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认真真一篇文:蛇蝎闺蜜,我该如何实施腹黑计划?

可能会有点长,我慢慢来写,不仅是求助,也是一段回忆记录吧。

  暂且称此女生姗姗。
  我今年大学毕业,姗姗上个月结婚了。

  说起来我俩认识也十余年了。我和姗姗是初中同学,前两年没说过话最后一年好的不行的那种,因为我家在初二那年搬了新家,和姗姗是顺路,两家离的近,就这么熟起来,然后进一步发展成为闺蜜。

  上高中的时候我俩都没考上好学校,去了不同的普通高中,属于联系的不频繁但比较持续的那种,小城就那么大,偶尔会在放学路上碰到她,她百变千娇,还是那么肤白身瘦,不同的是开始喜欢打扮了,头发时而清汤挂面时而爆炸蓬松,但不管是黑是黄都很好看,她属于五官一般但面部小巧玲珑的女孩,几乎总是浓黑眼线配高跟鞋。

  不知道JM们有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在尚不成熟的青涩小屁孩年代,常会对那些做事出格的人有种略带傻气的莫名的崇拜。比如上初中的时候总爱说谁谁谁是社会上混的之类的。反正我当时对姗姗很羡慕,在那个时候,我每天穿校服戴眼镜留短发,骑个自行车背着小书包和一帮傻姑娘们上下学,没有男朋友没有早恋。而姗姗却蹬着高跟画着浓妆和她的美女朋友们招摇过市,身边还总有不同的男生陪伴。你可以说我很无知,但当时我真是觉得她很牛。

  现在想起来高中那三年的联系,我俩之间没讨论过学习,只是互相畅想着未来,除此之外,我们最经常的状态就是:两个人坐在一起聊天,美丽动人的她聊她丰富的感情史,我在旁边充当忠心的听众角色,时不时的还问“后来呢?”或者装作不刻意的请教她怎么化妆。那时的我真傻,无条件相信每一个字,那种信任就如同我对我们之间友谊的深信不疑。

  后来高考因为志愿填报失误,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不忍看到爸妈的失望,我决定复读一年。姗姗在高三那年决定走艺术生,学习影视编导,她去考艺术的那段日子我非常关心她,常常打听她考的怎么样,她说这个大学面试第一那个大学面试前三,笔试还不知道所以不确定排名,我高兴的跟什么是的,根本没稍微想一下是不是真的,总是跟我在高中认识的另一个好朋友乐乐经常念叨说,你看,姗姗注定是要成气候的。

  后来高考成绩出来,姗姗考了三百分多一点,上了一个我们小城的二专。那个二专,不客气的说,是个人就能进去。我觉得姗姗可能是点儿不好,到那时我还是觉得她有那个实力上好学校,只是命运弄人罢了。

  我复读的那一年是在小城郊区的一个县高中,出了名的苦,出了名的高升学率。来之前姗姗说你放心,我一定常去看你。在县高中最初的日子里,因为是全封闭住校,我不能回家,身边没一个熟人,也听不懂方言。我并没有指望姗姗会常来,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想抽那时的自己一巴掌,总觉得她高高在上高不可攀,人家肯交我这个朋友就很不错了。太单纯,太傻了,把友情看的跟什么是的。

  姗姗一次也没来。就在我第二次高考的前一个月,我接到她的电话,声音哽咽的跟我说上一个男友把她现男友打了,她说她认识了现在的男友之后就和之前的男友分手了不下十次,终于酿成杯具。很巧的是,她现男友正好还是我高一时期的同班同学兼同桌,暂且称他为涛。电话里的姗姗听上去很无助,说涛在被打之后知道了她在和涛好的时候居然还和前男友好着,已经对她很冷淡了。涛是那种很帅但很有教养也很单纯的男生,家庭条件也比较好,姗姗说我真的好喜欢他啊,我俩什么都发生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傻-逼LZ那个时候听她哭了也特别难受,我一向是对身边人都很仗义的那种女孩,和男生是哥们儿,和玩的好的女生是闺蜜。前面提到的乐乐和我一样的性格,但她见过姗姗几次总是和她不太对眼法,有一次跟我说,你这样对她好,迟早会吃亏的。

