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为什么参加革命

近代土地时期,为什么农民要参加革命?
09-03-27  匿名提问 发布
5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大家好2009

    农民参加革命无非为了一块可以耕种的土地,如此而已。

    其他国家不好说,中国上千年的农民一直处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们要求很低,就是生存而已。

    也只有在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才造反,造反的吸引力还是那个目的:有块地。

    这个支票如果国家可以支付,当然没有问题,一旦国家支付不起,就会无偿无理由征召。没有任何借口。

    农民一直在给领导借口,结果却发现时时没有安全感

    09-03-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supercooldragon

    没有土地嘛

    09-03-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liufeng011

    农民参加革命无非为了一块可以耕种的土地,如此而已。

    其他国家不好说,中国上千年的农民一直处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们要求很低,就是生存而已。

    也只有在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才造反,造反的吸引力还是那个目的:有块地。

    这个支票如果国家可以支付,当然没有问题,一旦国家支付不起,就会无偿无理由征召。没有任何借口。

    农民一直在给领导借口,结果却发现时时没有安全感。

    09-03-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梦想成真369

    农民革命是怎么发生的?


    “震耳欲聋——乌烟瘴气——遍地狼藉”,是中国人用炮仗过年的三部曲。这是我们在驱魔、祛邪,其实是一种巫术,一种低劣的宗教行为,跟我们烧给亡灵纸钱一样。每年鞭炮喧天,都有鸡犬被惊吓而死。如此大鸣大放,对于生态环境,你不觉得是场劫难?反正,我会祈祷次日清晨鸟儿重展歌喉,庆幸它们劫后余生——极富耐受性的中国人,一年一度点燃炸药宣泄一下,令我联想到历史上间歇性喷发的农民暴动。

       今日中国农民,以离乡背井、妻离子散为代价进城打工,其中意义你可能悟不出。说句极端的话,其历史意义怎么估价都不会过高。就是说,这是个自中国人进入农耕文明数千年以来未有之大变局。什么变局?农民自己消灭自己的变局!什么叫自己消灭自己?就是进城农民摇身一变,不再是农民了。你可能知道,现代社会有农场主,有农业工人,就是没有农民。为什么?因为土地资本化了,农业工业化了,农村城镇化了,社会职业化了,农民早已变为市场上的人力资源了,哪里还有原来的农民?假设没有工业对人力资本的依赖,妻离子散、离乡背井的农民也变,只是绝不会变为工人,注定会变为流民;而失去土地的流民,两千年来一直是“威力强大的火药桶”。这个“巨大的过剩人口的瓦砾堆,极易被暴乱的火星所点燃。”(摩尔语)假设没有资本对人力资源的吸纳,因水旱天灾流离失所的灾民也进城,不过不是去打工,而是去劫掠。流民一旦“拉杆子起义”,被网罗去“吃兵饷”,天灾就会转化为人祸。什么叫农民暴动的周期发作?这就是。

       通常意义上的农民是什么?是阿Q栖身的土谷祠里的土地爷,是孙悟空每到一地先念祈符请出来打听一番的那个土地神。什么意思?即农民因身家性命全部系于土地,不能抽身,没有自由,沦为土地的附庸。土地是农民谋生的唯一资源,被吸附地上的农民只得守土重迁、原地繁衍,遂使家庭宗族的血缘裙带代代扩展,编织出他们安身立命又织网自缚的蛛网。既因天灾,也因人祸,甭管什么原因,反正一旦失去土地,他们就成了没有财产的光棍。娶不起老婆,没有了家庭宗族的荫蔽,也就没有了人生舞台。以家庭为生活中心的农民,一旦没了家庭,试想,他的日子还怎么过?再试想,以往“离乡背井、妻离子散”的农民能像今天这样外出打工、年没过完就竞相离家?离开工商业资本,流民除了拼死一搏,还能有什么选择?对于他们的破釜沉舟、鱼死网破,我们还有什么意外?

