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怎么面对这个第二任男朋友

  本人本来是一位感情单纯、真挚、长相气质较好的女孩子,年27,本科国家重点,研究生在重点院校就读,对感情方面一直比较单纯,认为真诚相待,没有房子车子只要大家有能力真诚只要有爱一起奋斗即可。从来没有想过谈恋爱还有吵架这一说。虽说第一段感情被人欺骗,大学毕业后傻傻在异地等了别人三年,好在两人见面少,虽有些亲密举动,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我当时也很尊重那人(我的缺点就是总是把别人想的很美好,很容易去自我牺牲成全别人),后来等着哥们悄悄找好姑娘闪电结婚的时候,我经历一段失恋痛苦时期(这段时间,像柯南侦探一样的左思右想,也是一个痛苦过程)现在也已经想通,能够解脱我也很开心,觉得没有和这个人在一起算是万幸,三年时间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算是轻松,。

  现在咨询的是和第二位男朋友的感情(我想在处于平静期,只想把问题自己先在心理上解决了,只求自己能想通,能看清事实,所以在此咨询。)

  由于本人际遇稍微特殊一些,当初第一位男友总催着我结婚,但他又总是去相亲,或者和别的女孩子谈的不亦乐乎(后面我多方证实,甚至问过当时的姑娘们),同时进行好几位,当初我认为我和他是情深意重,因为我们是异地,父母不太同意,我觉得他是被逼才这么做,但是我正在研究生就读,弄得我心急如焚。后来他和我提分手(其实那时他已经有替代的姑娘了,后来他也没有和这姑娘一起,觉得和我这样也比较累才提的分手,因为我本身性格单纯,又重感情,觉得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不喜欢拖泥带水,觉得要在一起实在是困难,每次提结婚我都同意了,但是就是不顺利,若不能欢天喜地结婚我也很遗憾(我总是希望皆大欢喜的一个人)无奈走到这一步,所耗时间这么长,父亲也教训我不要耽误别人谈别的女孩子,大家心灰意冷肯定是有的。

  分手之后,我觉得轻松又难过,后来参加同学婚礼的时候遇见初中同学。当时我心理其实分手后心理难过,而且一直怪父母拆散我和第一任男朋友,因为他们每每提及结婚总是不高兴,不同意,有时候我在想我父亲是不是太势力?其实我后面想清楚了他是在保护我,第一任男朋友确实不是一个真情实意,可以托付的对象,他只是急于结婚,用尽一切方法对女孩子甜言蜜语,并没有考虑关于生活安排方面的很多东西(由于我一直内心不够细腻,太过单纯,我自己并不能发现自己这些内心活动,因为自己责任心强,好不容易考上研究生,还是全力以赴的学习,以为不是什么打击,其实这已经对我内心有影响了)。

  从此以后,父母亲戚给我介绍的任何一个男孩子我看不顺眼(其实现在想想也许也有真心喜欢我的,但是当时我就怎么看都不顺眼,觉得都不如第一任男友忠厚老实,情深意重),老挑别人的刺,其实人家都很真诚,基本上都会给我打电话,再来找我几次,我听惯了第一任男朋友的甜言蜜语(其实那才是不正常的,现在想想有些恶心,我第一次谈恋爱不懂得分辨,第一任男友总是说除了他,这是世界上再没有对我好的人,让我自己去试试看,现在我知道这句话无异是威逼利诱),对后面这些我基本不理睬,后来就干脆不理别人,对别人也没留下什么伤害,因为我不想在这种心理下和别人开始。甚至我连这些人的面貌和名字都记不清楚了,此后无话。

  现在知道,父母对我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没有错,虽然我当时要么是不理,要么是和他们顶嘴,如果像现在这样知道想清楚以后再做决定,也不用吃后面这些苦。

  第二任男朋友是和第一任分手以后,回家度假,适逢同学婚礼,无奈同学感情就去了,在婚礼上碰到的第二任男朋友。他是我初中同学,初中的时候对他印象很好,他长相中像个孩子,却又是成熟,觉得稳重懂事又很轻松,我一直喜欢这种类型的,并不是喜欢严肃老成的,也不喜欢嘻嘻哈哈的,只喜欢成熟懂事,但是要做事看着轻松的,长的也很端正,是我喜欢的类型,也是女孩子会喜欢的类型,初中的时候,女孩子追着他跑他只会跑。总之他给我的印象就是成熟懂事,却为人轻松有趣,是个大好人一个。

