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电子游戏(Electronic Game),作名词,是指在自然游戏行为过程中,依靠电子设备作为媒介的娱乐行为。根据媒介的不同多分为四种:电脑游戏、主机游戏、便携游戏和街机游戏。完善的电子游戏在20世纪末出现,改变了人类进行游戏的行为方式和对游戏一词的定义,属于...
电子游戏(Electronic Game),作名词,是指在自然游戏行为过程中,依靠电子设备作为媒介的娱乐行为。根据媒介的不同多分为四种:电脑游戏、主机游戏、便携游戏和街机游戏。完善的电子游戏在20世纪末出现,改变了人类进行游戏的行为方式和对游戏一词的定义,属于一种随科技发展而诞生的文化活动。电子游戏也可代指“电子游戏软件”。
影响
争议
沉溺电子游戏
许多家长认为,电子游戏让孩子沉迷其中,不思学习。甚至因为要买游戏,从而偷窃、抢劫,引发各种社会问题,所以电子游戏“该禁”。
在这方面电子游戏研究学者贾森·阿莱尔说:“电子游戏屡遭诟病是因为玩家经常沉溺于电子游戏,但指责电子游戏造成社会问题无疑是把问题搞得过于简单化了。”[1]
电子游戏十分有魅力,吸引人去不断的游玩,但这是所有游戏的特征,因为游戏是人的天性。一般人也可以沉迷于下棋、打牌等娱乐活动中,但是却没有人去说下棋、打牌是错误的。同样,电子游戏只是一种娱乐手段,是否沉迷取决于玩家的自制力。
电子游戏不是电影中的外星妖魔,没办法控制人类的思想。人不可能见到某样事物就不自主的沉迷进去,沉迷的原因不在于这件事物,而在于“人心”。如果说人见到电子游戏就必定会沉迷进去的话,为什么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人不玩电子游戏呢?
所以说,沉溺于电子游戏的原因归结于电子游戏这个东西“存在”,并武断的把解决办法定位为“拒绝电子游戏”这种行为;就像是把食物中毒的原因归结于地球上有食物“存在”,解决办法是“不要再吃食物”一样可笑。
至于盗窃、抢劫案件,将这些与电子游戏联系在一起就更没有依据了。首先,因为电子游戏而作案的民事案件占每年发生的民事案件的几率可以低到忽略不计;其次,品德败坏的人,和其玩不玩电子游戏无关——品德良好的人,玩的游戏再多,也不会去偷窃、抢劫;品德败坏的人,即便不玩电子游戏,也会烧杀抢掠。将电子游戏和社会问题联系在一起,是不经调查、不负责任的。[2]
助长青少年叛逆
对于电子游戏助长青少年叛逆行为的话题,国内已很多声音。还有人付诸行动戒掉“网络游戏瘾”,国内甚至出现了“杨永信”教授的“电击疗法”,通过残忍的电椅电击青少年的方法,设法让其“听话”,“戒掉网络游戏瘾”。[3]
事实上,比起说这些青少年叛逆的基因来自于游戏,不如说来自于失败的家长教育[4]。能够如此狠心抽打、辱骂自己的孩子的父母,只会让孩子更加的对现实生活失望,从而沉迷于游戏、逃避现实。这些青少年,通过游戏中的打怪升级来获得快乐,他们的原因就是因为在现实里得到不了快乐,得到的只有来自父母的打击。
当青少年沉迷游戏时,父母应该去引导,而不是责骂,甚至狠心的让自己的儿童去被毫无伦理道德的电击。不要将儿童在青春期的正常叛逆行为归罪于游戏,因为没有证据标明它们间有联系。而父母不良的处事方式和做人原则,影响青少年成长的例子却比比皆是[5]。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否定电子游戏来转移人们对于家庭暴力等家庭问题的视线,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表现。毕竟电子游戏是外因,真正决定孩子性格则是他的家庭[4]。
至于杨永信电击疗法,更能给我们其他的沉思。科学的判断何为“上瘾”,不要没有到达“上瘾”就用电击,没有上瘾就电击不是治疗是折磨。这还不是根本,“电击疗法”是否违背伦理道德。连吸毒都不会使用电击疗法的今天,区区电子游戏上瘾竟然要使用电击。用痛苦的条件反射来戒除网瘾,是多么残酷,而这种行为竟然还受到了某些家长的支持,更是令人值得对现代中国的教育方式反思。[6-7]
暴力
电子游戏的一个极具争议的问题就在于,部分电子游戏中包含暴力。
