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心”为什么如此痛

  “心”为什么如此痛
  亲爱的朋友们,
  为什么夫妻之间会有如此痛苦事?当你30年之交的男性好朋友到你们家玩,坐在你们家的沙发上当着你的面拉着你老婆的手不停的说着:“你最近气色不好、月经不正常、在某些方便还更有严重的失调”的话题的时候,你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呢?你会淡然地在一边继续睡觉?继续装着睡得很香,装着一点都没有听到吗?你会从容地看着他们俩满脸笑容的继续讨论他们的“女人生理话题”吗?更有甚者是,你能忍受你老婆用斜视的眼光看了你一眼,明明看到你眼睛正盯着他俩,她却视无睹的装着没有看到,继续笑着说他们都感兴趣的“生理”问题吗?
  朋友们,很不幸,很不幸…,这副好像是在电视才能看到的画面就神奇般地在我的面前展现出来!你们会相信吗?连我自己做梦也到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副让人心如刀割的画面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上……。
  这一日大早,家乡的一位发小给我打来电话,说中午到我这边来玩耍一下,随便买一些书籍,问我有没有空陪他去找下书店。而这日,我本身也是业务繁忙而抽不开身,我电话中回复到,我本日要去某某地处理事务,你来后先逛着,我处理完事务与你联系。电话的那一个声音传来,令我有一些惊讶,说:“你能不能让你老婆陪我逛下书店?”,我当时想到他远道而来,自己陪不了,老婆在家也没什么事,就简单给老婆商量了一下,说你去和他逛下书店吧,他来这地方也不好找,老婆也没考虑太多就同意了。我在电话里也回复了这位发小、旧友,电话的那端加了一句那我在12点多左右到,我回道,行,来了电话联系。于是我也就起床、洗漱后,给老婆打好招呼,到时候让那位旧友直接坐车到城里,你俩到城里会合,交待完毕我就出发,去办自己的事情去了。
  直至下午3点多,我处理完事情便给老婆打电话,问他们在那里,老婆电话通后,告诉我说,在“冰城雪缘”吃东西,刚吃完饭,要我去某某某书店找她们,她们也从那边出发往书店赶。20多分钟后会面我们面了,开始边寒宣、边逛书店,转了两个书点买到了这位发小需要的书,我们开始约见从同一家乡过来在同一个城市的同乡一起找个吃饭的地点小聚,同乡们知道我的发小到来,都很是热情地答应在指定的地点聚合,同乡们聚全也是晚上19点多,大家打着麻将、聊着天,很是喜悦。随着服务员说开始上菜,我们也开始吃饭前准备工作,酒、碗、筷一会都到了大家的手上,席中大家相互敬酒、吃菜,觥筹交错。席间,我发小由于酒量有限,喝到适量后便与提前吃饭的同乡们开始麻将,而我们另外一个同乡则继续喝酒,聊天。来回无数个回合,时间也至凌晨1点多,大家都带着几分酒意离开吃饭的地方,各自往住所赶,我的发小、我和我的老婆故然是一组,我由于酒量也过5、6分,在发小和老婆中间边聊,边走,一会也就进了家门。
  进家门后,我顺势打开电视,并安排发小坐到了沙发,我也坐下,开始与发小讨论着欧洲杯的前两轮局势,我老婆开始整理床铺以便这位发小休息。讨论中,我眼睛开始有些不由自住的合上了,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一会,朦胧中只听到发小和我老婆开始畅谈起来,笑声把我吵醒后,我睁开眼睛看一下,见我老婆趟在我对面的另一个沙发上,发小则坐在与她相邻沙发上,背对着我,我看了一眼接着合眼休息,意识中我在听着他们讨论的关于“生理”的话题,这时,只听到我的那位发小说:“你的精神面貌有一些不好,气色差,是不是近来某些方面不舒服?来,我给你把把脉看下”,听到这里,我一睁眼便看到这个所谓的发小伸手去抓住我老婆的手,嘴里还一个不停说着“要注意调养,你气血方面不畅,月经不正常,尤其是在某些方面你还更有严重的失调……”,说着还不旁若无人似笑着,我老婆也在附合着他搭着话。我开始听到“我给你把把脉”的时候,我意识中还以为是开玩笑,可没想到睁眼看去,这画面却清晰地进入我的视线,映入我的大脑。我以为这一幕会很快过去,继续半眯着眼睛看他们不停的说着、附合着,我忍着!可持续了大约3分钟,看他拉着我老婆的手说得还带劲,我便下意识地动一下身子,以表示我并没有睡着,半合上眼睛观察着眼前的这一幕。