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有这样一个父亲,我该如何面对

跟他相识是在98年,那年他25岁,个子高,人长得不出,还特会讨女孩子欢心,在相处一段时间后,我们确立了恋爱关系,但当时完全不知他已是一个四岁女孩的父亲,知道这个消息是在恋爱快一年之后,并且不是他亲口告诉我这个消息,而是一个好心的同学在电话里说的,当时痛苦了很久,但经不住他的连哭带哄的纠缠,再加上感觉在一起这一年时间以来他对我还算好,自己也舍不得因为这个原因就放手,所以我们在经历长达六年的恋爱后04年初我们进入了婚姻生活,在旁人看来,我们的感情已经劳不可破,甚至于当时我自己也这样认为,尽管在这六年时间里偶有一些关于他跟另的女孩有染的传闻,但我从不在意,因为我一直选择相信他,我对他有信心,对自己也有信心。但这段婚姻并没有带给我一天的幸福,而是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家只有四个女儿,父母一直担心老无所依,老无所养,所以我们结婚前他就答应我以后我们会负责双方父母的生活,并且再生个小孩就随我姓,所以我们办喜酒时在我家也是以取媳妇的风俗操办,当时他家亲人都到我家喝喜酒。婚后一周因我还没办到准生证所以他先外出了,我在家等办手续,在办手续前的例行检查中查出我怀孕了,之前我做过卵巢囊肿手术,医生告诉过他我的生育机率只有常人的一半,所以要特别小心别浪费机会,所以当知道自己怀孕时非常高兴,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但他却坚持让我打掉,说还要挣两年钱再说,我当时已经27岁,他的决定让我意外而失望,但仍有想听从他的想法,我把想法告诉了父母,我父亲及力劝阻,最后我决定孩子把孩子留住,由于妊娠期反应很强烈,双方亲人都不支持我在这样的情况下长途跋涉去看他,所以我们过起了两地分居的生活,怀孕五个月后我还是坚持去与他团聚,但由于承担不起外面生产的费用,一个月后我独自回老家待产,直到我生产前一天晚上他才请假回来,在医院陪了我一个星期,后就走了,他说假期到了,但在他走后我才知道他的假期还长着,而是他在那边有了别的女人。在月子里我整天以泪洗面。我想到了离婚,但看着还没满月的孩子我选择了忍耐,那年春节他没有回家,我在带孩子的同时在村小学代课挣点小钱,孩子抵抗力非常差,一个月至少要上两次医院,而且大都是感冒发烧,那一年他总共汇了800块钱给我,其余的全靠我在外打工的妹妹承担。孩子满周岁时他回家了,带着行礼,还带着一个他称着的兄弟男人,当晚吃完晚饭,他跟他的兄弟睡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我开始帮他整理行礼,当我打开箱子时看到了几张照片和一封信,照片是四个人的合影,一个是我们都认识的朋友,跟他称兄道弟,他们各搂着一个女人的肩,每张都差不多这个动作,只是背景不同,我看了夹在里面的信,写的是他的名字,内容写得很露骨,我抱着信没有哭,而是坐在床沿很久,然后走到他跟他兄弟睡的房门口,很友好的叫他出来一下,有点事,他来到我们的房间,我关上房门,狠狠的给了他两个耳光,把信和相片扔给了他,然后静静的回到孩子身边躺下睡觉,他看我做完这些,他继续回到他兄弟的睡的房间,第二天他还没起我就去村小上课了,放学时我们谁也没提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在老人眼里我们什么事也没发生。下午我继续上课,他去了县城,因为他说他朋友约他合伙做生意,我想他既然想回来了,应该是跟外面的女人断了关系,所以之后从来不提过那件事。但当时合伙做生意的事没有成功,所以后来他又出去打工,而我因孩子太小没有跟去,半年后,我把孩子留在妈妈身边,我也到他同一个公司上班,我们也曾好了一段时间,孩子两岁的时候我提议把孩子带在身边,他答应了,所以我妈妈把孩子带过去并且留在身边帮着照看孩子,并且跟我妹妹合租了房子,人多了,他开始有事没事往外跑,甚至夜不归宿,我们的感情再次陷入危机,我想做最后一次努力,因为孩子才两岁多点,而且他的女儿当时对我比对他还亲,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必毕也感觉自己给了她一个家的感觉。