  我前面提过,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其实我还是一个没有心机,从来从表面不会掩饰自己内心情感的人,尤其在设计真情实感方面更不会掩饰。所以,婚礼结束后,大家道别,我和他互留了手机号,据他后来说,他当时一眼就看出了我喜欢他(按照他的理论,他说他以前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不喜欢他,他认为以后以后只要找一个喜欢他的就可以了,这句话后来让我确实听的恶心,现在我想究竟我心理喜欢的人的各种好处是不是我虚构的,而不是眼前这个人呢,这是我第二大的缺点,太不现实,无法认清事实)。

  但是我这个人向来被动,事情不发生我也不容易多想,总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我才要花好多事情去想,去看清真相,之前总容易被别人的语言所迷惑。假期结束后我就回学校,当时并没有多想,除了在火车上互相发了几条道别的短信之外,互留了QQ。两个月之后,他说要来见我,因为当时我在QQ上胡乱写了个签名“人生若只如初见”,他问我是不是指的是他(现在觉得他是明显的自恋,他主动把我安排在暗恋他喜欢他的位置了),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不是真的写他呢,我只知道我当时没有像现在这样对自己和别人的心理有着洞察力,一直处于混沌状态。

  于是两个星期之后,他跑来见过,拎了一斤烂橘子(橘子子摆在第二天就烂了,而且买的量很少,当时他穿的也很破烂。我当时是这样想的,这个男生还没有成熟,很多事情只不过是粗心罢了,反而觉得他可爱,但也觉得和这么一个混沌的男孩子谈恋爱会不会辛苦,我总是喜欢替别人着想)。

  再后面的事情,就是顺理成章,我临近考试,把书拿去他那里复习,但是书基本没怎么看,但是考试成绩不错。他拉着我逛街。对我很亲密,他说我是他的初恋,我们一起出去逛街,做饭,不过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生什么实质,因为我觉得必须是认定真爱,是真的互相信任,有完全的安全感,必需结婚认定终身,才能走这一步。我还要强调一点的是,其实当时我不像现在这样了解我自己的心意,不会像现在这样去分析,第一次感情让我心里很委屈很难过,我也不知道做什么事情会让自己舒服,不知道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更不知道怎么让自己开心。

  其实我并不喜欢他和我亲亲我我的样子(但是我当时并不明白我自己的心,我以为自己喜欢,其实我心里并不舒服,我只是认为他喜欢我,并不知道他把我放在一个喜欢他的境地。那个时候我太不成熟,只会压抑自己)但是他如果喜欢这样(我在想男孩子未免会这样,而且他跟我说我是他的初恋,每次看见我都很亲密,我以为自己很喜欢,其实我自己心里很紧张很难过,但是又有一点,就是缓解了我和第一任男朋友谈恋爱后留下的悲伤之心,当时我的想法就是,这样也好,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年后就定下来吧,只要他爱我,省的我父母又不省心,因为在我心里他一直是一个稳重的人,我觉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还不错。

  其实,我只想安静的在他那里和他安静的呆,看看书,我是喜欢他,但是不喜欢和他那么亲密,我喜欢慢慢来。大家头脑都清醒。

  现在想想,我的想法太仓促了,这不过是我第一段感情没有想通的后遗症,我错怪了父母,错怪了自己,更把别人想得太好了。

  我想我最大的问题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才会遇到这些事情,在这些事情上这么伤害自己。

  后面发生的事情,又要归为命运之安排。当这个人在眼前的时候,你总容易被迷了双眼。

  由于有了第一任男朋友的伤心(我当时也在热恋的时候和第二任把以前的事情说了,告诉他我多么想找一个互通心意的人呢,能够互相了解,互相忠诚,而不是三心二意。我以为他这么一个善解人意,忠厚老实之人,一定能够理解。无奈我想错了,估计他当时正在盘算着自己)

  我总以为他们至少是爱过我的,现在这些事情我不太能确定了。

  当时我竟然和他说(我们定下来吧),因为当时实在对他的印象是太好了,现在想想我是何等的傻,我连很多事情自己都没有想清楚,怎么就可以下这个决定,他当时没有啃声,也没有说不同意。

  回家的时候,他和家里人说了这些事情,估计是说我何等的喜欢他,让家人人打了个电话跟我爸提亲(说什么男孩子不错,就是家里不怎么样)(当时我一厢情愿的以为他是要提亲,现在我想想只不过是提了一下而已。我的家庭条件还可以,估计他们是指着这些说的。当时我爸听着很气愤(其实我也是到现在才明白了,明明是他来追我,我却在这种情况下被别人把我放在卑微的境地当中,他表面对我很好,表现得很喜欢我的样子,我有一颗超凡脱俗的心,终究还是被暗算了,呵呵,是有被暗算的感觉。)

