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菜茶馆】我为什么要反对“人之初,性本善”?

[咸菜茶馆]我为什么要反对“人之初,性本善”?

  啃咸菜谈天下



  《三字经》的第一句说:“人之初,性本善。”这是一句很重要的话,因为它是整个儒家学说的逻辑起点,关系到儒家学说的现实旨归,也就是关系到它对社会现实的干预方式。

  孟子和一大帮子人,争论人性的善恶问题,并不是吃饱了撑的。

  儒家选择了人性善。

  那么以人性善作为逻辑起点,我们将会对社会人生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

  首先性善论将导致一个人治社会的形成,并同时产生专制独裁的统治模式。

  因为如果我们承认人性是本善的,那么就意味着,人是可以根据制度的需要而加以调整改变的。如果在实行统治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那一定不是制度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用儒家的思维方式来说就是人在道德修养上磨砺得还不够。在这样一种思维定势之下,制度上的缺憾被掩盖了,一切社会问题都被简化成了道德问题。比如,目前大家深恶痛绝的腐败问题,这本来是一个制度上的问题,在现有的这种体制之下,这是必然出现的问题。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虽然天天骂腐败,但是你没有让我当官,你如果让我当了官,我也会一样腐败。为什么?缺少制约机制啊。不贪白不贪,贪了白贪,我为什么不贪。我的道德当然并不高尚,但我敢肯定地说,像我这样思考问题的人太多了。我们现在整个官僚集团普遍性的腐败,在儒家的人看来,绝不是制度的问题,制度永远是不会有错的,有错的是人,是人的后天修养不够。正因为如此,我们把大量的精力放在了官员的思想教育上。而实际上,这样脱离实际的教育,除了造就了一大批伪君子之外,我们从来就没有从中得到过真正的好处。焦裕禄这样的人也确实有,孔繁森这样的人也确实有,但是你能不能把这样的人当做一种的生活的常态去要求于人呢?就好比确实有人能走钢丝,但你能不能要求每一个都能走钢丝呢?把生活中的特例硬要当成是常态,然后要求于人,这是不可能实行得了的。有儒家思想的人也不是不关心国家,儒家从孔夫子开始就是一个入世的姿态。面对现实,儒家的人会比别人更痛心疾首,翻开古书,成天就听见那些儒生在叹息世风日下,几千年来,不绝如缕。他也想匡世救国,但他们用力的方向根本就错了。因为他认定人性是善的,认定任何道德标准都是能通过人的自我修养而达到的,而且他还有一个先验的前题是,制度是不会错的,也是不能改变的。所以越是世风日下,他就越强调要讲道德,越是讲道德,离制度的创新就越远,结果社会就会更混乱。而社会的进一步混乱又会刺激他更加痛心疾首地要去加强人的道德修养,这就进一步忽略了制度问题,结果社会就会更加肮脏。最后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他们为了让大家适应一个糟糕的制度,不惜冒着成为笑料的风险,让我们大家一定要去达到不可能达到的道德上的目标。拿当代来说,我们从建国以来,不断搞运动,就在目前,也还是这样。刚“三个代表”完了、又是“先进性教育”、又是“八荣八耻”。就没有人想一想,提这样不切实际的目标可笑不可笑,如果有一个人在这样的阵势面前能憋住不笑,我想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真傻瓜,二是伪君子。真傻瓜想做好事,但他们总是好心办坏事,我们让他们办了几千年了,把我们害惨了(比如大跃进,大跃进就是让人们提高思想水平去适应一种糟糕的制度),以后不能再叫他们办了。伪君子当然也要不得,从古到今,中国的大奸大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极端虚伪,他们把我们害得也非常惨(和真傻瓜给我们带来的灾难相比,还要好一点,因为我们对伪君子的戒心一直比较浓)。