可这厮一点没有松手离开的意思,还一个劲拉着我的老婆的手,左捏右摸,嘴里还是一股脑的说着一些女人生理、性的问题,而我老婆也好像一点没有收手或不让其继续的样子。这时,我爽心把眼睛眼大,看着我老婆,可让我更失望的是,她的脸向我这边转过来,眼睛看着我,脸上附合着这厮的话不停的笑着,还边笑边说,“他已经睡觉着了!”,这回我的心里突然一股无穷的热火直冒上我的头上,他妈的,明明老子就是睁着眼睛看着他,她不紧不收手,还满脸堆笑地说老子睡着了。气喷中,我一脚揣掉了沙发前桌上放水果的钵,当我揣完后,我则了个身,继续听着、用眼逢斜视这厮,这时,这厮嘴里说着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转过把钵拣起来,看了我一下,以为我还是睡着的,又继续背对着我坐着,还在继续他那些“生理、性”的问题。我老婆好像是发现了什么,起身起来了离开了沙发,往洗手间去了一下,回来后还是坐那地方,跟没事一样的。看这里,我本也失望的心再也无法按捺得住这团奋力燃烧的熊熊烈火。他妈的,你知道老子看着你还要这样不动声色附合着这厮说那些正常男女关系间本不应该说的话题,起身后还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我他妈是招谁惹谁了?你还是我老婆吗?你还有一点妇道吗?天下有你这样的老婆吗?想到这些,从脚底直冲头顶的气焰驱使一大脚揣开了桌上的电脑。这次,他们也感觉到了我的情绪变化,开始过准备扶我,过来扶我还没一句好话,说:“你是喝醉了?发疯?”,这时的我,听到这样的话,我已经到了无法压制我全身的劲的地步,我起身“叭叭叽叽”就给面前这个曾经让我觉得是我可以与之共度后半生的女人几巴掌,她曾经也是我认为可以值得一生为之付出的女人,她也曾经是我认为可以让我与之组成家,为这个家而奋斗的女人,而现在脑子里的这些意念,都在眼前的这一幕幕中,随着我的几巴掌下去全然消失……!
  已经完全无法压制住这团熊熊烈火的我,脑中闪现一个念头,“行,他妈的你们在这里住,我给你们让地方!”,在这个意念的引领下,我开始翻找我的钱包、电话和钥匙,可钥匙怎么也找不到,这团火焰的燃烧,加上在面前这个还是完全无动于衷的女人无言、无衷的催化之下,我带着两行泪直接甩门而出。这时这个发小厮,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直接开门奔我而来,口里叫着大哥,双手使劲的拽着我,不让我出去。这时的我,那有驻足的劲?在悲愤、无语、无奈与这呼天无应、唤地无灵的“魔力”驱赶下,奋力的向前奔跑着。奔跑中,路上所有只要是当住我去路的物体基本上统统都被我的脚尖揣得四处乱飞,仿佛他们也都在我的身后随我的飞奔而起舞……! 坦率的说,我从来没有感觉我能有这样大的力量……!我一直没有回头之间意思,我想飞快地离开这里,离开他们的视线,路有远跑多远,为他们的情畅谈留出空间!这时,我的腰好像是被一个什么东西给楼住。回头一看,是这厮,他快过了我,将我楼住,口里叫着,“大哥,我错了!我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还一个劲的说:“哥,我给你道歉,哥,你别这样,我给你道歉…….!”这时的我,力好像也有些消失了,我的双腿开始发麻,气开始接不上来,我靠在了路边的墙壁上,心中无比巨裂的疼痛一阵一阵的涌上我的头顶,涌得我无奈地直摇脑呆,心里巨痛、脚背的肿痛也无法使我停止回想这个我打算共度终生的女人所表现来的冷漠、冷谈和无所事事以及他面对别人楷油、语言调逗时的表情。顷刻间,我瘫在了地上,脑子不停地浮现出之前那张张我从来都没有碰到过、也从来没有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的画面。这些画面和这个女人的所有举动所组织出来的一个个让我无法接受的情景、无法承受的屈辱促使我的脑呆无奈地、不停地晃动。这“晃动”的是无奈,是对我这个老婆所有举动令我如此失望的无奈,是对我这30年来从小玩到大没有一句挣吵、没有一点磕磕绊绊“兄弟”所做出来的行为的无奈……,可这时的这种“无奈”有谁能感受?谁能体会?我想,我迫切的想,迫切的希望她能给我一丝的希望,能让我看到她能有一丝丝的悔意的动作或一句话,那怕是一点点,一顶点点……!
