一篇帖子发表于2005年左右,直到2012年6月之前对相当冷清,内有众多林俊杰的粉丝发布与偶像相关的帖子,与此案被害人并无关系。直到6月2日,中国留学生林俊在加拿大被害并肢解案发生后,“林俊吧”突然火了。

  吧内帖子数量两天“爆棚”,骤增50页,多数为求视频,发表视频内容,或讨论同性恋话题的帖子。“林俊吧”的“民意”也悄然分成了两派:一派好奇的网友留下邮箱地址求网上热传的案发现场视频,一派则反对公布视频,并对好奇者进行谴责,“让逝者安息,考虑一下被害人父母的感受吧”;一派大喊同性恋“垃圾”、“罪有应得”等,言辞激烈, 一派为林俊惋惜感伤的同时,力挺“同志”,呼吁“生命平等,包容多元选择”。

  贴吧内一个名为chelong1229的网友自称是林俊而是的玩伴,发帖回帖共10条,回忆了儿时与林俊相关联的往事。chelong1229的帖子说林俊家以前住在武昌火车站旁水塔下,与目前国内媒体实地探访的地址基本吻合。贴子还称印象中只记得林俊妈妈,林爸爸小时候基本没见过,与媒体报道林父在长沙工作,母亲住在咸宁的情况符合。chelong1229还另发贴称“林俊以铁路工人子女身份考上武大”也有媒体报道称林父林母都是铁路职工,林俊曾在武汉上大学的情况吻合。chelong1229在贴吧内饱含感情地回忆起很多儿时与林俊相伴的故事细节,并呼吁大家“停止发布和浏览视频”。

  chelong1229在帖子内这样写道,“我认识的林俊从小就是一个很聪明的男孩,很帅。有时候我贪玩,玩的太晚就在水塔下他家门口找他搞定我的作业。从小他就很阳光,见人都是笑眯眯的样子,笑着喊人得样子很甜。他比我勇敢,我一年级时候就听说他曾经在武昌火车站救火烧伤了手,那时他才四年级。基本上以前武南二村水电段的都知道这事。现在我还是很难想象那时他家只住一个15平方左右的房子。” “印象中只记得他妈妈,他的爸爸我小时候很少见到”。

  chelong1229 没有想到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是以这种方式再度回到视野里。“20年未见,再相见时我在电脑前,他在电脑里。看着他在动,看着他不动,看着他分开了,看着他就没有。有没有人能够体会啊??” 对于有文章称林俊是同性恋一事,chelong1229也给出了回应:“林俊是不是gay我不知道,但是他初中带过女生回家写作业我倒是知道几个。”chelong1229对儿时时光的怀念,对林俊逝去的惋惜和心痛,溢于言表。“他应该回到了又回到了儿时的鱼塘边,尽情钓着小虾。或者来到小湖边,吃着玉米。”

  “盯着我的眼睛往里看,你会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一个是善良上进,几乎人见人爱的普通中国男人;一个是爱出风头、有暴力倾向的双性恋艳星。很难想象如此不同的两个人会在现实生活里产生交集。

  没有人知道林俊是如何与马尼奥塔搭上关系,又是出于何种目的前往后者家中。加拿大警方称,林俊和凶手马格诺达认识,两人是情侣关系。但认识林俊的人并不认同这个说法。有报道称﹐林俊与男朋友一同来到加拿大﹐而遇害时其男友正好回国﹐因长时间联系不上林俊才请求满地可市的朋友报警求助。也有报道称林与马尼奥塔曾是情人关系,不过林选择结束这段关系,并寻找新的伴侣。有消息人士称发现林失踪并报案便是林的新伴侣。不过这些消息尚未经过证实。

  一名与林俊同系的博士生Munir Nweiser在接受加拿大媒体时称,虽然自己不太熟悉林,但作为一名国际学生,在蒙特利尔学习时孤独而恐怖的。“我快要得抑郁症了,” Munir Nweiser说。我在这里没有家人,认识新朋友真的很难。如果去见新朋友,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要见的是些什么人。”

