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神经衰弱和神经焦虑症有啥具体区别?两种表现都适合吃文拉法辛和劳拉西泮吗?多谢

10-01-27  匿名提问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applechen124

    千万别吃药,吃了药你这辈子就毁了,如果你看完如下资料你就不会再想吃药了。除了精神分裂,任何精神疾病都别吃药。 (哈弗大学精神科教授揭露精神科药物害处)
    为药疯狂第一篇:为药疯狂

    Your drug may be your problem : how and why to stop taking osychiatric drugs 
    作者: 彼得布利金/大卫柯翰
      
        Peter R. Breggin, 医学博士,任教于哈佛医学院,是国际知名的心理疗专家。哈佛医学院毕业,曾任麻省精神保健中心及纽约州立大学上州医学中心住院医师、国家精神保健院顾问。一九六八年起于马里兰贝斯达开业,并于哈佛医学院、华盛顿精神病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等校讲学。知名的生物精神病学反对者;国际精神病学与心理学研究中 心创办人;精神病学专业期刊《合伦理之人性科学与医疗管理》总编辑。
    他曾经出版十多本书,包括谈百忧解的畅销书。 
        David Cohen, McGill大学和加州柏克来博士,蒙特娄大学社工教授,专专长心理医疗研究。 
    简介. 
    近年来,精神治疗药物的使用量暴增,尤其是处方给儿童的兴奋剂和成人的抗抑郁药物、镇静药物。大众愈来愈依赖处方药物来解决心理和社会问题。媒体直接将百忧解之类的药品介绍给消费者,大量的书籍向外行人赞扬精神治疗药物治疗儿童和成人各种心理、情绪问题的效果。 
    精神科药物的使用已不只是西方社会的问题,台湾也使用愈来愈多。不过,从西方到台湾皆然,医生给病人药物的讯息相当有限。而且许多药物反而是为病人带来新的问题。 
    医师处方抗忧郁药物或镇定剂之前,通常只花几分钟时间评估病况。可是一旦病人决定接受药物治疗,很可能一辈子摆脱不了这些药物,也无从避免长期用药带来的有害副作用。找位医师指导病人服用精神治疗药物很容易,要找到愿意帮病人停止用药的医师却很困难。 
    本书用通俗的语言,告诉我们各种常见的抗忧郁、镇静等等药物,可能为我们带来什么问题,同时也告诉读者,如何寻找助力来一步一步的戒除这些药瘾,以及在戒药瘾时可能面临的各种身心反应。本书英文版出版后,受到许多专业临床医生的肯定与称许。 

    目录:
    警告:精神治疗药物有碍健康
    导论:什么是你的最终寄托
    第一章 开始远比戒断容易
    第二章 精神治疗药物的极限
    第三章 你的问题可能来自药物
    第四章 特定药物的有害副作用
    第五章 拒绝药物的个人与心理因素
    第六章 为何医师告诉病人的那么少
    第七章 规划戒断过程
    第八章 如何停止服用精神治疗药物
    第九章 精神治疗药物的戒断反应
    第十章 让你的孩子戒断精神治疗药物
    第十一章 了解治疗师对不用药的忧虑
    第十二章 给不主张用药的治疗师之指导方针
    第十三章 不靠药物来帮助自己与他人的心理学原则
    附录 常用精神治疗药物
    回到目录
    为药疯狂第一篇:为药疯狂
    他们说,百忧解消除你的忧郁:赞安诺舒缓你的焦虑,他林让你的孩子乖巧听话。可是,你知道吗?你和你的孩子可能吃错药了!来自专业医师的良心建议,告诉你为什么不要服用精神药物以及该如何戒除药瘾。 

