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聚焦]“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同样是老兵,差距怎么这么大

梁部长访美了,去听取美国在南海的意见(国内很客气的说是“质询”),以及满足国内政客的需要,你要强硬?那你去美国看看先,知己知彼嘛。于是,美国国务卿前脚刚走,中国的国防部长就已经在等赴美的航班了。
  这里我无从揣测梁部长的内心,他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踏上赴美的旅程,他的脸庞依然刚毅,眼神依然是深邃,神态依旧是凛然不可侵犯,这就像是中国军队的一座古老图腾一样,刻着往昔的尊严和骄傲。而这一切或许都只是源于他是一名老兵,他的身上还残留着共和国军人的影子,他身上依然流淌着永不屈服的血液,但军人的责任在于服从。
  在现在的局面下,在内忧外患的国势中,他的身影显得多少有点孤单,他的威严和刚毅甚至落寞与外交官们堆起的笑容显得那么格格不入,那么的不合时宜。五月七日,梁部长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会见了原“飞虎队”成员温雅德和“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将军的外孙女凯乐威。老兵与老兵之间的见面,梁部长起身行军礼,感谢他们对中国抗日事业做出的贡献。温雅德也回敬军礼。也许在彼此眼光对视的刹那,双方都会想起自己曾经戎马倥偬的岁月,都曾经是一名军人,而今战士老去,逐渐凋零。
  梁和温都是老兵,一个是将军,一个士兵。梁虽然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但是有心无力,军事要服从政治,而此时的军队,已全无昔日猛虎之师的尊严,由一群独生子女组成的婴儿师,已经不堪一战,一个满是贪腐疮痍,矛盾纵横的国家,已经无力一战。党国的尊严,已经无法通过自身的力量来维系,只能委曲求全,依靠支付保护费来维持体面。
  温雅德作为一个普通士兵,沐浴在美利坚星条旗下,宁静祥和地享受生活,偶尔还能接受来自遥远异国的中国领导的接见。不用担心生计,不用担心有人来拆他的房子,也不用担心他没有钱购买墓地,不必担心他死后,会有人铲掉他的墓碑。而这一切在会见他的梁部长的中国都有可能发生,并且已经发生,还会发生。

  麦克阿瑟说,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看看中国的老兵吧,年过八旬还要对抗强拆队,看看躺在棺木里的烈士吧,被开发商的拔掉了墓碑,挖出了棺木(后来说是为了重建,只不过急切了一点)。当我看到阿灵顿公墓整齐肃穆的躺着为了美国而战死的军人,列兵们庄严的把国旗铺在棺木上,然后徐徐放下坟墓。看看中国老兵孱弱的身躯,披着棉被守候在强拆队的推土机旁时,看着被挖的残破不全的烈士陵墓,这两个国家还需要比试吗?
  当老兵得不到赡养和尊重,烈士遗骨得不到保护和瞻仰,那么他们的角色已经转变了,由高尚的卫国战士,变成了廉价的炮灰。而现今的士兵,这些前辈的下场也许就是你的将来,这便如以前维稳的官员,后来成为维稳的对象,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和悲哀。
  梁部长此次访美之行,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出访美国。老兵毕竟老了,不管是共和国的将军还是那些被遗忘的老兵,都预示着我们的军队已经发生了改变,共和国军队的灵魂已经随着老兵的凋零慢慢死去了。我看着地平线的落日下,在鲜红的背景下,中国陆军整齐划一的步伐,海军现代化军舰的雄姿,再看看烈士残破的墓碑,无人祭扫的陵园,被欺凌的古稀老人,我知道,我们崛起的只是肉体,堕落的却是灵魂。这或许是中国崛而不起,“堂堂华国,不耻于列强;济济衣冠,被欺于异族”的原因吧。
12-08-30  水晶狼牙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