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吉市政府朝阳川镇政府官员为什么敢狂言阻止村民进京上访

  延吉市政府朝阳川镇政府官员为什么敢狂言阻止村民进京上访

  徐庆春2012-3-31

  图片1:为庆祝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成立60周年,延吉市政府非法强占朝阳川镇东丰村村民的承包地(基本农田),违法建设延边文体中心,用于成立60周年9?3庆典,图片为延边文体中心建成后的效果图。

  土地既是农民的财产,又是农民的生产资料,是农民的命根子。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指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是法律赋予农民的财产权利,任何人都不能侵犯。”温总理的报告赢得与会代表委员的热烈掌声。作为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的延吉市朝阳川镇东丰村农民从温总理的报告中似乎看到了希望,从此,在不是任人宰割羔羊,总理的报告也深受农民的欢迎。然而,一切并非农民想象的如此。两会结束后,农民土地维权依然没有任何改变,为了自己的土地,仍然要进京上访。

  朝阳川镇东风村村民进京起因

  两会刚刚结束,吉林省延吉市朝阳川镇东丰村贲河、金寿友等村民,因延吉市政府违法强占农民的土地,致使农民的承包地荒芜破坏,三年没有种地了,到延吉市朝阳川镇政府要求政府依法履行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停止对农民的土地财产进行侵害,依法赔偿损失。延吉市朝阳川镇党委书记严记勋却就是无赖,不赔偿农民损失。不给农民损失赔偿,还出言不逊,对农民蛮横地恐吓道:“两会结束了,你们愿意到哪儿里去告就到哪儿里去告。”被激怒的村民一气之下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去状告至今未归。愿意到哪儿里去告就到哪儿里去告,你严镇党委书记不是能吗?是“土黄帝”,为什么政府还要派人到北京去接信访的村民?中国有句熟语:“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朝阳川镇政府的领导的每人的办公桌上都放着一个牌坊上面写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大字。

  两会前,延吉市委、市政府信访局局长也同样对依法维护自己合法土地权益的朝阳川镇东风村民狂言:“告诉你们,你们谁要是敢去北京,回来就收拾谁。”被激怒的村民两会期间就去北京,要看看这信访局局长回来怎么来收拾去北京的村民。于是,延吉市政府就不惜下血本,围追堵截进京的村民。为了拦截村民,途中追截的车发生了交通事故,追截村民的政府工作人员也住进了医院,进行了手术。结果呢,朝阳川镇东丰的村民还是村民,政府、信访局也没有敢进京的村民怎么样,村民的一根汗毛也没有少。尽管我们的法制还不是很健全,但毕竟我们是社会主义法制国家。农民也不都是“阿富汗难民”、愚民,狂言说大了,无法收场,政府丢的不仅仅是面子,更主要的丢的民心。

  延吉市政府、朝阳川镇政府劳民伤财,宁可把纳税人的钱大把大把花在“维稳”上,也不愿意为民多花一分钱。这里笔者粗略地算了一笔帐,延吉市政府在两会期间为了追截朝阳镇东风村村民进京,动用上千名警察、政府行政人员,在延边州内的车站出口乃至北京市部分场所进行布控,政府公车不计其数,少说下来,也得花掉几十万元的。这些钱,就这么白白地浪费掉了。把这笔钱用到该用的地,谁家的孩子上不起学了,谁家的老人看不起病了,百姓也能念政府好,谁给政府的权力,这么花钱?真是的,共产党的钱大伙的,怎么花,也是花,不花白不花。笔者,这里质问这些领导高官,在你们眼中“维稳”的目的是什么?你们的所作所为是维护这社会稳定呢,还是为社会制造不稳定因素呢?