在国外,解决办法一般是使用游戏评级系统。中国在这方面发展几乎为零。有些成年人,可以依靠带有暴力元素的电子游戏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反而对社会的危害减小。而研究显示,电子游戏本身也可以降低人的暴力行为[8]。
实际上,电子游戏中的暴力和动作电影中的打斗镜头是一样的。但是电影中出现暴力镜头明显更容易被人接受。这是由于大多数人对电子游戏的一种排斥,这种排斥是从电子游戏进入中国起,就受到“电子海洛因”宣传,被引导舆论所致。
不要“谈游戏色变”
大多数家长不了解,本质的排斥电子游戏,再加上很多专家宣传“网瘾和游戏有必然联系”产生一种对家长和孩子的暗示。家长开始认为孩子在正常青春期的所有反抗都来自于电子游戏,而青少年在这时即便正常接触电子游戏也会被家长们压制,孩子喜爱的事务遭到了家长的否定,这只会造成孩子更大的叛逆,甚至面对父母还会逃避、自暴自弃。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不要对电子游戏有偏见。
当务之急是讨论出电子游戏的定义,这首先有很多问题点:
1、“电子游戏”这个词语的意义,因为下棋、踢球都是游戏的一种,为何只有电子游戏倍受排挤。
2、电子游戏和网瘾、叛逆的是否有必然联系,是否助长暴力和社会问题。
3、明知道“封禁”对电子游戏无效,应寻求其他的解决办法,引导并发展电子游戏。
4、中国需要正视拒绝发展游戏评级系统的错误[9]。这体现出中国在网络游戏和其他电子游戏之间发展、监管的失衡。大多数玩家沉迷于网络游戏并引发问题,但不是所有的电子游戏都是网络游戏。
只有没有偏见,将玩电子游戏视为“理所应当”的事,才能有效的监控、发展电子游戏的和其相关产业。也只有这样,中国的游戏业发展才不会更加畸形,并朝着健康、负责任的局面前进。
优点
促孩童养成良好习惯,助老人大脑灵活运转
虽然电子游戏因其潜在有害的影响而屡遭诟病,但是研究人员设法通过电子游戏的种种特点来使其帮助人更好的生活。
电子游戏十分有魅力,这个特点不仅可以让人沉迷,适当的转换可以变成“生动的教科书”。通过电子游戏的魅力,可以让儿童多吃蔬菜、帮助老年人保持大脑的灵活运转,甚至借助电子游戏来解决像贫困和气候变化之类的社会问题。
哈里斯进行的一项网上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电子游戏与暴力行为之间有联系。但是在研究上表现,无法证明暴力行为和电子游戏间有联系。即便大多数人“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研究人员迫切希望通过实验证明电子游戏能带来的益处。
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游戏获益实验室的贾森·阿莱尔说:“游戏可以产生积极影响,特别是在心理上。”他表示:“我们集中研究了游戏对认知和学习的影响,想了解其确切的作用过程,譬如说对反应时间和记忆力的影响。”
在阿莱尔领导下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玩电子游戏的老年人在情绪上表现得更健康。
阿莱尔同时说,电子游戏屡遭诟病是因为玩家经常沉溺于电子游戏,但指责电子游戏造成社会问题无疑是把问题搞得过于简单化了。
但他也表示,经过一系列枪击案后,研究人员正在反思他们的观点。阿莱尔说:“作为一名科学家,我认为游戏能产生积极作用,但也不能说它们不会产生消极影响。”尽管如此,他也表示说:“也没有证据表明玩暴力电子游戏会导致游戏玩家涉足暴力行为。”
报道称,大型游戏公司和独立游戏开发商制作了许多旨在培养积极健康的生活技能和习惯的游戏。由美国西北大学学生丹尼斯·艾创办的一个游戏开发小组制作了一款鼓励孩子多吃水果蔬菜的电子游戏,目的是控制儿童肥胖。就连常常遭到批评的射击游戏也可以产生积极影响:多伦多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玩射击或赛车游戏能提高玩家寻找隐藏目标的能力。
