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你 菲律宾

只有你 菲律宾
09-11-13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v7dige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09-11-14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wutingtings

    日本的战争赔款                    
    二次大战后,根据国际法有资格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的战胜国是:中国、美 国、英国、苏联、荷兰、澳大利亚、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缅甸、越南、 老挝、柬埔寨。其中中国、美国、英国、苏联、荷兰、澳大利亚、印度都放弃了 战争赔款,而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老挝、柬埔寨则得到了战争赔款。具体数额是:(均为当时价格)
    印度尼西亚:8亿美元         
    菲律宾:8亿美元         
    缅甸:2亿美元         
    越南:3900万美元         
    老挝:278万美元         
    柬埔寨:417万美元   
    此外,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这四个在法律上本来没有资格获得战争赔款的国家,通过对日“斗争”也得到了赔款。具体数额是:
    韩国:3亿美元         
    新加坡:2500万新加坡元         
    马来西亚:2500万马来西亚元         
    泰国:150亿日元   
    后来,瑞士、西班牙、瑞典、丹麦这四个二次大战时的“中立国”,也向日本提出赔偿战争时所毁坏的他们在中国和东南亚的财产,日本也对此作了赔偿。具体数额是:         
    瑞士:11亿日元        
    西班牙:20亿日元         
    瑞典:5亿日元         
    丹麦:7亿日元   
    比较复杂的是蒙古,因为战前日本不承认蒙古是独立于中国的国家,所以日本认为中国放弃赔款就等于蒙古也放弃了赔款。但后来经过交涉,日本同意向蒙古提供50亿日元的无偿经济援助,作为变相的赔偿。战后日本支付的战争赔款共计22·3亿美元,相当于中国1901年庚子 赔款的12·6倍(庚子赔款为4亿5千万两白银)。
    下面就分别介绍一下日本对各国的战争赔款情况。 一、旧金山对日讲和会议及其背景   1945年日本投降后,以美国为首的盟军进驻日本。在怎样处置日本方面 盟军制定了三大基本方针:1、日本非军事化;2、在保证日本国民最低生活标 准的范围内进行战争赔款;3、日本在外国的资产交联合国处理。   第1项和第3项的处置都顺利进行,但在日本赔款方面遇到了很大的难题。 按照传统的战争赔款方法,有现金赔款和实物赔款两种。由于日本的国库早在战争中掏空了,所以向日本索要现金根本不现实。然而日本又是自然资源极其贫乏的国家,既没有石油煤炭等能源,也没有铁矿金矿等矿藏,以矿产等自然资源进行赔偿的方式也行不通。剩下的只有用机器设备等实物进行赔偿,可是日本工厂的机器大部份都在美军的战略轰炸中被炸毁,船舶也大部份被美军击沉,可以用于赔偿的实物也少得可怜。   从1947年4月开始,盟军陆续从日本拆撤出40000余台机器,作为 “中间赔偿”分给中国(54·1%),美国(菲律宾的宗主国,1946年菲 律宾独立后转交菲律宾,19·0%),英国(缅甸、马来亚、香港的宗主国, 15·4%),荷兰(印度尼西亚的宗主国,11·5%)。苏联则自行将“满 洲国”的一些机器设备拆运回苏联。不过这些机器的价值总共才值400余万美 元(当时价格),作为战争赔偿也太少了一些。然而当时的日本就象输得只剩下 最后一条裤衩的赌徒,再敲也敲不出钱来。1949年5月,盟军最高司令部决 定停止这种从日本拆撤机器的中间赔偿。   由于日本没有自然资源,粮食也不能自给,必须向国外购买粮食和燃料等生 活必需品。加之当时盟军的抑制日本政策,使日本的经济极度萧条,没有钱向国 外购买粮食等生活必需品,迫使美国不得不每年拨出数亿美元的经费来为日本购 买粮食和燃料等生活必需品,因为作为日本占领国的美国有义务保证日本国民维 持最低水准的生活。由于日本人口多(当时近一亿人,大约为美国人口的一半), 特别是缺乏自然资源,什么都要靠进口,所以维持日本国民的最低水准生活也要 很大的开支,到1950年,美国已为日本补贴了20余亿美元,已成为美国财政的一大负担。   