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心语]被大叔推到了,可是我混乱了,要怎么办好了?

原帖在八卦版,听说总有一天会被删,于是贴到情感天地来,希望大家给我点意见和建议。

  原帖地址: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3287293.shtml

  我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好乱啊!!!!!!!!!!

  楼主我先说一下整件事情的经过,请各位看客拍砖轻轻的,此时此刻我的智商和情商都为负数,来天涯求救了。

  简单一点说,我在一外企工作,已有几年,2012开始遭遇顶级BOSS骚扰,并日渐加剧,到现在,就是想辞职。但工作难找啊,也不想让家人担心,辞职原因只能随便瞎说,前提还是必须得有其他工作。

  楼主是学新闻出生,毕业时抱着一腔热血投入新闻事业,但呆了一段时间后,觉得媒体环境真的脏,后来因为差点被某媒体的大BOSS强暴,不得不选择辞职,所以楼主在换工作时特别强调工作环境要简单,钱少些都没关系。哪里想到,终究还是发生这样的事。

  “有困难找大叔”这话很多人都跟我说过,但碍着我俩以前的关系,我始终开不了口。一是之前觉得对不住他,二也是怕他拒绝。忍着没联系。上周日出差回来的飞机上,想着回来又要面对内部外部的骚扰,想要继续工作单不得不换别的路走,觉得很委屈。给大叔发了条信息,说受够了各种骚扰,累,想换工作。然后匆匆关了机。怕得不到他的回应,怕得到的回应不是自己想要的(当时想要什么回应,我也说不清楚,大概就是一种希望得到关心的感觉吧),直到回家都没开机。第二天找了借口说不去上班,睡到9点多开了手机,滴滴滴滴滴滴滴滴十多条信息的提示,打开一看,都是大叔的来电话提醒和发的信息。接着,大叔来了电话,问我在做什么,上班没。他正准备出门,让我下午去他公司找他。


  再也睡不着,距上次见面有9个月了,两个人的生活都大概有了变化。再见会如何?要不要去?纠结挣扎了很久,磨蹭到快3点(大叔说4点半之前他都有时间,我就想着去了不用待太久,就可以走人)才出门。城里巨堵,快4点才到他公司。犹豫着给他电话说到门口了,他让秘书带我去他办公室。

  可能很多人想知道我跟大叔到底啥关系。

  额,我跟大叔是以交往结婚为前提认识的,快3年了,但在接触的过程中,觉得两人的性格有些不合适,当然,现在想来我也确实不太理解他,直到这一次上班时间去他公司才知道他的工作状态(以前去都是下班之后去的)。上次他送我回家,跟他吵过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

  一进办公室,他吩咐没事不要来打扰就关了门,问我被骚扰是怎么回事。我大概说了下,然后他突然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摇头没回答。他说他家豆豆(他弟弟的儿子,他养着)把我送他的礼物都保留的很好,每次看到都问漂亮阿姨为什么不来家里玩啦,说他弟弟又生了个儿子。他说我一点都没变,还是像小孩子…… 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就说办公室很闷,让他开点窗户,然后大家都沉默了。

  彼此都觉得挺尴尬的,他拿手机发信息,我就打量他。额,大叔貌似更帅啦,身材依旧很好啊,估计跟以前一样,很多女人往他身上凑吧。发呆没注意他走了过来,他朝我靠过来,我下意识往沙发后仰,他拉住我,吻了我,说,跟以前在家的感觉一样。(楼主跟大叔认识很久,亲密程度就到接吻,有一次在他家玩,豆豆非要拉着我跟大叔的妈妈一起去银行存钱,大叔说阿姨是我的,然后当着他妈和豆豆的面,吻了我。(⊙o⊙)…)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蒙了。他就看着我笑,也不说话。

  后来,我说,实在受不了那些骚扰了,所以今天不想上班,辞退我也没关系。他说,那你就到我这来,我这人事主管打算回家跟他老公做生意,你做这个几年了,正好合适。我看着他没说话,心里有些犹豫,到他这来,工作环境挺好,待遇挺好,但我该怎么跟他相处呢?毕竟有过那么一段,他给我发喜帖我要不要去。看我面有难色,他说,你先了解一下。于是把那个姑娘叫来办公室,跟姑娘交代了几句然后跟我说他出去一下,让我们就在他办公室谈。姑娘跟我说的哪些话我根本没心思听。一直想着大叔刚才说的话还有举动。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想跟我玩暧昧?