       所以,爆发农民革命“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社会中缺少工商业资产阶级,缺少他们领导的商业经济革命。”(摩尔语)今日中国能远离农民革命,原因也是同一个。原因在于,我们今天有了资本主义。弄清了这个道理,我们再反省历史,才知道自己怎样铸就大错,怎样策动农民暴动,并错把它当成历史动力,当成“三个代表”。翻检革命党纲,误读、误判比比皆是。譬如,中国社会一切痛苦的根源,列宁说是苦于资本主义的不发展,而毛泽东却说是苦于资本主义的发展,说“主要是国际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马克思、列宁指出农民阶级的没落性、反动性,是指它对于“历史的主角——资产阶级”来说,是个“垂死悲鸣的阶级。”(摩尔语)毛泽东却美化和恭维“贫农最革命。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

       翻阅毛的著述,革命成了个不容质疑、不由分说的大前提,非革不可,不革不行。谁怀疑谁反动,谁反对先革谁。同属亚洲,这种大前提在印度、在日本,根本就不存在。从一个最可疑的前提,不难推出最荒谬的结论。为要策动革命,就要找“最有战斗力”的阶级。谁对社会最不负责?谁对社会最具破坏力?当然是一无所有的破产农民。日本明治政府的政策,是促使农村经济向市场开放,“利用农民作为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来源”。而中国革命党却利用农民打头炮,“打土豪、分田地”,把土地易主当翻身解放。

       其实,农民只有靠资本主义才能得救。怎么救?救离土地,“不再琢磨如何利用土地来维生,而是把它看作是资本投资的一种途径”(摩尔语)。土地只是一种资本?对。还有多种资本,背井离乡也成了一种资本:人力资本。劳力自由流动摆脱了土地束缚,能摆脱土地束缚是因为土地不再是唯一的生计与财产。离乡背井和妻离子散,既摆脱土地,又摆脱家族人身依附。作为自食其力的自由人,不但成了独立民事责任的利益主体,还能孕育出作为资本主义本质的个人主义。终于,由于挣脱了宗法关系对个人的奴役,一个个农民消灭了,一个个职业市民诞生了。

       孙悟空强龙不压地头蛇,求助土地神干什么?就是要打听亲缘宗法关系。古今朝廷派往地方的县太爷,也要拜土地爷——当地豪族大户,就像我当工作队长下去搞社教,也得先学孙悟空,先得弄清副书记和公A局长是亲家,组织部长是县长的内弟,等等,否则就无法开展工作。土著、世居、联姻,不但令中国人种退化,还令个人价值退化:出人头地是为了光宗耀祖,置地建房是为了血缘家族。

       人身依附扩展开来,同族、同乡、同学、同行、同事、同单位都实行内亲外疏的同心圆。小沈阳跪拜赵本山,不是学艺是拜家长。房祖名跟着成龙、江青跟着毛泽东闪亮登场,那叫封妻荫子。商界的子承父业与政界的子接父班是裙带风,新任领袖感恩让位领袖,那是公权的私相授受。所有这些人身依附,都是乡土宗法对个人主义、资本主义法则的抗拒,就像甘地试图以村社、毛泽东试图以公社挽救农民一样,终将归于失败。为什么失败?因为相对于“先进生产力、先进阶级、先进文化”的资本主义而言,他们都在开历史的倒车。

       但甘地和国大党的非暴力原则与毛泽东暴力原则的区别,还是令两国分道扬镳。农民众多的印度,避免了农民革命的灾难,中国却掉进火坑。甘地认为“农**动和法西斯主义没有什么两样。”(1938年语)他这么说,是因为他明白:“当小农经济陷入困境之际,美化农民是一种反动的症兆。”(摩尔语)毛泽东则相反,他否认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盛赞“好得很”。甘地反对公有化的暴力运动,毛泽东力推暴力公有化。印度一度(1955年)也宣布为“社会/主义社会”,中印由此热络过两年。为什么凉的也快?因为很快,连印共都宣布不搞社会/主义了。