  图片2:目前正在进行违法建设中的延边文化体育中心。

  现行的信访体制可以让一些政府官员口出狂言

  延吉市委、政府信访局局长、朝阳川镇党委书记严永勋等一些政府官员为敢出口狂言,这主要是现行的行政体制、信访体制造成的。笔者这里简单地分析一下现行信访体制,《信访条例》遵循的原则是:属地管理,禁止越级上访。就是说,地方政府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特别是百姓与政府、或政府领导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样的信访环境中,百姓能告得赢吗?信访因遵循属地管理,即使是百姓到了国家信访局,但最终问题还是转回原地方政府来解决。这种信访机制就如同血栓似的,血栓使人中风,血栓可以使中央的政策不出中南海,中央听不到民众的声音,民众也不晓得中央的政策,中风最终的结果就是政令不通。因此,信访制度成了地方政府、政府的领导的保护伞,是祸国殃民的遮羞布。为地方政府胡作非为,领导贪污腐败的遮风挡雨。于建嵘的《中国信访制度批判》一文中得出结论非常正确:第一、信访体制不顺,机构庞杂,缺乏整体系统性,导致各种问题和矛盾焦点向中央聚集,在客观上造成了中央政治权威的流失。第二、信访功能错位,责重权轻,人治色彩浓厚,消解了国家司法机关的权威,从体制上动摇了现代国家治理的基础。第三、信访程序缺失,立案不规范,终结机制不完善,政治迫害和政治激进主义相伴而生,不断诱发较严重的冲突事件。

  由于受示范效应的影响,东丰村村民这几天,也是非常兴奋,看到池镇长这两天又北京接人去了,就以为到国家信访局,没有被抓。以为到北京、到国家信访局就可以给政府施压,有的村民就说,等几老头回来,我们组织更多的人到北京,到国家信访局,政府不给解决,就多去几次,政府就给解决了。这里笔者,提示村民不要高兴的太早,多去几次北京,多去几次国家信访局,或许能给延吉市政府、朝阳川镇政府一定的压力,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村民也劳民伤财得不偿失。笔者并不建议村民到北京、到国家信访局,因为信访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土地问题归根到底是财产权问题,权利问题靠什么来解决呢?应该靠法律,靠司法。

  图片3:被延吉市政府违法破坏的朝阳川镇东风村村民的承包地(基本农田),还能看得出这是农田吗?这是黑土地是延边州最好最优质的良田。

  延吉市政府、朝阳川镇政府两会期间下血本来围追堵截东丰村村民进京

  我国现行信访制度的基本特点是与权力压力型。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首长的压力,既某某领导批示,这主要针对个案而言的。其二是上级排名的压力,即各级政府都有关于各地上访的数量和规模的排名并与政绩挂钩。各级信访部门虽然可以依靠这两种压力来促使具体工作部门解决一些问题,但是在中央的高压下,地方政府为了息访,为了不被追究,对于信访公民不是收买或欺骗,就是打击迫害,从而诱发更多的信访案件。

  特别是两会期间,中央将进京上访人数,当作一项政治任务来考核地方政府。如果两会期间,哪个地的上访的人,在北京,在天安门什么地方,制造了什么事件,那哪个地方的主要领导官员就就地下岗。于是,延吉市政府的领导、朝阳川镇政府的领导,神经错乱了。两会期间,不管是不是到北京,到国家信访局上访的,只要是进京的人,让自己还怕的,就拦截,阻止进京。这种作法是违法的,任何人任何组织,包括政府都无权干涉公民的人身自由。

  其实,早在两会前就有政府官员、法院人士看不惯,政府主要某些领导为了自己的政绩,就侵害农民合法的土地权益,破坏良田,给东风村村民出点子。告诉村民,维护自己权益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两会、或十八大,什么上访材料都不用弄,人也不用多,有10个村民就够了,开会期间到天安门前一起喊一声:冤!比采用什么方法去维护自己的权利都管用。一声冤,农民的什么的问题都解决了,也可以让延吉市市委书记金永默也下岗回家了。可朝阳川镇东丰村村民并没有这么做。毕竟延吉市的发展变化,百姓生活的改善同领导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功不可没。中国的百姓,中国的农民是最善良、最纯朴的。总不能因为这一件事否定了一切吧。这时,还要看政府领导解决问题的态度。

  笔者写到这里,延吉政府、朝阳川镇政府两会期间下血本来围追堵截东丰村村民进京,也就一目了然了。

  图片4:延吉市政府朝阳川镇政府动用黑恶势力非法强行霸占朝阳川镇东丰村农民的土地。

  两会结束后,给朝阳川镇东风村村民怎样进行土地维权一点建议

  笔者不建议通过信访形式来维护农民的土地权益,如果村民愿意到北京,到国家信访局也可以再去几次,给政府一定压力。朝阳川镇东丰村村民可采取如下方式来进行土地维权:

  一、要求政府依法给农民土地确权。

  二、起诉国土资源部。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60年州庆。9?3之前,通过起诉国土资源部,来叫停延边文体中心工程建设项目的施工,阻止9?3庆典工程顺利进行施工。