    精神治疗药物的有害副作用:
    百忧解(Prozac),抗忧郁剂
    效果:制造幸福感与精力充沛感;
    副作用:焦虑、不安、失眠、体重减轻、想自杀。 
    赞安诺(Xanax),镇定剂
    效果:减轻焦虑、紧张、帮助睡眠;
    副作用:暴躁、冲动、健忘、暴力行为。 
    利他林(Ritalin),兴奋剂
    效果:矫正过度活泼、冲动以及注意力不集中;
    副作用:失眠、痉挛、紧张、沮丧、想自杀。 
          这样的药物多数不清,这样的副作用说都说不完。你确定,要吃这些药吗?
          医师基本上认为服药来控制压力改变性格,是简单速效又安全的法子。相信这也是许多临床医师,甚至精神科专科医师,所共同认定推荐的。许久前,和大家介绍过曾风行一时的《神奇百忧解》 (张老师文化 ),以百忧解 (Prozac) 这个新兴精神科用药出发,也是乐观表示:‘百忧解的发明,或许告诉我们:藉药物来调整情绪的新时代来临了’。
    但,事实真是如此么?

    这本彼得.布利金,与大卫.柯翰所合着的《为药疯狂》,原着 1999 年出版,三年后的如今才被选译到台湾来。由中译本封面底的‘作者介绍’可以了解,布利金是哈佛医学院毕业的精神医学教授,也是‘知名的生物精神病学反对者 ’。柯翰则是‘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博士,现任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社工系教授’。具如此背景,让本书说法极具可信度。
    本书开宗明义,一起始就用‘警告:精神治疗药物有碍健康’,向读者明白表示:昔日得来‘精神困扰只要吃药就会好’的印象,不论来自广告、药局介绍甚 至医师提供,都是片面真理,甚至几乎是谎言。‘所有这些药物都可能造成许多严重而致命的有害副作用,其中大多数还会造成戒断的困难,如情绪和生理的痛苦。 有些药物会造成强烈的身体依赖性,并导致危及生命的戒断困难’(页 4)。
     
    现代文明社会,各种生活压力纷至沓来。医药专业快速进步,我们(尤其是台湾人)长期不自觉认为‘有病就要看医师 / 吃药’,甚至觉得不吃药病就不可能好。在这种就诊先行意识压力下,临床医师不得不开立处方,以博得病患信任。以我个人的临床医疗从业经验,过去有些医师两相权衡,或许会开立相对较无害的维他命丸作为安慰剂。如今所谓‘医疗意识高涨’,似懂非懂又硬要装懂的病患或病患家属,以各种方式取得片面相关医疗知识,动辄质疑医师的处置和处方,导致医师为求自保,宁可在允许范围内,开立过多不必要的检查和药物。如此,虽然满足了病患 / 病患家属,保护了医师自身安全;就大处着眼,实是两败俱伤。
    精神治疗药物,是许多会被滥用的处方之一。小自失眠,大至焦虑甚至精神分裂者的强迫病患镇静,医师开立无数药物来达到目的。台湾医疗环境,心理治疗与咨询的风气还未开,有情绪困扰的民众只能向精神科或家庭医学科医师求诊。医师解决这类问题的明显有效方法(或许也是病患所希望的),就是开立精神镇静药 物。临床上发现,病患对药物的需求量总是与日俱增,甚至不得不多种药物合用,来同时针对不同问题,或是解决其中某药的副作用。每加一药,很可能副作用就多数种。于是往往左支右绌,折磨病患,也困扰医师。长此以往,病患往往自然接受了‘我是忧郁/狂躁/失眠/……疾病的患者,必须一辈子服药才能控制’的既定 概念,医师也如此告知病患。却没有人想过:会不会自一开始,‘服药’这种作法就是错的?甚至就是造成日后不得不与药共舞的主要关键?
     
    作者布利金是少数质疑药物治疗的医师。在本书页 24 至 32,他举出十数个实际案例,具体让读者看到精神治疗药物的危害。这其中,有病患自行察觉,或由家属发现:吃药短期似乎有所改善,却带来更多困扰,不得不吃更多不同的药。可是求助其他医师,‘增加/改变精神治疗药物的种类或数量’,往往是唯一答案。除了少数人幸运遇见合适的心理/精神医师,利用逐步减量与心理咨商双管其下,自药物地狱脱身;许多人或许自此,只能在药物机动调整下,得到不满意但可以接受的精神平衡。这是多么让人惊讶,也让人遗憾的事啊。(写不下了,具体内容您可自己上网搜索为药疯狂一书)
     
          

    10-08-0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