  这样一个只强调道德修养的社会,一定也是一个制度设计上非常拙劣的社会(也可能是为了某些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而故意设计得很拙劣)。要维持这样一个社会的运行,成本非常高,人的个性遭到了极大的压抑,这是中国人活得很累的根本原因。在这个社会里,对人所有的评价都是泛道德的,而评价一个人的道德又很难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评价一个人的道德,好色的贾赦与正直的柳湘莲标准肯定不一样),人本身的弱点也决定了他们不可能真正地清楚地认识别人的道德水准到底如何。另外道德本身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也会随着时间的变化 而变化。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这就造成了在社会上“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的尴尬状况。这样一个社会不是用法律制度来约束人的行为的,它是用一种道德信念来约束人的行为的。这就是一个人治的社会。人治的社会有一个大毛病,就是它的道德底线在哪里,没有人知道,因为对自己要求越高的人,他就越是在生活中羞愧万分,相反越是对自己要求不高的人,他就越是生活中自视甚高,趾高气扬。在这样一个社会里,你会看到,自认为道德高尚的,恰好都是一些王八蛋。比如,在很多时候,恰好都是不要脸的人在给要脸的人做报告。不要以为他们是虚伪,实际上他们是真的认为自己道德很高尚,因为在这样一个人治的社会里,底线在哪里,天晓得!到最后,道德就成了某种自我感觉的东西。

  如果你以为一个人治的社会是一个温柔的社会,你就大错特错了。马克思说:每一种道德的背后都是由一种最不道德的力量在支撑着的。在一个法治社会,大家都有一个明确的行为规范,所以它的恐怖是具体的,而具体的恐怖永远是有限的。而在人治社会里不是这样的。人治社会是靠一种模模糊糊的对人的威胁而维持的,这种模模糊糊的威胁也可以叫恐惧感。这种恐怖是无限的。以儒家的逻辑,因为人的本性是善的,所以你只要是人,你就应该能适应我们所提供的任何制度,如果你不能适应,那一定不是制度的错,那一定是你的错,那么你就一定不是“人”。一旦你不是“人”了,那你的结局就极为悲惨。孟子骂杨朱,说他是“禽兽”,实际上骂人是禽兽,主要还不是说他道德差,禽兽的道德看上去也并不比人差;实际上骂别人是“禽兽”更大程度上是一种威胁:你已经不是“人”了,小心我们大家宰了你!后来又有了很多不同的骂人的方式,但效果都是一样的,都是妖魔化对方。比如到了文革,骂人的词汇就变成了“阶级敌人”,一旦成了“阶级敌人”会有什么后果,这大家都是知道的。它的恐怖是无限的。人治社会在惩治它的敌人的时候一旦出现了妖魔化对方的情况,那就意味着不论什么方式加诸对方身上都不过分(因为对方不叫“人”,所以也不必有什么人道)。这就造成了整个社会最大的不人道与残忍。和西方人相比,中国人的内心要残忍得多。一百年前吧,我们杀人都是在大街上公开进行的,这就是为了让人民感到恐怖。没有这种恐怖,人治社会一天都维持不了。所以中国社会的残忍实际上也是儒家带来的,我们今天所见的“虐猫女人”这类事情,它的总根源还是在儒家。

  儒家思想是通过道德来管理社会的,而一个社会又很难有一个统一的道德标准,因为每个阶级、每个阶层、每个人的利益取向都是不同的,他们的道德标准肯定也是不一样的。那由谁来决定人世间的是非呢?儒家提出了这样一个理论:有一种上等的“圣人之性”,也就是朱熹所说的“天理”,它是先天就存在的,先天就善的,拥有这种圣人之性的人,是不需要教育学习的,他们天生就是来管理人民的。他的思想就是天下道德的标准。那么这样一个人,他代表上天来管理人民,他自己的人格天生就是完美的,大家要完全听命于他,这就是所谓的“天降圣人”,这样的人,没办法,我们只能叫他专制君主。所以人性善的学说又必然会导致专制独裁。

