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位民间发明人的心声:为什么我捧着专利金饭碗,却过着要饭的日子?

  要是瓦特、爱迪生生在中国会怎样?他们会不会都跟我的岳父一样命运:握着金饭碗,却过着苦逼的日子?

  我不禁想起一个故事,瓦特在摆弄着废铜烂铁,国王进入车间,问他你在干什么?他说我在创造“力量”,蒸汽机的发明,让工业革命提前到来。


  包先国是我的岳父,今年已经62岁了,曾经是一名军人,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只有小学文化水平,却在长年累月的艰苦工作中培养了灵性,爱上了汽车发动机的技术改良,并为此付出了毕生的心血。前几年我去看他的时候,他的屋角老是摆着一个木头制作的模具,他就在这个木头模具上研究他的“转子发动机”。终于研制成功,也申请了专利,是我帮他去交的申请费用,开始的一年内,他很高兴。到处对人诉说着成功的喜悦,毕竟对于一个小学文化水平的驾校老师心目中,专利的获得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然而这两年来再见他时,他总是愁眉苦脸的,为什么?他的两个专利每年的申请费用,是越来越高,而他根本没有转化专利的渠道,也没有钱去参加那些像是雪片一样飞来的邀请他去参加科技博览会的邀请函,因为大多数邀请函都是骗人的,都要交一笔不菲的费用。

  我们都劝他算了,就放弃了吧。因为这两年为了养这两个专利,他已经花了两万块了,自己的退休金本身不高,现在兼职的工作是给私人老板开车,很辛苦。能养家糊口已经不易。还要养这么两个“孩子”,今年再不推出去,明年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我后来查了一些资料,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在国内,像我岳父这样的苦逼例子还真多,在我国的创新大军中,除了高校、院所和企业的职务发明人,还有一个庞大的群体——非职务发明人,又称民间发明人。多年来,他们创造的专利一直占我国每年专利总量的四成以上,但成功者为数不多。

  在缺少社会理解、政府支持的情况下,这群民间发明人的生活境况如何?在“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新”的时代大潮中,如何看待他们的发明活动?他们面临的各种困难,当如何解决?
  中国民间发明人如此赤贫,在欧美发达国家不可想像。以美国为例,专利会由专门机构向企业、实验室等推荐,或被转化,或作升级研究,能很快“换”成钱,发明人生活基本无虞。

  在重庆,数千名民间发明人中大多生活窘迫。他们由于种种原因,虽然手中掌握着致富的专利技术,却过着清苦的日子,有的甚至连基本温饱都成问题,陷入社会边缘。知识产权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不少民间发明人来申报材料时,交过来的审核费都是零钱,看着让人心酸。

  这两年我也曾在有关场合,问过长安啊,宗申啊这些民营企业,问他们对于专利是怎么收购的,后来才明白,人家这些企业根本不缺专利,多少专利,还是职务专利都躺在专利库里睡大觉呢。。

  这两天,岳父找到我说,做做最后的努力吧,求助于网络,看看能不能找到理解他,和支持他的人。他真的很自信,有时候我看看他用几个晚上的时间打出来的歪歪扭扭,上面有很多错别字的文字,觉得很悲楚。

  下面是他手写的信,我帮他打字整理出来。放在这里,希望大家能帮忙就帮帮他吧.为了保持他信的原貌,我一字未改,所以当你读到什么病句之类,别笑他。

  告:全国各大专院校、校长和通用机及内燃发动机厂老总:
  现我有两个专利想推荐给你们,第一个专利名称是:往复式活塞供燃的转子发动机,专利号ZL200710092997.8,专利申请日:2007年11月16日,授权公告日:2010年6月30日,发明人:包先国,专利权人:包先国。第二个专利名称是:活塞供燃气转子发动机(是一种多功能转子多凹轮环绕和连动各转子活塞供燃气的一种发动机),专利号:ZL201010224230.8,专利申请日:2010年7月12日,授权公告日:2011年12月7日,发明人:包先国,刘振军,孟贤友,专利权人:包先国。