当时有人开玩笑说:日本才赔了美国几百万美元,美国反倒贴了日本几十亿 美元,美国是战胜国向战败国“赔款”。此时,美国人意识到抑制日本的政策对 于美国来说是得不偿失,有必要扶持日本在经济上独立来减轻美国的财政负担。 另外东亚的国际形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49年××建国并与苏联建 立了同盟关系,1950年北朝鲜发起了朝鲜战争,日本的三面已都被××主义 阵营所包围,使日本在地理位置上成为反×的桥头堡。因此美国感到在政治上也 有必要扶持日本来遏制东亚的××主义势力。   在此情况下,美国转变了抑制日本的政策,开始积极扶持日本。扶持日本的 第一步就是要使日本重新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1951年9月,在美国的主持 下,在旧金山召开了由52国参加的对日讲和会议。苏联、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 由于抗议美国不让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中国代表参加会议,拒绝在和约上签字。 另外旧金山对日和会也邀请印度、南斯拉夫等国参加,但这些国家没有派代表参加。   中国和韩国也要求出席旧金山对日和会,但没有被邀请。韩国被拒绝参加的 理由是:韩国在二次大战时是日本的殖民地,韩国人在二次大战时是日本侵略的 协力者或“帮凶”,因此韩国不是战胜国无权参加旧金山对日和会,也无权得到 战争赔款。   由于当时中国有两个政府,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台湾的中华民国政 府,所以邀请哪个政府代表中国参加对日讲和会议成为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苏 联和英国主张由受战争损害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派代表参加旧金山和会,苏联 和英国反对邀请台湾政府的理由和韩国一样:台湾在二次大战时也是日本侵略的 协力者,因此台湾不是战争被害国,台湾人也无权得到战争赔款。然而美国却坚 持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才是可以代表中国人民的合法政府,主张邀请台湾政府。 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只好达成既不邀请北京政府,也不邀请台湾政府的妥协案, 所以北京政府和台湾政府都没有参加旧金山对日和会。   清政府在马关条约中明确规定将台湾割让给日本,但日本在旧金山和会上只 是宣布放弃对台湾的主权,并没有象英国归还香港那样把台湾的主权交还中国, 因为北京政府和台湾政府都声称自己是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所以无法确认交还 主权的对象。但由于日本已宣布放弃对台湾的主权,在国际法上台湾就成为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土地,这就意味着台湾在法律上是独立的国家。中国大陆在法律上并不拥有对台湾主权的“台湾地位未定论”说法也起源于此。   在旧金山和会上,美国代表说:参加会议的各战胜国都有权向日本索取战争 赔款。但由于日本的资源和经济现状,我们不得不面对日本无力支付巨额战争赔 款这一事实。如果对日本要求过份的战争赔款,将会导致日本经济无法自立。这 不但不利于整个世界经济,也要增加美国的经济负担。因此美国建议各国对日本的战争赔款予以宽大的处理。在美国的说服下,英国、苏联、荷兰、澳大利亚都宣布放弃日本的战争赔款、但东南亚几个新独立的国家则强烈要求日本对他们进行战争赔款。这几个国家是印度尼西亚(1949年从荷兰独立)、菲律宾(1 946年从美国独立)、缅甸(1948年从英国独立)、越南、老挝、柬埔寨 (三国均在1950年从法国独立)。   菲律宾代表开价最高,声称菲律宾是太平洋战争的主战场之一,菲律宾受到 了巨大损失,要求日本赔偿100亿美元。但缅甸代表却持同情日本的立场,反 对菲律宾的巨额赔款要求。缅甸代表说:缅甸在二战时的损失比菲律宾还大,然 而缅甸却反对向日本索要超过日本支付能力的战争赔款,缅甸只提出2亿美元的 赔款要求。由于东南亚各国在赔款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旧金山和会最后规定日 本有向这些国家赔偿的义务,但具体的赔偿额由日本在会后分别与各个国家进行 单独交涉。