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4-17

女人白虎星倒底好不好呢?

听说白虎星是灾星,有这么回事吧!

回答(4)

20-07-08
"我倒真认识一个国学大师专门研究易经的,我找他算过姻缘跟事业真的很准!他给我预测的事情,这2年都验证了。这种对他来说简单事情,你有这方面需求也可以找他,他徽信号是 4675211
"
1 0  
添加评论(0)
09-04-17
答:星君——四灵二十八宿

四灵二十八宿的由来:四灵,又称四相或四象,指的是天上四方星宿所组成的图象,即东方的青龙,西方的白虎,南方的朱雀和北方的玄武。《三辅黄图》称,「苍龙、白虎、朱雀、玄武,天之四灵,以正四方」。二十八宿,是中国古代天文学家在观测天象时,对日月运行经过的区域的恒星划分、选定并标志的二十八个星群座。纬书《尚书考灵曜》称,「东方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其形如龙,曰左青龙。南方井、鬼、柳、星、张、翼、轸七宿,其形如鹑鸟,曰前朱雀。西方奎、娄、胃、昴、毕、觜、参七宿,其形如虎,曰右白虎。北方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其形如龟蛇,曰后玄武」。二十八宿星官,各有名姓、服色和职掌。如角星神,姓宾,名远生,衣绿玄单衣。亢星神,姓扶,名司马,马头赤身,衣赤缇单衣,带剑,等等。

道门护卫:四灵二十八宿在道教神系中,一直作为护卫神灵。东晋葛洪《抱朴子内篇》的《杂应》中称太上老君的护卫神,「左有十二青龙,右有二十六白虎,前有二十四朱雀,后有七十二玄武」。《道藏》有《北斗七元紫庭延生秘诀》,内称道士行法时,「左有青龙名孟章,右有白虎名监兵,前有朱雀名陵光,后有玄武名执明,建节持幢,负背钟鼓,在吾前后左右」。四灵当系道士行法护卫神灵。其中玄武星神自明代以后,倍受尊崇而另称玄天上帝、或真武大帝。



奉祀:道教宫观常有在山门灵官殿两侧奉祀四灵的,四灵金身戎装,天将装束,当是以四灵为道门护卫神灵之意。道教徒进庙烧香,大多从山门开始,即从奉祀王灵官和四灵开始。道教的大型斋醮礼仪中,也多设有四灵二十八宿的神位,并在科仪中经常有召请四灵护法的细节。

为什么白虎星是灾星?下面有则故事/
第一章元辰夜观斗星移九章惊破天庭盒

晴夜,苍穹浩瀚,物转星移。风在夜空中咝咝响着,春天已经来到了。夜色中,千云山层峦起伏,苍莽无尽,平添了几份诡秘。仰望千云山正崖,黛色封顶,四处峭壁,唯有青石台阶盘旋及至山顶。粗看那叠叠石阶并无二致,细看才知是整块山岩凿就而成,一级级粗糙而浑厚,雕工妙而有力。顺石阶至山顶,山风疾劲,烟雾随风薄浮飘逸,宛似天门。迎面是一块巨石,上刻“摩尼光佛,无上至尊,大力智慧,清静光明”十数大字,这便是聚云寺面门。十六个字字体巨大,虽常年风吹雨淋,已经褪去颜色,但细细端详,仍觉笔力苍劲,非俗人所题。巨石旁,数株千年古树独木成林,于寺前自成奇景,这些古树全都牢牢地盘亘在山石之中,于乱石嶙峋之空隙间盘根错节,倒也趣妙横生。

绕过巨石,便是正门,但见门楣雄伟,于夜色中隐约可辨,盖古刹在焉,悉收眼底。那漠然的意态、神圣不可及的意象,令人不由静穆万分。进门槛,入正殿,殿内两侧有天王坐像各一尊,怒目挺腰,神态威武。殿内正面乃是佛坛,佛坛正上便是五尊为大。哪五尊?乃是:释迦牟尼佛、西方阿弥陀佛,东方阿众佛、南方宝生佛、北方成就佛。五方圣佛神态慈祥,衣褶清晰,雕塑精美。