  当时我爸不同意,说他并没有听到这些情况(我亲爱的老爸,你总是在保护我,谢谢你,在我昏头转向的时候,你总是把舵的那一个)。

  后来,这个男孩子,他就跑去相亲了,女孩子也同意了,但是他们是在异地,当时我问他,他说是去相亲了。我很纳闷,本来不是挺好的吗?我总是很单纯,总是超凡脱俗的想不通看不明一切的俗事。

  后来回来的时候,我和他还是回去逛街,突然有一天,他和我说分手吧,说他想结婚,人家给他介绍了女孩子,说估计马上就能结婚,他一直想结婚。我说不要分,他当时就同意了,他的意思估计是试探。后来他又和我说喜欢上了他同公司的女孩子,说在我之前就认识了,那个女孩子总是对公司的男孩子很好,她搬家叫他去,他认为自己有机会了。我和他说,那你就去追吧。他说好,然后他说没有追到,那时候我们还打电话,我真的后悔自己当初想得太少了。由于我对他印象太好了,太相信他了,我想他是个好人,他和那个女孩子又是在遇见我之前是不是自己犯贱和他打的电话,还是他给我打的电话,总是是我自己太单纯,太没有在意这些事情。

  我问他有没有追到,他说没有。我说你回来吧,但是我有个条件,我把自己需要什么样的人告诉他了。必需两个人互相信任,心心相印,必需互相好,我说如果你能做到这些你就回来吧,做不到就不要回来。他同意了。(现在我才知道了,他只是同意回来,而没有同意我说的那些条件,在他眼里,我条件太好了,放弃给别人总是可惜,可是他学不会爱我,也学不会看我的真情实意,他总是喜欢既得利益,我这么个好人放弃了真是可惜。)

  然而在我眼里,我以为他听清楚了我的那些条件,才回来的,我以后他和我一样是一个重承诺的人,没想到我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而他后面常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就在这些事情之后,我想想要不要回到前男友身边,觉得这个人三心二意,还真不是个真心实意的,还不如回到前男友身边。那时候前男友虽然谈了女孩子,也很亲密的聊天,但还是会给我打电话,我以为他心里也是有我。

  我承认我的做法太过激,其实我把自己折腾的够呛。前男友表示想要结婚,我很难过,但那时已经提分手了。估计他当时也没有适合的结婚对象。我想不要这个人,干脆和前男友结婚得了,也不枉折腾了这么多年,我的内心已经很辛苦了。

  因为我妈妈和前男友家庭有渊源,所以一直支持我和前男友在一起,我也是看妈妈的意思才和他谈上的。后来真到决定的时候,我发现前男友真的对我不是很坚定,因为他看见我第一眼的时候竟然说要看看对我还有没有感觉。

  在这个关头,第二任男朋友竟然挽回我,我当时只不过是一小试探(觉得和前男友已经无缘,他的表现让我很失望),所以我就回来了,总以为这第二任男朋友总应该好好对待我,他也应该知道自己内心所想的了,如果他清楚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应该能好好对我,以下的事情就好办了。(现在想想他挽回我究竟是出于什么居心,我并不是很清楚)。

  其实都怪我自己,对两任男友竟然都是真爱,该放开的地方没有放开,该矜持的时候没有矜持,所以让自己承受了这么多。

  从第二任男朋友挽回我的同时,我竟然从那时候对他感情更深,以为这辈子就我和他在一起了,谁知道那竟然是一轮折磨的开端。

  后面要说说我的遭遇。

  做好这些决定的那年的年头,我被查出患有某种疾病(常见的病,好歹现在已经全部治愈,并且完全转阴,其中过程也是曲折,所以我相信人是有命运的),并且开始使用特殊的药物过程。这药是有副作用的,本来我是一枚自信乐观的女子,药物常影响情绪,头脑并不是很理智。并且当时第一任男友并没有结婚,时常还打电话给我,让我纠结。药物使用了了快两年,这两年过程中,我还要写文章做课题,其实过程像打仗一样,万分辛苦,面貌身材都变样了,很不好看,因为这药的副作用全部都表现在我身上(现在治愈停药,一切都好了)。

  这件事情我和第二任男友说了,因为从小对他的印象我还是比较信任他,他也知道我的病情,知道我做手术,知道我打针,确实他一周回来看我一次,但是对我态度并不好。 我刚打第一针情绪就不好,只是我自己没有发现,一直抗了两年,直到后面抗不下,连饭都不能吃,只能喝粥,睡不着觉的,去才停了药,那时候检查发现竟然全都好了,感谢上帝。