后来我决定放弃打工回家乡,心想着无论做什么也不想再这样过,但回家之后他不安心于小事,为做大事业他竟借高利贷做投资,因为我没有支持他所以自己找了一份连锁药店入账的工作,后来他失败后背着我跪求我妈帮他到信用社贷款还的高利贷。事业失败后他气汝极了,整天的无所事事,后来他一林业局的同学建议他做木材生意,现在外面很多人是有钱买不到木材,而我们却有大片没开采过的原木森林,这些林木的主人都已划分到个,只要办到砍伐证就能砍伐,只要他能找到买家,又能找到卖家,中间牵个线搭个桥后可以从中收取费用,这算是无本生意,能办砍伐证的话也不算违法犯罪,所以我支持他,并主动跟他一起邀请我们在外面打工认识的共同的浙江朋友到我们那去考查,后来两位朋友真去了,还带去十万块钱,说如果有合适的马上签合同下定金,当时我还在药店做我自己的工作,他根两个朋友在忙他们的事,那时我们身为夫妻,并且同在一个城市,却不住在一起,我坐在药店的宿舍里,他却跟浙江朋友坐在一起,孩子却在乡下的父母身边,现在想想真不该那样生活。从两位朋友口种感觉他应该很清阔绰,因为他总说要搞通关系需要钱,两位朋友在那里人生地不熟一切都得由他做牵引,他说要用钱也就会给。他们中一位是我在外面打工时所在部分的直接上司,对我非常信任,所以我一说这件事的时候他都没有太多想法就直接去了。当时也跟老公说过,做事踏实些,别辜负了别人对我们的信任。他也信誓旦旦的拍着胸口说老婆放心,我一定好好完成任务。但没多久,我开始感到担心,因为从测面我了解到他有想骗他们钱的想法,于是我从测面劝两个朋友放弃不要做了,但他们投下去不少,突然中止又不甘心。我多次在他面前提到没钱不要仅但做人要正直,但之后我问到有关树木的事他都避而不答,我们没有了语言,我感觉到害怕,一面是自己的老公,一面是那么相信自己的朋友,我不知道怎么处理,后来我跟他说想再出去打工,他没有阻拦,在我决定走的那天早上他一个人去了市里,并在下午的时候关机,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开机,我为了等他所以改变了出行时间,但第二他打电话说你爱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不必等他,于是第二天下午把孩子安顿给妈妈后,留给两个朋友一句话:你们自己把握好,然后再次踏上了打工之旅。这一次我感觉我们是从灵魂到肉体都彻底分离了。那年是07年,结婚三年,我们没有过真正的婚姻生活,没有过正真意义上的家庭生活,孩子跟他一起生活的时间不超过三个月,或许讫今为止,我们都没有对孩子尽到该尽的义务。回想这些年,感到好茫然,一个当年跟我们一起打工的朋友现创办创办了自己的展览公司,并且做得有声有色,他接到我电话后很热情的邀请我到他那去,并很客气的说是请我去帮忙,助他一臂之力,其实我知道他是出于要帮助我的心里,只是故意这么说给我些许安慰,于是带着感恩的心投入到了他的团队中,凭着我的三维和平面技术,努力为他处理好前段和后段的每一个细节,很快我溶入到了这个团队中,工作渐渐如鱼得水,朋友也慢慢放手让我参与公司所有事务的处理,我慢慢发现了自己的生活目标。