  姑娘的事挺多,不断有人来办公室找她,她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大叔也回来,准备跟几个副总开会。姑娘说,干脆去她位置上谈,大叔说,不用,就在他办公室。姑娘说她那边实在走不开,大叔跟我说,那好吧,你跟她说说话,待会来找我。

  还是大概了解下姑娘的工作内容,比跟我在外企的工作比,内容少些。不断有人来找姑娘也顺带打量我。不管是什么含义,我都对他们笑笑。完了又开始玩手机。姑娘叫我听,我问听什么?她说,X总又发飙了。其实声音我倒是没听到的,只是看到一个年轻姑娘哭着从他办公室走出来。

  下班时间早到了,我跟人事姑娘说,那我走了。姑娘拉住我说,不好吧,X总说了让你去找他的。秘书室的一位经理过来跟我说,我去看看。很快,她出来跟我说,X总让你去办公室等他。到办公室门口,我看到两个副总还有几个工程师都在那,示意我在外面等就行。大叔说,没事进来坐沙发等一下。于是我在沙发正襟危坐。

  作者:奔腾怒1900 回复日期:2012-04-25 15:15:46 
  回复
  就那么十多分钟的时间,一个姑娘,他的秘书,都被骂了,很严厉很大声。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叔,有些吓着了。挺直了背坐沙发上,做什么都不是。待他们都出去,我说,你平时都这么训人么,他靠着沙发背,说,他们工作真是太不认真了。他发火的原因,我没敢问。

  快7点了,我说要先走,他让我在办公室等他,要不去车库等他。我说我自己回去,他说,那去车库等我。

  我战战兢兢的出门等电梯,碰见刚挨骂的两个姑娘。其中一个问我,是不是很早就认识X总了,我说不是,今天是别人介绍我来的。我问,X总很容易发火么,发起火来好可怕。高个子说,X总是好人,工作严厉,X总是好男人,X总好帅啊,矮个子给她使眼色让她别说太多。我也没再多问。

  吃饭时,问起发火原因,他说那个姑娘工作不认真,把几千万给弄没了,怎么能不生气。

  大叔不抽烟,酒也很少喝。但长期的不定时吃饭让他胃出了问题。所以只要有时间,他都是自己做饭,而且不喜欢别人帮忙。所以在车上讨论吃什么的时候,我都说清淡点,你胃不好。结果,他说想吃刀削面或者铺盖面(四川的同学应该都吃过)。在几百万的车子里商量了那么久,结果只是想吃一碗面,这种感觉很妙。(楼主说妙,不是说开豪车的人就该去那种好餐厅星级酒店吃饭,我是没法想象一个穿着讲究有洁癖的人在那种苍蝇面馆挥汗吃面的场景,所以也想趁这机会看看。)

  结果我家附近没有他想去的面馆,决定吃老鸭汤。

  烫还没来,大叔已经就着泡菜吃起了白米饭,看来是太饿了,后来只喝了碗烫,就不再动筷子。期间我俩话都不多。他一直在发微信,说最近装新房子,对方发来的设计图他一直不满意。
  说实话,因为前男友的关系,我现在对男人频繁使用手机,到哪都握着手机有点烦,于是说,微信很好玩么。


  大叔大概觉得我有些不乐意了,说,我让他们把一些细节的改动马上跟我说,明天去看,就放下手机。后来他去洗手间,有人,无果,只好回坐等。大叔说里面的人在打电话。我笑,说,不懂为什么有人喜欢在厕所里打电话。大叔说,清净吧。我说,跟电影《手机》里演的那样似的么,在清净的地方电话好骗人。后来大叔又去洗手间,走的时候,把两个手机都拿了出来,说,放心,我不会在洗手间打电话。

  想着大叔送我回来,趁他不在,我赶紧把单买了。小声叫来服务员说结账,来了位大姐,说,这一桌好像已经结过账了。见我满脸疑问,说再去确认下。很快,大姐就回来了,说确实结过账了。完了再转身前跟我说,是该他结账的嘛,男人。


  吃饭出来已经下雨了。

  餐馆离家很近,我说我有伞,可以自己回去。楼主所在的城市有个说法是“南富西贵,东穷北乱”,大叔在西,我在东。他几乎没来过东边,到我那也只一次(没上楼,就是最后见面他送我回来那次。一般都是我去他家,他负责做饭,他妈,我,还有豆豆负责吃)。从他公司出来,我就问,还能找到我那么。他表示毫无问题。

