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延安中学的建校历史

陕西延安中学的建校历史
09-09-13  匿名提问 发布
3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56564

    2007年面向全市普通高中招生录取分数线
    学校 课改分数线 非课改分数线
    延安中学公费生 597 607
    延安中学择校生 594 605
    延园中学(宝塔区) 577 延园中学(其它县) 582 598
    实验中学 575(一志愿)575(二志愿) 585(一志愿)594(二志愿)
    延安市第一高级中学 560(一志愿)569(二志愿) 570(三志愿) 565
    延安市第二高级中学 500(一志愿)515(二志愿) 530(三志愿) 540
    育英中学 520(一志愿)536(二志愿) 555(一志愿)560(二志愿) 570(三志愿)
    教院附中 560(一志愿)560(二志愿) 565(三志愿) 580(一志愿)580(二志愿) 585(三志愿)
    宝塔高级中学 525(一志愿)530(二志愿) 540(三志愿) 540

    09-09-13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zyckitjr

    陕北说书,是流传于陕北的一种说唱艺术形式,说书全国各地都有,演唱风格各有不同,陕北说书艺术,自然也有它的特点和自身发展的规律。
    陕北说书多为盲人,说书艺人中流传有说书是三皇流传的故事。绥德有个三皇庙,每年七月十五,各地书匠都要云集这里,为祖师爷义务说书,在艺人眼里认为三皇为说书祖师爷。三皇留世说书,不过是个传说故事罢了。然而盲人说书的历史却久有来由。说书一词最早见于《墨子耕耘》:“能谈辩者谈辩能说书者说书。”西汉刘向在他的《烈女传》一书中曾有:“古者妇人妊子,寝不边……夜则令瞽者诵诗,道正事”的记载。这里的瞽者道正事。指的就是盲人说书。从左丘明、师旷之类的瞽史的讲史到荀子的《成相辞》、《赋辞》、《赋篇》。再到后世说话弹词,均系说唱发展历史。这种情况一直到解放后。约定俗成,不少人认为说书似乎成了盲人的天职,明眼人不得从事,否则认为是掺行。其实盲人说书是有它的社会原因,可以设想,长期的人类社会生活中,盲人不能直接参与生产劳动,业余性说唱活动只有先从盲人开始。为谋求生存,盲人也愿意从事此项职业,凭籍着自己超人的记忆与耳音,可迅速掌握技术,由业余走上职业或半职籽道路,由此可知说书并非盲人天职,而所有盲人并非适合于说书,那种认为明眼人不能说书是没有道理的。
    一、陕北说书历史渊源
     “说书”历史悠久,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距今三千多年的西周时代。
    秦汉时,在宫廷已有了管理说书的“稗官”,这是皇帝专门设立用来搜集民间“街谈巷语”、“里巷风俗”官职。另外有以滑稽取乐职业艺人叫“俳优侏儒”。1957年四川成都市郊的一座汉墓中出土了一个汉代说书佣,它袒露上身,左臂掖鼓,右手握锤欲击,张口垂目,神态自若正在说讲有趣的故事。说明在两千多年前扬州说书就很盛 行。至宋代通俗说唱统称“淘真”,大抵说宋时,盖汴京遗俗。清代说书形式较为普遍,清同治、光绪年间,曼殊、震钧《天咫偶闻》卷载:“旧日鼓词有所谓“子弟书”者,始初于八旗子弟,其词雅驯其声和缓。陕西是我国历史上周、秦、汉、唐等十三个朝代的建都之地。1966年西安西郊出土的一组彩绘陶佣——说唱佣,现次证胆,距今一千三百余年的唐代,长安已经有了“说书”这种民间说唱形式,再以说书所用原始曲项琵琶考证,它是通过印度传入我国北方。在敦煌北魏壁画中所见到一种腹部为梨形的五弦琵琶,即是曲项琵琶原态。近年,据宜君县牛家庄福地石窟内壁雕——仙女行乐图中怀抱形似古传曲项琵琶,经有关专家鉴定,此窟凿于西魏文帝大统元年,即公元五三五年,这与上述敦煌壁画北魏时间相同,由此可知早在北魏时期我国就有了曲项琵琶乐器。
