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分钱都没有 凭什么要我嫁给你?

有时候,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是长久不了的,但是,这些事情总是要很久以后才能明白??没有钱,不能结婚??
09-08-27  lucy_lee_xin 发布
1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xzr520530

    现实点说,这种人千万不要嫁

    09-08-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turanxiangni

    很现实的啊你

    09-08-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好玩的小杯垫

    现实点的好

    09-08-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眉飞色舞1000

    走进婚姻的人都要经历这一步,无奈啊

    09-08-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蓝色美梦

    (⊙v⊙)嗯,是个很好的理由

    09-08-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家在东北ABC

    不会吧
    爱情跟物质不能划等号啊
    两个人真心相爱的话
    一起去创业
    这样的生活不是更有意义么

    09-08-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醉卧摘星笑红尘

    爱过就不要计较什么,钱不是万能的!

    09-08-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我是WOBUAINILE

    因素就是因素的问题。

    09-08-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wu269635

    最看不的就是那些只吃男人饭的女人、鄙视、

    09-08-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cxjoy

    人要有自知之明,没能力给别人物质,就不要勉强


    裸照

    --------------------------------------------------------------------------------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寻找失猫》

      丁月铃要结婚息影的消息一传开,几乎半个社会都沸腾起来。
      “嫁的是谁?”
      “太秘密太意外了,都没听说她有亲密男友。”
      “丁月铃的优点是静,从不扰攘,与那些掉了一条毛都要招待记者的女星有天渊之别。”
      “有你说得那么好吗?”
      “喂,那男人到底是谁?”
      光明日报的记者沈乃慈答同事:“美籍华裔医生陈学佳。”
      “可年轻英俊?”
      “过得去,一脸正气,在医学界甚有名气,在西奈山医院专治儿童血液病毒,救人无数,在一慈善晚会中认识丁月铃。”
      总编辑说:“乃慈,你去访问她。”
      “什么?”
      “这是一项命令。”
      “我是新闻版记者,我不是娱乐记者。”
      老总反问:“人家巴巴拉华德斯访问完国家元首一样访问大明星。”
      乃慈语塞。
      “我要一篇诚实、坦白、有独到见解的访问。”
      老总一走开,乃慈就自己掌嘴,“是我多嘴惹的祸。”
      大家都笑。
      娱乐版的刘曼娟笑说:“我们正束手无策,要靠乃慈这位名记者了。”
      “喂,少踩人,少说反话好不好?”
      “女明星是种奇怪的动物,一打算结婚上岸,就觉得从此用不着新闻记者,
      从前越亲密交往利用,今日越要疏远避忌。”
      “她拒绝采访?”
      “她哪有空回复我们,由她助手的助手冷淡地说她没有空。”
      “什么?”
      另一位负责国际新闻的同事林云英不耐烦了,“咄,一个女明星结婚与否又不影响民生,为什么要巴巴地去采访这种不是新闻的新闻?世上不知有多少重要的大事正发生中:印尼骚乱、阿富汗大地震、巴基斯坦核试、治癌医药有大跃进……”
      “可是,读者对丁月铃有兴趣。”
      “有时,我们要带领读者,导他们入正路,而不是一味投其所好,走人低级趣味。”
      大家哄然大笑,“乃慈,你太有理想了。”
      “快去找丁月铃吧。”
      电话接通,是一个录音:“丁月铃外游,返来会尽快回复你,请留下姓名电话。”
      如此欠缺诚意。
      得另寻途径了,她去找丁月铃的经理人马文慧。
      “咦,乃慈,什么风吹来?”
      乃慈开门见山,“想找丁月铃。”
      “呵,比较困难。”