  扯远了。当时离高考还有一个月啊,我冲动的就想翻出校门去陪她,我说我去陪着你吧,姗姗只是哭,不说话。后来幸亏当时的班主任死活不给我批外出的条子,我就没出成。当时我好着急,听到姗姗说她真的很爱涛的时候我给涛打了电话跟他长谈了一次,涛还是比较冷静,电话里我傻(和谐)逼兮兮的做担保姗姗绝对是个好女孩(天知道那时候她已经换了多少任男友),说我认识她那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她对一个男生这么上心,说她真的和她前男友分了好多次是她前男友不同意(现在想来也许很多事情是说不清的),反正就是把姗姗撇的很无辜很受伤。涛听完我的话沉默了很久说了声谢谢。第二天姗姗给我发短信,说她和涛和好了。

  谢天谢地,高考完毕后我顺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我的大学是在南方一个二级城市,很大很繁华,和小城太不一样了,却是我理想中的生活地区。对了,复读那一年我还认识了一个非常好的女孩子,叫做小艺,在上大学的这段时间里,我和小艺,乐乐,姗姗,还有高中的一帮子男生哥们儿都保持着联系。在大学里我也相处了一个关系要好的姐们露露,但我常跟妈妈说我最好的朋友还是姗姗,毕竟这么多年了。我俩认识比别人都长,在我心里她已经和亲人一样。

  也许是上了大学后眼界一下大开。我在这里过的很开心,上课,恋爱,看话剧,看摇滚乐队演出,做兼职,独自旅行,认识一些外国朋友。慢慢的减肥慢慢的蜕变。好像真的是一瞬间的事儿,我成熟了。大学生活让我对很多东西见怪不怪,我知道了原来真的有很美很富但又很低调很优秀的女孩子 。好像和姗姗是不太一样的。

  可是,姗姗依然是我心里最好的女生。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那么死心眼。

  写到这里,我真的要感谢我那半年的兼职生活,让我学会了很多,也看明白了很多。

  大一寒暑假的时候回小城,常和姗姗见面,却发现我俩很多以前的习惯却让我变得那么难以习惯。比如,当我提到自己的事情时候她常常会生生打断,然后换话题到她自己身上。比如,她依然想跟我聊她的化妆心得,比如,她开始变得很强势,每次我给她打电话说着说着,在我兴致旺盛的时候她会突然一连串的说”好的那先这样我要做神马神马拜拜”然后啪的压掉电话,中间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时间。比如我们出去聊天的时候她还会跟我讲她觉得我打扮太学院不够潮,是的,我穿小短靴大毛衣,她穿蓝色呢子大衣加高跟鞋配一个GUCCI的假包,然后跟我BLABLA,现在想起来我很不厚道的想笑。

  最后来的后来我明白了,其实之前,她一直是白富美,我一直是忠实的观众和听众捧她的场。然后在我出去之后再回来的时候,她发现,以前她的小跟班女屌丝,她已经HOLD不住了。可是她依然想保持金刚不坏之身,却难免力不从心,只能尽可能的展示强势。

  是的。这就是我的结论。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我知道人人都有虚荣心,女人甚些,美女更甚些,我们寝室就有一个虚荣心爆棚的女孩子,可是我们也相处和谐。毕竟,虚荣心害不了人。能满足别人就满足吧。

  以上不是重点。重点是某一天我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

  -------------------------------------------------------分割线------------------------------------------------------

  大学的头三年,我还是习惯和姗姗无话不说,也还是习惯听姗姗说她自己这样好那样完美。
  LZ或许是个感慨滥多的人,经常在QQ空间里写些日记,评论,或者发QQ状态。但是渐渐的我发现,在我心情不好或者遇到挫折而写些什么的时候,姗姗总是第一个跳出来对我嘘寒问暖问我发生了什么,而我也总是一番苦水全部倒给她听。我还算比较乐观的人,什么事儿都能过去,就算郁闷也只是一小会儿,姗姗每次听我倾诉完毕后会安慰两句,然后就又开始说她自己生活,内容从来没有阴霾,永远都是春风得意。

  而在我生活顺利心情大好的时候,比如这个月兼职赚钱多了点去吃了顿好的,或者男朋友做了什么让我很感动的事情,或者某天和新认识的同好去看了一场很棒的演出。或者我去北京参加音乐节好嗨。姗姗永远都是隐形。永远不闻不问。