    《榆林府志》中对于说书亦有这样的文字记载:“清朝康熙年间,这里便有……刘弟说传奇颇靡靡可听……韶音飞畅,殊有风情。不即江南之柳敬亭乎。”再次说明了在二百年前,陕北说书艺术发展已达到较高艺术水平。
       由此可知,陕北说书源于周,盛于唐宋,形成于清。鼓子词、淘真是它的前身。从历史发展上看盲人说书较为普遍,但随着人民物质生活医疗卫生条件改善,盲人会愈来愈少。旧的习俗也会逐渐改变。旧时的书匠或叫“说书先生”将为曲艺工作者、文艺轻骑兵所代替。
    二、陕北说书的改造
       延安,是****民主革命根据地。从1936年至1948年十三年期间,这里是中共中央所在地,是中国民解放斗争的总后方。延安的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对于全国起着重要的推动和影响作用。在边区新文艺运动中,受到极大的关注的是民歌的搜集整理与旧说书的改造和提高,边区新文艺运动,是在《讲话》精神指导下兴起的,新文艺不仅有为工农兵服务为抗战建国的总目标总方向服务,而且有群众路线,文艺为工农结合的一整套工作方法与政策。应该看到陕北说书是延安传统文化中的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尽管在说书内容上有宣传封建旧论理道德,在活动上兼有说还愿书,与揣骨算命批八字迷信活动,但它终究有别于巫神,不能靠简单的行政和命令取谛,对于艺人来说,是要经过耐心的长期的帮助教育,使之自觉自愿的改掉旧习俗,团结书匠是为了改造旧说书。联合“改组派秧歌”是为要发展新秧歌,这是改造陕北说书的出发点。延安县在改造说书工作是有成就的。具体工作是由边区文协安排的。1945年4月。文协经过初步调查后,认为说书急需改造。先组织了一个小小机构说组,参加人员有安波、陈明、林山、柯蓝等同志。当时人少又没有经费,更重要的还是业务不熟,摸不着不门路。半年之后发现了盲艺人韩起祥,经了解,他的身世很苦,拥护党的文艺政策。有一定的演唱技巧和改编与创编新书词的条件,文协和说书组的负责同志决定把韩起祥作为培养对象,根据本人爱好要求与可能接受程度,帮助他提高认识,从说书内容到活动方式进行改造,使之自觉自愿剔除封建糟粕,放弃说口愿书算命批八字迷信活动,合作改编旧书,创作新书鼓励他走真诚编唱新书之新路。1944年7月开始,至1945年8月创作的新书有《反巫神》、《四岔捎书》、《掏谷槎》、《吃洋烟二流子转变》、《王五抽烟》、《五志成吃元宝》、《阎锡山要款》、《张家庄祈雨》八篇短篇书、《红鞋女妖精》、《血泪仇》、《中国魂》三篇长篇书。
    在韩起祥带动下不少艺人也走着他的路子。延长的高永章、延川的杨生福、绥德的石维俊,先后创作了《捉活鬼》、《刘志丹打延长》、《皖南事变》、《劳动英雄李兰英》、《赶走何绍南》、《自由结婚》、《乌鸦告状》等曲目。新书走向农村后受到群众欢迎,韩起祥新编的《张家庄祈雨》不到一月已在群众中说过十几次,说书改造工作有了成效,艺人把改造说书看做是自己的事,并要求办学习班,普及说学新书,适应了新文艺运动发展新形势。
    三、说书艺术发展的变化趋势
