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表是什么

团表是什么
09-12-08  匿名提问 发布
4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zhangbingan

    团表是入团时填的表格。

    09-12-08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guoyingkr

    火星探测器是用核动力的.
    未来的宇宙探测器可能采用的动力有:
    1,利用不可控的核爆炸产生的巨大推力,可以比核电站提供的能量大很多很多,方法是往飞船后扔小型核弹,缺点是要携带很多核弹,优点是核爆炸比可控的核电站产生的能量大很多很多.
    2,在飞行过程中收集氢的同位素氘,在飞船内生成一个小太阳似的巨大能量团.在宇宙中存在着稀薄的氘,采用巨型磁场可以进行收集,收集氘就不需要携带燃料了,核聚变产生的能量比核裂变能量大上千倍,这样在宇宙中航行时就不愁能量了,飞船也可以做得很大.缺点是技术还在探索阶段.
    是核燃料 不是吧  我觉得是电力  不然要太阳能板干吗  就为了通信? 广大的会堂充满震耳的掌声。我从台上走下,与议长及几位起身致意的议员逐一握手。
    除了王议长和柯克议员,其他议员握过我的右手後,都露出困惑的神情。我也不多解释,仅
    向後排及两侧楼上的其他听众挥挥手,从侧门离开大会堂。演讲结束,接下来就看议长及柯
    克的努力了。地球与火星两方十余年的争端,在地球军政府瓦解後,出现了和谈的曙光。然
    而两地隔合多年,现在要重组联邦,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估计最少还要一个月的时
    间,这些议员们才会讨论出结果来。

       议会接待人员引导我到休息室,柯克的助理齐邦飞正啃著面包,喝著便宜的即溶咖啡。
    休息室角落的大萤幕,正放映著议场内的动态。邦飞看见我进来,笑著对我说:「伽大哥,
    恭喜!演讲很成功,柯叔叔应该可以省下很多工夫了。」

       在这麽重要的日子,他的红发还是杂草一堆,像极了晚睡晚起的大学生。每次看到他,
    就想起自己大学时的懒猫样,感觉特别亲切。虽然身为柯克的首席助理,邦飞从不上镜头。
    也许是不愿意为了虚假的政治圈,放弃不修边幅的个性。

       「是比预期的顺利,但是每个地方的议员都有自己的立场。虽然都已体会到战争的可
    怕,也不容易在短时间内统合各地的意见。柯议员还是会很辛苦。」正是休息时刻,从萤幕
    上可看到议场中分据不同角落的几群议员,喋喋不休地争论著。柯克和议长不在画面中,可
    能去商议後续会议的进行。

       一个甜美但缺乏生气的声音在室内响起:「东太平洋时间,十六点整。联合会议於五分
    钟後开始,请各位议员出席。」从议会开车到紫环礁海岸最少需三十分钟,我还要先回旅馆
    梳洗一下,不离开不行了。

       把讲稿及一些资料随便整理整理,收进手提箱中,交代邦飞:「小飞,晚上我要到紫环
    礁一趟。如果没什麽重要的事情,不必找我。明天早上我会直接到柯议员办公室去。」

       邦飞嘴里塞著面包,咿咿呜呜的回应:「这麽神秘,要去会情人吗?」

       我瞪他一眼,他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看他鼓著嘴、涨红著脸,我也气不起来,微笑著
    对他说:「不要紧张,我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打你。今天我要去做的事,和你也多少有些牵
    连,明天再告诉你详情。」

       邦飞勉强把面包吞下,说:「好!没问题,我会转告柯叔叔。」

       走到停车场的取车处,对著管理电脑说出车号,等待车子送出来。当输送装置呼呼的运
    转时,我觉得背後好像有对眼睛盯著我。从我走出议会时,就有这样的感觉,但环顾左右却
    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可能是紧张惯了,过於神经质。一会儿时间,我的车子就送出来了。
    邦飞替我准备这辆车时,还不忘将其外表重新涂装,以红色为底,加上一些黑、白的线条。
    正是十年前「飞」的涂装。这个小子平日散散的,记性倒是不错。不过「飞」是我亲手拼装
    起来,徒有相似颜色的车子是无法替代的。我坐上车,把手提箱抛到旁边的座位上,就没入
    车流之中。