      “不然还烦你呢。”
      “她与我们已结束关系。”
      乃慈亦诧异,“为什么做得这样决绝?难保以后不会复出,不少女星威威煌煌结婚去,不消一年半载,又垂头丧气宣布复出。”
      “她们目光的确比较短暂。”
      马文慧帮她打电话找人,半晌摇头,“不得要领。”
      乃慈光火,自公文包内取出一张照片,“把这幅照片传真给她,说沈乃慈要求访问。”
      马文慧一看照片,顿时变色,半晌作不得声。
      过了一刻,才问:“这张照片你自什么地方得来?”
      “由我亲手拍摄。”
      “乃慈,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要求一个专访。”
      “这不是勒索吗?”
      “我们做记者的也是为着饭碗逼不得已。”
      “算了,乃慈,人家已经打算结婚息影——”
      “一个专访。”
      “照片先收起来,我再托人搜刮她。”
      “谢谢你,马小姐。”
      马文慧苦笑,“真惹不起大记者。”
      那日下午,电话就接通了。
      “今夜十时,到丁月铃家见。”
      乃慈答:“我会准时。”
      丁宅在最好的半山住宅区,全海景,装修豪华,乃慈按门铃。
      没想到来开门的竟是丁月铃本人。
      她穿一套浅蓝色泰丝的衬衫三个骨裤子,明艳照人,笑容满面。
      江湖上说的: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已经赔笑,还要怎么样。
      “乃慈,”她亲热地说:“好久不见。”
      “还记得我吗?”
      “老朋友了,还说这种话。”
      她亲自斟茶给乃慈,招呼周到。
      “你不肯见记者?”
      “乃慈你是我的朋友。”真会说话。
      “我真怕你已经忘记。”
      “照片没有什么大不了,你只要说是沈乃慈,我立刻出来。”
      仍然是江湖儿女。
      “才廿五岁就息影,不太早吗?”
      丁月铃哑然失笑,“十六岁至今,酸甜苦辣,实在受够。”
      “可是名成利就。”
      丁月铃收敛了笑意,“泪与汗换回来。”
      乃慈颔首,“那当然。”
      “乃慈,我让你问十个问题。”
      “谢谢你。”
      “开始吧。”
      “我希望得到一张你俩的合照。”
      丁月铃合作地取出私人照相部。
      沈乃慈识趣地挑了一张侧面照,到底是医生,不适合抛头露脸。
      “你看他怎么样?”
      “很好,可是,与你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不错,所以,我不想他知道我世界里的事。”
      “你放心。”
      丁月铃长长吁出一口气,“乃慈,你是君子人。”
      乃慈凝视她。
      真是个奇迹,家境贫穷,少年时住天台木屋,据她自己所说:打风时全屋漏水,读到初中便辍学做女工帮补家用,可是仍然是个玉人,标准美女,身段发肤无一不美,姿势高雅,性格聪明大方,胜许多名门闺秀,是真正的陋室明娟。
      乃慈由衷称赞,“你气色好极了。”
      “托赖。”
      女佣人奉上宵夜。
      “你爱他吗?”
      没想到丁月铃会这样坦白:“希望可以慢慢培养出感情来。”
      “婚后不再工作?”
      “我有足够节蓄养儿育女以及负担自己生活所需。”
      “丈夫的收入可好?”
      “他整日蹲实验室,薪酬有限,况且,我从未想过做伸手牌。”
      “说得好,对伴侣有什么要求?”
      “陪我说心事。”
      “就这么多?”
      “已经够心足。”
      “婚后搬到美国加州生活?”
      “是,已经买妥房子。”
      “可以给我照片吗?”
      “一不做二不休,你拿去用吧。”
      “月铃,谢谢你。”
      “谁叫你是大记者沈乃慈。”
      乃慈几乎飘飘欲仙,唉,大会说话了。
      她替丁月铃拍了几张家居照片。
      “打算生几个孩子?”
      “最好一队足球队起码三四名。”
      “童年阴影没有坏影响?”
      “我都忘记了,努力将来最重要。”
      “对影圈毫无留恋?”
      “看穿了,已经得到我要的名同利,离去也是时候。”
      “你的智能从何而来?”
      她娇俏地笑,“我天生聪明。”
      “我会帮你写好这篇访问。”
      “是,我不擅说话,拜托你写得美一点。”
      丁月铃还算不会讲话,那世人都是哑巴了。
      她开了轻音乐。
      乃慈听出这首歌叫“当我们还是新人的时候”。
      丁月铃播这首歌有深意。
      她轻轻探过身子来,“乃慈,记得吗?”
      那双雪亮的大眼睛叫人眩晕,同性犹如此,男人恐怕会把持不住。
      乃慈颔首。
      丁月铃低声说:“当日,你是新人,我也是新人。”
      乃慈牵动嘴角,吁出一口气。
      “真不知如何熬过来。”
      乃慈承认:“想起来都打冷颤,我才不要回复十八廿二之际。”
      “我同你都是苦出身,观感相同。”