旧金山和会还特别规定日本在进行战争赔偿时,原则上不支付现金, 而是用生产物和劳役的方式支付。这对于日本是非常有利的。   若不是美国替日本挡住,日本这样的无条件投降战败国将不得不赔偿上百年 也还不完的天文数字战争赔款。由于美国的尽力帮助,日本在旧金山讲和会议上 得到了异常宽大的处理,这是日本能够实现经济起飞的基本前提。后来日本在国 际政治上紧跟美国,某种程度上也是表示对当年美国宽大的感谢。 二、日本对中国的战争赔偿问题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蒋介石当即发表了中国对日 本“以德报怨”的著名讲话。蒋介石虽然没有提到战争赔款一事,但确定了中国对日本宽大处理的方针。1949年菲律宾派特使访问蒋介石,商讨共同对日索取赔款之事。蒋介石却说:“要对这次战争负责任的是日本军阀,而不是日本人民。要求日本人民负担战争赔偿的作法是不公平的”。这初步表明蒋介石有放弃 日本战争赔款的意思。1946年国民政府发表的抗战期间的损失是:军人死伤 321万,财产损失133亿美元。   日本在旧金山讲和会议以后,在究竟与哪个×国政府打交道问题上踌躇不定。 北京和台北也私下活动,劝说日本和自己谈判将可以获得更宽大的处理。但美国 却要求日本和台湾的国府谈判,在美国的督促下,日本和台湾国府在1952年 2月开始谈判,4月28日结束,签订了“华日和平条约”。在华日和平条约中表明中华民国政府放弃要求日本进行战争赔款的权力。   台湾的国府之所以放弃日本的战争赔款,其原因主要有三个:第一是蒋介石 的“以德报怨”对日政策;第二是国府退居台湾后国际地位大大降低,希望以放 弃战争赔款为代价换取日本对台湾在政治经济上的支持;第三是大中华思想的影 响,别的大国都放弃了日本的战争赔款,中国人也应该有个大国的样子,不应该 象小国那样斤斤计较战争赔款。   现在有一些文章说台湾的国府是在美国的压力下放弃战争赔款,这是不符合历史情况的。当然向日本索取几百亿美元的天文数字战争赔款美国当然不会同意, 不过向印尼、菲律宾那样索取10亿美元左右的战争赔款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不 过日本人还是比较感激蒋介石的“以德报怨”政策,不时有人撰文对蒋介石表示 感谢。   在1958年以前,日本政府基本上对大陆和台湾政府保持等距离关系。1 958年大陆炮击金门以后,日本政府开始转向反×,当时的岸信介首相公开声 称支持台湾反攻大陆,并表明日美安全条约的防御范围包括金门、马祖在内。不过当时日本政府对中国大陆实行“政经分离”的政策,与大陆的经济和民间交流仍然比较活跃。1963年10月7日,大陆的机械工程学会翻译周鸿庆在访问 东京期间,提出要前往中华民国大使馆政治避难。台湾要求日本允许周鸿庆前往 台湾,但日本政府在北京的压力下,1964年1月将周鸿庆送还大陆。这一行 为激怒了台湾,蒋介石当即召回驻日大使,并声称要与日本断交。在此情况下, 日本政府派出前首相吉田茂为特使访问台湾,特别说明日本将在道义上支持台湾 反攻大陆,并对与大陆的经济交往持慎重的态度,补救了紧张的台日关系。   “华日和平条约”签订后,日本和台湾保持了比较密切的经济关系,特别是 日本企业对台湾的直接投资,是对台湾投资最多的国家。1965年美国停止对 台湾的经济援助后,日本开始向台湾提供日元贷款,对台湾的经济有一定的帮助。 但1972年日本和中国大陆建交后,台湾谴责日本“背信弃义”,宣布同日本 断交,并掀起了抵制日货的反日活动。在一段时间内,日本与台湾的贸易曾大幅 度下降。   在台日断交后,日本与台湾的交往只限于民间的经济交往。由于台湾和日本 具有领土小、人口多、资源缺乏的共同特徵,所以台湾采取了从日本进口机器设 备,利用台湾的廉价劳动力制成工业品向美国出口的经济战略,取得了成功。同 时日本对台湾进行了比较积极的技术转让,特别是在电子和精密机械领域,将一 些一般不对外转让的先进技术转让给台湾的企业,对台湾企业的技术进步起到不 小的作用。台湾和日本的大企业领导人之间的私人关系比较密切,国会议员和政 府官员间的非正式交往也十分频繁。   中国大陆由于一建国就宣布向苏联“一边倒”,所以和作为美国保护国的日 本之间没有什么政治上的联系。1951年1月,北京政府新公布的抗战期间的 人员和财产损失数目为:人员损失1000万人,经济损失500亿美元,比以 前国民党政府公布的损失数字大大前进了一步(现在这个数字已达到:人员损失 3500万人,经济损失6000亿美元)。旧金山讲和会议和台日间的“华日 和平条约”鉴定后,北京政府声明中国保留要求日本赔款的权力,当时北京政府 要求的赔款额是500亿美元,相当于中日甲午战争时中国对日本战争赔款的4 70倍(甲午战争的赔款为2亿3千万两白银)。   1960年10月周恩来会见日本自民党顾问时,仍然强调中国保留对日本 索取战争赔款的权力。但是中国和苏联恶交后,大陆在国际上处于十分孤立的地 位,大陆的周边苏联,台湾,印度,日本都是北京政府的敌人。