  简言之,她从不愿分享我的快乐,而总是参与我的悲伤,在我受挫时嘘寒问暖要求听故事,然后什么忙都不帮再然后吹嘘一番自己的好生活。

  乐乐和小艺都说过,姗姗?她只想要你永远做她吹牛的观众,满足她的虚荣心,维持她强撑起来的高高在上。日久见人心,你等着吧。

  以前,我真的不信。

  以上所说的所有一切都不曾对我自认为的友情有一丝一毫的影响。爱情和友情很多原则是相似的,你选择了一个人做你的爱人或者闺蜜,那么就要接受她或他所有好和坏的方面。人无完人这个道理我明白,直到那个时候我还是觉得姗姗也就不过是虚荣了一点。

  大二暑假结束回学校时,姗姗突然说要送我去车站,我说妈妈和我一起去呢,她说她和涛正好在附近,一起送我吧。我很高兴的说好。然后见面第一眼,她盯着我手里满满一塑料袋妈妈给我买的吃的和水果,大声说了一句,“FMM(LZ名字),你是猪???居然能吃这么多??要是我,带一桶泡面就足够了。你可真能吃。”

  现在想起来我很恨当时的自己没有干脆让她滚。那是当着我妈的面啊她说我是猪。她难不成已经想在我妈和她男人面前奠定自己强势的高高在上的地位了么?
  LZ很耸,什么都没说。但是一路上也什么都没再说。

  再次感叹一下LZ真是忍者,很多小事叠加起来LZ已经看清了她却还要和她做朋友。

  大三开始后我找了一个比较正规的兼职做,一边上课一边打工的日子很充实,还有男友的陪伴,生活很开心。姗姗依然隐形,只是有一次在我发状态说我掉了工资卡的时候她给我打电话询问了一下我最近的生活,问我兼职做什么,能赚多少,然后说她已经开始带课(影视编导,涛给她找门路进去的),说每月只带课就有小一万的收入。那个时侯姗姗和涛已经从专科毕业,涛家境好,给俩人都找了份稳定且薪水不错的工作,涛慢慢稳定下来,但是姗姗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不再在原来的单位上班,而是说自己没工作,就是每天玩然后周末带课过的也挺滋润。那个时候,我还是无条件相信。

  在这个电话之后没几天,因为一些一言难尽的原因,我急需几百块,现在看来几百块真不是什么大事,但在当时那种情况,我迫切的需要这一点钱。我家是工薪阶层,我自己本身就不太喜欢跟家里伸手,当时乐乐和小艺他们也都没毕业,没有上班自己都不富裕,万般无奈之下我打电话给姗姗,我说,姗姗,我想跟你借八百快钱,急用,我三个月内还你。姗姗说好,你怎么了?其实这件事情我是不想跟任何人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再说这件事本事也比较私密,但犹豫了半天,我还是一五一十的跟她讲全乎了。我说姗姗这事儿真的只有你知道,我没跟任何人说。姗姗听完我的事情后,叹了一声,“真不巧,我刚把前几个月的工资封了个两万的红包交给我妈了,你找别人再借借吧,实在不行再找我吧。”然后就压了电话。

  LZ当时像被狠狠抽了两个耳光一样愣在那里,然后止不住的开始冷笑,乐乐,小艺,你们说的真对,真是日久见人心。

  补充一下,姗姗属于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女孩子,她爸爸90年代就是搞煤矿生意的,干了十几年后就专心在家炒股,妈妈是医生,家里在小城有三套以上的房子。上高中的时候我亲眼见过姗姗的存折,上面有几千块,她说是每年压岁钱没花完剩下攒起来的。撇开这个不说,当时她和涛都已工作大半年了,两人也订了婚家里把房子都买了。可是在我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在我只能找她帮忙的情况下,她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自己的隐私。而她轻轻松松一句话就把我打发掉了。

  真的像是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来。姗姗,从此我不再把你当朋友。

  我再没跟她联系。过了大概半个月吧她又给我打电话,第一句问我借到钱了么,我说借到了。她说,那就好。本来我还想的你要是实在借不到的话我就为你再出去接接活干个礼仪什么的帮你挣到。你借到就好。

