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常点评]《时代》周刊资深记者:为什么中国将发生经济危机 二次翻译

  我刚刚看了,《时代》周刊资深记者:为什么中国将发生经济危机, 上时代官网看的时候, 发现原贴里的翻译有问题, 所以自己又翻译了一边, 看原贴没看懂可以试试看这个。不要跨省我, 我只是翻译, 不是大逆不道。

  世界上大多数人士的看法是,中国是坚不可摧的。甩脱掉其他国家和地区正在以呈倍数增加, 尽管其他国家经历了经济危机现象,中国经济看起来却在继续迅猛发展不断壮大,似乎无论什么阻力也无法 阻挡其前进的脚步。看起来, 中国将超越正深陷债务和内部分裂的美国,成为世界上不可或缺的经济体。那些商人们和决策者展望未来,相信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可能才是一种更高级的经济组织形式来处理现代全球经济所面临的挑战。

  而所有这一切,我的答案是:再多想一下。

  我不否认中国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超级大国,她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作用将越来越大。事实上,在很多方面她已经是一个超级大国了。 但是,这并非意味着中国就没有经济问题,其中相当多的问题是由美欧的专家所称颂的中国中央集权制度创造出来的。在我看来,如果中国不做大的改变,她将经历一次经济危机。

  长期以来, 我一直在想中国经济的未来和她可能将面临的某种可怕的崩溃。 但直到现在为止我一直不愿意如此强烈地说出我的看法。原因是我觉得谁都不知道中国经济是怎样的一回事。 判断中国经济所需要的数据, 要不然是缺少, 要不然就是不可靠。而且, 中国在经济方面的某些方式是具有她独特之处的――在全球经济历史上我们见过如此大规模比例的崛起,而且上升速度如此迅速的吗?我们很难找到有效的先例。 再一个就是时间问题。我们可以很轻易地说,“中国将有一次经济危机”,但是几乎是不可能预测危机发生的时间。 下个月?明年?在未来十年里?事实是,中国经济也完全有可能继续像现在这样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发展下去。 所以换句话说, 当你像我一样来做“中国经济危机”的预测,我们也可能是完全错误的。

  但是, 当我在中国呆得时间越久,我越确信,中国目前的经济体制是不可持续的。当然,专门从事研究中国经济的经济学家可以给出种种原因来说明中国和其他国家是不一样的,所以通常的经济学规则不一定适用于它。但我总是说一个很简单的道理,“经济学无法逃避数学“。 如果数字加不起来,不管这个国家的经济有多大,或是如何快速地增长,或是政府的参与力度有多大, 都会造成巨大的隐患和问题。 中国经济有许多的数字加不起来。

  这种糟糕经济数学中很大一部分是由中国”国家资本主义“创造出来的。中国采取了亚洲经济发展模式中的形式。 这种由日本发明的模式也被东亚的许多快速增长的国家不同程度地沿用。通常来说,这种模式是这样运作的:1)利用劳工的低工资, 通过开放,出口引发经济增长,并同时通过政府巨额投资来迅速实现地区工业化(个人加:想一想外国在中国聘请的廉价劳工和大片工厂);2)利用中央政府的手直接指导整个过程;3)运用产业政策和国家直接融资,使越来越多先进的行业获得发展。这个模式在一段时间内,可以产生梦幻般的经济增 长,但最终,它会崩溃。日本的崩溃始于1990年(二十年后的今天也没能走出); 韩国是最相似地复制日本模式的国家,她也在1997年-1998年经历了经济危机。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基于爱丽丝.阿姆斯登 (Alice Amsden)对韩国经济的研究, 她发现了一种叫做”价格错了“的现象。为了刺激高层的投资从而产生经济快速增长的水平,这个现象依赖于国家政府直接补贴,以使投资者们认为投资于这种政策和在某些行业或部门比其它经济模式更具吸引力并减少风险。 中国政府为这些行业提供廉价信贷,或在特定的国家首选项目上进行政府的完全投资。 同时, 政府也通过控制汇率以鼓励出口商,为能源, 自然资源,出口的各种商品和部门等等采取各种补贴方式。 银行也不是以商业为中心,而是在很大程度上扮演作为政府发展政策的工具。所有这些方法的目的是把钱像漏斗一样通过私人, 公共的, 全部规划到工业化的发展中去,以而来创造了我们 一次又一次所看到的亚洲经济天文数字的增长率。