  我带着唯一的一顶点希望,从瘫软中试着站起来。颤抖着的双脚勉强支撑着我往回家的方向走,这时,这厮给我的其他朋友打完电话,听到说他们人也到了,也过来扶着我,口里还是那句“哥,对不起,我错了,我不知道是这样结果!哥,我是真心来看你的!”。搀扶间,我回到了屋里,可这一回来,我彻底的绝望了,这个女人,面前这个我曾经以为“懂得道理、懂理轻重、懂得谁是非” 的女人让我彻底绝望了。她,对我一眼不瞧,还直接抱着电脑、戴着耳机进入了我们结婚的房间,而且还把房间门给反锁上了。不仅没让我看到她一有一点点的悔意,去让我看到的是抱电脑、戴耳机、反锁门房这一连接的动作,全然一副与她一点关系没有的模样,再加上这厮硬是生拉死拽地拉我去小卧室睡觉!这一连串让我绝望的举动促使我无望的心又一次猛力的疼痛起来,在痛苦、绝望的驱使下,我三两脚揣了我那新婚的房门,这可是我这一辈子不敢想象的事情。门,成了两三块,这回的她取下耳机起来,准备开始换衣服了。看她那架式,还是没有悔意,还是那副与之无关的样子,我哭了!泪,犹如滚滔的洪水,直涌面下……!我嚎哭着,口里尝着自己涌出来的“苦泪”,一股劲的摔掉了桌子上的手机、杯子、花瓶等一切可以摔的东西……。刹那间,地上一片狼藉。手机粉身碎骨,杯子、花瓶真变成了玻璃碎片,最可恨的是,我没动过的抽油烟机机盖也好像是为了跟我凑热闹,也自动地炸成了无数块碎片,细碎玻璃遍布一地,像似在帮助点缀一下这美丽的场景。身边的这厮也在不停的一个接一个的说“哥,我错了,你打我,你心里边有委屈你打我,你骂我,你不摔了好吗?我求你了哥”,还边抽自己的嘴巴,边说, “哥,对不起,如果你需要我给你跪下,我就给你跪下好吗?”。这些,使我已经到达了完全无法控制的地步!可我还在有意识观察这个“女人”是否能让我看到她的悔意……,可我一直没有看到,直到最后也没能看到……!
  这时候,那厮所叫的兄弟也到了,这位兄弟曾是我一个屋檐下度过一些艰难时光的,平日里,他对我应该是非常的了解,我的心思、我的想法、我的为人、我的处事他都是非常的了解。他进来后看这现状,我发现了他脸上不理解的变化,问了一句怎么会这样?喝醉了就睡觉嘛,闹什么闹?我看到他不理解的表情回了一句,哥,这事跟你没关系,你们别管!当然,我的声音是很大,大得有点让这个哥无法接受,他以跟我拉大嗓门,“你听不听的?人家从大老远来看你,你如此做法成何体统?喝醉了就睡觉!”,听到这里,他以为我是酒醉而发疯的想法,以为我是故意在醉酒的情况下这翻闹腾,我翻腾的心火又一次上来了,来看我?来拿着我老婆的手谈生理、月经、谈在某些方面要严重失调的问题?话到此处,我的手开始不听使唤的舞动起来,挥着,说着:“我给你说,你听着,我不是喝酒而闹这事,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别插手”,我的手指了起来。这时,他也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唬我,“你听不听嘞?你听不听嘞?”,就在这时,我心中的炸弹带着烈火又一次炸开了起来,心里边的念头是,为什么我们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日子的哥也会这样不理解我?不懂我的心?都以为我是在无理的闹?想到这些,我爆炸了,直接冲向厨房举起了菜刀,直接挥向了这个不理解我的哥,这时候我真连杀人的念头都有了。但好在左右人都在使出了猛劲的拉拽下,把我拉了回来。而这时的那个女人,还是一副跟他没有一点关系的样子,在那地方坐着“抽泣”。这时的我,口里冒出来的全是炸弹,这些炸弹在凌晨的3点多炸醒了左邻右舍。当然,他们是在自己的阳台上看我们的“撕杀”,这一轮的轰炸,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的眼泪在这种不被理解、这种“痛”和这个“冷漠”女人的举动驱使下,泪又一次涌出了眼框。
  这时,第二个朋友也到了,把扶到了椅子上坐着,说是让我冷静冷静,我,我好像没有了力气,我开始控制自己,不再让那些让我无法接受的画面在我脑子里浮现,我开始克制,克制着不去想这些所有可能会让我上火的情景!慢慢的,慢慢的,我开始冷静一来,他们让我跟他们出去好好聊聊,把这些事情摆在面前讲清楚,可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我不想摆了,就如此吧,你们都走,让我自己清静一下!你们都走吧,都给我走……!我接连着说了无数句这样的话,显示有些苍白、无力,而他们,也处于对我的担心,而迟迟不肯离开…..!