      “世上坏人多,总喜欢欺压他人,我是新人之际,被旧人推挤,当我做出成绩来,又受新人大言不惭批评,能够退队,也是好事。”
      “我代你高兴。”
      “乃慈,你也有点身家了。”
      “是。不瞒你,我明年打算移民再去读书。”
      “何必还写这种掀人私隐,皮笑肉不笑的访问稿。”
      真厉害,乃慈被她教训得涨红了半边脸。
      “什么年纪做什么事,我们不再是新人了。”
      “做一日尽忠一日。”
      “用到你这种伙计,是老板之福。”
      “也有人看不入眼。”
      “是,”丁月铃微笑,“一直想,怎么还没轮到他,挺胸凸肚,出尽百宝图出头。”
      乃慈说:“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丁月铃终于说到正题,“那张照片,你一直保存着。”
      “是。”
      “当日情形,历历在目。”
      “是。”
      “我时时做噩梦,看到自己,仍在做临记。”
      乃慈欠欠身。
      丁月铃笑了,“那是我唯一的裸照。”
      乃慈不语。
      “我记得很清楚,一排十来个年轻女子,在泳池旁表演歌舞做临记,本来大家都是布景板,应相安无事,可是偏偏有人推来推去,想争头位。”
      沈乃慈那时是见习记者,专被老总派做些花边新闻,吃力不讨好,叫人看轻。
      那日,她躲在片场一角,忽然听到一阵娇叱,停睛一看,原来一帮闲角发生争执,接着,惊叫一声,水花溅起,其中一个少女被人推落泳池。
      乃慈本能赶到泳池,只见那少女混身湿透,狼狈万分,身上纱衣浸水后完全透明,使她美好的身段统统显露。
      乃慈按下相机镜头。
      其它工作人员并没有把少女自水中拉起来,相反地,还不住嬉笑。
      乃慈忍不住,伸出双臂,把少女自池中救起。
      少女窘到极点,低头发抖,乃慈把外套借给她遮住身躯。
      太残忍了,大家都是人,大家在同一圈子里找生活,大家都穷,为什么不能仁慈一点?
      但是少女并没有哭,也并无露出怒意或是任何不满。
      服装师替她换过干衣,她又回到工作岗位。
      乃慈不想继续逗留,悄悄离开片场。
      那少女却追上来,“请等一等。”
      乃慈转过头去。
      “姐姐,贵姓名?”
      “光明日报沈乃慈。”
      “谢谢你,我叫丁月铃。”
      “不客气,举手之劳。”
      少女再三道谢。
      乃慈有预感,“你会红起来,你俱备一切条件:漂亮、懂事、忍耐、感恩,大红之后,请让我访问你。”
      少女笑了,“一定。”
      回到报馆,照片冲晒出来,是帧裸照,乃慈并没有用,收到档案里。
      之后,乃慈本人也甚有表现,很快为编辑部赏识。
      她被调去跑突发新闻,因为够拚搏,升得极快,受报馆重用。
      她几乎忘记那张照片,直至看到丁月铃在各大报章上的大幅彩照。
      呵,成名了。
      今日想起来,宛如昨日之事。
      丁月铃感喟,“时间过得真快。”
      “幸亏如此。”
      “我有过五日四夜不眠不休的记录,你呢。”
      乃慈笑答:“三日三夜而己。”
      “纯靠年轻,才挺过来。”
      “我们现在仍然年轻。”
      “乃慈,写些正经评论。”
      “我懂得。”
      丁月铃轻轻打一个呵欠。
      “我告辞了。”乃慈十分识趣。
      临走之前,她放下一只信封。
      丁月铃意外,“是那张照片吗?”
      “连底片在内,送给你。”
      丁月铃由衷地说:“是我最佳的结婚礼物。”
      乃慈笑。
      她取出照片看,“哗,那时身材多好!”
      乃慈很佩服她的镇定。
      “乃慈,再一次谢谢你。”
      两个年轻女子拥抱一下道别。
      乃慈松了一口气,好了,从此不再欠谁什么,也毋需替人保守秘密。
      她替丁月铃写了一篇极好的访问。
      老总拍案叫绝,“生花妙笔!”
      “照片也拍得有味道。”
      “沈大姐出手,马到功成。”
      沈大姐?几时她升格为大姐了,不久之前,她还是小慈。
      “这个招待会叫小慈去跑一次。”
      “大作家倪匡的小说稿叫小慈下午去取。”
      “小慈,到楼下买七碗云吞面。”
      岁月流金,忽然就成为大姐了。
      乃慈静下来,觉得感慨无限。
      同事们仍然议论纷纷:“丁月铃真是个美女。”
      “希望她安息。”
      “什么?”
      “喂,干吗诅咒人。”
      “真心祝福,既然息影,永远别再出现,才是最佳归宿。”
      “说得也是。”
      乃慈一直有计划升学,可是成年人想丢下一切,一走三四年,谈何容易。
      接着,她母亲身体有点不舒服,她便留了下来,这时,她决定离开光明日报,转到一间国际通讯社做主持,身份与薪水都提升一级。
      母亲身体渐渐复元,她愿意到著名学府做成人学生,写妥履历,又找名人学者推荐。
      通讯社拍档意大利裔的贝洛地闲闲地说:“谁会追究李嘉诚或是盖兹有无大学文凭。”
      乃慈瞪他一眼,“你自己是康奈尔新闻系博士,你有什么资格说文凭无用。”