在此情况下,北 京政府感到有必要缓和与日本的关系,团结更多的力量来对付最大的敌人苏联。 1965年5月,廖承志在会见日本客人时说:“中国不准备靠他国的战争赔款 来建设国家,而且要求没有战争责任的一代人为前人支付战争赔款是不合理的”。 这暗示着北京政府准备放弃日本的战争赔款。1971年美国越过日本直接和北 京接触,使日本人大吃一惊。1972年,中日两国开始商讨国交正常化的问题。   在中日两国关系正常化的谈判中,日本的战争赔款问题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但由于北京已准备放弃战争赔款,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的谈判比较顺利。唯一引起 争执的是中方在共同声明中说:“中国放弃要求日本进行战争赔款的权力”,但 日方提出异议:“在日本和台湾中华民国政府鉴定的日华和平条约中,中华民国 政府已代表中国放弃了要求日本赔款的权力,所以在法律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不能再次放弃已经被放弃的权力”。后来在共同声明中,中方把放弃战争赔款的 “权力”改为放弃战争赔款的“要求”,这暗示着北京政府承认台湾国府鉴定的 华日和平条约具有法律效力。   1972年中日恢复国交后,开始商讨签订“中日和平条约”。但由于中方 坚持写入针对苏联的“反对霸权主义”的条款,使“中日和平条约”的签订拖延 了不少时间,最后终于在1978年8月正式签订了“中日和平条约”。由于日 本和美国的特殊关系,中国不可能要求日本在政治上支持中国的立场,于是中国 对日关系的重点放在了经济上。1978年,华国锋提出了建设十大钢铁基地、 十大石油基地、九大有色金属基地的激进重工业发展计划。由于中国缺乏资金, 开始向日本大规模借款,因为当时其它国家都无意向中国提供巨额借款。   1978年中国向日本提出55亿美元的巨额借款要求,日本政府最后同意 向中国借款3900亿日元(折合18亿美元)。后来日本政府又在1984年 1988年和1998年,三次向中国提供了巨额政府贷款,共计20000亿 日元。到1997年底,已交付中国14000亿日元,而中国到1977年底 的偿还额仅为200亿日元。日元贷款的特点是:数额大,利息低(年息3%左 右),偿还期限长(偿还期限30年),是一种少有的优惠借贷,对中国的经济 发展起到了不小的促进作用。日本人把这种以特别优惠的条件向中国提供巨额借 款,看作是对中国放弃战争赔款的报答和对过去侵略行为的赎罪。   1990年开始,日本的对外援助金额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对外经济 援助国。1997年日本的人均对外援助额为74·4美元,比美国(23·2 美元)、英国(57·3美元)、德国(72·2美元)都要多。此外美国经济 援助的重点是以色列、埃及、土尔其、南非等战略国家,英国经济援助的重点是 英联邦国家,德国经济援助的重点是东欧国家,而日本经济援助的重点则是中国。 从1980年代后期开始,日本最大的援助国一直是中国,每年向中国提供5亿 多美元的经济援助(包括有偿和无偿的援助)。日本人非常不满×国政府有意识 地控制日本对中国经济援助和政府借款的报导,不让中国人民知道日本对中国进 行的经济援助的真相。比如北京的地铁二期工程是由日本援助修建的,日本大使馆采访了1000多名乘坐地铁的北京市民,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此事。   因此不少日本的政治家对日本政府的援助中国政策提出了激烈批评,指出现在日本是花巨款来买回中国人的敌意,要求今后用让中国老百姓知道的形式来对 中国进行经济援助。还有人声称象中国这样自尊心非常强烈的民族,在接受别人经济援助时并不感到高兴,甚至有可能反而感到耻辱。因此建议日本政府改变对中国的经济援助政策。   总而言之,中国的台湾政府和北京政府都自愿放弃了日本的战争赔款,对此,日本人是比较感激的。日本对中国的经济援助和政府贷款,也是希望以此来表示对以前侵略行为的“赎罪”。当然中国人对日本的历史仇恨不可能简单地用金钱来买回,中日间的关系还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法走出历史的阴影。
