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玩文字游戏?

  
  《中国人的另类四大发明》这篇文章今年4月发于新西兰中文《先驱报》,作者是胡荣荣。其在博客日报上的博名是“胡家虎威”。这是一篇非常生动的力作,它将中国的问题基本上找出来了,所以,值得进一步的解读。



  作者认为,除了科技上的四大发明,中国人在人文文化上也有四大发明,而这四大分明,却奠定了中国历史的基础。这四大发明分别是:太监政治、小脚文化、造假艺术、文字游戏。其中,真正伟大的发明,是第四个发明——文字游戏。



  作者在文章结尾写道:“文字游戏——这是中国人最聪明和最伟大的发明,这个发明虽然只不过是一个游戏,但这个游戏足足可以粉碎世界上的全部的真理和谎言,美好和丑陋,世界上的任何事物,在这个游戏面前,都微不足道。真的。微不足道。因为,这才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这真是画龙点睛之笔!



  然而,关于中国为什么会有“文字游戏”的问题,作者只有现象描述,而无理论阐释。的确,这个问题要解释清楚非常困难。因为我们不能只看现实,还应该走进中国历史最为幽暗的角落。如果要我解释这个问题,我的说法一开始就会遭遇强烈的反对意见。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得不说明自己的观点。



  所谓“文字游戏”,首先是中国的文字问题。五四时期,大凡具有民主思想的学术大家,都有“废除汉字”的主张。就连毛泽东也有过类似的观点。已故语言学家王力说过:字母文字是法治的语言,象形文字是人治的语言。这意味着,中国的汉字决定了中国必然是一个人治国家。有人会这样反驳:台湾也是使用汉字的啊,为什么他们可以搞民主?这个说法的问题是:它没有看到,文字的背后还有社会背景以及意识形态。只有特定的历史条件,才能让汉字化腐朽为神奇。



  由于台湾是一个开放社会,所以,即使他们是使用汉字的,然而,这种使用不再是书面语言的,而是社会的、生活的。也就是说,社会、生活对于书面语言具有支配性的力量,书面语言随着社会、生活而不断改变,而不是相反地,社会、生活被书面语言所支配。也因此,台湾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汉语的社会,而是一个多种语言(声音)的社会。但在大陆,我们的社会、生活却确实是被书面语言所支配的。所以,我们的社会、生活是失真的,只能有一种声音,而且,它必然是虚假的,虚假得就连写这种书面语言的人也并不相信。



  在这种虚假的背后,是汉语言文字的呆滞,它能够抹杀历史。汉字源自巫术。巫术往往掩盖真相。同时,巫术具有震慑作用。而表音文字是一种无法被单一的个人或者势力所能控制的语言文字。所以,至少于3600年以前,在地中海一带出现了最初的字母,并淘汰了以往的表意文字。字母之所以能够在古埃及诞生,是商业的力量,也是自由的力量。



  首先,当时的地中海一带是各种文明交汇的地方,而字母产生的时代背景,是古埃及的奴隶社会;另外一个背景是贸易的日趋活跃。公元前1600年,那些不识字的底层劳工开始用符号代替象形文字,这是字母文字的雏形。同时,这也是一次渴望自由、认识自我的精神运动,例如,公元前1275年,摩西带领在埃及为奴的犹太人走出埃及,并向犹太人颁布神的律法。其次,商业活动推进了字母文字的成熟。公元前11世纪,腓尼基人建立了字母表,很快希伯来字母也随之出现。交代这段历史,是想让大家看到:正如王力所言,字母文字是契约性的文字(商业贸易、民族认同,都需要“合约”),它必然导致法治。



  然而,中国人呢?我们的文字几千年不变,而且,充满了杀戮、不合作的色彩。例如“我”字,就是一个人拿着武器的样子。因此,中国人的自我意识尚未真正诞生。西方文明传入中国之后,面对“他者”的异质文明,中国人才开始出现带有一定个人主义色彩的自我意识。然而,由于缺少民主的社会机制,所以至今,中国人说“我”的时候,仍然有一种凶巴巴的味道:“我ⅹⅹⅹⅹ”。极端的自我中心主义,导致了一个一盘散沙的社会,这也为中央集权埋下了语言文字上的根据。



  契约是个好东西,它是法治的基础。但是,任何契约都是不可能尽善尽美的。然而,正是这种不完备,成就了字母文字的开放性。开放性是民主的基础。民主,简单的说,就是每个人能够说出自己的话,提出自己的主张,表达自己的要求。世界成了无穷无尽的描述。世界通过人类鲜活的语言而不断获得新的意义。中国人呢?由于是象形文字,所以,中国人的语言是封闭性的,世界只能是巫术的世界。也因此,古代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诗歌成了中国人难得的精神表达方式。然而,现代社会是一个“祛魅”的世界。