      “喂喂,看开点。”
      乃慈吁出一口气,“原来重返校园是这样困难。”
      “因为你目前工作成绩与薪酬已经一流,放弃委实可惜。”
      “但升学是我毕生心愿。”
      “我的心愿是三妻四妾,你说如何实现。”
      “贝洛地,你的意思是,成年人追求理想不切实际。”
      “当然啦,牺牲那么多,一定会后悔。”
      沉乃慈忽然想起丁月铃,已经是电影皇后了,忽然嫁给一个儿童病理专家,他有繁忙工作,不可能时刻陪伴她,她生活究竟如何?
      乃慈不由得去打听丁月铃近况。
      有人摇头,“不知道,听说很写意,一个人求仁得仁总是开心的。”
      “丁月铃好象接了一个广告拍。”
      “真的?”
      “全部在外国拍摄,酬劳八位数字,唉,一个女人的名气竟如此值钱,真叫人羡慕。”
      “慢着,”乃慈问:“是什么商品的广告?”
      “好似是一种沐浴露。”
      “那岂非要出浴?”
      “小姐,她一定会穿着泳衣。”
      乃慈顿足:“失算。”
      “一千六百万演出三十秒钟还说不值?”
      发生什么问题?乃慈替她不安。
      一个星期之后的周五,沈乃慈经过熟悉的大报摊,看到一大堆闲人围住议论纷纷,争购一本杂志。乃慈讶异,咦,最近没有什么国际性大新闻呀,莫非有突发事件?
      报摊东主看见她,笑着大声叫:“沈小姐,你上了头条。”扬着一本杂志,递到她手里。
      乃慈吓一跳,连忙走到一旁细阅。
      只见封面上登的,正是丁月铃那帧半裸照片,呵,难怪那么轰动。
      乃慈呆往。
      谁,谁把照片交给杂志社?只见大字标题;“丁月铃复出,细说与名记者之间恩怨”。
      什么?照片竟由丁月铃本人提供?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内文中丁月铃娓娓地把她入行时的遭遇道出,感人肺腑,为复出铺路。
      她简直把传媒玩弄于鼓掌之上,这聪敏如人精的女子可知道她在做些什么?
      乃慈家中电话响个不停。
      “乃慈,你真够义气。”
      “乃慈,有那样好的照片也不给我们用。”
      “那张裸照起码值六十万,你竟交回她本人。”
      虽然人人都盛赞沈乃慈,可是乃慈却有被出卖利用的感觉,她如哑子吃黄莲。
      “原来记者与艺人也可成为真正朋友。”
      “我们对你们这两个女子另眼相看。”
      丁月铃复出,出奇成功。
      传媒并没有追究她的婚姻是否失败,一味集中火力报道她的新动向,并且认定丁月铃是记者之友。
      沈乃慈一声不响。
      这是她最好习惯:静,无论关不关她的事,她都以静制动。
      丁月铃的戏路风格大转,她开始主演一些艳情戏,但因剧本写得好,并不觉猥琐,其它女星纷纷效尤。
      又成功了。
      一日,乃慈阅读至深夜。电话铃响,乃慈似有预感,取过话筒,她说,“稀客。”
      “乃慈,听到你声音真好,仍在本市?多怕你已移民。”
      “月铃,别净说场面话。”
      “乃慈,仍然一句话,谢谢你。”
      乃慈苦笑,她问:“你的婚姻怎么了?”
      “太高估自己,一个月后就闷得发疯,想打道回府,原来,良家妇女不是我那杯茶。”
      “结果苦忍了多久?”
      “九个月。”
      “天长地久。”
      “我不怪你挪揄我。”
      “我不是故意的,还有,你的私蓄呢?”
      “投资失败。”
      乃慈担心得倒抽一口冷气。
      “不见了一大截,算是不幸中大幸,趁这几年还挣得回来。”
      “你转机得快。”
      “是,有人拖那么三两年,就不再有机会。”
      “裸照被刊登出来,你不觉尴尬?”
      “在今日,那算什么。况且,照片背后,有动人故事。”
      “从头到尾,你并不在乎裸照?”
      “乃慈,我不是不在乎,可是,我也并不觉得羞耻,我倘若不包涵自己,原谅自己,还有谁会那样做?”
      乃慈叹口气,“你说得对。”
      “我又回来了。”
      “你很成功。”
      “出来见个面好吗?”
      “不,我怕你约了记者,镁光灯闪闪,吃不消。”
      丁月铃哈哈地笑,“连记者都怕记者。”
      乃慈苦笑,“我记得你说厌倦。”
      “名记者,你也说过要移民读书呀。”
      要放下谈何容易。
      这时,有人敲门,这么晚,是谁?
      “改天再谈。”
      她挂上电话去开门。
      “丁小姐派我来。”
      来人放下小小包裹就走了。
      这精灵又搞什么鬼,乃慈拆开包裹,看到一只名贵金表。
      “乃慈,你又帮了我一次,衷心谢谢,月铃。”
      乃慈戴上手表,那正是她一直想要的款式牌子,丁月铃不知如何晓得。
      一个记者与一个女演员的纠葛,至此终止了。
      深夜电视上正在播放丁月铃初出道时的影片,她演不良少女,穿得十分暴露,演技拙劣幼稚,可是天生美貌与姣好身段战胜一切,观众完全接受她。
      乃慈也仍然喜欢她。
      她关掉电视,扭开收音机,听到的又是那首歌:当我们还是新人的时候。