多伦多大学研究人员伊恩·斯彭斯说,这些视觉技巧非常实用。“对行李扫描、看X光或核磁共振成像图、分析卫星图像、识破伪装甚至在人群中找到朋友的脸来说,这都是非常必要的。”
波士顿儿童医院的研究人员在报告中说,一个游戏能帮助易怒儿童控制自己的情绪[8]。在这个游戏中,玩家在向敌军飞船开火的同时还要避免误伤友军。当心率上升到超过某个水平的时候,玩家就失去了射击能力。这款游戏能教给他们保持冷静的技巧。
美国东北大学教授马吉·赛义夫·纳斯尔一直在研究游戏对玩家的影响。他说,一些人玩游戏是为了寻找一种满足感,另一些人玩游戏是为了和朋友联系。纳斯尔说:“一些游戏可以促进思考。这种解决问题的活动能逐渐促进认知,提高记忆力。”[1]
电子游戏有助于提高动态视力
多数人都认为,孩子玩太多电子游戏会对视力造成影响。但美国最新一项研究表明,像《反恐精英》和《使命召唤》这样的射击类游戏,却有助于提高人的视力,尤其是动态能力。
在日常生活中,人眼需要分辨边界清晰的物体,也需要分辨边界模糊的物体,后一种分辨能力称为对比敏感度。对比敏感度是衡量视力的一种常用测试标准,主要考察人眼发现细微灰度变化的能力,对于夜间驾驶、阅读等活动非常关键,正常情况下会随着年龄增大而逐渐减退。通常情况下,对比敏感度无法通过训练来提升,必须通过佩戴眼镜或接受激光手术的方式来矫正。
但纽约罗彻斯特大学大脑感知学教授达芙妮·巴威莱尔发现,经常对着电脑屏幕上的虚拟目标瞄准和射击,可以大大提高人们的对比敏感度。为了验证这个结论,达芙妮和他的同事们进行了两项试验。
首先,他们找到两组游戏迷,分别对他们进行对比敏感度的测试。其中一组游戏迷是射击类游戏爱好者,他们是《虚幻竞技场》和《使命召唤》的忠心玩家;另一组虽然也热衷游戏,但并不爱玩快节奏的射击游戏。测试结果表明,射击类玩家在对比敏感度测试中的成绩比非射击类玩家高58%。随后,科学家们又对这组不爱射击类游戏的玩家进行训练,50多个小时后,这些非射击类游戏玩家的对比敏感度竟然平均提高了43%。
达芙妮说,玩家在射击类游戏中闪转腾挪,寻找目标并瞄准射击的过程,可以改善人眼获得的视觉信息。更重要的是,研究证实这种改善视力的效果并非短期性的。达芙妮称:“通过射击类游戏训练,对比敏感度的提升可以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
达芙妮认为,可以通过电子游戏来训练司机的夜间驾车能力或战斗机飞行员的能力。[10]
电子游戏可提高视觉搜索能力
多伦多大学的最新研究表明玩射击和驾驶类游戏似乎有助于提高你在复杂场景中寻找特定目标的能力,即使只玩了一小段时间。这项研究是由心理学教授伊安·斯潘斯和吴似锦博士共同推出的,他们用三项视觉搜索测试比较了玩家和非玩家,发现有经验的老玩家技高一筹。
在第二项实验中,研究者们选取了60名没玩过游戏的参与者,并令他们玩了共计10小时的游戏。20名参与者被随机指定玩《荣誉勋章》,20人玩《极品飞车》,另60人则被指定玩解谜游戏《平衡》作为对照组。
“近期的不同研究,包括我们这项在多伦多大学的研究,都表明玩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能提高视觉上的注意力,”伊安教授说,“但之前从没有迹象表明视觉搜索能力也能提高。”
“我们已经说明玩赛车竞速类游戏能与射击类带来同样的好处,”吴补充道,“这在我们想要训练这方面技能时将十分重要。竞速类游戏比射击类更容易被接受,因为他们没有那么暴力。”[11]
艺术研究
先进的科学家和社会研究者认为电子游戏是一门艺术。这几个特性让电子游戏在当今文化中脱颖而出,成为一门艺术。
综合性:在电子游戏中,可以出现以往出现的任何一门艺术,例如游戏中的电影、游戏中的音乐、游戏中的雕塑模型、游戏中的影视。游戏以综合性包容一切艺术,并为自己服务。
交互性:以往艺术中没有出现过的特性。玩家第一次会受到艺术的反馈。玩家在欣赏美术、或者观看影视时,只是单纯的接受。而电子游戏能让玩家与电子游戏构造的虚拟世界互动,从而更容易让人投入。
广泛性:游戏是人类的本能,但是游戏也有它的局限性。将游戏搬上电子平台,简化了进行游戏的难度,还增加了游戏的变数。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