穿过正殿,后面是千云戒坛,乃是佛徒受戒的地方。坛分五层,最高层以有木雕卢舍那佛像,其他还有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千手千眼观音等,刻工均甚精美。下座环立戒神牌位六十四座。戒坛顶上的藻井结构复杂,有如蛛网。斗拱附饰衣结飘带的飞天伎乐,风格独具,过戒坛便是藏经阁,是以千云寺后殿。阁分两层,上层藏有佛经近万卷,已成稀世之珍品。

于藏经阁一层窗前,一人右手捻须,凝天长望,连连叹息,神情甚是莫测。他僧服方巾,手执罗盘,对照窗旁小几之上的观星舆图,嘴中念念有声,似是个通晓天象的文士。此人便是千云寺长老元辰,他本来不怎么老,正值壮年,可谓风华正茂,但眉宇间那些忧愁与惊恐溢于言表,似是一夜之间便鬓染微霜,额前纹聚了。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四星之其一宿已黯淡数载,朱雀白虎玄武青龙止有三宿昌旺,大凶之兆!天行若再按这般演化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俗云:‘否极泰来,物极必反。’如今这二十八星宿失衡,实在是糟,这……这该如何是好?”元辰长老一边沉吟暗思,一边敲着额头,忧虑至极,空自烦恼,没半点计较处。

“伯父,您要是这么苦恼,何不用地藏占察法,看看变故如何?”叫伯父的是一青衣小童,乃元辰的朋友盛千秋之女,盛月梦,常跟元辰长老习佛练武,她见元辰长老苦恼如此,恭敬问道。

“嗯,好主意。月梦,伯父亲这就用那地藏占察法。”元辰抚摸月梦的脑袋,自袖中取出念珠,合眼占卜。

“奇怪!万象生灭,皆起于因果、因缘,何无法测之?”占卜的结果明确无误地告诉元辰长老,世间将有一场大变降临,但出于何因何缘却无从得知。元辰长老侧着脑袋而思不得其解,浑不知后头有人来到。那人轻拍一下他的肩膀,吓了他一跳。

“元辰长老,您在想什么?”来人便是元辰的好友,千秋寺俗家弟子盛千秋。

“哦,千秋,我方才观测星像,四星宿失衡数载,今似有变故。”元辰若有所思。

“如何变故?”盛千秋不安地问道。

“变故无法测得,但事情确有转机……只是不知转机从何而来……”元辰一脸迷茫,随后似又醒来,“这么晚了,你有事找我?”

“哦!是这样的,八卦门门主张九章今日发来请帖,邀你我去参加他的金盆洗手大会。”盛千秋答道。

“张九章?他是道教,与我佛从无往来,如何请我二人?这金盆洗手……似是而非吧?金盆洗手……好一个金盆洗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名堂。马上去!千秋,快随我前往。”元辰一边手忙脚乱地收拾起罗盘星图,一边支使着月梦打点出门的行头,看来的确是像碰到了天底下最重要的事儿。

“长老对金盆洗手这般感兴趣?这张九章口碑可不大好啊,据说先前干过不少杀人的勾当,我看我们还是……”盛千秋想不到隐居多年的元辰会这么喜欢凑热闹,不禁迷惑起来。

“管他是洗手还是洗脚。千秋,你只会练功,不懂佛理,现在天上四宫异象频生,倘若不快些,发生了事儿可就悔之莫及,快随我速去……”元辰拉着盛千秋,携着背着东西的月梦,急匆匆地跨出阁门。

阁门一开,耳边风响,那千秋寺乃至那层峦叠障的千秋山便自左右两侧疾速向后退去,一时间消逝于夜色苍莽之中……两三个时辰之后,待三人脚踏地面,已是拂晓。晨曦之中,举首便见一诺大庄院,其态虽久历沧桑,倒也不失庄重威严之气势。庄院黑漆大门厚实凝重,门上额匾题有“张府”金黄大字,更添几分豪气。门两旁一排家丁,手执单刀,神态庄重,清一色深蓝衣裤,衣服都绣有八卦图,按常理推断,元辰知道,这便是八卦门门主张九章的住处了。

“为赴约竟然使用上了‘地藏遁山’之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盛千秋对元辰滥使法术大为不解。