  07年孩子生日时他带了几个朋友,租了一辆车,一起到我娘家去为孩子过生日,但吃完晚饭马上就又大部队回城了。后来听说他用各种手段弄走了朋友的五万左右,他亲姐夫还问我听说他有这事是不是真的,我说我不知道,他没告诉,我一直跟那两个朋友联系,但他们没直接告诉我这件事,只说小新(化名)这人靠不住,你自己考虑一下你的生活,后来我们很长时间都保持联系,但他们都不提钱的事,只问我在外面的生活怎么样,问小孩和老人是否都好,但08年厦天孩子他爸突然有钱盖房子,在镇上占地90几平,一层混泥结构,两层木楼结构,造价在六万元上下,但我至今都没去过那座新楼房。08年春节大雨,我回不去,好几天联系不到家人担心得要哭,他在城里,他电话能打通,问他路通不通,通了带些感冒发烧的药回去看看,家里只有老人孩子怕万一感冒发烧了他们会寸步难行,有可能水都喝不到。但他说去不了,但后来我在县城教书的妹妹告诉我那条路只有几天不通,结果那一个冬天他没去看一下孩子,雪化之后我大年初二就赶回去了,初三到的家,并在快到家时给他发信息,叫他晚上打个电话到座机去,因为当时我回乡下没信号,家里的座机只能接不能打,但晚上他没有打电话,离婚之后我才知道他现在的老婆在他家过的春节,初六的时候他来了,说是要接我和孩子过去,我心里还在气他不管孩子,所以不愿跟他走,但妈妈却早已整理好孩子的衣物,叫我一定要跟他走,一年不见面别在新年伊始就闹别扭,后来我还是带着孩子跟他走了,他父母是聋哑人,对于我们漂泊的生活跟本无从知晓,以为是我带着孩子那么久不带给他们看,一进门就一个劲的闹情绪,我解释半天终于让有一点听力的妈妈有所理解,两位老人也确实思念孙子,把姐姐穿过的衣服整理了一大堆要给孙子穿,于是我把孩子交给姐姐,自己把那堆衣服洗洗好让孩子穿上,尽管孩子有足够的衣服,但老人的心意不能违了。那时他还没建房子,家里只有两个小房间,没有卫生间,只能把洗衣机抬到外面洗。他把我们接到家之后就出去了,吃饭的时候才回来,吃完饭又走了,等我把饭吃好,帮孩子洗涮完毕,两位老人早已进入梦乡,姐姐也到表姐家睡觉去了,洗衣机还放在外面,不忍心叫醒老人,一个人又拿不动,睡了又怕被人搬走,所以一直在看电视等他,十一点多他还没回来,所以站起来想到门口去看看,在离家门口不远的马上路上,他在打电话,从马路这边打到那边又从马路那边打到这边,显然是打了很久,我走过去,没有要躲他的意思,但他却没注意到我,我却无意中听到了电话的内容,等他发现我的时候,已经是十一分钟过后,他非常吃惊,但马上镇定的笑着说,一个朋友,在开玩笑,我说什么朋友,这么能开玩笑,也让我打个电话开个玩笑开开心,边说边去抢他的电话,他死活不松手,那天我沿着河边跑了很长一段距离,虽然从07年离开时就知道十有八九是分离的结果,但今天面对的时候还是难以接受,他追着我跑,最后拉住我说有什么回家再谈,我知道我们没什么好谈的,站在那很久我没有说一句话,想到儿子一个人躺在床上,醒来哭了怎么办,于是又往回走,我是个不会吵架的人,为避免冲突那天晚上我没让他跟我睡一个房间,而是让他到隔壁他弟弟家去睡,第二天他还没起我就走了,走的时候还带走老人给小孩找的姐姐的两件头天洗好的衣服。我回去后,他没给我打过电话,也没主动去找过我,我也不想去找他,我不想离婚两个字由我来说,于是在第四天的早上我又开始了打工之旅。这一次虽然知道离婚已成定局,但却没有一年前的迷茫和悲伤,因为我有了明确的目标,我要努力工作,两年内要创办自己的公司,要把孩子培养成人,做一个称职的母亲。这一年他用那些黑钱盖了房子,这一年他去看过孩子一次,带孩子到他父母面前一次,这一年他给我通话的内容就是什么时候回来把手续办了。孩子从小就有疝气,并且比较严重,09年春节后我带儿子在县医院做了疝气手术,我通知了他,他说他建了房子,现在没钱给孩子做手术,我说你先到县城来再说,没钱也得想办法治,但孩子入院了他不仅没出钱,而且人也没到,只到孩子手术后第三天他才出现在病房里,在哪做了两个小时,儿子用手机跟他爸拍照。我妈在医院做了饭,但饭端上来时他却走了,他说他不在这吃,我没有出声,自顾自照顾儿子吃饭,后来孩子的姑妈来看了孩子,可他爸不再出现在病房过,那几天他在找律师咨询离婚的事。其中有一个晚上我们就在孩子住院的医院大楼下的亭子里进行了长谈,我告诉他,我只要孩子,其他什么都不要,包括他新建的房子我也不会去跟他分。