      ------------------
      文学视界扫描校对
    --------------------------------------------------------------------------------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09-08-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rytghsgd

    同情与安慰女朋友之间的恋爱心理学,也许我们会为了抚平对方的伤痛而去安慰几句。稍有闪失对方就会因误认为你的安慰是出于对他或她的同情而显得更加沮丧。爱你恋爱网认为每个人内心深处都隐藏着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或伤痛。有时会将埋藏心底深处的伤痛说给恋人听。
      [例]
      女生:我对学校有一种自卑感……其实我真的想上大学……!
      男生的回答:上了大学其实也没有什么,一点意思都没有。想开点,不去也可以。(其实没有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你无法完全理解她的心事)
      比较不错的回答是:这样啊。(认同她的想法)如果想的话现在也为时不晚。只要你愿意重新挑战,我会在旁边全力支持你的。
      也就是说,因为你不是她,所以无法完全了解她的心情以及感受。与其说我也为了上大学付出了很多努力之类的话,还不如默默地牵着她的手,如果她在哭泣也不要去多问什么,只要将你的肩膀借给她,让她有所依靠。
      在有些场合你只需默默地倾听而无需表达,也许出于安慰脱口说出的话语会让她误解为同情,令她更加难过。
      对于她的话语要给予赞成、支持,并温柔地抚摸她。避免使用我曾经也如你一样疲倦过……也许我的过去比你更加痛苦之类的说明。
      写信也不失为有效的方法之一。
      “虽然我没有继续问你,只因你的脸上挂满了忧伤……虽然我想守候在你的身旁,但又怕伤你更深,所以我沉默……我为没有成为你身边遮风挡雨的一棵大树而感到内疚……但是,你要知道,如果你身处险境我会毫不犹豫地伸出双手将你拉住,即便连我的手会折断,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绝不会放开你的双手……只因我的存在能成为你生的勇气。无论何时只要你想哭,我都会把我的肩膀借给你,用我的手温柔地为你抹去眼泪。我爱你……”
      同情与安慰之间,有时仅仅相隔一张薄薄的纸……但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我在恋爱攻略之谈话篇提到过对女孩子所面临的困难,男孩子要表示同情、理解并想方设法给予帮助
    文章来源于爱你恋爱网 http://blog.ainiwanggou.com/ , 原文地址:http://blog.ainiwanggou.com/post/210.html

    10-05-1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