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青杨时评】为什么谣言比真相更有市场?

  近日武汉出现的空气污染事件,官方称为“大面积灰霾天气”,而民间一般用两个字形容——毒雾。尽管武汉市政府已经辟谣,这些手段包括——市环保局和相关职能部门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市环保局及时滚动更新空气污染指数、公安部门及时处理了制造谣言的当事人等。但就算是武汉市政府如此成功的危机公关,却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老百姓,宁愿相信关于关于“青山化工厂出事”的谣言,比如市井坊间流传的就基本上全是小道消息。这不仅让人疑惑,为什么如今人们更愿意相信谣言?为什么谣言会比真相更有市场?







  谣言的巨大影响力







  2011年,江苏省响水县因“谣言”而引起“新春万人大逃亡”。起因就是一个村民发现一个化工企业冒出一股白烟,接着闻到一股比平时更加刺鼻的气味,他以为是化工厂“氯气又要泄漏了”,就给好朋友打了这么一个电话,也由此引江苏省响水县陈家港、双港、南河、老舍等四个镇区38个村庄和社区的近万名群众为躲避“泄漏的毒气”纷纷自发转移,有4人在逃亡中遭遇车祸死亡。这场“新春万人大逃亡”惊呆了成千上万的网友。







  这不仅让人们深思,人们为什么会相信谣言?为什么人们宁肯相其有,不愿信其无?有科学研究证明,当人处在困境或恐慌、紧张状态下的人容易相信谣言。而且,坏消息总是比好消息传播得更广更快,当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在一起时,人们更愿意传播坏消息。谣言的传播往往是一件事首先使人感到迷惑,继而产生好奇,随即因好奇而引发猜测,在猜测中自觉不自觉加上主观臆想的成分,于是越传越离谱,到后来完全走了样……人们相信谣言,有时是因恐惧,有时是因希望。







  江苏的这起事故,最初的“造谣者”只是说在化工厂发现一股白烟,但村民长期以来的恐慌使得这则信息在传播中朝特定方向扭曲,“一股白烟”便最终成了“化工厂要爆炸”。而当相信这则信息的人数达到一个临界值以后,由于从众效应的存在,其他人也就不由不信,跟着逃亡了。接受采访的所有群众都说,如果再听到传言,还是会跑。相信传言成了一种无奈而明智的选择。







  政府公信力的下降







  今天,这种“不相信”的情绪,已然渗透进多数中国人的生活:吃饭不相信食品的安全性,出行不相信铁路行业解决买票难的能力和诚意,上医院不相信医生没有给自己多开药,打官司不相信司法会保持公正……纵观近年来的网络热点事件,只要是涉官、涉权的都会出现这个规律:不信不信就是不信。老百姓已经变成了“老不信”。







  长期以来,由于计划经济时期媒体和信息过度管制带来的习惯思维,以及地方政府出于对“坏事传千里”影响其政绩、声誉甚至官位去留的忌惮,限制了媒体的正常报道。严控信息发布等“捂盖子”行为一直是很多地方政府面对突发公共事件时的惯常反应。“稳定压倒一切”,“把不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这是官方处理类似事件的首要原则。似乎,媒体一报道突发事件就一定会导致社会不稳定。而事实是,在信息传播渠道广为拓展、传播速度急剧增加的今天,这种捂盖子的做法才真正直接导致了“谣言满天飞”,造成民众恐慌心理的大面积蔓延。







  谣言是如何有市场的?一方面是由于官方总是极力美化和遮盖丑闻,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一个传统习惯,家事大多喜欢报喜不报忧。而政府在遇到突发事件时,也选择了只公布好的那部分,而直接“屏蔽”掉负面消息的那部分,久而久之政府的公信力逐渐下降,人们反而更容易相信那些不怎么靠谱的小道消息。在信息匮乏的情况下,人类总是习惯去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另一方面,人们习惯相信谣言,是因为自己屡屡被骗。有网友说,中国政府的公信力,早就随着李启铭先生的一声呐喊:“我爸是李刚!”灰飞烟灭了。在政府眼里民众永远是长不大的小孩,一知道真相我们就会恐慌,就会没有理智的盲从。甚至十几年前所发布的“真相”到了十几年以后证实是相反的,那你拿什么来说服我再相信你。现在社会步伐快多了,昨天还在辟谣,今天已经被证实为真相了。于是它选择了不告诉我们真相,而我们就只好选择了“相信谣言”!







  灾难面前谎言是最大的魔鬼







  老百姓最大的报怨在于,官方的消息总是不及时。一旦突发事件,老百姓总像是《水浒》中的武大郎一样,作为最大的受害者,却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和奸情。让老百姓更受伤的是,官方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公布真相,而是如何粉饰太平,想着怎么样减少负面影响,怎么样让“美化”负面消息。







  其实,谎言才是最大的魔鬼,会让政府更加尴尬和难堪。比如,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后,前苏联当局隐瞒实情只说是火灾。附近农庄人们歌舞升平,甚至举行婚礼,辐射最重前15天过后才得知真相。很多民众对政府产生了极度不信任感和幻灭感。事故20周年时,戈尔巴乔夫承认切尔诺贝利是压倒苏联最后一颗稻草。灾难面前,谎言是最大的魔鬼。







  如今,怀疑和警惕已经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因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断发生。住,我们有楼倒倒;吃,我们得小心假烟、假酒、假鸡蛋、假牛奶、地沟油;出门,我们要提防推销的、碰瓷的、钓鱼(执法)的;上医院,我们担心假药、无照行医、被过度治疗。此外,我们还要面对假票、假证、假中奖、银行诈骗、假老虎、假新闻等等。







  我们的信任去哪儿了?我们曾经对一切都充满信任,对领袖、对革命、对资本主义的必将灭亡和共产主义的光明未来……但我们现在却似乎什么都不信不相信地方政府的表态,不相信媒体的报道,不相信身边人,尤其是“政府说什么都加以怀疑,这已经成为多数人的习惯”。也许,今天的什么都不信和几十年前的盲信,就像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两种极端。它带给我们的不是单纯的道德问题,而关系到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文/风青杨)








12-08-16  正风青杨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