       忍辱负重的老实农民怎么会暴动?因为他们的诉求不能和平达致。为什么不能?因为太过理想、太过幼稚、太过一厢情愿。天性保守的中国农民怎么会不切实际?他们的最大诉求到底是什么?其实,他们的政治理想千年一贯,说出来你不会惊诧:他们要重新分配土地。正如法国大革命时,“要求财产的平均分配是贫困农民的最高要求。”平均分配土地”,是“均贫富、等贵贱”的历代农民的白日梦。从经济演进方式上说,这是要重返或巩固小农经济,是抵抗资本主义。从产权变革上说,这种激进的平均主义,必然消灭土地私有制,必然通向财产上的G产主义。史实是,法国农民当年落空的黄粱一梦,中国农民靠暴力革命又重做了一回。梦碎得快,血流的也多——凡有地有财产的中国人,除了逃离大陆的,都被没地没财产的同胞劫掠和虐待了30年。同室操戈,就为土地?

       网友朱鲁子回山东老家省亲,痛感村民直选是“瞎折腾”的“无聊游戏”:富人贿选或强人控选轻而易举,村民哪能表达自由意志?也是。对于未摆脱家族化人身依附与村社宗法关系的农民,民主选举太过奢侈。为什么?利益主体不独立、不明晰,利益诉求不确定、不细化,选票就不如钞票实惠。就像秋菊,打官司打出个意外,离了村长,难产时谁送她?满月酒谁来喝?网友断言中国若直选主席,能选出个对外大搞民族主义,对内大搞平均主义的主儿,你信不?我愕然,又得承认:很有可能。

       摩尔的《民主和专制的社会起源》一书,堪称革命发生学名著。他开宗明义地总结世界史:“没有资产阶级,就没有民主,”“现代化进程以失败的农民革命为起点。”他横向剖析、比较了英、法、美、德、日、中、印各国,归纳出迈向现代民主的3条道路。尽管这7国家家握玉、人人抱珠地各显神通,但人算不如天算,全都难倒在农民问题面前——这3条道路都吊诡地交汇在农民身上。横亘在现代化半路上的农民问题,任谁也绕不过去。最终,7国或拆除或绕开、或引爆或浇灭这个火药筒,才蹚出了各自道路。

       简要说来,这7国的命运分别是:“作为工业革命一部分的圈地运动,已把农民问题从英国政治中排除掉了。英国没有因积留大量农民而导致像德国和日本那样的反动结局,也消除了俄国和中国那种农民革命的群众基础。由于迥然不同的原因,美国也幸免于农民灾难。法国则未能避开这个问题”。成也农民,败也农民,7国演化出3条道路:英美的资产阶级革命通向西方式民主,德日的保守革命通向法西斯,中俄的农民革命通向**主义。

       被农民革命替换了资产阶级革命,是中国人的历史性错误。资产阶级革命会结出“一系列政治、法律”制度硕果,而农民革命不过是“力求恢复本质上大同小异的社会秩序”——“这全部流血和暴力到底为民主制度做出了哪些可以看得见的贡献呢?”摩尔认为,在中国,农民往往是为重振某个盛世王朝而斗争。史实是,我们虚构出原始社会曾有公有制,构建了人民公社,踏进了农业G产主义的五七道路,重新编织了取消个人自由的人身依附网:财产充公,合家吃大食堂,老头进黄忠队,老婆进佘太君队,男人进罗成队,妇女进穆桂英队,孩子们进快乐园,老弱病残进幸福院。流民倒是没有了,人身自由也没有了。进城搞副业、外出乞讨还得开介绍信。资本主义尾巴割干净后,“三个人穿一条裤子,一家人喝大锅清水汤”的事都有,被俄国人耻笑也难免——农民成了革命的牺牲品,变得比革命前还穷。