“呵呵。”元辰笑笑,取出请帖,径自向张府大门走去。

“来者何人?”门房问道。

“阿弥陀佛。我等是来参加金盆洗手大会的元辰和盛千秋,烦请施主禀报一声。”元辰奉上请柬,微笑道。

门房向来看人下菜碟,瞄了瞄请柬,上面书有“元辰盛千秋”蝇头小字,又斜眼打量了一下来人,心中暗道:我道是些武功盖世之人,怎地会是这些家伙?一个破衣烂衫的僧人,一个是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另一个不过是一位年轻些的穷书生罢了,显然不过是些混吃混喝之徒!思毕,心中有底,轻咳一声,挥手便叫家丁撵人。

家丁都是张九章从八卦门内挑捡出的好手,身强体健,非同一般。听到门房下令,互相对视点头,速将三人包围了起来。

“这是为何?”元辰先是一楞,方知对方以貌取人,便双掌合什道:“想不到赫赫有名的八卦门门主张九章喜欢用拳脚招待客人,罪过罪过。”说完拉着月梦径要离去。

盛千秋上前笑道:“我等确实是贵府请来的客人,劝诸位切莫妄行。”

那八卦门家丁倚势凌人惯了,喜欢仗着张九章的名头耍威风,见盛千秋既不逃又不求饶,彼觉诧异,其中一人顺手便去推他。那盛千秋见一家丁冲了过来,身子如一尊石神般寸步未动,右袖一挥,顺势一旋,接着卡嚓一声,那家丁一只手顿时脱了臼,痛得脸色惨白,哀号退开。

当下,众人不识这以柔化刚的手法何等超卓,只道是盛千秋懂得妖法,便狂喝一声,起哄般聚群冲了上来。盛千秋丝毫不惧,双掌左右分水排波般轻轻拨出,掌未及人,众家丁便感一墙劲风穿肉钻骨扑面而来,身子不由自主地被掀得往后倒退十数步,一个个趔趄栽倒,成了滚地葫芦。

“好身手!”一名浓眉大眼的汉子自庭院走出,他赤裸上身,腰上扎了一条白巾,手中提了一口紫金刀,看来像是张府的武师。来人恭手道:“在下倪鹏,想与大师过过招。”

“倪大哥,快教训教训这小子。”众家丁见是管官,你搀我扶从地上爬起,口中连忙呼救。

“你们有眼不识泰山,他若是想杀你们,易胜反掌!人家宅心仁厚,手下留情,该先谢谢饶了你们一条命才是。”倪鹏说罢,执刀立个门户,沉声道:“请出手吧。”

盛千秋细看倪鹏身法端凝,显是功力精纯,暗道:“此人能被张九章笼络重用,自是不凡,当是八卦门中的高手,”思毕,略一点头,双手抱胸恭声说道:“冒犯了。”说着,右臂暗自蓄劲,挥掌击出。

倪鹏年约四十出头,乃张九章得意门生,八卦门中的武师兼管家,刀掌皆通,地位仅在张九章之下,颇富圣名,见几名功力不差的门人不明不白地被这盛千秋打得满地找牙,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只道是师父金盆洗手大会上来闹事的,故摧足了功力,誓将面前之人拍成肉酱。正待运势,一股浑厚劲风袭来,盛千秋右掌已劈至面门……

那倪鹏不愧为八卦门好手,硬生生举刀起势,一式“飞卷八卦”便瓦解了盛千秋致密浑厚的掌力。一个回合之下,盛千秋心下暗赞不已,疾收掌力,接着左臂旋袖挥向倪鹏。

“住手!”一声疾喝传来,紧接着一掌隔空压至,宏劲拆得二人各退一步,各自收刀缩掌。来人左手抄刀举于胸前,右掌抱于左手,略欠身道:“张九章见过元辰长老及盛兄弟。”

元辰定睛观之,此人鹤发童颜,银髯飘逸,双目炯炯有神,态度非凡,便知此人乃是八卦门门主张九章了。

“真人不必多礼。适才千秋无礼冒犯,多有得罪,还望真人恕赦。”元辰见盛千秋退开,忙陪笑上前,朝那张九章一揖,微笑道:“在下奉先生之请特来庆贺,只是那位门房先生以为我等是骗吃骗喝之徒……”张九章闻听斜睨门房,淡然说道:“下人狗眼不识泰山,长老莫怪,这便请入。”说罢转身间云袖一挥,那门房便“扑”的一下,应声倒地。