  但是这里的问题是,价格不能无限期地错下去。经典经济学家们为何总是很专注地集中于让市场找到正确的价格水平是有其原因的。用”市场正确价格水平“的方法,市场向潜在投资者发送关于资金应该投向哪里是对与错的正确信号。但是如果这些价格指标倾斜了,投资方的投资方向也就倾斜了。亚洲的经济发展模式,通过政府来左右价格,最终造成了市场价格巨额的失真,而其中金钱被浪费了,生产能力也过剩产生了。通过国家政府资助的公司不用像没有国家资助的公司一样产生效益来回报社会,从而导致这些国家资助的公司做出错误的投资决策(个人加: 想一想国家资助的公司的老总们的浪费和私自挪移国家政府建设资金, 而且不用担心业绩的好坏, 反正国家有的是钱),建设那些不需要的、无利可图的工厂和建筑物。结果,贷款变成呆账,银行部门扭曲。 这些恶果正是在日本和韩国所发生过的事实。虽然他们的危机是以非常不同的方式对外表现的 ――日本资产泡泡的破灭,韩国的外部冲击――但是这两国经济崩溃的原因是相同的:脆弱的银行,负债的公司以及愚蠢的投资。

  中国经济正在放纵自己在像日本和韩国所有相同的过激行为中,并且远不止此。在中国, 政府的投资达到占近其国内生产总值50%, 甚至高于亚洲模式的标准。对这种天价国家固定投资所作出的一贯反驳是,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所有在建的建筑物和道路是必需的。聪明的汇丰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做出了这个非常有争议的 论点:

  “现在市场上流行的观点是认为中国政府已过度投资,因此可以采取不再依靠政府的直接投资来维持其增长。我们不同意这个观点。中国的政府直接投资占GDP的比重确实是非常高 (46%)...... 但是中国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只进行了一半,它仍然需要更多的投资来应付铁路,医院,工业厂房日益增加的需求。最近的基建热潮已带动中国的运输能力,但中国的铁路网络仍然比1880年美国的铁路网络短...在经济方面,我们估计中国的工人人均资本存量大约只有美国的8%的和韩国的15%。换句话说,中国的 资本积累仍远未达到收益递减的阶段。所以,我们相信,国家需要投入更多而非更少。”

  我对屈宏斌完全同意。 然而问题不在于中国政府是否需要更多的投资,而在于中国政府是否得到了它所需要的投资类型。 事实上,政府投资水平如此之高,但在某些关键方面却严重缺乏――这使我认为中国政府没有得到她所需要的投资类型。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生产能力持续过剩的问题。 公司经常从国有银行贷款, 然后一窝蜂似的来过多建设某些行业的工厂,像在钢铁和太阳能电池板领域已经发生了此类现象。国家正投资数千万亿美元来建设高速铁路, 但是高铁票价却超出了大多数中国人所能承担的范围,而且也还有很多中国的重要城市还没有地铁。

  如果说中国的这种误导性投资的有一点好的地方的话, 那就是以房地产为首的行业。房地产开发已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从理论上讲,中国的快速城市化使得建设等成为必然――但取决于正在兴建什么。最近在温州,一个房地产经纪人向购买高档公寓的顾客赠送宝马车――这就是过度开发的明显标志。 但大多数中国人却负担不起买房的费用。在我北京公寓的大楼,两边都有三个大商场,但是似乎很少能看到真正的购物者。现在在北京最优质的写字楼租金比纽约市的价格还要高-尽管事实上,中国的首都其实是一个大的工业和建筑区(个人加: 此处的意思是北京的房价比纽约高, 但是居住环境和生活质量如空气质量却不如纽约好)。很多大厦的价格疯涨,但是其质量与大型企业所需要的并不相称。

