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支持固定汇率?(转载)

  为什么要支持固定汇率?

  文/黄涛

  原文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dcebf701012mlt.html

  汇率应该由市场完全决定吗?

  主张浮动汇率的一个最主要理由,是认为既然汇率是货币在外汇市场的价格,那么理应交由市场来决定。这种观点将货币与一般商品相等同,存在三个问题。

  第一,一般意义上的外汇市场或者完备的外汇市场并不存在。外汇市场上最大、最有影响力的参与者往往是各国中央银行。为实现内部或外部平衡,各国央行在外汇市场频繁对本国货币汇率进行干预。因此,与其说汇率是由外汇市场自由决定的,不如说是各国中央银行干预的结果,与一般商品或服务市场上所决定的价格不是一回事。

  第二,自由市场上的价格浮动只是相对价格的浮动,并非针对一般价格水平而言的。事实上,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各国的政策实践来看,均不支持一般价格水平的自由浮动。而一国汇率的变动却会对一国整体物价水平产生影响,这种影响不仅体现在以外币/本币衡量的出口/进口产品价格上,还体现在汇率的变动不可避免的对国内价格体系产生冲击——本国货币升值,国内往往有通缩趋向;本国货币贬值,则会面临通胀压力。

  第三,货币与一般商品的最大区别,在于货币充当一般等价物或者说是度量衡的角色。换言之,所有的物品、服务等都需要用货币来衡量其价值,而不是相反。作为度量衡,货币价格(汇率)的频繁变动,就像度量标准的频繁变更一样,除了引起混乱之外,看不出有什么好处。好比今天规定 1米等于100厘米,明天1米变更为76厘米,除了引起长度测量的混乱之外乏善可陈。

  从来没有完全的浮动汇率制

  浮动汇率含意着以外币衡量的本币之价,由外汇市场决定而自由浮动,前提则是有多种货币。这一点似乎不言而喻,但极为关键。如果全世界的货币相同,例如都是金或银,或以金银为本位(此时实质上仍然只有一种货币),那么自然是固定汇率制了。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究竟多少种货币才能称之为完全的浮动汇率?假定全球分为两大阵营,分别使用一种货币,两种货币之间的汇率自由浮动,但每一阵营内部只有一种货币,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说全球货币体系是浮动汇率制吗?即便在浮动汇率大行其道的今天,一国内部货币数量仍然只是一种,区域与区域之间所实行的也仍然是固定汇率制。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元以固定的兑换率1:1换取马萨诸塞州的一元,同样,北京的一元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可以固定的兑换率1:1换取上海的一元。

  较好的办法或许是探讨最优货币区的范围。在最优货币区内只使用一种货币,或者使用多种货币的同时固定他们之间的汇率。在最优货币区之间,不同货币间的汇率可以固定,也可以浮动。当最优货币区的范围足够大时,全球只使用一种货币或者使用多种货币但固定货币间的汇率;当最优货币区小到极致——人手一种货币时,货币的种类最多,此时如果货币之间的汇率自由浮动,那就不如回到以物易物的时代。

  可见,仅当最优货币区不大不小时,浮动汇率才有存在的空间,此时在各最优货币区内部仍然实行着固定汇率制度。

  为什么浮动汇率会流行?

  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前,战争期间的赤字财政也曾在短期内摧毁过固定汇率体系,但为时不久固定汇率制度就又得到重新恢复。今天,由于超越经济学的政治因素的存在,世界范围内浮动汇率的理念和政策实践变得流行。

  第一、在西方所谓的民主政治和大搞福利社会的背景下,固定汇率不易守住。固定汇率捆绑住了财政的手脚,限制了政府花钱和利用货币政策调控经济的空间。因为这个原因,即使在金本位制时期,货币贬值的现象也时有发生。而今日之西方,一人一票的民主政治深入人心,政客为讨好选民赢得选票而大搞福利社会,守住固定汇率制度的难度更是大甚以前。

  第二、从美国的角度看,主张全球范围内的汇率自由浮动可以有效地降低其他货币对美元的替代,增加国际市场的不确定性,从而增加世界范围内对美元的需求,并可以在任何必要的时候将美元贬值,变相进行债务违约和提振美国本土的竞争力。并且,主张汇率浮动,美国可以“充足”理由要求其他国家货币升值,而用不着美元贬值。这前者与后者的经济后果可以极为不同!