  三、9?3庆典期间,制造土地维权事件(具体方法暂略)。

  四、十八大、明年两会到北京,到天安门去喊冤(具体方法暂略)。

  图片5:被延吉市政府朝阳川镇政府偷袭后的朝阳川镇东风村村民的温室大棚。

  结束语:城镇化不能以牺牲农民权益为代价

  土地管理法、物权法等一系列法律的制定完善,为农民的土地物权保护奠定了法律基础。但应当看到,近年来,在城镇化、工业化政绩和利益的双重趋动下,各地“土对策”层出不穷,“未批先占”、“少批多占”、“以租代征”等现象时有发生。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贺强经过调查发现,现在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扩张城市规模,纷纷征用农民土地。有些地方政府未经法定征收程序将农民集体所有土地转为国有土地。有些地方政府以户籍管理制度改革为由,或者擅自通过“村改居”等方式非经法定征收程序,将农民集体所有土地转为国有土地,还有部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非法出让、出租集体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在征地过程中,农民仅能分享土地增值收益的5%—10%。由于征地阻力大,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强拆现象,导致矛盾激化。引发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农民的土地财产权和利益没有得到有效保护。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今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指出,推进集体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关键在于保障农民的土地财产权,分配好土地非农化和城镇化产生的增值收益。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不能再靠牺牲农民土地财产权利降低工业化城镇化成本,有必要、也有条件大幅度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

  图片6:2012年3月6日朝阳川镇东丰村村民赵某、于某、王某等为了进京,摆脱延吉市政府、朝阳川镇政府、公安局警察的围追堵截,村民在换乘车次,图片摄于吉林省四平市火车站。

  社会经纬纪实推荐阅读:

  延吉市政府追截农民进京发生两起交通事故一人受伤 延吉市政府朝阳川镇政府官员为什么敢狂言阻止村民进京上访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39/23/62/1_1.html

  征地拆迁:农村集体土地房屋征收补偿计算方法 浅析征地年产值标准地价为什么总是比实际收益相差悬殊 浅析地方政府非法征地拆迁中是怎样陷害被征地农民的 剖析法院强制执行下的集体土地上的征收拆迁 怎样阻止政府法院对集体土地及房屋的非法强征强拆 怎样阻止地方政府非法动用警察城管暴力征地拆迁 怎样有效阻止地方政府进行流氓无赖式的违法征地拆迁

  管不住土地违法要国土资源部有何用 信仰缺失让我们迷失了前进的方向 怎样能找回我们丢失的信仰 中国暴力拆迁血案集录(2003年5月至2010年6月)

  延吉市政府副市长廉京燮非法征地欺压百姓就是土匪无赖 延吉市政府快积点德不要在做断子绝孙的事 延吉市政府非法侵占农民土地既当婊子又立牌坊 延吉市政府敢施工农民就敢放火烧死非法征地干部 用百姓的话说延吉市政府领导的脑袋灌水被驴踢了 延吉市政府非法强占农民土地欺上瞒下怎么让百姓信服

  温馨提示:感谢您访问本博客,关注农民这一弱势群体。本博客旨意是维护公民合法的土地、房屋使用权。制止非法暴力、流氓无赖式的强征强拆,揭露社会丑恶,弘扬正义;维护法律的尊严,构筑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如果您引用、转载本博客文章时,建议您,请不要删除文章下面所附的相关土地、房屋维权的文章题目,请一并引用或转载。让更的更多的人学法用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谢谢!

  

  

  

  

  
12-04-24  cg2010dnahan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飞碟教父 设计飞碟狂人、打医疗官司狂人

    这个村的事情还挺多,村民柳玉翠旧房改造具备改造条件,也获得了房屋拆除扩建申请获得了批准,翻建后却不发放房屋产权证,城建的小张说鲍海涛(柳玉翠的儿子)连名都没有,拒不办理房屋产权证。老房照在房产局放了好几年,1995年更换房照需交260元钱,因当时交不起费用没有变更,等家里人去要房照时才知道房照没有了,现在城建就是因为这个理由不给办理产权证,那么房产证从1995年始终在房管局保管,无论丢失与否都是房管局的责任,耽误了村民翻建房屋的最佳时期与柳玉翠家人无关,城建以这个借口为由是站不住脚的,望朝阳川镇城建能够秉公处理,不要因为这样的借口影响村民的正常生活!

    13-12-02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