盛千秋稍事调息,细看那门房,见其脑门上的乌黑掌印,不禁为之一凛,暗道:“好精纯的八卦掌,好辣手的张九章。”元辰看在眼里,暗道张九章虽欲金盆洗手乃这般草营人命,深感其罪孽深重,痛彻肺腑间,闭目双掌合什,连声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入门是一个大四合院,北房是一敞厅,绕过活屏便是一条直且长的长廊,长廊尽头是一个垂花门,门内豁然开朗,乃是一个大三院。穿过院子,入了正厅,张九章请元、盛二人就坐,小童月梦一旁随侍。正厅颇为宽敞明亮,但空空荡荡,即使大会在即,亦无客宾,可见张九章当下为人。

“大会尚有两日,承蒙长老给老夫薄面,不胜荣幸。”张九章将手中的紫金刀顺手立于墙角,双手恭胸,颇有孟尝之风。

“呵呵,不瞒真人,我近日观得天象异变,似有灾祸要发生在贵府,是以急来察之助之。”元辰轻笑,续道:“真人金盆洗手,立地成佛,远离江湖恩怨,乃我佛慈悲。只是……这金盆洗手似有突异,怕是有仇家觅上门来报复。”

张九章闻言脸色刹变,眉头皱了起来。他素闻千云山聚云寺的元辰是一真佛,想不到初次见面,便替自己带来了恶耗。那张九章已不愿再涉江湖恩怨,于是叹道:“我夜观天象,又取筮草卦之,果如长老所言,只是……”

“呵呵,先生不必心惊,既有劫,必有可破劫之道,何况我等绝不会袖手旁观。”元辰安慰道。

话音刚落,厅门吱呀一声霍然洞开,一阵腥风顿时飘入正厅。众人目光悉数移至厅门:只见一个披着暗红披风,内束一身雪白劲装的怪客站在门口一语不发。众人不知来者是谁,但见脸上戴着一只血红色的鬼面具,手上则执着倪鹏的头颅,那头兀自滴着鲜血……小童月梦闻之立即大呕起来。

元辰虽无法看到那人面容,但以法眼观其头顶萦绕紫黑气团,料定必大凶之兆。盛千秋见功力不俗的倪鹏死于对方之手,心中有底,暗中作好殊死一搏。张九章则是淡然一笑,毫无恐慌之情,冷冷说道:“面前之人莫非冷血会里所谓的赤鬼亡奴?今来贱舍有何贵干?如此凶蛮,似要杀我张某人了?”

那张九章所说的冷血会,乃是近年刚成立的门会,所有门人都被训练成为职业杀手,犯案时均戴着鬼面具,以赤、橙、蓝、黑四色来划分等级高低。黑色为次,赤红与素白皆为中,蓝便为冷血会之主。因于那冷血会杀人只取酬劳,从不计对方善恶,一律杀之,便似奴才一般,故江湖称之亡奴。

“是。”那人放下倪鹏的头,冷冷地说道:“除此之外,九族尽诛。”

“好大的口气!张某的家人尽数在此,我便要看看你一人怎么个杀法。”张九章执起地上紫金刀,凭空虚削一圈,刷的一刀“龙卷八面”拦腰劈到。那人冷笑一声,闪过拦腰一刀,藏于披风下的长剑应声出鞘,反腕一挥,但闻嗤嗤连响过后,便见那张九章狼狈疾退,四肢早已连中数剑,血如泉涌。原来那剑气不挡倘可,一挡便化作无数剑锋。

“‘寒雨冷霜’?你是冷千仞的弟子?”张九章面露惊惧。

“你明知‘寒雨冷霜’,何必再问?我冷家一脉单传的绝技,传子不传徒你又不是不知,何来冷千仞的弟子?笑话!”那人阴冷冷一笑,空气结冰,举剑便削向张九章双足。

张九章执刀向后一滚,十分难堪地避开剑锋,但仍被那剑伤及皮肉,脚脖处开了一条红艳艳的口子,原本净白的袜腰染上了霞红。情急之下,盛千秋手掌一扬,待要出手,元辰摇了摇头,道:“无需惊恐,一切因果自有其报,我等不可参与。”

那鬼面人深吸一口气,剑尖立刻嗡嗡颤将起来,似虫蝇振翅,接着蓄满劲力的一剑就剌向张九章心口。

但闻嗤的一响,张九章便自前胸激喷出血箭来,苍、圣二人为之一惊。无奈那剑劲道初出之时太猛,至张九章前胸时招式已老,虽剌入肌肤,但并无大碍。那九章中剑后闪身一避,顺手执刀力劈对方。只见得紫光一闪,那紫金刀斜砍一式“狂舞九天”,对面握剑的右手便从腕上被卸了下来。手的主人箭步退开,左手连封右手要穴,借此阻住腕上的伤势。