  法国经济学家、中央银行家查尔斯·李斯特曾经说:“民主葬送了金本位制。”今天,我们也可以说:“政治催生了浮动汇率制。”

  关于浮动汇率的其他见解似是而非

  一种观点认为,浮动汇率有助于缓解当今全球国际收支严重失衡问题。然而,实际上国际收支失衡正是汇率浮动的后果之一。在固定汇率体系下,国际收支有着内在一致的调节机制。以金本位制为例,当出现国际收支逆差时,黄金流出,货币供应量缩减,国内支出下降,国际收支逆差得到纠正。正因如此,在长期的固定汇率制历史上,国际收支失衡从来没有今天这么严重。

  另一种观点认为,采取固定汇率,不可避免的要丧失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这种观点的理论依据是蒙代尔的“不可能三角”:实行固定汇率,如果不对国际资本自由流动作出限制的话,那么一国货币政策将丧失独立性。理论上没错,可货币产生的目的是促进交换,降低交易成本,货币政策的目标应该在于确保货币功能的发挥,而不是管到经济的其他方面。而且,从长期来看,货币政策也不可能对产出有持续性影响。否则,一国政府就可以只是源源不断地印钞或者将利率调上调下了。有趣的是,尽管是“不可能三角”理论的提出者,蒙代尔本人却是坚定的固定汇率支持者。

  其他似是而非的观点还有通过货币升值可以减轻一国通胀压力。通货膨胀归根结底是一种货币现象,根本性地缓解通胀压力的关键,在于收缩货币供应,结束货币超发的行为。没有见过一国一面大手放出货币,一面持续升值货币,还能够保持国内物价水平的稳定。反倒是因为有继续升值的预期,国际资本的流入带来货币供应的增加,进一步加大了通胀压力。这一点正是当前人民币升值的困境所在。

  货币必须下一个锚

  总之,与固定汇率相比较,想不出浮动汇率有什么胜出之处。而即便在浮动汇率大行其道的今天,固定汇率依然随处可见。一国之内自不必说,那些采用联系汇率制的国家和地区也并非罕见,欧元区的成立则是最新的固定汇率制的例子。

  当年弗里德曼和蒙代尔的巅峰对决,争论的可不是固定汇率制和浮动汇率制的孰优孰劣(结论明确,不用争议),而是在现实条件的约束下,固定汇率究竟守得住还是守不住。以欧元区为例。弗里德曼认为不同国家的政治不同,失业率不同,对货币政策的需求不一样,统一欧元是要成员国家放弃货币政策的自主权,行不通。蒙代尔则坚持认为统一货币带来的巨大利益远超放弃独立货币政策的成本,从而不仅在理论上论证欧元区的可行,更是身体力行促成欧元区的诞生。

  当然,在蒙代尔看来,正确的问题不是讨论固定汇率和浮动汇率的优劣,而是应该固定什么变量?是价格水平?货币供应量?还是汇率?固定汇率制选择将汇率固定,浮动汇率把稳定政策的重担交给了货币本位或商品本位。后者即是我们所熟知的货币供应量目标制和通胀目标制。从西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经验看,二者运作得都不可谓之成功!是的,货币必须下一个锚,但从人类实践来看,看不出当前有什么锚比以国际主导货币为锚更经济和有效。

  注:原文刊发于《经济参考报》(2012.05.09),发表时有删节。
12-07-03  dangdangzai2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