  更糟糕的是,在中国的大量投资是通过债务来推动的。中国经济中比例的债务比例一直在以惊人的速度上升。评级机构惠誉估计,银行信贷在2011年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 的185%-在短短的三年内增加了56个百分点。虽然这种恶性的债务比例增长对中国的银行还没有明显的负面影响,但许多经济分析家担心银行最终会遇到不良贷款上升的问题。至于什么时候会到来的迹象,英国“ 金融时报 “ 报道, 最近中国政府已下令银行收回中国地方政府所欠总额为1.7万亿美元的贷款。如果报道属实的话,它告诉我们两件关键的事实:1)这些中国地方政府从银行贷款融资所投资的项目并不没有产生所需要的收益来归还贷款(个人加: 意思就是说, 国家看到地方政府和官员, 用国家所拨发的钱去盖面子工程, 但是盖出来的东西实际上没有给国家政府带来实际的效益和投资回报);2)在贷款银行上的纪录上的这些地方政府贷款质量与官方统计的建议相比,存在更多质疑(个人加: 意思就是说, 这些银行的所纪录的贷款质量, 包括贷款回收的效益等等, 没有和官方数据对起来。 地方官员假报贷款的回收效益, 给国家的官方纪录带来不实的反差, 从而对整个国家的经济带来错误的假象。 大家回想一下大/跃/进/时地方官员假报生产来争面子, 现在是假报贷款回收和效益来用国家的钱买GUCCI, ARMANI, 养小三, 小四, 小五, 送子女老婆情人出国。 都和那些行长们花出去了, 怎么可能有贷款的良性汇报????钱都花在吃喝毒日上了,怎么可能把建筑商的房子质量保证?????怎么可能把地方政府给人民修的公众设施质量保证????? 把国家贷款的良性回报保证???? )。最重要的是,中国地方政府积累了这么多的债务,摆在首位的事实是证明了中国金融业缺乏完整的法律整治。从技术上讲,一个国家的地方政府根本不允许向银行贷款。 与此同时,因为政府的这些部门还有企业不断向银行恶性贷款,使得许多小公司,尤其是私 人公司,无法向银行拿到足够的贷款,然后最终因缺乏资金而灭亡。(个人加: 这就是许多人说现在生意难做的原因。 以前改革开放之后, 私人和个人向银行贷款相对要宽裕和容易一点。 现在, 如果说你没有在地方政府有“关系”, 或者说你是“国字号”开头的话, 银行的贷款是不好借的, 借不到钱来周转资金, 那企业就只有垮。 各位可以自己去地方银行打听“)

  现在, 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经济危机的一个一个小拼图都渐渐出现了:过多的误导性投资,包括由债务和政府官员的决定所推动的巨大的房地产热潮(个人加: 大家可以现在来回想一下这么几年来所看到的网上炫富的, 什么开什么跑车的, 都和房地产这三个字有着关系, 现在知道钱是哪儿来的把??!!)。听起来很熟耳吗?当然这种经济危机也不是不可避免的-那就要看中国的中央领导人采取行动,拨乱反正, 重新定位经济方向。好的是,至少现在有一些中国中央高层决策者意识, 明白到需要改变。在一次又一次的政策宣示里,中央政府承诺改革。问题是,中国中央政府并没有采取自己给自己提的意见。中国经济需要重新平衡,远离靠投资和出口这两块区域来刺激经济增长的模式,而更多的鼓励以”消费“ 为主的经济成长模式, 并通过主要集中和注重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而不是不惜任何代价地追求高经济增长率的增长模式来带动经济增长。这样经济危机就不会发生,或发生的速度不会那么快。是的,中国消费者正在全球经济环中逐步占具有更多的重要性,但中国人的储蓄仍然高过于消费, 而且消费率所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仍然太低。政府可以采取的刺激措施是采取必要的再平衡――例如,减少很多稀有进口商品过高的进口税(个人加:像是汽车和电器等等。 一辆奔驰在美国卖大概8万-10万美元, 但是拿到中国后, 因为奢侈税和各种税的原因, 要涨到20万-25万美元。 中国经济的软着陆就关键在于能不能转型为消费者经济的模式。)。更重要的是,中国中央政府在制定正确价格上没有行动。货币仍被牢牢控制着,货币利率没有变动。因此,在中国境内的投资者仍按照错误的价格信号采取行动。