“你莫非是冷千仞的儿子冷寒霜?后生可畏啊!可惜你并未掌握你冷家剑法要领。你道我退隐江湖,金盆洗手,这三十年的功力都荒废不成?我无一日不敢懈怠!其原因便是要防你这些杀手!适才那一刀我手下留情,只砍下你一只右掌,算是嘉勉你报仇苦练的决心吧。”张九章缓缓站起,轻轻地用手拭去紫金刀上血痕,一抹阴狠的笑就投在那人的面具上。

“冷寒霜,自己将面具扯下吧,在你临死之前,我可没兴致再断你左掌。”张九章相当自负,似是一切早在他意料之内。

那人不发一语,伸手缓缓取下赤红鬼面。面具之下,那人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整张脸清秀削瘦,只是五官被仇恨狠狠凝结,眼神显得凌厉且狠毒。

“果真是冷千仞的儿子。三十年前是冷千仞,三十年后的冷寒霜,哈哈哈……都是一般无能。”张九章坐回椅子,一脸闲暇之态。“元辰长老,倘若这小子真是我命中大劫,那您也太小看我张某了。”张九章转头对着元辰说着。

“张九章,你道我孤身一人是来送死?断我一掌便无威胁?我岂会将三十年前灭门深仇当作如此儿戏!?这最后一招,便是要与你同归于尽。”冷寒霜人说完,便取出藏于披风后的一只精致木盒。

众人看之,那木盒盖上清清楚楚刻着八个小字:“天庭宝盒,珍劫秘凶。”

“天庭宝盒?!”张九章、元辰与盛千秋同时站起,口中惊呼。

“不错!”冷寒霜轻轻将天庭宝盒放于地上,按住盒盖,对张九章冷冷一笑。“正是天下皆知晓的奇物‘天庭宝盒’,张九章,现在我与你赌赌运气。”

“糟!”元辰大惊失色,对盛千秋说道:“天庭宝盒乃是天界失落于凡间的仙物,其盒有四,一模一样,但内藏之物却大不相同,一珍一秘,一劫一凶,其中之一还封了四星宿之灾星白虎星,他拿到的是哪一只宝盒谁人得知?倘若是那凶盒,恐怕连你我也会赔上一条性命!这下可糟了……”

“张九章,你该听说过天庭宝盒之事。”冷寒霜打断元辰,淡然笑道:“开劫盒者,身受奇劫,旁观者与之同罪,历禁人间无数苦难之后方死;开凶盒者,与旁观者遭天谴而立毙。我们来赌上一把,看这盒是劫盒还是凶盒!”

张九章闻言,原先镇定的神色倾刻间化为乌有,当下寻思:“江湖人人皆知这天庭宝盒之奇闻,但谁人见过实物?莫非冷寒霜这小子打造只假盒子来诓我?”思毕,坦然一笑,执着紫金刀前踏一步。

“张九章,你要是不信我所言,就再踏一步试试!”冷寒霜见他不受威胁,不急反笑,左手按着盒盖,欲开宝盒。

饶是张九章见多识广、遇除不惊,也不由被这句话所震慑,立时收起脚步,再不敢往前一步,缓然道:“你想要怎样?”

“你如实回答我,三十年前,你是不是买通我冷家的厨子,在那饭菜里下了剧毒?我冷家上下九十余口是不是你张九章所害?”冷寒霜声色俱厉,毫不给对方任何辩驳的机会。

“是又如何?”张九章慌不择言,脱口而出。

正对恃间,一方满三四岁模样的孩童突然自后房闯入,手执一木剑,口中伊伊呀呀,竟兀自来到了张九章身前,要与他老子比试武功。

张九章惊见自己的儿子突然出现,暗暗叫苦,正慌神不定间,骤间发现冷寒霜的目光被儿子所挡,故一声暴喝,猛然使脚将儿子踢开,紫金刀摧足一式“直截长空”便望冷寒霜头顶疾劈下来。

冷寒霜正欲对那孩童下手,顿觉头顶风生,暗叫不妙,一个躺地侧滚,方躲过致命一刀。张九章虽未命中对手,但见冷寒霜离开宝盒,心中不禁一宽,手中紫金刀竟收不住势来,硬生生砍向天庭宝盒。