       想退出或绕开资本主义的农民革命必败。纵观革命历史纲领,我们通篇都在杜撰跨过、避开和跳跃资本主义阶段的可能性、必然性,通篇都充满着走捷径、抄近道的小聪明,通篇都是绕开地狱、直达天堂的轻诺,通篇都是功利主义、机会主义心态。当然了,这30年重返“初级阶段”,后起直追地恶补资本主义的课,我们仍有“落后的优越性”(维布仑语),即后发优势可依恃。依恃什么?依恃前车之辙。“地上本没有路”,7国披荆斩棘走出3条路,给中国人留下了深深的辙印,亦步亦趋不难。若路上再次踩爆革命的地雷,中国贻笑世人的,就不仅是良知,还会是智商。

       3条路其实还是2条:革命论产生激进型社会,渐进论产生保守性社会。别再自信满满地以为自己在探新路,也别再听大忽悠们瞎指路。摩尔说过:“有一种观点认为,需要以人民暴力扫清封建障碍来实现现代化,这纯属胡说。德国和日本的历史便是证明。”——静待农民不再是农民,变成维护人身自由和切身利益的市民阶层时,中国才可跨越半路上的火药桶,与现代社会无缝对接。

    09-03-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恶魔美丽

    土地革命时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1927年——1937年。中共领导下的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战争,至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为其结束的标志。
      土地革命,指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在革命根据地开展打土豪、分田地、废除封建剥削和债务,满足农民土地要求的革命。
      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根据地开展打土豪、分田地、废除封建剥削和债务的土地革命,满足了农民的土地要求。1931年春,毛泽东总结土地革命的经验,制定出一条完整的土地革命路线。那就是:依靠贫农、雇农,联合中农,限制富农,保护中小工商业者,消灭地主阶级,变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这条路线,调动了一切反封建的因素,保证了土地革命的胜利。
      为了保证土地革命的顺利进行,县、区、乡各级都建立了土地委员会。分田的大体步骤是:
      (一)调查土地和人口,划分阶级;
      (二)发动群众清理地主财产,焚毁田契、债约和帐簿,把牲畜、房屋分给贫雇家,现金和金银器交公。
      (三)丈量土地,进行分配,公开宣布分配方案,插标定界,标签上写明田主、丘名、地名和,面积。
      土地革命使广大贫雇家政治上翻了射,经济上分到土地,生活上得到保证。为了保卫胜利果实,他们积极参军参战,努力发展生产。湘鄂赣革命根据地,仅半年之内,参加红军的翻身农民达3万多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黄安七里坪的一个招兵站,一天就招收800名农民入伍。
      背景
      四一二事变后,位在南京的国民政府一方面镇压中国共产党,另一方面继续对奉系军阀作战,以其完成统一全国的目标。
      爆发
      1927年8月1日,以周恩来为代表的一部分共产党人率先在南昌起义。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正式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随后,中国共产党人在湘、赣、粤、鄂、豫、皖、闽、浙、陕等地纷纷举行武装起义,组织工农武装,走上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1927年10月,毛泽东率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队伍到达井冈山,开展游击战争,进行土地革命,组织工农政府,建立地方武装,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1928年4月,朱德、陈毅等率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分队伍和湘南起义中组织的农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部队会合,创建了中国第一支工农红军,并进一步扩大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此后,中国共产党相继开辟了湘鄂西、鄂豫皖、陕甘、海陆丰、左右江等革命根据地,建立了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和其他红军部队。
      发展
      1930年底到1931年9月,红军在毛泽东、朱德的领导下,先后粉碎国民党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三次“围剿”。之后,在江西瑞金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
      1931年九一八事变和1932年一二八事变,加剧了中日间的民族矛盾。大敌当前,蒋介石集团仍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1932年6月和1933年10月,蒋介石又相继发动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四、五次“围剿”。面对帝国主义的武装侵略和国民党的“围剿”,中国共产党一面号召全国人民武装抗日,一面继续开展游击战争,抗击国军的进攻。粉碎了国民党军对中央根据地的第四次“围剿”。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领导,致使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失败。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长征。其他革命根据地的红军在“左”倾错误领导下也损失严重,被迫撤离根据地,先后参加了长征。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领导,使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在长征中,粉碎了国民党的围追堵截。1935年12月底中共中央召开瓦窑堡会议,确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
      结束