  马尼奥塔1982年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附近的士嘉堡, 原名为埃里克?克林顿?纽曼。记录显示,他于2006年合法更名为卢卡-罗科-马尼奥塔。此外,他还有别名弗拉基米尔-罗曼诺夫。有消息称他是一名俄意混血的双性恋。29岁的马尼奥塔黑发蓝眼,十分英俊而自恋,经常改变容貌和名字,曾经多次做过整容手术,喜欢涂唇膏、化妆、染发或戴假发,有时候还打扮成女人。马尼奥塔不到20岁就入行,做过模特,拍过同性色情视频,做过脱衣舞者和男妓。2010年12月,马尼奥塔涉嫌用残忍手段将两只小猫折磨致死,并公布了虐杀全程的在线视频,随即他成为社交媒体热议的话题。

  根据马尼奥塔在蒙特利尔的一位邻居透露,马尼奥塔4个月前从多伦多搬到这里。

  马格诺塔曾有一名38岁变性人伴侣阿瑟诺特,她向英国媒体透露,这个亡命之徒对杀害人和动物有一种着了魔似的幻想。大约10年前,马尼奥塔与妮娜-阿瑟诺特短暂约会过一段时间,然后离开。他给这位38岁的妓女和记者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第一次见面后,马尼奥塔曾对阿瑟诺特说,“如果你盯着我的眼睛往里看,你会发现里面空无一物,”那时的马尼奥塔在多伦多做脱衣舞男。阿瑟诺特把他描述成是一个“手法巧妙、心理病态的骗子”。

  10年前,马尼奥塔刚刚18岁,阿瑟诺特已经花掉15万加元做变性手术。“他最开始时叫安吉尔,后来告诉我说他的真名叫卢卡,也以罗科自称过。他是我变性后的第一个情人。他会拿杀死动物、杀人开玩笑,他曾说过要杀死自己全家。”

  这位自由撰稿人也承认,马尼奥塔曾深度迷恋那些能使神经混乱、极度影响大脑运转的药物,喜欢麦当娜和多次饰演颓废沉沦青年的著名影星詹姆斯-迪恩。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愿意做任何可以使自己出名的事情。

  阿瑟诺特说马尼奥塔怪癖很多,比如淋雨的时候用拳头猛击自己的头部,难以控制情绪,“他憎恨父亲,憎恨全家,他说他们都不理解自己,他必须得离开父亲。”

  马尼奥塔与家人的关系并不好。几个直系家庭成员住在加拿大彼得伯勒,当地警方表示,周三凌晨一点钟当地警方接到了蒙特利尔调查员的电话。

  其中名为马克?哈勃古德的职员介绍,当天上午,警察走访了马尼奥塔的家。“他们已经多年没有见过他。”

  马尼奥塔母亲甚至将警察叫到家中,用以警告记者们,她没有兴趣接受说话。“她感觉受到了威胁、很害怕。所有的事情对于她来说也都是新闻。事情刚开始展露端倪。”丹?麦克林警官说。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则引述马格诺塔的旧友戴恩(化名)指出,马格诺塔并非天生便是杀人狂,并屡遭不幸,16岁便因父母反对双性恋取向而离家出走,其后当应召男妓时遭轮姦。

  在马尼奥塔自己的个人网站上,他把自己说成是网络围剿的受害者。“总有一天,我要彻底澄清问题。很多骗子网站用我的照片和名字招摇撞骗,把我伪装成很可信的样子,来吸引顾客。我想我不必详细列举这些网站,但是人们应该知道,并不要相信他们读到的东西,并把这些当做事实”。

  正如美国电影《惊魂记》中的情节一样,一个纽约连环杀手,在阴森恐怖的电影画面中使用英国“新秩序乐团”的歌曲《真实的信仰》。马尼奥塔在行凶时也播放了这首歌。“日出是将我带近逝去童年的毒药,如今它已被恐惧替代。”歌词这样写道。