    从日本战后的战争赔款情况可以看出,大国和小国对于战争赔款的态度和气 量是不同的。按照国际法,只有与战败国进行过交战的战胜国才有资格获得战争 赔款。从严格的法律角度来讲,只有中国、美国、英国、苏联、荷兰、澳大利亚 有资格索取战争赔款,而这些国家全都放弃了战争赔款。相反印度尼西亚、菲律 宾、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国,在二战时是殖民地而不是独立国家,这些 国家的军队更没有和日本军队进行过交战,所以索取战争赔款有一些勉强。泰国、 韩国等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更是牵强。这些以不充份的理由向日本索要战争赔款的小国,和那些堂堂放弃巨额战争赔款的大国,在气概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印度尼西亚 /8亿美元 /战争赔款
      菲律宾 /8亿美元
      缅甸 /2亿美元
      越南 /3900万美元
      老挝 /278万美元
      柬埔寨 /417万美元
      韩国 /3亿美元 /在法律上不具备资格国家通过“斗争”获得的赔款
      新加坡 2500万新加坡元
      马来西亚 /2500万马来西亚元
      泰国 /150亿日元
      瑞士 /11亿日元 /“中立国”得到的财产损失赔偿
      西班牙 /20亿日元
      瑞典 /5亿日元
      丹麦 /7亿日元
      蒙古 /50亿日元 /无偿经济援助
      中国 /0日元/中国主动表示放弃
    新中国成立后,中日两国一直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中国也没放弃向日本索取赔偿。踏入70年代,中日关系才产生变化。
    1971年10月,第26届联大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台湾当局22年来窃据中国在联合国席位的历史从此写下句号。1972年2月,尼克松总统访华,签署联合公报,中美关系走上实现正常化的轨道。随着这些事件的发生,中国的国际地位日益提高,也就促使日本开始积极谋求与中国建交。
    1972年4月,东京成立了‘促进恢复日中邦交联络会议’。7月7日,自由民主党新总裁田中角荣宣布要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中国表示欢迎。8月,中国上海舞剧团访问日本,外相大平正芳转告说,田中首相决定为中日外交正常化访问北京。中国随即宣布周恩来总理表示欢迎,并向田中角荣首相发出访华邀请。
    1972年9月25日,田中一行到达北京,周恩来、叶剑英、郭沫若等人到机场欢迎。25日至28日,周恩来与田中角荣进行了4次会谈。27日晚,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了田中角荣,双方进行了认真、友好的谈话。
    1972年9月29日,中、日两国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宣布结束战争状态,并从即日起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
    《声明》宣布:‘自本声明公布之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之间迄今为止的不正常状态宣布结束。’‘日本方面痛感日本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在《声明》中,日本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国政府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政府表示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并坚持遵守《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规定(也就是把日本窃取于中国的领土,如满洲、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声明》宣布:双方决定自1972年9月29日起建立外交关系并尽快互换大使;同意进行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以及政府间的贸易、航海、航空、渔业等协定为目的的谈判;决定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建立两国间持久的和平友好关系。
    同一天,大平正芳在北京举行记者招待会,代表日本宣布‘日台条约已失去意义’,日台全面断交。

    其实很简单是蒋介石自己主动放弃的!

    09-12-10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