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什么工厂多

绍兴什么工厂多
09-09-18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34负担

    丽水,城市的名字取自上天的赋予——山水秀丽,“青山丽水”。瓯江,钱塘江,闽江,江河纵横而过。这个城市被水包围,为水生养。 现在,一股新的暗流正在汹涌,不断涌向地面。 过去几年,各种渠道的民间资金聚集到了一起。“全城的房产集资资金有50亿左右。”一位当地媒体记者估算。对地产和资本红利的想象,支撑了城市里上百家房地产公司,也支撑起了有关一个城市繁荣的梦想。 人均GDP从来不是标杆。丽水,这个浙江省最贫穷的城市,房价足以比肩一线城市——新楼盘均价都在每平方6000元以上。宏观调控的气候似乎远离这里,过去几年,房价仍以每年20%到30%的速度飙升。 开始有人试图驯服这股汹涌的水流。一个月前,当地外号“小姑娘“的杜益敏由于非法集资被捕。这个仅有初中文化的女人,长袖善舞,两年内集资过亿元,如今却无法偿还。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城市的安全。11月1日,财政部金融司副司长孙晓霞一行到丽水调研。“加强地方金融的管理”成为其关注的核心内容。 “风雨同舟” 刚从“小姑娘”事件导致的挤兑恐慌中解脱出来,郭荣又开始为房价发愁。 她拿着借条,再一次来到银泰房产的售楼大厅,试图为借条上的房子定下价格。借条显示,2004年4月,银泰房产——当地位列第四的房地产商,老板个人因“投资需要”,向郭荣借款10万元。作为回报,郭可以拿到2%的月利率。和郭荣一样持有银泰房产借条的老百姓有五六百个,总集资额高达8000万元左右。 在当地,借款是集资的另一种说法。这种借款早已超出熟人的范畴,而是面向不确定的人。“我当时觉得这个利息挺高的,这些闲钱放进去可以作为投资。”个子高高的郭荣,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她丈夫平时做生意,家里的经济条件不错。 借款之后不久,有关银泰资金链的传闻四起。在银泰的劝说下,郭把借款转成了订房合同,月利率为1%,并凭借条签订江滨小区16幢1002房间的购房合同。郭说,她以为这是一个不错的保障。 但两年内,这个瓯江边的楼盘新贵已经从均价4180元上涨到均价6500元。银泰和郭荣对于用哪个价格买房各执一词。 在银泰的副总刘汉文看来,集资者拿到了高额利息之后,就应该按照现有的市场价购房,这是“市场经济”的规则。“但当时他们正是资金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不集资的话,银泰连土地款都交不齐。”郭对此有自己的看法。 “银泰房产的自有资金在七八千万之间。”刘汉文承认。但他们的宣传资料却显示,公司三年内的投资总额高达12亿元。 在丽水房地产界,从土地款到建设资金,每家房产商都可以用集资的方式获得。每个项目的集资总额少则千万,多则上亿。土地出让金必须为自有资金的国家规定被轻易冲破,降低了房产行业的进入门槛。 丽水街头,房产开发公司星罗棋布。仅在丽水房产信息网上登记的大中型房地产企业就达37家。在丽水建设局的网站上,截至2006年5月,市区商品房项目已开工项目23个,未开工11个,总面积200万平方米。 民间资本的大量涌入,繁荣了房地产业。还有其他人在推高房价。在买房的人群中,丽水下辖的青田县人大约占了三分之一。青田是有名的侨乡,大约有17万人口在欧美定居,购买力极强。郭说,青田县城的房产已经高达每平方1万多元。 现在,丽水房价直逼杭州。而它所毗邻的金华和温州,市中心的房价也仅有每平方米四五千元。 “我们想只要有土地在,房产公司也不会倒。房价总是要涨的。”张长华说。张在当地的市委党校工作,夫妻二人都在事业单位。 面对每次传闻下的挤兑,借贷双方都使用了“风雨同舟”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利益关系。而现在,双方则更关心的是房价上涨的“分享比例”。 丽水的借条 在别处,仅凭这样一张简单的借条,很难借走一个家庭几乎所有的积蓄。 “丽水就是丽水。”刘强调说。从70年代末开始,丽水百姓就开始集资开发小水电。丽水附近的瓯江等江溪落差大,河床切割较深,水力资源蕴藏丰富。 到90年代,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小水电的股份。