  人类文明的进化,在语言文字上的表现,就是日益符号化。古希腊的第一个哲学家泰勒斯认为世界的本源是“水”,在这里,“水”其实就是一种符号,而不是具体的江河湖海中的水。阿那克西米尼认为世界本源是“无限”,毕达哥拉斯认为是“数”,越来越抽象、形式化了。其实,他们的哲学思想可以概括为“世界是X”。这是什么意思呢?它表明了世界就是无穷无尽的描述,没有人能够以“真理的化身”自居。这就是民主的哲学根基!只有巫师,才会认为自己是通天的,好像自己真的把握了真理。



  其实,尽管“真相”只有一个,但“真理”却是信仰的范畴。人们追求真理是必须的,然而,就像对“神”的态度一样,我们只能无限趋近“真理”,而不可能真的抵达。而这个不断接近“真理”的过程,就是符号化,它需要全人类通过历史来回答,而不能靠某个人的即时宣告。任何人都是有限的存在,而真理却是无限而永恒的。所以,“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真理”的意思,其实就是“没有人能够掌握绝对真理”,包括爱因斯坦在内。但接近真理,却是人类的共同使命。



  20、21世纪之交,是人类历史上最为了不起的时刻。人的符号化、数字化成为现实,这意味着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追求真理的行列之中了。世界成了“0”和“1”的无限交换与组合。“0”和“1”是计算机、互联网的最根本的组织、运作原理。那么,在社会学上的“0”和“1”又是什么呢?我认为,它们分别代表了“让人说话”与“不准杀人”。“不准杀人”是社会正义的底线,而“让人说话”是生活意义的源泉。它们一起构成了一个有道德、有活力的社会。



  实际上,如果没有互联网技术,中国人根本就不可能认识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我们仍然只能生活在一个虚假而且残酷的世界之中。所幸的是,互联网为中国人打开了一个缺口!而且,这个缺口终将越来越大,最后必然导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局面。那么,互联网为什么这么强大?因为在互联网上,汉字不再是文字,而成了声音和符号。通过互联网,象形文字不得不转换成为符号文字、表音文字!所以,一些人认为电脑降低了中国人的写作水平或者文字表达能力,纯属杞人忧天。



  《中国人的另类四大发明》这篇文章认为“文字游戏”是中国最伟大也最害人的发明,实际上,尽管这个观点非常值得欣赏,但它也是经不起逻辑上的或者概念上的分析的。因为中国式的“文字游戏”,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让人放心的游戏,而是“文字狱”。中国的文字狱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了。真正的文字游戏是人的符号化。但符号化必须限制在游戏本身之内。这就需要法治(游戏规则),需要民主(博弈各方自己下棋),需要裁判(政府、民间组织等社会治理的力量)维持秩序,不能像中国老头那样,下棋下不过别人,就动手甚至杀人。



  所以,中国式的“文字游戏”,比较准确的说法还有:它是“纯属摆弄文字的游戏”。这就像一个摆棋摊的江湖骗子,他摆弄棋子,布下迷局、设套,让人上当。这是最不道德的游戏。然而,中国人玩的就是这样的游戏!很多人围观,很多人上当。它不是真正的博弈,而是博傻。为什么那么多人去跟这种无聊并且残酷的游戏?这与中国人的精神状态有关。除了这些,就再也没有其它的精神寄托了。除了钻营取巧,中国人就拿不出真正的智慧。严格地说,“爱智慧”是古希腊、希伯来的传统,因为智慧在“神”那里。古希腊哲学是“诚实的无神论”,它诞生了形式化的理性;希伯来则信仰上帝。他们一起承认人的无知与罪性。而这正是社会正义与个人道德的开始!