  为什么中国的决策者不去追求更加根本性的改革?因为他们害怕中国经济增长率可能会滑坡。现在中国中央政府最新的五年计划目标是每年GDP增长7%,但在我看来,每一次增长导 致的是实际是双倍下降,然后领导进入恐慌模式, 就再次直接指挥, 使经济加快转速。国内生产总值在2011年第四季度上升8.9%,但这对于中国的领导人来说并不足够多,他们已 经开始重新松动信贷――把大量的贷款再次用在经济上。 (个人加:这么多年的改革开放, 邓爷爷当年说过, 我们现在是摸着石头过河, 一定先要把经济搞起来。 现在, 经济搞起来了, 中国人奥运也办了, 站起来了, 政府里的人却把钱用在哪里了呢? 中国要把面子放下来, 不要一味地追求GDP的上升。 每次看到关于这样的帖子, 很多人都说, GDP是年年在涨, 我们怎么却有越来越多的东西买不起够不着了? 中国的经济现在必须, 必须要痛定思痛, 改革开放这么30年了, 应该是要打个总结, 看一看我们什么做对了, 什么做错了。 中国要知道的是, 在国际上要腰杆子硬, 说得出话, 不是靠GDP得增长率, 而是靠自己人民的幸福来作为底气的。 国际上再硬, 自己的人民买不起房子住, 没有房子住, 买的国产车今天买明天修, 那国际上人家是背后开会笑你的, 最好的例子, 美国国际警察最近几年该闹的闹,还要打仗打人家, 但是经济一旦有了危机, 全世界都帮, 中国有一天有经济危机了, 怎么办????)

  当我把这些问题带给中国的观察家们时,我通常会受到批评――我被他们告知,北京的政策 官员都已经找出解决办法了。我说句实话,近年来,中国中央的决策者们在管理瞬息万变的经济方面已经做得很不错了。但是,任何股票投资者都非常清楚,过去的业绩并不能 保证未来的业绩。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西方经济分析家认为,日本官员们在处理经济方面像超人一样。 但是现在,日本的平庸官员们被认为是日本经济复苏的主要障碍之一。今天,中国的官员们遇到了导致日本官员们误入歧途的同样一个问题-他们相信经济可以由”命令“管理。古典经济学的工具-什么”让价格正确“-都是次要的。当政府官员们可以直接根据自己的“判断”命令银行怎么做的时候, 为什么要用抽象词语像“利率“来定制经济的发展?

  正是日本官员们这种”命令“的态度杀死了日本经济的奇迹,现在我看到中国正在走向同样的命运。日本没能够逃脱基本数学的力量,中国也不能,无论中国中央决策者有多么的聪明。 中国的经济危机何时会发生?看一看有趣的历史吧! 日本和韩国都大概在这种”亚洲经济模式“运作开始的35年后遭受了经济危机―日本运用这个发展模式是从20世界50年代开始到 1989年,韩国是从1962年开始到1997年。 这样算来,中国的危急大约在2014-2015年左右。我在这里不是要预测确切的日期,我想说的是,中国解决她经济危机问题的时间不多了!!!!!!(二次编译:红军长征的孤儿)
12-03-07  红军长征的孤儿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