  阿瑟诺特说马尼奥塔曾与加拿大臭名昭著的奸杀犯荷姆嘉约会过,或者因奸杀女学生遭社会唾骂。阿瑟诺特说,马尼奥塔的愤怒来自于与家人相处产生了问题。阿瑟诺特说他们在脱衣服俱乐部相遇之后,仅交往了三个星期,因为马尼奥塔情绪太不稳定了,他会在街头与人厮打起来。

  网上有不少在线视频,让人们有了更多的途径去洞察这位迷恋詹姆斯-迪安的双性恋怪人的内心世界。在一条可能是马尼奥塔亲自制作的视频上,有一只鲜红的血淋淋的手印,下有一行令人不寒而栗的文字:“这就是卢卡-马尼奥塔”,看起来很像是用血液写成的。他至少有三个别名,已经逃亡10天了。

  一名警察说,“想象一下你所看到过的最恐怖的电影吧!案发视频比那个还要恐怖,并且它是真实发生的。凶手像撕碎一个布娃娃一样,把被害人撕得粉碎。”

  就在马尼奥塔遇到阳光男孩亚历克斯-西(林俊)的两天前,警察局曾经收到过一封神秘邮件,内容暗示将有一人会在录影中死去。邮件发送者冷漠地吹嘘到:“一旦你动了杀机,就很难收手。这种欲望是如此之强,很难不继续下去。”但警察局没有深入调查下去,也没有发布任何潜在的能够救人命的情报给地方警察。

  一名警察承认:“这是迄今为止,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遇到过的最恶劣的案件。”

  还有多少潜在凶犯行走在你我中间?

  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再凶残的杀手也有落网的一天,何况千方百计想出名的马尼奥塔已经把个人照片在网上曝光得太多了。

  德国警方在柏林一家网吧将马尼奥塔抓获。据《明镜》周刊网站报道,警方一名发言人说,一名证人当天上午在柏林一家网吧认出马尼奥塔并报警。警方随后赶到,在逮捕过程中马尼奥塔没有反抗。在被问到他是否是警方通缉的人时,他说,“是,我就是”。

  凶残的杀手马尼奥塔这么快落网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但如此震惊骇人的恶性案件的影响,永远不会随着凶手被绳之以法而消除。

  马尼奥塔将装有人体残肢的邮政包裹寄到加拿大保守党总部;随后警方又在邮局发现另一个寄往自由党总部的装有人体残肢的包裹。马尼奥塔使得“总理哈珀与其它国会议员,有合理因素担忧个人以及熟识亲友的安全”。

  案件发生后,蒙特利尔居民一时人心惶惶。很多在加华人也是确认案件与种族因素并无太大关联后,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可悲的是,处于此次悲剧事件中心的人、因此丧命的受害者对于夺走他生命的杀戮者来说只是一个道具,对我们来说也是如此。”渥太华受害者服务组织的执行总监史蒂夫?沙利文说

  “这次事故是卑劣的,新闻必须对此如实报道,而我们公众则有权利知道所有的细节。”谢尔罗?罗森菲尔蒂特如是说。他16岁的儿子达尔因就是被连环杀手克利福德?奥尔森的杀害。 “我们周围总是潜伏着邪恶的人。我们必须面对事实,面对现实。”

  林俊走了,但他身后的诸多问题仍然无解。比如,社会究竟该以怎样的太对对待同性恋人群,排斥还是包容?弱势群体在不被法律认可的情况下,受到伤害该如何自我保护?如何鉴别并有效管理人们身边那些有明显或者潜在心理疾病的人?

  一家外媒这样写道,我们要记住有个人在这个事件里死去,这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年轻移民来加拿大为了学习和工作,而然这个年轻人已经不在了,他被凶手以异常残忍、骇人听闻的方式谋害了。我们不能忘记这些。
12-10-15  来双红鞋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