       延安说书艺术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光荣的革命传统。建国后列入文化艺术事业,理所当然受到党和政府的重视。从原来的“陕北说书改进会”、“陕北说书联合班”到现在的“延安曲艺家协会”、“延安市曲艺馆”,曲艺事业有了相应的发展,有的是县成立了曲艺队组织,说书训练班,参加学习人次五百多,期经历了不少重要活动,包括1977年张俊功为长影排《北斗》电影,说书的配音,1981年省曲艺收集小组来延收集曲艺;1986年省地曲艺调演等活动。这一时期,除了组织建设骨干培训外,文化部门还组织有关人员撰写了《陕北说书音乐》、《延它曲艺志》(陕西卷延安地区分册)。为曲艺艺术研究创造了条件。随着人民生活的改善,群众审美情趣的提高,说书艺术也有了不同的变化,表现在1、人员素质的提高,市县曲艺馆、曲艺队明眼有文化的男女青年演员占了百分之百,把说书作为糊口的旧观念已一去不复返了。2、单人说书形式也趋向多人对说或走场演唱,不再是打闲书撂地滩。曲艺走上舞台后引起了青年人更大的兴趣。普遍受到了人们欢迎。
       陕北说书,在陕北群众文化生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延安这论农村城市,几乎经常的能听到播入陕北说书音乐,原延安车站门前一家名“乡音”的磁带销售店,仅放张俊功说书音带有63种234盒,听说书的每天不下二三十人,并拥现出一批如《刘巧团圆》、《王贵与李香香》、《李双双》、《看大桥》、《三相亲》、《半碗合劳)等好作品,延安市曲艺馆在坐唱、走场说书艺术探索方面曾作了有益的尝试,取得了满意的效果。令人欣喜的是当今延安曲艺界,出现了不同流派不同风格竟相争放,繁荣共盛的新局面。
    四、说书艺术的魅力与优势
       陕北说书源远流长,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个体的盲人谋生方式出现的。这就提出一个问题,个体说唱艺术有没有独特的魅力?陕北说书有没有优势,能否在建设高度精神中继续存在和发展?是我们需要探讨回答的问题。笔者认为是肯定的理由有下列几点:
    有自求发展的生存能力。说唱是最古老的一种文化活动。当人类繁衍成为民族,组成社会的时期。人们的全部精力吸能用在获取食物、保障生存方面,人们自身精神文化只有表现在劳动之余说谈逗趣,劳动号子也许是最早的音乐,击石拊石百兽率午,即是当时歌舞情景,只有盲人(如前提到瞽者)不能从事生或战斗,只好根据用进废退的自然发展规律,凭借他们得到强化的听觉和记忆力,收集民间故事,运用民众语言,采取民歌小调,不时向社会成员进行宣讲,以满足群众自身精神文化要求。这样就开始了人类最早的,也可能是唯一的文化工作,天才的盲人就成了人类文化工作的开拓者。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使他们具有逻辑生活、概括生活、加工语言、发展歌唱、发明伴奏乐器等等天赋。他们的头脑也就成为民族的知识库、信息库、文化资料库、民族的历史传说,大都保存在艺人的口头上,他们的说唱活动,也就是民族智慧传播终端机,至今流传的神话民间故事如《如女娲补天》、《夸父追日》、《精卫填海》,在延安有《毛野人》、《地主和长工》的故事。事实就是这样,一个说书艺人的口传记书起码也要熟记少说也会它十多本,他们虽说没有文化,仍然知书达理,他们熟记各种歌决如干支纪年歌、历史朝代歌、名地特产歌、心领神会、手掐口算,善于明察度势,搞好人际关系,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凭借自己的说书技艺取得合理的经济收入,大凡有阅历的艺人他们都有养家糊口的本领,为了生活必须提高技艺。压力变成了动力,促进了艺术发展和进步。