       远远看到红灯亮起,下意识地减低车速,滑到停止线前才停住。已离开繁忙的市区,车
    辆明显减少许多,也可以稍稍放松一下精神。十年没和如姊见面了。十年之间,奔波於各小
    行星与太空站之间,即使来到地球来,也是躲躲藏藏,根本无暇找寻如姊的下落。难得这回
    可以大大方方的现身。

       想起如姊,往事的无奈像病毒一样慢慢渗入心中。虽然只比我大几个月,但父亲早逝,
    使如姊看来比我成熟多了。在读国中的时候,如姊迁到我家隔壁,她就视我为小弟弟,我也
    一直视她为亲姊姊。经过了高中、大学,这样的关系一直维系著。如果在我大学毕业那一
    年,战争没有恶化,或许到今天我们还是比邻而居的好姊弟,而如姊和祥哥......心情的病
    毒好像突然发作,直让我喘不过气来。

       --

       --二--

       飞马二号太空城虽宣布中立,但多年来地球政府与火星移民间的敌对状态,仍然使城里
    的居民紧绷神经,深怕受战火波及。市政府及市议会为了政治走向而争论不休。毕竟战争继
    续扩大的话,中立的局面一定保不住。市政府倾向和地球政府结盟,原因是实力强大,战胜
    的机会高。但议会中有不同的声音。为此,政府、民间不时举办辩论、座谈、研讨及游行。
    祥哥和如姊就是在一次演讲会上认识的。

       前三年把大部份课程都修完了,我的大四生活只能用「懒散」来形容。除了每周上几堂
    课之外,偶而和朋友乘坐小型梭艇,溜到外面去享受无重力的飞行。飞马二号像个小行星,
    介於地球和火星之间,绕太阳作公转。从梭艇上常常可以看到火星附近有交战的火光。祥哥
    是大我一届的学长,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毕业後当了柯克市议员的助理。柯克属於年轻一
    代的议员,对於地球或火星都没有任何情感上的牵连。他的主要政见是由飞马二号政府担任
    和事佬,弭平战乱。为争取选民的认同,柯克时常举办演讲及座谈,作风与老一辈的议员大
    相迳庭。由於祥哥在学校有丰富的活动经验,这些演讲与座谈会都交给他来负责。祥哥看我
    生活太闲散,常常拉我去帮忙。虽然对政治不感兴趣,赚赚外快也不错。我的兴趣是在太空
    梭艇,时常修修改改,这点薪水刚好供我购买工具及零件。所以那一年之中,柯克议员的演
    讲,差不多每一场都听到了。

       那是个普普通通的周末下午,柯克照例又办演讲了。我和几个工读生布置好会场後,祥
    哥拿罐汽水给我,一起坐在大厅右侧,看著柯克的拥护者、反对者、无聊看热闹的人陆陆续
    续走进来。一些演讲会的常客,也会向我们打打招呼。一位长发女郎出现在门口,我和祥哥
    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移过去。身影很熟悉,但衬著外面的光线,一时看不清楚是谁。

       「小农,你怎麽在这儿?」长发女郎突然对我们说话,又直呼我的名字,我和祥哥都吓
    了一跳。

       「原来是如姊。你来听演讲吗?」避开门口的光线,我认出她是住在隔壁的如姊。如姊
    在学校成绩非常优异,提早一年毕业,在一家私人研究机构,从事研发工作。因为最近工作
    比较繁忙,如姊常常住在公司的宿舍,放假时才回家,已有一个多月不曾见面。

       「是啊!昨晚回到家。在公司一直忙,好像与世隔绝,所以今天来听听看,免得和社会
    脱节了。你也来听啊?不可能吧!你不是只会玩太空梭吗?」如姊挖苦我。

       「哈哈!如姊果然了解我。我是来打工的。」说完後,发现如姊的眼光稍微飘向旁边,
    我才想起祥哥的存在。我一手搭在祥哥肩上,说:「这就是工头。」

       本来健谈的祥哥突然像块石头一样安静,眼光晃来晃去,不太敢注视如姊。看到这情
    况,心中多少有些明白。一头秀丽长发,修长结实的身材,加上慧诘的双眼,正是祥哥欣赏
    的类型。我把手放下,正式为他们介绍:「这位是我的学长,何立祥,现在是柯议员的助
    理。就是他介绍我来这里打工的。这位是我的邻居,林芸如,目前在高阳集团的动力研究所
    工作。」

    09-12-22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