  我坐在电视柜上,头紧紧的靠在电视中央,仔细的回想这些事情的经过,一切都是如此让人历历在目,这些类似于电视里才有的画面在脑子里边不停的浮现出来,我在这些画面中,搜索着每个细节,搜索着谈话的开始,搜索着谈论的话题,搜索着这些话题给他们带来的“喜悦”,搜索着写在他们脸上的“笑容”,搜索着点燃我这团火的“引子”,搜索着我之后“狂飙”的样子,一切一切都是那样的心酸,一切一切都是那样让人无法让人接受,一切一切都让我濒临崩溃。
  她,出去了,说是我不出去她出去,她自己出去,同乡的老婆陪着了她,我看到她出去的背影。泪,又一次嘎然而下,但我没去追她。我想,是该让她也清醒、回忆一下为什么自己就不能考虑一下自己老公的感受?说实在的,我不想她走,可我也没有了力气去阻拦她。就这样,我让朋友下去跟着你,让他们把你她带回来,后来听说妈不肯回来,我很痛心,很痛心!这痛是恢复平静后的我真真切切的痛,已经痛到了没有力气支撑我起来关灯关门。我想,也只能如此了,我也需要清静、需要冷静……!
  就这样,同乡们在我的安静中离开,他们给我关上了灯、关上了门。我独一人,头,还是靠在电视中央。屁股,还是落在电视柜上,顷刻间,万籁寂静,一切似乎那么平静。可我的心,还是飞往你的那一边。因为,外边下着雨。虽然,我不知道你是那里……!
  就这样,我在这凌晨快五点的黑屋子里借着窗外微弱的灯光看着对那张纳米相框(结婚照),上边剩下的也只一片黑影,去怎么也看不到了那个“影子”。渐渐地,我干枯的眼框也支撑不起我再在这黑黑屋子里寻找那个“影子”,就这样,我倒下了,倒在了潮湿的地板上。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一阵刺骨的凉风将我从这潮湿的地板上惊醒。于是,我从地板上换到了沙发上。
  换过来不久,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很是惊喜。可刚进来,又要看你出去的影子,我追了出去,把你拽了回来,希望你在家里休息,,平静后我们也可以谈谈,可进来后的你,反锁了小卧室的门,我也就没有在意,继续趟在沙发上,心乱如麻。可当你休息完再次醒来准备离开时,我看到你的背影。这次,我也很想再一次去拽你回来,可我的心,又一次凉了。是因为,感觉到这些好像都是我的错,这些都好像只是我一个的问题,而你却跟昨天晚上一样,全然与你无关的样子使我停止了这再次去追你回来的想法……!
  这一天,我一个人一直坐在沙发上,什么也没动,也没有力气去动,脑子里浮出的还是你们在我面前拉着手,谈“生理、不正常、严重失调”的问题,还是昨天晚上那一副副让我感到耻辱,感到触目惊心的情景。一天以来,作实让我不平静,让我感觉我很无能,不能像别人一样大肚地去包容一个可以在我面前和别的男人谈论本应属于夫妻之间或者女性朋友之间才可以谈的“生理、失调、月经、性”等问题的女人。感觉到自己很无能,是因为,这些在别人看来都是无所谓的事而我却很在乎,我想,也只有我这种小肚鸡肠的人才会在乎这些事情.....。
  现在,我也不想去爱,她,已经不在家,家里就剩下一片狼藉和一颗碎得不能再拾起来的心,一天里,没有她的影子,朋友们、亲人们几十个未接电话我都没接,心里无数的痛还是由我自己承受……!忆起昨夜种种一副副让我感觉到难以启齿的画面,无数次地看了拽在手里的那把尖刀,很想就这样解决自己,可看到爸、妈、妹不断打来的电话,不免将死之转为痛之,泪,无数次地随着一个又一个的电话铃声不止地往下落……!
  朋友们,接下来,在我和我老婆之间,在我和我老婆的家人之间,在我老婆的家人和我的家人之间,这另外一个男人之间,可能还会发生很多关于“这一夜”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该如何考虑这些问题?是离?是继?我也难以抉择!
  现在,我也无法去想,也没有精力去想,只想“静”,继续一个人的“静”,没有受外界所骚扰的“静”,或者说,“离开这里,结束一切的‘静’”朋友们,真诚的希望你们能给些衷恳的建议!
  吾为私爱泪两行,尔等不解让我枉,汝若无意再伴行,他日望觅如意郎。
  ---吾将在遥远的地方为之祝福!

  实记:06-10
12-07-13  sadtears2012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