  专制独裁的人当然有时也会做好事(我们中央一台的电视剧不知播过多少,都是歌颂这样的明君的),但是他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他一旦做起坏事来,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他。不受制约的权力,就像一辆没有刹车的汽车,它一旦开动起来就非常危险。举个例子,毛泽东做过很多好事,但他也是一个人,也是有弱点的,也会犯错,他拥有了几乎可以说是专制的权力之后(他自己说他是“无法无天”),一旦犯了错,就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他了。所以说文革中那么多死掉的人,实际上还是死在儒家糟糕的治国思想上。

  只讲道德,不讲制度,还会造成周期性的社会大动荡。因为制度先天地被设定为合理的,是不能变化的,只是虚幻地要求大家加强道德修养(这又是做不到的),最后只能是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最后总有一天出现总爆发,把整个社会推向混乱与崩溃。这样的爆发并不是一种革命,它是没有什么进步性可言的,历史上的农民战争就是例子。这只是在原地打转的一种周期性的大破坏。

  而如果我们的逻辑起点是人性恶,那就完全不同了。因为人性是恶的,那么我们就要防止恶性的发作,我们就要用一整套制度去约束它,比如我们要真正想搞反腐败,就一定要有个三权分立的制度,有这个制度,大家一看,腐败真是要倒霉的,于是大家都会变成廉洁的人了。一旦社会制度不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了,因为我们设定人性是恶的,那么人是不可教而化之的,我们就要不断改进这个制度。制度的不断改进就保证了社会的不断平稳进步,这就避免了周期性的社会矛盾的大爆发。

  现在有一个问题,既然“人性善”是这么糟糕的一种逻辑起点,那为什么儒家还要选择它呢?

  这要从孔子说起。孔子生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候,旧的周礼已经不适应这个变化的社会了。本来从社会进步的角度说就应该进行制度创新。但是孔子是个保守的人,他一辈子迷恋于周礼,他认定的就是,这个社会为什么这么混乱,不是周礼不好,而是人的道德出问题了。必须从人的道德水平提高的角度出发去解决问题。而要想提高人的道德当然你就必定要认定人性本“善”才会有提高的可能。如果人性本“恶”,那你就不可能只做做思想工作就能让他提高修养了。

  所以这样看起来,孔子虽没有明确提出人性本善的概念,但是他保守的倾向,决定了儒家思想必然会以人性善作为自己的逻辑起点。到了孟子,他就明确提出来了。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有人说,你说孔子的思想是复古保守的,为什么后来新兴的地主阶级还要借用他的思想呢?因为孔子穷其一生,克已复礼,实际上反对的就是新兴的地主阶级啊。

  这也很好理解,地主阶级把孔子的学说拿过来,并不是要恢复以周礼为代表的奴隶制度,地主阶级把孔子的学说拿来,是取它的保守性。因为孔子学说真正为统治者所用,已经是汉董仲舒以后了,而这时候,封建制度已经稳定地建立起来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保守住它就可以了。而诸子百家里,最保守的,最适合让人维护现有制度的思想就是孔子的思想了。当年奴隶社会那么糟的一个制度,孔子都能为它辩护,那还有什么样的制度不能接受孔子思想的维护呢?

  可以说任何一种正在上升的革命力量,它都是不喜欢孔子思想的,因为孔子思想总是在维护现有的政权的。但是这种力量自己一旦上台,坐稳了,他就会喜欢上孔子的思想了。

  刘邦在造反的时候最烦儒生,可是做了皇帝以后,他就喜欢儒生了,因为一个叫叔孙通的儒生让他尝到了做皇帝的真正味道。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不说也罢。

  总的来说,儒家思想确实是中国的灾难,当代中国的任何问题、毛病,几乎都可以到儒家那里找到根源。而且只要有儒家思想占主导地位,我们的社会就不可能实现现代化。而现在糟糕的是,在社会上占主导的思想还是形形色色的儒家思想。

  当代中国最重要的问题还是要从根子上反儒。而反儒的第一步就是要否定“人之初,性本善”。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悠心如尘

    人性本是贪,人一出生,就知道要吃奶,没吃就哭。
    善只因为道德与法律的约束

    12-06-0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