  当时男友的表现,对于个人来说,我觉得是正常的,但是对于作为男朋友来说,他确实没有做到该做的。

  所以我现在才无法决定我应该用什么态度对他。

  因为就我自己来说,我不知道打用药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我只是知道倔强的硬抗,只是知道自己那时候外表上看起来不是很活泼,看起来很抑郁(因为药物一用打下去,天天发烧,影响神经系统,人的全身不能提起,走路都累,吃饭都累,连个电脑包都提不动,走路像拖着身体走,常常提不起自己),并且药物导致我的情绪无法内藏,表情常常不够好看,平常思维动作等反应都变慢,但是不影响智力。对同事同学还可以应付,我自认为自己做的不错,但是对家人男友就疏忽了。(当时我父母并不在身边,我自己一人照顾自己,他们也不明白我的状态,甚至我父亲在看见我竟然会泪流满面的时候,也无法理解我,也是用棍子抽过我的,这些我都不在意,因为他们不了解。),而且我的科研任务很重,压力也大,我并不敢把这些事情和导师沟通,怕她害怕。其实还出现过出血,关节炎等副作用,早晨无法起床,痛苦非常,不过都过来了。

  现在我好了,如果让我现在形容,当时估计代谢慢,身体常常积水,容易变胖变垂,从一个轻盈女子估计变成了一个笨拙的猩猩。

  第二任男友那时候开始嫌弃我,从我打一针开始,就说我好像变了一个人,我当时并没有在意。

  此后就是冷暴力分手,从我生病后历时将近一年多,对一个真正爱过的人,又经历冷暴力分手的人,知道这是一个多么痛苦的过程。

  后来在我终于要崩溃的时候(其实药物已经打到后面过量了,已经不用再打,一个是他的冷暴力对我,一个是药物的副作用太大,一个是我当时的头脑思考反应真的不快。)

  他有时和我说的话,让我一愣一愣的,说我不再像女孩子,像个笨拙的妇女(这确实是药物副作用导致的)。说街上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比我好看,而且经常摆弄我嘲笑我,但是当别的男孩子表示对我好感的时候,他又会给我买东西,安抚我。但是晚上打电话从来不会客气,经常主动挂我电话,让我很生气。

  由于他对我的这些态度,还因为用药的原因,我就很容易发脾气,也很容易哭,他也是很难理解。

  知道年底我终于崩溃,但是我又没有办法发泄,只好自己一个人沿着公路一直走,这是个不伤害任何人的方式。那个时候被他抓了把柄,他说不会娶我,觉得我脾气太差。家里给他说了一门很近的亲事,女孩子很开朗(当然相对于我被药物影响的时候很应该是开朗的)。但是他又在过年的时候说要来我家看我,说让我出五万块和他一起买房子,我当时总害怕他不能够真心,所以跟他说我怕,但是没有说不同意,他一听我怕就不来了。

  现在他和我说和那个女孩子在谈,并且说我好了可以去找他,说这个他的一个机会,就像当初他遇见我一样是个机会,但是我后面让他太失望了。说他对不起我,说如果他没有谈成功,就娶我。这个期限就在五一。他说他们有80%可以定下来了,就在五一回去见父母。这是年后的事情,在我药物副作用积累到最大的时候。

  在药物影响我大脑导致虚无状态的时候(也许正常人都没有体会过,就是大脑的一种空虚状态,并且当时身体有严重的出血),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吃饭就吐,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些,更不知道我应该停药了。当时我向他求救,并且去找他,他并没有很理我,可能只是觉得我是个不正常的人,但是确实带我吃了顿饭,并且让我自己回家。我母亲当时很担心,让他送我回家,他估计忙着相亲或者不敢粘着我也没有答应,说自己有事。
  我只好像父母求救,当时父母在家,也很不理解我这种状态,也并不了解情况。回家之后我就停药了,现在一切恢复,一切都好。

  知道现在,停药之后,慢慢恢复了。再激烈的语言也不会让我留下眼泪,这不是个人变坚强了,而是身体使然(有些人,认为人从小到大,长大了,不会哭就是变坚强了,其实不是,那只是一种身体机制而已,你会哭,但是哭不出来。身体就像个器皿,有时候里面能装下多少东西,要倒出多少东西,不是你自己可以决定的)。

  我现在比较纠结对以后怎么面对这第二任男朋友,我真的想通过考虑或者分析,或者大家的意见,我能到达像对第一任男朋友那么豁达。

  我的想法如下:(希望大家提意见,最好不是只一两句,最好能仔细分析一下,我写的很清楚了。)