      国民党在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后,逐渐改变了对日政策。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的西安事变及其和平解决,成为时局转变的枢纽,有力地推动了国内革命战争向抗日战争的过渡。1937年2月,中国共产党提出国共两党重新合作的主张。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实际上接受了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的政策,标志着内战的初步结束。 土地革命时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1927年——1937年。中共领导下的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战争,至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为其结束的标志。
      土地革命,指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在革命根据地开展打土豪、分田地、废除封建剥削和债务,满足农民土地要求的革命。
      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根据地开展打土豪、分田地、废除封建剥削和债务的土地革命,满足了农民的土地要求。1931年春,毛泽东总结土地革命的经验,制定出一条完整的土地革命路线。那就是:依靠贫农、雇农,联合中农,限制富农,保护中小工商业者,消灭地主阶级,变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这条路线,调动了一切反封建的因素,保证了土地革命的胜利。
      为了保证土地革命的顺利进行,县、区、乡各级都建立了土地委员会。分田的大体步骤是:
      (一)调查土地和人口,划分阶级;
      (二)发动群众清理地主财产,焚毁田契、债约和帐簿,把牲畜、房屋分给贫雇家,现金和金银器交公。
      (三)丈量土地,进行分配,公开宣布分配方案,插标定界,标签上写明田主、丘名、地名和,面积。
      土地革命使广大贫雇家政治上翻了射,经济上分到土地,生活上得到保证。为了保卫胜利果实,他们积极参军参战,努力发展生产。湘鄂赣革命根据地,仅半年之内,参加红军的翻身农民达3万多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黄安七里坪的一个招兵站,一天就招收800名农民入伍。
      背景
      四一二事变后,位在南京的国民政府一方面镇压中国共产党,另一方面继续对奉系军阀作战,以其完成统一全国的目标。
      爆发
      1927年8月1日,以周恩来为代表的一部分共产党人率先在南昌起义。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正式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随后,中国共产党人在湘、赣、粤、鄂、豫、皖、闽、浙、陕等地纷纷举行武装起义,组织工农武装,走上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1927年10月,毛泽东率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队伍到达井冈山,开展游击战争,进行土地革命,组织工农政府,建立地方武装,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1928年4月,朱德、陈毅等率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分队伍和湘南起义中组织的农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部队会合,创建了中国第一支工农红军,并进一步扩大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此后,中国共产党相继开辟了湘鄂西、鄂豫皖、陕甘、海陆丰、左右江等革命根据地,建立了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和其他红军部队。
      发展
      1930年底到1931年9月,红军在毛泽东、朱德的领导下,先后粉碎国民党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三次“围剿”。之后,在江西瑞金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
      1931年九一八事变和1932年一二八事变,加剧了中日间的民族矛盾。大敌当前,蒋介石集团仍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1932年6月和1933年10月,蒋介石又相继发动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四、五次“围剿”。面对帝国主义的武装侵略和国民党的“围剿”,中国共产党一面号召全国人民武装抗日,一面继续开展游击战争,抗击国军的进攻。粉碎了国民党军对中央根据地的第四次“围剿”。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领导,致使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失败。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长征。其他革命根据地的红军在“左”倾错误领导下也损失严重,被迫撤离根据地,先后参加了长征。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领导,使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在长征中,粉碎了国民党的围追堵截。1935年12月底中共中央召开瓦窑堡会议,确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
      结束
      国民党在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后,逐渐改变了对日政策。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的西安事变及其和平解决,成为时局转变的枢纽,有力地推动了国内革命战争向抗日战争的过渡。1937年2月,中国共产党提出国共两党重新合作的主张。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实际上接受了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的政策,标志着内战的初步结束。

    09-06-29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