  姗姗,你说的真好听,可是你大概没有想到,你的小跟班再也不是那样一心一意念 你好的傻姑娘了。

  --------------------------------------------------------------------分割线-------------------------------------------------

  我从此再不主动跟姗姗联系,有时候她在QQ上跟我说话,偶尔我会回两句,跟她说我在忙。我日渐变得冷淡,而她不自知。
  今年过年放寒假回去我也没有联系她,我们两家相隔也就不过几百米,我却再不想见她。那件事之后我终于不再自欺欺人。姗姗,她就是那样虚荣的人,见不得别人好,却在别人落难的时候袖手旁观。

  她却给我打电话,说她要结婚了,我问她什么时候结,她说开春了就结,问我没什么事情吧?可一定要来参加她的婚礼。LZ那个时候心软了,说好,我只是3月10号要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试,其他时间都没什么事。她说好,那我就等你考完再结。LZ听到这句话没有一丁点儿的感动,姗姗,你大话也说的过了?结婚这种事儿岂能是因为一个不相干人物而定日期么?
  过了两天她又给我打电话,说,因为饭店的原因,我们定在3月10号结婚,哎FMM,你说你是哪天考试来着??

  LZ心里冷笑,姗姗,你还假给谁看?这么些年你以为FMM 是吃干饭的么?
  我说就是你结婚那天考试啊,我去不了了。姗姗说,哎呀真是背啊,我还想让你坐贵宾席呢,真难过,最重视你了。LZ只笑笑,不说话。

  后来回学校后就一直忙于准备考试。10号上午11点考完我走到银行,给我一个高中同学打电话(他是涛的好朋友,要去参加婚礼),想让他告诉我他银行账号,然后我把钱给他打过去,让他帮我上礼。可是很不巧,打了N次电话一直是没有人接,等到那个同学给我回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酒席早就撤了。

  我没有给姗姗上礼。姗姗也再没跟我联系。

  就在LZ发这篇帖子的一周前,乐乐也要结婚了,和她老公去拍了结婚照,两个人都是警校出身,身材长相真心养眼,这么些年过去了,我渐渐看清了哪些是真心对我好。乐乐和小艺才是我最亲的朋友。我转了两张乐乐的结婚照到空间里,附言“都要结婚了。真心祝亲爱的永远幸福“

  之前姗姗在空间里大片张贴自己的结婚照,已经频频发表各种状态,我都一条没回。她大概是看到我转了乐乐的结婚照,心里终于明白过来了。前两天我进她空间,发现已经对我关闭了。

  LZ其实早就没有伤心和难过,我只是觉着自己被欺骗了很多年的感情,非常想讨回来。我想跟她继续保持联系,然后说自己的生活好,说乐乐和小艺的生活好(她总是看不上乐乐和小艺,觉得她们一个当交警一个当记者没前途,常常尖酸的在我面前讽刺她们),我想让她感受一下她再也HOLD不住任何人的绝望。对她的虚荣心一定是个致命的打击。原谅LZ的腹黑。

  我给她留言,解释了一下婚礼没有上礼的事情,说回去了一定好好请她和涛吃个饭。然后我说”亲爱的,你这是神马情况,怎么我进不去你空间了,我还想看看你结婚照片呢,没去参加你的婚礼真的太遗憾了。“

  我发了好几条,包括短信,包括QQ,她一条都没回。我猜她大概是因为我放了乐乐的相片而没有放她的心怀不满,因为她一直以为她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她坚信不疑。
  但是我不说破。我不说破,姗姗就永远没有理由来解释她为什么不理我,站不住脚的一定是她。而我可以装傻,既解释原因又殷勤联系,最后如果她和我联系,我可以继续实施自己的腹黑计划,如果她不和我联系,我大可以昭告她的小心眼,不过没及时上礼就如此不堪。

  她不回。昨天我说了十几年来我和她说的最狠的一句话,我说,我很诚心的跟你解释过了,你要是还这么抻着可就真没意思了。

  然后今天我发现,QQ里她已经把我拉黑了



  我想询问广大女性同胞,我该如何继续实施我的腹黑计划?
12-04-18  varela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