  1、当时生病是无法抗拒的力量,包括用药之后的精神状态也是无法抗拒的,我自认为自己已经做的够好了,自己确实很辛苦,所以我对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我也和他解释过,因为他是呆在我身边时间最长的人,他最清楚。我曾经在泳池里泡了四个小时不觉得冷,出车祸摔着了也不觉得疼,这都是神经麻痹了的原因,这些痛苦不想赘述。

  2、他确实不知道我这些表现是药物作用,包括我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更不清楚,连给我使用药物的医生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师更是不明白,只有后面停药了我和父母才完全清楚。但是他确实是知道我前后变化最大的人。我后面也和他解释过了,他也承认。

  3、我对他并不苛求,我认为我的状态当时表现的是一种药源性的抑郁状态,他说认为我变了一个人,我觉得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谎。

  4、他对我说过的我记得比较清楚(让我伤心的话)的话有(但是我认为是我这个人比较直白,所以他对我也比较直白);

  他说你好像变了一个人
  对我有嘲讽,我说以前状态有多好多好的时候,他就会问,是不是真的。
  说凡是女孩子都比我好看
  说我脾气大(这倒是真的,但是他对我确实不客气)
  说他对我只有性欲(不过没有发生)
  说他一接我的电话就压抑(我的状态确实当时确实压抑,并不好看)
  他说我一会好看,一会不好看
  他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情愿另找一个女孩子好好对待她
  他说他不想对我好
  他说他不想听我的任何话
  他说我应该变聪明一点
  他说只要不吵不闹,我们之间就可以下去(但是他最终选择了走,并且选择了和我藕断丝连的机会,当初我生病最严重期间求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忧伤,我反而听到了他的笑声)
  他跟我说不想结婚,未生病前,他催着我去见他父母,现在他却急着和别人结婚。
  当我和他说我打针确实痛苦的时候,他和我说不要倚老卖老,所以我决定不再提了。

  5、我认为从做人方面来说,他没有错,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判断。
  他陪我去看过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并不明白这些情况,这种复杂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明白,包括我自己,我父母都没有理解,父母他们也骂过我,所以我对他这点没有苛求。

  6、包括他后面对我的恶劣态度(他在马路上摔过我两次,一次是我做完手术后一个月,他突然提分手,让人措手不及。还有一次,是我停药之前,经常吐,不能自保老去找他的时候,他确实是我情绪的源头,他并不情愿安抚我,当时我父母不在身边,我只能去找他,只要找他他又安抚我了,但是在电话里面他并不理我)。鉴于我自己的那种状态我真的不能说是他的错。

  6、 有时候我希望再见到他,又怕再见他,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判断,或者以一种什么心态去面对。我只希望这些事情能像我谈第一次男朋友那样想的很通,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想再纠结。

  7、我还是有些遗憾,认为没有这些事情,我和他会谈的很好。

  8、我怕他真的是个坏人,所以不敢再接触他。他跟我说让我好了去找他的话,我不敢去。

  9、我生病之前除了性格有些糊涂之外,其他确实很优秀,不想伤父母的心。

  希望大家给写意见,大家的头脑是雪亮的,必然能给我一个真理性的意见。

  如果他真的和第二个女朋友修成正果(在我最严重在恢复的时候,他急冲冲的摆脱了我,并且谈了恋爱,并且两人相邀出去玩,每天晚上互通电话,不知道是否现在很甜蜜。但有时又看见他在QQ上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的。他的外型是那种看起来是女孩子很愿意去逗他的那种。性格比较活泼。)我应该怎么想通。

  如果他来找我(不排除他说的这些说法,未用药之前的我的样子和脾气他还是很喜欢的,但是他太谨慎太小气,而且不太重感情),我该怎么办,说实话,由于自己对他的感情,我害怕自己会被他牵着鼻子走,很怕他,他这个人有时候狠起来无情无义。

  我承认我对他是有感情的,很想在生病之后见他,又怕见他。更是怕自己遇到的是个坏人。现在只想获得解脱,就像我对第一位男友那样,一切能够想通毫不在乎。为用药之前的我,他还是很喜欢的,各方面也确实很优秀,对人是真心实意的。我不想以后弄得不好,耽误了两个人的幸福(当然他现在的想法是什么,我不清楚,我也不想去弄清楚,因为他的任何想法,只要他不是真诚对我,我都没法应对,有时他是属于来者不拒的那种)。

  人生无常,大家珍重。希望大家提提意见,我该怎么走出来,该怎么面对。收集完大家的意见之后,我会把帖子删掉,免得对号入座,谢谢大家。我知道世界上好的女孩子还有很多,所以不敢强求,只求解,各自珍重。
12-07-17  rachel19842012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