  中国式的“文字游戏”如同巫术一样,是愚弄人民,并且导致人民彼此之间无法相互信任的鬼把戏。所以,玩起来不是一般的残酷,而是整个社会的荒诞不经和道德沦丧。为什么鲁迅叫大家不要读中国的古书?因为那里除了极个别的典籍之外,几乎全部都是文字游戏和文字垃圾。同样,所谓政令都是扼杀自由的东西。《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各社会的命运》一书的作者戴蒙教授说,中国全国一统,任何一个命令,无论何等荒谬,都得举国奉行。戴蒙教授认为,即使现代中国还摆脱不了这种遗毒,譬如文革期间领导一声令下,全国学校即关闭了五年。这种社会悲剧之所以几千年持续不断地上演,其原因深埋于历史之中。惟有推倒这种“文字教”【台湾学者龚鹏程将其称为中国的“五教”(儒、道、释、文、侠)之一】,中国的悲剧才能破局。



  知道了以上这些道理之后,《中国人的另类四大发明》一文中的其它三大“发明”就迎刃而解了。所谓“太监政治”,首先是毁灭人性。中国社会之所以没有公平的游戏,是因为中国人尚未争到做“人”的价钱(鲁迅)。只有每个人的人格独立、平等了,社会才能正常起来。法治才会成为可能。没有这些作为保证,“人性”的泯灭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所谓“小脚文化”,其实就是摧毁价值。我不久前说过,中国人总是将一切好东西都要糟蹋掉的。所谓“造假艺术”,就是人与人之间由于彼此无法信任所导致的投毒、互害的战争状态。



  综上,不难发现,中国式的“文字游戏”的确害莫大焉!!!公元前1400年,甲骨文诞生。至今,中国人仍然没有摆脱原始的巫术崇拜!所以,下面的结论就是再也自然不过的了:中国社会应该彻底开放,全体中国人都应该补课,学习别人的先进文明!否则,再过五千年,中国人仍然还是大玩文字游戏的愚蠢“类人孩”!That is terrible!昂山素季说:政治其实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那么,学习是什么?其实就是学会说话。她说:“尽管说出你心中的话,如有所言,当言无不尽。当我们持不同意见的时候我会提出反驳。而这也是民主主义中最基本的言论自由。”王亚南在《中国官僚政治研究》一书中引用了一位西方学者的这句话:“在专制体制下,只有两种人,一是哑巴,一是骗子。”很显然,这两种人我们都不能做。



  今天,如果再说“废除汉字”的话,的确有些不合时宜了,而且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历史已经通过我们的近邻作出了回答,日本人改造了汉字,台湾、香港同样成了一个多文字、多声音的社会;不仅历史,全世界也对这个问题作出了回答:民主是普世价值,民主需要不同的声音!而将文字从纸面上的本本,变成现实中的声音,则需要行动。昂山素季说,“行动是命运的基石。”亲爱的汉语同胞们,我们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需要行动,我们需要自由和民主!自由和民主,也只有自由和民主,才能一扫中国传统文化的阴霾,化腐朽为神奇。



  ——————————————————————————



  【附录】中国人的另类四大发明



  (新西兰中文《先驱报》,作者:胡荣荣)



  四大发明,举世闻名,也是中国人的骄傲。但老实说,四大发明对中国历史的推进,却是有限的。比如指南针和火药,就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不过,除了科技上的四大发明,中国人在人文文化上也有四大发明,而这四大分明,却奠定了中国历史的基础。



  这四大发明就是:太监政治、小脚文化、造假艺术、文字游戏。



  太监政治



  对于太监,恐怕任何人都是带着蔑视的目光去看的。谁也不会瞧得起太监其人其事。然而,在中国历史上,太监却一直是历史上很重要的一支政治力量。



  我以前一直很奇怪,既然大家都知道,秦朝的灭亡是和一个太监赵高有关的,为什么后来的皇帝不汲取这个教训,反而对太监十分得信任?基本上每一个朝代,到了后来,太监就成为了皇上最信任的人了。明明大家知道相信太监是要亡国的,为什么皇上还要相信太监呢?



  现在想明白了。



  因为,除了相信太监,其实皇帝已经没有可以信赖的人了。



  太监是皇权制度的牺牲品。为了保证皇帝的权威性,历史上的制度都是从保证皇帝的性权威开始的。因为,性的权威,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权威。为了皇帝的性权威,制度于是阉割了服侍皇上的男人,这些男人于是就成为太监。



  但是对于皇帝来说,性生活的潜在敌人可以用阉割的方式来保证自己的权威,对权力的竞争者却根本就没有任何手段去解决。朝庭里的那些大权在握的官僚,就是自己的权力的竞争者。中国的每一个朝代都是这样的:建朝初期,皇上大权在握;皇帝的权威不容置疑。到了中期,皇权和官僚的权势基本相当。到了后期,皇帝身边可以信赖的大臣就不多了。于是,皇上身边的那些权力欲望比较小的人——太监就成为了皇上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只不过,皇帝不可能知道,太监对于权力的欲望果然要小于一般的人,但因为生理畸形,所以当太监们权力在握后,推行的政治其实也是畸形的。