直到现在,“小水电”仍是丽水的代名词,仅在丽水缙江县,就有多达120座小水电站。 “起初就是通过亲戚之间借,后来家家户户都参加,也从来没有出过事。”王慧萍说。王是当地的医生,她也曾经参加过小水电的集资,“没有一点风险”。 这种从亲缘到地缘的扩展方式,使得这种地下金融方式逐渐深入民心。而几十年的小水电集资没有出现过挤兑风潮。人们庆幸,各地不断兴建的工厂,突飞猛进的全国经济,把丽水的逐利诉求平缓消化。 在对风险无意识的同时,高额的收益被一再放大。在口口相传中,那些最早开始参与集资的人,一年靠小水电就可以挣十几万元。 在丽水人看来,离他们不远的温州,仿佛一个天生的财富榜样。“他们之所以富裕,最初就是依靠民间集资。”银泰30岁的年轻老板季文华说。他觉得,这样的集资就是孕育民营经济的土壤。 “我们有钱赚,也让老百姓有些钱赚。”刘汉文觉得这是一种双赢。普遍一分到一分五的利率,远远高于银行的存款利率。 但小水电集资能稳定产生现金流,是否适用于复制到其他行业仍然存疑。尤其是有扩张冲动的房地产业,集资的路径依赖风险惊人。“银泰一边拖欠着工程款,一边把我们的集资款挪去拿地。”了解内情的集资者说,参与集资的并不都是过剩的民间流动资金,而几乎都是老百姓的保命钱。 “有人是诈骗,我们是真实经营,完全不同。”刘汉文说,他的看法代表了大多数开发商的意见。 而更多人抱怨,偏居一隅的丽水不仅外来人口不足,即使手中有钱,也没有很好的投资渠道。 “就算有个一二十万,去开个小饭馆,也是自己人吃自己人,没意思。”郭荣觉得,过于狭小的商业投资空间,使得挣工资之外,最好的投资手段就是参加集资。 而房价持续走高,也给了老百姓想象的空间。但一个简单的事实是,能让他们避免借方卷款等风险的,似乎只有开发商脆弱的道德自律。 一些房地产商说,这场逐利游戏,参与者众多。 “土地出让量远远低于其他城市,造成了供不应求的局面,土地价格自然居高不下。” 一位当地媒体的房地产记者分析。 按照其每年出让500亩的土地总量计算,由于楼面地价高达每平方5000元左右,此一项就为政府带来约为24亿元的预算外财政收入。而根据当地公布的数据,2006年地税收入仅8-9亿元,且其中也有近5成来自房地产及相关行业。 “其实政府也很需要钱来搞城市建设。”一位当地政府官员私下表示,丽水的经济并不发达,搞基础建设有些力不从心。仅仅依靠税收,显然无法完成市政建设的目标。 “丽水丘岭多,土地少。”这位官员承认,丽水相对于邻近城市没有比较优势,而要跟附近的温州和台州竞争初级产业,已经远不在一个起跑线上,高科技产业则更缺乏基础,因此经济发展确实不快。 与民间集资风潮同步的是,从2000年撤地设市以来,丽水市城区面积已经扩展了三倍。庞大的基础建设计划拉动着丽水GDP不断上升,而同时城市的房价每年上涨20%。而原本应该提供的经济适用房,也飙升到每平方4000元左右。 最苦涩的,是真正买房的人。 王慧萍是其中的一个。她本打算通过换房改善住房。为此,她已经卖掉了原来在火车站的老房子。但江滨小区迟迟没有开盘,使得她和丈夫不得不住进单身公寓,等待开盘。 这迟到两年多的开盘,使得王慧萍手中的现金已经赶不上房价上升的步伐。每平方6000元左右的基准价,加上楼层、景观的系数,比较中意的房子每平方米单价高达7300元左右。除去三成首付,他们必须每月还款6000元以上,才能在20年中完成按揭贷款。 事实上,一对收入中上的丽水夫妇每月收入总和约为4000元左右。丽水的人均GDP为浙江最末,去年仅为11963元,不及浙江省平均水平的一半。 “其实我们在自食其果,集资挣的这点利息远远不够买房子。” 每次路过施工区,楼盘前方的夏河塔美景都使王慧萍伤心不已。 已经交付3年之久的怡景花园,曾经是丽水的“楼王”。而今,这个楼盘晚上只有一半不到的亮灯率。而通向新建的花园路沿街,一些楼盘甚至只有五分之一有人入祝在更远的白云山脚下,甚至整个别墅区都空无一人,没有丝毫灯光。 在最新拍出的土地中,丽水的楼面地价已经达到惊人的每平方5500元。根据刘汉文的计算,算上建筑、配套、税收等费用,这个“地王”每平方米的开发成本高达9000元。 “看着吧,明年的楼价肯定超过一万。”所有的人都似乎胸有成竹

    09-09-18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万一2008

    轻纺工厂多

    09-09-21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