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色的荷花像什么

粉红色的荷花像什么
09-10-06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蜡笔小狗熊

    清早,我和爸爸去植物园去玩。一进门,我就飞快地跑到荷花池边。那里的荷花非常多,有粉红色的、白色的。粉红色的像穿上了红衣裳,白色的像披上一层白纱布,真美丽呀!看着看着,自己仿佛就是一朵荷花,穿着粉红色的衣裳,许多荷花都在我身边翩翩起舞。过了一会儿,我才知道我不是荷花,我是在看荷花呢!
    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对于荷花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儿时村头苇壕里的一片莲藕,每到夏天,开满了一塘粉红色的荷花,非常好看。这便是荷花最早的记忆了。北方的干旱少雨,使村头的苇壕已干涸多年,芦苇和莲藕也没有了,荷花更是难得一见了。记得高中语文课本的第一课便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老师讲这篇文章时,绘声绘色,有点陶醉于朱老先生描绘的诗情画意这中了,我们还对老师的表情窃窃地暗笑。的确,比如“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这些句章,对我一个刚从农村来的毛头小子来说,还真难以有形象的体会。但浑浑沌沌之中觉得这些美妙的词句都是在形容女人之状,是用女人之美形容荷花,用荷花之美形容女人。后来曾有过也要动笔形容一番的冲动。再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忙于被别人指使,又忙于指使别人,转眼已奔不惑之年,也未曾形成过只言片字,描写这些美的花,美的人。

      华北明珠白洋淀的荷花早已闻名,我作为保定人也为有这样一片难得的水、稀罕的荷花而自豪。但多年来也未曾一游,常向往之。今得一机会游白洋淀,赏白洋淀的荷花,内心颇有起伏,也勾起了少年时对荷花的许多记忆。
      乘小快艇穿行于芦苇荡这中,不时便有一簇簇的荷花闪过,内心便不时地有些冲动。小快艇靠岸在一个小岛上,步行穿过小岛来到另一岸,满眼的便是一个荷花的世界。碧绿的荷叶柔柔地张开来,被一只只纤细的茎撑起,的确是“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像芭蕾舞女乍开的罗沙裙,那亭亭的叶茎正像是芭蕾舞女修长的腿。而那荷花却是粉红色的,不同于朱老门前荷塘的白色荷花。那开着的,的确也是“袅娜地开着”,还有那含苞半开的,都好像是女人的粉面桃腮。半开的还带出了女人的几分羞涩。微风拂来,罗沙裙的叶子飘动,亭亭的茎和那粉面的花,像是在碧波上的群舞。导游说,这便是荷花大世界。

      乘上小木船,缓缓地徜徉在这碧绿的叶与粉红的花中,船下是浅浅的清流,不时有鱼儿或急或悠地游走。此花此景竟让人意乱情迷,一种真切的情感便由然而生了。
      捧起一朵半开的荷花,不像是红玫瑰花的骄艳,也不像百合花白色花的哀怨,她更像是一位丰韵少妇,娇羞而不失风度,仪态万方。加之童年的记忆,觉得她又熟悉又陌生。仔细看她的花瓣,真如涂了脂粉的少妇的脸,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乳脂一般的润滑。淡淡的红色沿花瓣向下过渡成纯白色,又像是美少妇露出的白白琼脂般的脖颈。伴着阵阵荷花的清香,花瓣上尚存的点点露珠,让人联想到美少妇的出浴和她的香肤。阳光照在露珠上,熠熠发光,好像是美少妇身上的珠光宝器。花瓣微微地张开,像是她意乱情迷的朱唇。我不由自主地迎上去,似闻她的花香,又像是迎那美少妇的热吻。这一时竟陶醉地不知身在何处了,仿佛是在和童年临家那漂亮的小姑娘相会,也似是重逢了大学时暗恋的女同学,更像是偷偷地和梦中的情人约会……
      船主的一声“采荷花要罚款的”提醒,才把我从这梦一般的美妙中惊醒,也止住了我不由自主地欲采下这朵荷花的手。小木船缓缓起动。注目着这美少妇般的荷花,怏怏而去,她也仿佛投来相送的目光。

      梦中的美景是虚幻的、短暂的。荷花的美丽也只能观赏而已,不能采下据为已有。采下的荷花,怕仅仅是拥有更短暂的美丽,也结不出香甜的莲籽来了。世上美的东西很多,我们还是多多地去观赏吧!

    09-10-0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壹玖玖陆

    莲花台

    09-10-0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