       有自身特点的适应能力。轻便灵活是曲艺艺术共同的特点。对于陕北说书来说更为适宜,一人一马一枝枪,再偏远的村庄也能到,人多人少可以演出,车间院落、田间地头,夏则树荫下,冬则炕头上。一人一台戏,扮文扮武我自己,费小效果大。欲其说它是适应山区群众创造的最好文艺形式,不如说它是在环境地区需要下造就了这一民间艺术形式。说书能立于不败之地久传不衰。除了群众喜欢外,自身特点适应能力是一个得要因素。
       有综合艺术的吸引能力。说书是以谱主的说唱艺术,集说唱、演奏一体。从文学角度讲它是散韵结合的代言体,单人说书自弹自演,该唱就唱,该说就说,时听是书,是书又似戏,艺人一张口,满台风雷吼,倍受人们青睐。陕北张俊功的说书音带充斥市场,如果说不是综合艺术的吸引力,也不会产生如此的社会影响。
       时空自由、巨细无遗的特点。说唱艺术比之戏剧形象感染要逊色,但是一个最大的长处是时空自由。不像戏剧受场地场景人物多少的限制,所在表现的东西,沧海浩森、山川河流、大至宇宙星宿,小至珠砂暗痣。尽情尽景巨细无遗。凭着语言艺术做到绘声绘色,引人入胜。
    说书还具有近体实感的优势。距离越近,感染力越强,陕北说书,演员与观众几乎是面对面作戏,听众对演员欢迎与否,天才的演员感觉是很灵敏的,善于随时调节,张俊功说书组有二侄一子,父子叔侄同台演出,有时父为君、子做臣、有时父称子为父,子换父为子,子换父为子,观众中知情者难免有议论,由于近体观演,张氏听得一清二楚,每闻之,抚弦而叹:“台下人不必妄言,书情至此,不称吾儿为父不行了……”言未终,台下观众哗然。
    五、关于说书改革的几点看法
       当前文艺改革面临多方面的冲击,这是所有文艺包括曲艺在内需要认真思考对待的问题。应该看到,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后,人的审美情趣也在变化,要求具有清心高雅的活动,生活节奏加快后,听长书品味道的固定观众少了,普遍要求短小精于多样化。文化市场出现后各种群众自办文化欣欣向荣。群众欣赏习惯由被动接受型转向主动参与型,无偿服务转向有偿服务,曲艺活动动必须随着形势发展,因人因地制宜,灵活多变开展工作。处来文艺输入,为曲艺发展提供了条件。但一些不合理吸收取伪存真,贯彻“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当前曲艺改革要随着社会发展势。首先应从乡土情出发,顺应人们审美要求。合时趋新走全方位多样化发展的道路。其次要重视曲目的创编与整理,实践证明,曲目的创编整理是曲艺赖以生存发展的基础。说书没有好脚本再有本事的艺人也不能获得良好的社会效益,边区新文艺运动中就是抓了新曲目创编与整理,说书艺术才走出了一条说新唱新道路。第三,延安地域辽阔居住分散,从长久观点看,还是要以单入说书为主,小百花要搞,没有质量较高中长篇书群众也是过不了瘾的。中长篇书创作难度较大,改编事理传统书仍是可行的。大、中、小要结合传统与现代创编、改编整理,都要结合才好。第四,要化他为我,它为我用。目前吉它、电子琴盛行可否试行作为说书伴奏乐器,我认为,是十分必要的,有人用普通琵琶代替了曲项琵琶效果就好。如设想能配上电子琴更理想,表现力丰富,可以增强描绘场景烘托气氛的作用,还有改革开放后,盛行的通俗唱法,由于能直抒胸臆,不咬文嚼字,唱法上把轻声、气声融化到歌唱里面,听起来感到真实和亲切,也是值得效法的,这样可以克服旧书调单一低沉缺点,合时趋新,何乐不为。
       上述看法是我在书写曲艺志书后的一些感 性认识,而广大艺人实践才是有说服力的,有断承就能发展,能改造就能出新,延安有得天独厚的文化优势,背靠民族文化传统面对现代生活方式,我们应该积极努力开创曲艺工作的新局面,发挥曲艺艺术在精神文明建设中的作用。

    09-09-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