  穿各种小巷子,结果还真找到了。大叔说,怎么会找不到,我可是一直把你放心上的。(好吧,楼主其实当时是有点高兴的,毕竟很多住这个城市东边的人都知道,好些人在这里都会找不到地方,因为都是几层几层的楼房,长的差不多,晚上确实不好认路。)

  雨越下越大。吃饭时,看到大叔眼里有很多血丝,开车也打呵欠,到小区门口就说早点回家休息。大叔还是不说话,说,送你到楼下吧。

  到了楼下,我又觉得应该客气说声,要不要上楼坐一下(楼主不是诱惑的意思,想着姐姐平时下班早,9点多,早该在家了)。结果,郁闷,在楼下看,屋子里漆黑。大叔说,家里好像没人。我有些慌了,趁他停车时,悄悄给姐姐发了信息问她在家么,准备带大叔上楼,跟她报备一下。

  没回。

  刚在停车场里找了个位置停好车,大叔的电话响了,是工作电话。(大叔很烦别人下班之后给他电话,所以下班之后都使用另一个手机的)。他看了看,还是接了起来。听筒声音很大,是男人的声音。车里很安静,听对话,好像是大叔老家的某个长辈,让他帮忙给谁谁安排个工作。
  他说没问题。

  通电话时,大叔的手从开始放我头上渐渐往下移。

  我摁住他的手,做口型告诉他,不要乱动。挂了电话,他捏了捏我的脸,说,走吧上楼。到了小区里,我撑着伞跟他说话,他突然用手圈住我的脖子,亲了一口。我说,喂,你干嘛,大庭广众的。他只是笑。于是我也跟他对笑了起来。

  抬起头时,在前面不到十米处,姐姐站在那,她是刚回家。


  我叫姐,你才回家啊。大叔见状,一下躲在我后面,还是一直笑。我又好气又好笑,说,多大岁数的人了,还害羞啊。我姐也问,你躲什么呀。大叔说,我没躲啊,我躲雨。


  在车里我就说我房间挺乱的,刚出差回来,还没来得及收拾,早上被你电话吵醒,又继续睡了会。他说这样才能看到真实的你啊。看到姐姐在,我想,他应该不会主动说去看我房间,我放心了,开了门让他换了鞋,给他倒水。

  他在客厅里转了转,在阳台上望了望。

  姐姐叫我过去,我跑过去。姐姐说,把我房间门关了,你们想干嘛干嘛。。。。。

  我关了房门,对大叔说,你休息下吧,待会开车回去也挺远的。大叔站起来,说,房子不大倒也挺方正的,户型挺好。然后又问,厨房在哪呢?我带过去看。


  啊啊啊,结果大叔一下推开旁边虚掩的房间门,恩开了灯。额~我超级尴尬。虚张声势的说着,这是我的啥啥啥,那是我的啥啥啥,o(╯□╰)o……大叔不说话,走到飘窗边,说,对面有人么,这么晚你也不拉窗帘。我说,对面那栋楼是幼儿园还没开始使用,但前几天深夜看到顶楼有个男人站在那。他说,那就赶紧拉好,换衣服要当心。

  我说我会注意。转身准备到客厅,大叔一下抱住了我。



  大叔抱的很用力,我根本没法挣脱。于是他干脆把我压到了床上,也不吻我,就是抱着我,然后一直嗅我颈窝,说,熟悉的味道。姐姐房门关着,可我的没关啊,压着声叫他让我起来。他说不。

  开始吻我。

  我摇头躲避,他有些不高兴,又往下压我。贴的更近,我根本没法动。怕姐姐听见,只好低声说,不要这样,姐姐在呢,待会他听见了。
  大叔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吻我。说,想要你,等了很久了。


  楼主拿了伞送大叔下楼,说早点回家休息。

  他没说话,示意让我上车。以前是这样的,他太累的时候,就在车上休息会,我就坐旁边陪着。

  我上了车,说,你休息会再走吧,待会开车危险。说完也闭了眼睛。突然感觉大叔的手伸向了我的腰,我睁开眼睛说,好好休息。他说,是要好好休息啊。我移了移位置,哪知道他又跟了上来。大叔说,让我休息会。车里的气氛很怪,我觉得应该推开他的,在车里酝酿的情愫应该马上斩断,但看着他,拒绝的话没法说出口。

  楼主就坐那没动了。


  大叔抱着我的腰,躺在我身后。太累了吧,吃饭时,看见他眼睛里有明显的血丝。在车里真的睡着了。

  车库里不断有人进进出出,大叔还是被吵醒了。起来亲了亲我,说,好些了。真要吻我时,来了电话。对方第一句是:X总,现在接电话方便么? 他说方便。我不太能理解这种开场白,但也没问。


