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7-09

我们为什么要工作?

凌晨下班后坐在沙发上看美剧。在美国五六十年代的一个家庭里,一个精致到头发梢的主妇端着一盘烤好的饼干边走边向一个年轻女孩说教:“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女孩说:“我和男友不会考虑未来,我们的世界里有爱情和音乐就足够了。”主妇反问:“你男友的未来就是你的未来,你打算和一个穷困的音乐家生活一辈子?”女孩迟疑:“我可以去工作……”主妇嘲讽地笑了:“亲爱的,你能去做什么?教师还是护士?看清楚点,我们的日子就在这房间里,这房子应该是你的男人赚给你。”

…… ……

接下来的剧情里,主妇发现了丈夫的外遇,痛哭之余倾诉着悔当初:“当年我也有我的梦想,我明明可以上大学,但是为了他,我……”
哈,不管大家吃饭时用的是刀叉还是碗筷或者是手抓,但对女人来说终极困顿都是一个:我们要不要工作,我们为什么要工作。
总是在节目里劝做全职主妇的女人们重返社会。不是我看轻家庭劳作,而是,现今的生活不适合做全职太太。

第一,生育不再是重任。大家不再像旧时代或者国外主妇那样需要不停地生,不停地带大BB。孩子三岁入了幼儿园,做母亲的生活就会出现大片空闲;

第二,缺少全职太太的同盟力量。大家不能像《绝望的主妇》那样,有一个固定的主妇小团体一起学插花烤饼干或者交流读书心得。在中国的现今做主妇,往往会将睡衣当成了制服,人越来越懒散潦草,视野也越来越狭窄,丈夫一边夸着太太贤良,一边将太太闲置;

第三,无聊生事端。主妇们一得闲手里大多只会持三样东西:麻将,遥控器,电话。前两者用来打发无聊时间,后者用来盘查丈夫行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三样东西,却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使自己越发的不可爱,越发的讨人嫌。

…… ……

女友Kit在香港做主妇,她的主妇做得还算充实,没事去健身房,去学营养课、法语,去国外旅游……看似刚刚罗列的三种罪她都不曾经受。但是Kit很果断地在BB能上幼稚园之后出去工作了,问她原因,她说:“他不似有些先生那样将钱默默打在太太的卡上,而是,每月要向他讨零花钱。家用这些当然理直气壮,但是买一件大衣他会挑剔,多买一只手袋他会嘲讽。”

“嘲讽?嘲讽什么?”

“他问我是不是打算在万余元的手袋里放儿子的奶嘴和尿片……我一定要工作,赚多赚少无所谓,至少可以让自己多一些尊严。”

前几天和本城最幸福的女人一起晚餐。说她是本城最幸福,不只是因为婚姻美满、物质丰足、公婆和蔼、孩子聪慧,还因为她有着一份体面多金却也有闲的工作。在分享家庭管账经验时,她的经验让我们一愣:“我和先生的钱是分开的,当我想做什么投资的时候会向他借,赚得多就多还他一些当利息,赚得少也会分分还完。”至于原因,她也有解释:“嫁他时,我就比他穷,现在依然没有他赚得多。我希望我的丈夫给我的不只是溺爱,还有尊重。溺爱是会让一个女人慢慢失去能力,像是老虎没有了利牙尖爪,万一某天溺爱不在,被迫出笼,估计会死得很难看。尊重是比爱更持久的东西……”

我们为什么要工作?每个人的答案可能都不一样。但是,核心都是同一个递进公式——被需要,感觉自己重要,维护自尊自信。

评论(66)

写得不错,赞一个 0
查看更多
立即登录,登录后可回答
发布评论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