  我研发的这类发动机彻底改变了现有发动机的运行结构,现有发动机离不开由活塞上下运动“在通过”进、压、爆、排而转换为纵向的曲轴旋转传递力量输出动力,结构复杂又耗油,而且修车费工又费时,也就是说,通过进、压、爆、排,转换、传递多个环节的转换。而我研发的带凹轮的转子、转子轴(传力轴)直接输出动力,也就是说,通过带凹轮转子的前壁、后壁、旋转壁三壁合一的密和,在后壁规定度90处设送燃气空,再在旋转壁(规定)固定度90处设可搁力点。转子凹旋转固定送气孔处,送气活塞给按规定压入可燃混合气到转子凹内,转子凹旋转到可搁力点处(可搁力点与转子凹形成对称时)规定处点火爆发变成反冲力推动转子凹旋转,由连为一体的转子轴直接输出动力。您看这不是很简单吗?

  转子轴是由“前壁轴承”,“后壁轴承”,“前盖轴承”,“后盖轴承”,也就是由一根自带转子、转子凹和四个的同心轴承完成传递输出动力,根本无需转换输出动力,而是点火爆发直接推动旋转输出动力。该发动机结构简单而易拆装,维修方便,我相信它是同类发动机中动力大,最节油一种机器。更多了解,详细介绍请查阅参考中国专利局网,专利号前面有述,上面有简介,权利说明和说明书及附图等。

  我15岁学修汽车,18岁当兵,22岁退伍学开汽车,开汽车后其中有16年当汽车驾驶教练,级别:高驾,55岁退休,现年62岁。我于2003年开始研究转子发动机,2010年6月30日中国专利局发给第一个专利证书,2011年12月7日发放第二个专利证书,现想来,我拿再多的专利证书,每年还要负担保费养专利,所以我是无望再研究下去了,况且实在力有未逮,因为我现在都还在帮人开车,打工生存,因此这支科技之船我是不可能推向前进了,唯一就是用时间等空间,穷与富,我用三个字说就是,无所谓。我想贫富都得生存罢了,我想本发动机再深研一步,应是唯一一类飞天(飞船)发动机,现在我无法再深研下去了,如果在深研下去,我恐怕自己先飞天了。
  综上所述,我本不想坦言,后又想为了人类更快的进步,科技创新为先,有句成语叫做 “步其待时,不如乘势”,我希望有势志士能冲锋,我愿助推他们到达自主创新科技的最前列,我也能为人类做渺小的贡献,起沧海一粒罢了。可持续发展的持续性,就是要先人一步,想必大专院校及大型企业校长及老总比竞争对手更有创新意识和能力,必然会抢先一步,才能真正打败竞争对手吧。科技的秘密好比一张纸,一戳就破,一点就穿,就这么简单,我想人们为什么不愿去深研、去戳穿张纸,都愿意用高价去收购人家走的路、跟风,不愿去自主创新,因为跟风最简单罢了。

  简言之,我想一个军队要敢于亮剑,一个学院、一个企业要敢于挑战和创新,每个个人要敢于坦言、直白面对,能就能,不行就是不行,我想我是无经济能力创造和变现,因此我研发的创新科技(活塞送燃气转子发动机)我是再也推不动了,更不可能为人类做什么贡献了,现在能推动这只创新船的,也只能靠你们的援手才能实现。

  谢谢!为感!!
  包先国
  2012年5月16日初稿
  经济人:吴鹏
  电话:13883409899


  联系人及电话
  包先国:重庆市原沙坪坝区驾校教练(高驾)电话:13452461076
  弟子:刘振军 重庆大学机械系研究室主任(博士后)电话:13708393367
  战友:孟贤友 重庆汽博中心主任(高级工程师)电话:13983163166











12-08-16  冰冰冰绿茶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