  太监政治——就是用最不人性的制度来保证人性的推广。



  小脚文化



  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太监政治能够一直伴随着皇权制度而存在几千年,并不是偶然的。因为,我们有这样的文化基础。而这个作为基础的文化特征,就是小脚文化。



  有一个作家写过一部叫《三寸金莲》的小说。就是用美好的文笔去描写世界上最丑陋的内容的。



  小脚文化,其实是一种对自然的美好文化的最不人道的摧残。但包小脚的痛苦,在对小脚的畸形欣赏中,变得不再重要。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美的、善的、好的,就不再是人们追求的目标,相反,丑恶就成为最高的理想。当这个丑恶用相当理性的技术去表现的时候,人们就不再明白丑恶和真善美的区别。



  小脚文化——就是用最美的形式来表现最丑陋的内容。



  造假艺术



  一张周老虎的华南虎的照片,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人的造假艺术的登峰造极。不过,造假艺术并不是周老虎的发明,而且,周老虎也不是最高的成功者。因此,外国人就不会明白,为什么中国的假币会这么多?



  要明白周老虎和假币其实都不是孤立的,就必须看到,造假艺术在中国的源远流长。



  北京的秀水和上海的襄阳路都曾经是中国造假艺术的商业圣地。现在,上海的襄阳路市场虽然不存在了,但造假的商业艺术并没有在上海滩消失,而是散落在上海的大街小巷。要让中国人不造假,就好比要让中国不放屁一样。强人所难。



  《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是中国文化史上的四大名著。如果你还看得仔细的话,就会记住,四大名著里都有对造假艺术的细节描写。《西游记》里有真假悟空、真假唐僧、甚至还有真假如来和真假西天。《水浒》里有真假李逵和真假宋江。《三国演义》里有真假曹操和真假诸葛亮。最后是《红楼梦》。《红楼梦》里有不但有真假宝玉这个人,甚至还有真假宝玉这块通灵宝玉。在这四大名著中,书中的重要人物,都出现了相应的真假对应的人物。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现象,当然和造假艺术深深烙印在我们的文化里有关。



  全世界有哪一个国家,在最重要的几部文学名著里,都会出现真假对应的人物?



  只有我们中国。



  至于假传圣旨、假语村言,当然都不在话下了。中国人就是在打仗的时候,也不会忘记真假日本鬼子和真假土八路的。因此,在体育比赛中,假哨和假年龄之类的事,只不过是小菜一碟。甚至可以说,假药假食品,都不过是家常便饭的另类口味。



  所以,《红楼梦》里的那一副对联,就道出了中国文化的真谛。



  “假做真时真亦假,无还有处有还无。”



  造假艺术——假是对的真的否定,真是对假的否定,真和假就成为保持中国文化平衡的天平。



  真和假,在中国文化里,它们之不可分割,就好象是男人和女人之不可分割一样。它们既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



  文字游戏



  不过,相比于文字游戏,以上三项发明还不够伟大。真正伟大的发明,是第四个发明——文字游戏。



  有人会说了,文字游戏,不过是个游戏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错!



  文字游戏被发明的时候,果然仅仅是一个游戏,但当这个游戏被用到政治上的时候,所发挥的威力,已经超过了以上三项发明的总和。



  文字游戏也许是用来的写对联的。但把文字游戏的功能用到政治工作上的时候,你就会看到无与伦比的威力。



  比如,历史上著名的曾国藩,曾经写过这么四个字:“屡战屡败”,但他的幕僚把这四个字的次序改了一改,变成了“屡败屡战”,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这就是文字游戏的威力。



  我们骂外国人,你们的工人都失业了。外国人说,你们的工人也失业了。我们于是就把失业改成了下岗,然后,我们照样可以骂外国人。因为,我们没有了失业,只有了下岗。从失业到下岗,只不过玩一个文字游戏而已。但我们完全就赢了这场论战了。



  所以,对于死在灾难中的人们,如果用“成了牺牲品”这样发文字,就容易引发人们的不满,但如果说死者是“死得伟大”,成了菩萨,那么我们就可以高高兴兴了。这从悲伤到高兴的过程,就是因为有了文字游戏的伟大魔力。



  文字游戏——这是中国人最聪明和最伟大的发明,这个发明虽然只不过是一个游戏,但这个游戏足足可以粉碎世界上的全部的真理和谎言,美好和丑陋,世界上的任何事物,在这个游戏面前,都微不足道。真的。微不足道。因为,这才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

12-06-07  田一方2012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