  挂了电话,大叔说,跟XX央企的合作谈好了,需要准备很多材料,哎,又要开始忙了。

  可舍不得又怎样呢?彼此的身份或者如今的生活并为彼此确认,我怕陷入困窘的境地。低头拿了钥匙和门卡准备开门,连告别的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可,大叔突得拉住了我,短短三个字,像魔咒一样,让我没法思考,他说:跟我走。


  于是楼主就真的跟着大叔走了。


  啊啊啊啊啊 ,于是也真的被推倒了。


  当一切发生后,我没敢看他,怕他觉得我随便,也怕他看到事后狼狈的样子,心里默念,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楼主下楼没带手机,那么晚没回,姐姐会等门。我坚持要马上回家,大叔只好坚持送我回家。

  一路上谁都没说话。我就蜷缩着在位置上,不知怎么的,就开始流泪。大叔看见了,吓坏了,问我怎么回事。我没回答,只说,我要坐后座。他只好停了车让我到后面去。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

  楼主觉得自己的整个人都被自己颠覆了,熟悉我的人对我的评价是“外边穿比基尼,内心穿旗袍”。我是传统的人,倒不说非得新婚之夜才能发生关系。但彼此并未确认关系,没有把彼此放在对的位置,无论如何都不能发生关系,拒绝暧昧,也不制造暧昧。



  我的就是我的,只能是我的,跟对方在一起,我也会保证全部都属于对方。

  楼主觉得自己违背了自己做人的原则,这让我感到难过。也把火气发到了大叔身上。不理他,或者说话阴阳怪气。

  后来大叔关门有点急,把我手肘撞疼了,对自己的难过讨厌的情绪就像找到了出口,对大叔发了火,然后又哇哇哭了起来。

  大叔以为是把撞得太疼,赶紧下车检查我的手肘。

  楼主平日里不是这么小气的人,经常帮同学所在的杂志写稿子,好多人看了,都以为我是30好几的人,结果一打听,哦,原来是个大姑娘。


  是啊,到底是纸上谈兵,在自己遇到时,脑袋就蒙了,完全没有了主意。


  第二天,也就是周二,我没敢上QQ,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关了手机,下班之后去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这是我第二次进药店买这种药。

  第一次是在大学,隔壁宿舍的姑娘给我电话说让我帮忙买,我在药店门口踌躇了很久才进去,在药架前来回走了几圈,导购问我有什么需要的,我都说,我看看。至少半个小时,我终于开了口,请问,妈富隆有吗?

  没想到这一次是买给自己,没有了以前的害羞,却感觉多了一点沧桑。


  吃了药,给大叔发了条信息告诉他。他来电话,我没接。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很多同学都觉得大叔好,可能是从字面我的形容看确实好,而我在描述他时,也真的是很客观。当晚回家后,姐姐果然没睡,等着我呢。以前听我提起过大叔,这次见到他,姐姐说,恩,比你说的还要好嘛,很有气质很有男人味很正(我确认了,姐姐说的正,是感觉很正直)。



  姐姐的评价,大叔公司员工的评价,加上我自身的感知,都让我觉得我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这种不同,不单是经济,更多的是所处的环境说接触的人。


  认识虽早,但毕竟中途大家都断了联系。我不知道他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当天在办公室里见到他,心里直想,这样的男人,有多少人不爱呢。他身边是不是已经有了伴了呢。或者已经结婚了。


  但我克制着没问,在他问我时,我也没反问他。只是凭感觉凭分析,觉得他都没有,但又同时觉得这些感觉和分析不靠谱。于是,整个下午,我都处在精神有些恍惚的状态,一方面告诉自己保持距离,一方面又希望知道他的近况。两种相悖的力量互相拉扯,导致在他面前始终没法好好说话,简单回答或者干脆不答。

  还是怕吧。

  怕自己是错过这个人了。


  楼主今天仍旧没上QQ,没开手机


  中午想着该给他打个电话,问清楚他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但鸵鸟了,摁了号码始终没法拨出去。

  又开始回到刚发生骚扰时的担心了

  怕他已经有人了,对我只是一时难以忘情,而我就成了我最最鄙视痛恨的那种女人。


  现在我到底该怎么办了??


  我是知道应该弄清楚大叔的想法,但问话需要技巧么?我以前说话就是太硬了。


























12-05-25  奔腾怒1900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爱我别摸我

    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厍儇钶

    Http://w2bb.com  Http://ra383.com

    12-06-02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