但他却说那年他做生意的四万元贷款要我承担一半,我没答应他,但他却说不还贷款证明我没能力,那就把孩子给他,他说他家在镇上,而我家在农村,并且我长期在外没法照看孩子,而法律上会从孩子长远的生活环境来判决,他说他问过,如果走法律这条路他肯定能赢,我知道他不是真想要孩子,但他现在已经变得为达目的不测手断,如果真走官司这条路万一法律真裁决给了他,想到他女儿的成长我就不寒而栗,孩子三岁就离婚了,离婚时谁都不想要孩子,但因为也没什么家产好分,孩子户口又在他家,所以按惯例只好判给了他,离婚后母亲马上改了嫁生了弟弟,根本顾不上她,父亲长年不在家,她就跟着聋哑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他眼里孩子不需要费精神,只需要有人做饭给他吃就行,自然会一天天长大。如果我的孩子真跟了他,那孩子肯定又得像姐姐一样的生活。所以后来我答应了他还债的要求,只为确保孩子能跟我生活。签离婚协议的时候我答应还一半,当时没钱,欠的是银行的贷款,所以还得算上还清为止的利息。孩子由两个人共同抚养,每年的抚养费按当年的物货折算。



  离婚后我一直在外打拼,孩子一直跟着我妈妈,但在他五岁时我坚持让妈妈带孩子到县城上幼儿园,学费祖孙的生活费房租费我一个人承担。孩子的姑妈开个装饰材料店在儿子所在幼儿园外面的一条街上,每天上学都要从她门口经过,并还会互相打招呼,姑妈空手时还会跑过来抱抱,但他父亲同在一个城市,却从来没来看过,只在幼儿园门口无意间碰到过一次,并给过孩子一百元,那是离婚后唯一跟孩子见过的一次面,也是给孩子唯一的一百块钱。另外就是在他六岁生日时给孩子买过一套衣服,都是由姑妈转交(这次他有心去看,但正好是周末,我妈妈带着孩子回乡下了)。离婚的那年秋天,他又结了婚,并在新建的房子里装修了歌舞厅,和小吃铺。那年秋天,我结束了打工生涯,在朋友的帮助下自主创业,跟另一个合作伙伴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展览公司。现在孩子已经上一年级,我坚持把他带在身边,让他上兴趣班,上正规的学校,今年满七周岁生日时他用吃得满是蛋糕的嘴咬着我的耳朵说:“妈妈,我今年过生日有一种很好的感觉,但我不会讲是什么样的感觉,是以前过生日的时候没有,不过生日时也没有的感觉。”你捏捏他满脸奶油的脸,笑着说,傻孩子,这叫幸福感。这个生日他父亲没有来电话,也没有来信息,但他仍过得很快乐,我感到欣慰,我想作为单亲母亲,我做到了。离婚这三年,我没有兑现我的诺言——还贷款(贷款是以他的名议贷的)他也没有兑现他的诺言——给抚养费,孩子跟我在一起这一年多他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孩子刚入学时我给他发过信息,提到抚养费,他说他现在没生意,拿不出钱来,等有钱了会给我打过去,一个学期过去了,第二学期开学时又给他发了信息,但他不回信息,打电话也不接,怕是他换号码了,问周围的朋友可他们都是用那个电话与他联系。现在我一个人负责孩子所有费用,因为工作常常出差,只好叫妈妈帮我照看,为不让二老分离,把爸爸也接到身边,在公司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生活得比较艰辛。听朋友说他最近两个月刚生了个女儿,但为了要个儿子,老婆带着刚满两个月的女儿跑出去躺计划生育。听到这样的消息我不知什么感觉,我从来没想到跟我生活了十年的人两个人的观念竟差这么远,还有就是感到气愤,生着一个儿子不养,现在却为了再生一个儿子跟法律抗衡。为此,我想要讨回属于儿子的抚养费,要他尽父亲该尽的义务。如果有哪位知法懂法的朋友能够看到我的博文,希望您能给我一点指引,这样的情况,我未还的二万块以及三年来的利息是否要还,孩子的抚养费以怎样的方式追讨,他一个月该承担多少费用。为了不让孩子感觉到没有爱,我尽可能多的花时间陪他,教育他,所以一直单身着,可他在享爱家庭温暖的时候却把自己的骨肉忘得一干二净。我悲愤,我不想再沉默,孩子才八岁,完九年义务外还要上高中上大学,需要的开支会越来越大,我不想再纵容他不负责任的思想,所以在这里请求支援。谢谢读过我博文的每一位朋友。祝你们生活幸福!
12-04-18  借把雨伞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