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大家能给我们家点建议,怎么样才能讨回公道,谢谢!

  我叫张万权,是江苏淮安人。一桩普通的拆迁案子让我上访了两年多,诉讼两年多,现在又上诉两年多,如今近七年过去了,不仅因为这非常普通的拆迁案子花去了我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20多万元高利息债务,人生能有几个七年?老百姓何时才能真正终止“老不幸”,恶梦般的真相到底是怎样发生的……



  一、百姓看到的“法”



  10间门面房是我本人投资数十万元,建筑面积333平方,建成于1998年10月(土地是租用镇江市润州区工商局,租用期是到拆迁结束)。建成后分别租用给7户经营餐饮小吃,烟酒超市等,每户证照齐全。2005年6月29日由镇江市润州区工商局发的拆迁通知。十天时间由镇江市、润州区工商局雇佣黑社会人员数十人将正在营业中的门面房全部非法强行拆除,导致包括门面房在内的所有物件装璜设施全部无一幸免,直接损失50多万元。



  首先从“镇江市拆迁安置事务所”将我10间门面房在内的24间门面房一揽子大包干给润州区工商局,拆迁补偿款的140万元都一并给于润州区工商局,就是个错误的开始。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控制城镇房屋拆迁规模严格拆迁管理的通知》(2004年6月6日)四、加强对拆迁单位和人员的管理、规范拆迁行为。进一步规范拆迁委托行为、禁止采取拆迁费“大包干”的方式进行拆迁。拆迁人及相关单位要严格执行有关法律法规和规定,严禁野蛮拆迁、违规拆迁,严禁采取停水、停电、停气、停暖、阻断交通等手段,强迫被拆迁居民搬迁。



  这接下来问题开始了,按照国务院第305号令《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之规定,拆迁人必须具有拆迁资质,并且严格按照相关拆迁流程进行。润州区工商局不仅不具备拆迁人资格,而且只是土地所有权人。我是土地以上房屋所有权人(有土地承租建房协议)。润州区工商局和我严格的说都是被拆迁人,怎么可以让被拆迁人而且是不具备任何拆迁资质的单位来做我的拆迁人呢?接下来恶梦就真正开始啦。一揽子大包干给润州区工商局140万元,润州区工商局就开始了谋划怎样吞没这笔拆迁款。接下来是发通知10天内搬出门面房(2005年7月1日至7月10日),我不搬,他请黑社会数十人恐吓你,当时我儿子在润州中学读高二,多次扬言要砍我儿子的腿,当时只好被迫逃学淮安。



  《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三条“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就补偿方式和补偿金额、安置用房面积和安置地点、搬迁期限、搬迁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等事项,订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



  拆迁租赁房屋的拆迁人应当与被拆人、房屋承租人订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



  而事实上润州区商局为了大量占有本属于我们的拆迁款,仅想拿出十分之一打发了事,搬迁期限只限十天,导致我的承租方七户至今都没有得到一分钱补偿,更谈不上什么安置地点、搬迁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等事项了。



  《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七条“强制拆迁”:被拆迁人或者房屋承租人在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内未搬迁的,由房屋所在的市、县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站强制拆迁,或者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拆迁。



  实施强制拆迁前,拆迁人应当就被拆除房屋的有关事项,向公证机关办理证据保全。如:勘测、拍照、录像等。



  早在(1996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受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等案件问题的批复》第十二四条:拆迁人接受委托的拆迁单位在实施拆迁中采用恐吓、胁迫以及停水、停电、停止供气、供热等手段,强迫被拆迁人搬迁或者擅自组织强制拆迁的,由所在市、县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责令停止拆迁,并依法予以处罚;触犯刑律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而事实上润州区工商局当时用高费用雇佣黑社会,采用恐吓、停水、停电、强迫被拆迁人搬迁等,哪样没用过?后来这些雇佣的黑社会人员当中多人又在其它刑事案件中被抓,又都供出参与我黄山门面房强制拆迁的很多细节,这些档案材料至今都有据可查。



  事实是在2005年7月13日中午,润州区工商局雇佣数十名黑社会人员对我十间在营业中的门面房进行非法强制拆除,导致我门面房有经营酒楼、小吃店、水面、日杂店、超市等八户十间门面房所有财物均彻底损坏,损失达数十万元,并且造成我儿子、岳父、侄女等三人受伤。宝塔路派出所当时也出警现场。



  接下来就是两年多信访、上访。上访镇江市政府十多次,省政府四次,国务院信访接待三次,省高院八次,最高两次。每次从省政府和北京回来后都说一定想办法帮我协调解决,然而每次都会以行政不作为而告终。其实老百姓反应的问题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哪怕重视一下,我的问题早就应该解决,又何须花大量的人力、财力、精力去北京拦截上访的老百姓呢?而真正能被逼到北京上访的有多少不是被冤的呢?这些都应该是值得我们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值得深思的课题。



  因诉讼时效的关系使我被迫诉讼。本打算像这样一个十分明显的典型的错案,应该得到法院的支持,可没想到当初法院让业务知识不够的法官参与我案子的审理,连最基本的《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中什么是拆迁人?什么是被拆迁人都几乎搞不清楚就来审理我的案子,以致审理过程中随意的偏向一方,让一个十分明显的普通拆迁纠纷案子变成了十分明显的冤案错案。



  除润州区工商局自愿给的一小部分钱外,结果竟敢一分钱都不判给我,然后又是二审,二审更简单,就走一下过场,开庭半小时草草结束。



  这就是法律公平、公正吗?这样一个随意的判决将会给老百姓带来什么?意味着什么?



  二、百姓的情感和期望



  法院的判决改变了我的一生,也影响了我的后半生。我上世纪85年我从部队退伍后就一直在镇江做个体餐饮等小生意谋生,黄山10间门面房应该说是我来镇江20多年创业奋斗的结果。而在完全违背我意愿的情况下,毁灭性的让我变得一无所有,我能接受吗这个强盗般的现实吗?



  黄山10间门面房,从当初建的时候就因多次重建花去了我30多万元,再加上后来租出去的各户的装修,每户哪怕三万元,7户还要20多万元。强制拆迁时润州区工商局没有做任何的证据保全,以致门面房内所有的餐具、用具都无一幸免。我上访打官司近7年了,近7年单费用就花去了我40多万元,现如今我几乎是居无定所,妻离子散,还欠了20多万元高利息债务,别人的拆迁中至少可以能安居乐业,而发生在我身上的却是无法形容。



  我是遵纪守法的老百姓,我已早把镇江当着我的家,只是近7年“马拉松”式的漫长的上访和诉讼让我无奈的居无定所,期望政府和相关部门能真正重视一下我的冤案,渴望不要让我们老百姓继续“老不幸”下去啦;我的案子其实真的很明显也很简单,10间门面房是我本人建造的,被润州区工商局强行非法拆除了,政府本应补偿给我的拆迁补偿款被润州区工商局领取了并强行霸占着。这一铁的事实无论从我提供的证据还是被告提供的证据都应该很明显的不难看出的,现如今我的要求很简单,尽快返还本应属于我的10间门面房拆迁补偿款48余万元。近7年来给我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到底由谁来承担?人生能有几个7年,特别是对于像我这样年近半百之人,再次恳请政府能尽快与相关部门沟通解决,尽快终止发生在我身上长达7年的恶梦。尽快还我们全家人在镇江有个正常人的生活。







  张万权



  2012年5月5日



  电话:13805286813
12-07-13  张雷320882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