那刀显是用力过大,一刀之下,天庭宝盒顿时炸开,木屑纷飞之际,一股玄黑气团自盒内窜出,捣破大厅屋瓦,直冲云宵。

“坏了。最可怕的情况竟然发生了……”元辰呆了一般,仰脸喃喃自语。

“这只盒子是?”盛千秋在一旁问道。

“这是四盒之中最可怕的凶盒,方才冲天而出的便是原本囚着太古以来被天庭所制的白虎星君监兵,现在宝盒已破,此星正在银河间寻觅栖身之处。唉……此等凶星,何人能制?真是天意呵……”元辰一边自天顶破洞观察星象,一边苦叹。

张九章失手砍碎宝盒,心乱如麻,一旁闻得元辰言语,更是无所适从,昂然举起紫金刀,狂声叫嚣:“老天,你莫非要取我性命?要取便来!切莫伤我儿!否则我便是做鬼也会上天界将你等这帮仙人碎尸万段……”话尚不及说完,天谴立至,适才还是晴空万里,刹时便风云疾走,浊雾蔽天,一团紫电渐渐凝聚于顶空,其形如碗反扣,天顿时黑了下来,隐隐有厉嚎之声……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厉嚎刹时激增,乌云翻滚间,敞开一孔,一道挟带连珠爆响的凶邪雷柱猛然自孔中殛下,其色紫蓝,恰若游龙,电焰自而倾注而下,瞬间便贯穿了张九章全身。一阵抽搐,一阵白烟,可怜那张九章一世得意非凡,顿时暴毙而死。

“莫非真是天谴?”盛千秋见到张九章焦臭而卷曲的尸身,心中一震。

“难道还有假?其余三宿星皆收拾不下白虎星,端看天帝如何处置了……”元辰仰头观天,但见三宿光芒豪射,力抗适才那萦回的玄黑云气,周旋许久,久未胜负。

“张九章虽死,但天谴之劫仍未完全消退,还得毙你们数人方才算结束。”元辰叫声不妙,忙盘膝席地而坐,闭眼凝神,口中念念有词。咒语过后,四周顿升一团闪烁光雾。那光雾愈来愈亮,越来越厚,如带子般在厅里上空飘荡流窜。

“想我元辰入佛多年,学了这么久佛法,到头来竟是拿来保命的……”元辰话不及说完,一道雷柱又笔直朝五人头顶殛落。

说话不及,元辰双掌合什,喝声:“合!”那光带立时被催动,盘龙般速旋了一圈,化作如一只巨大蛋壳般的光罩,将数人围住。电柱倾泄而下,击至罩顶即遭分散,顿时化作数道电流窜向八方,溅绽出火花,触物即燃。只消一会功夫,那张府便化为灰烬。

“千秋,我这‘金刚护身’之法无法久使,速携他们,待我使用‘腾云遁山’速返聚云寺。”元辰额间汗珠如豆,显是吃力非常。他双掌合什,佛力涌发,以撑光罩,分卸电罡。

盛千秋忙点头应允,忙把月梦拉了过来,接着便要去抱张九章的儿子。岂料一直默不作声的冷寒霜一把将那小孩提了起来:“这便是张九章的骨血吗?”冷寒霜左手按住那小孩胸口,似要对那娃儿狠下毒手。

“不可!”盛千秋惊恐交加,挥掌直取冷寒霜。

盛千秋救人心切,是以手上的劲力使得十足。那冷寒霜失于右手,又见仇敌已亡,早已心不在此,只得勉强被动以左掌迎击。两掌相撞,骤然一声闷响,冷寒霜左臂筋骨遭盛千秋一掌之力震得粉碎,激喷出一大口鲜血,余势不止,身向后撞,撞破了“金刚护身”,那罩子立时分崩瓦解……

元辰见佛法崩溃,惊雷将至,再也不及思考其余,右手抓住盛千秋,左手挟了月梦,以牙咬住张九章之子的衣领,闭目集思,一声“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念偈,立时施展出“腾云遁山”。

飞旋之中,两耳生风,待到四人重新站定之时,已经回到聚云寺了……
0 0  
添加评论(0)
立即登录,登录后可回答
插入图片
发布回答

热门问题

相似问题

等你回答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