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问答 > 精华知识 > 其它 > 普朗特的胜利

普朗特的胜利

科学锻炼者 16-11-18
特朗普出人意料地赢了,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他将在明年1月正式就职。而这,也可算作是今年美国最大的“黑天鹅事件”了;特朗普是谁?有媒体这样形象地写道,“在一年前,没人相信他会赢,在两年前,世界上的大多数人还没听说过他的名字。而他的对手希拉里,民调领先了几乎一整年,出名已经三十年。”

普朗特其人:

普朗特是谁,又叫做川普?
特朗普的全名是,唐纳德·特朗普,英文写法为donald trump,注意特朗普的英文是tramp,按音译来说可以直接为川普,这是台湾地区的译法。
不过,tramp也可以发音为T-RAM-P,这是新华社的《英语姓名译名手册》里的标准译法。
特朗普的很不一般额?唐纳德·特朗普,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名符其实的富二代,毕生经商,将其父亲留给他的资产扩展了几百倍,是美国家喻户晓的电视明星。政治立场长期左右摇摆,大部分时间算是民主党人。川普的丑闻主要与女人相关,在无数场合对女性使用下流语言,川普一盘十年前的录音带中说到因为自己是个明星,所以可以经常在未经女性同意的情况下其进行猥琐,而不受追究。录像带曝光后川普支持率严重下跌,一度被公认为胜选无望,直到FBI在距离大选投票日11天时宣布开始重新调查希拉里的email门事件,才起死回生,有望一搏。

川普个性非常突出,放荡不羁,狂傲、自恋应该是他性格中的关键词。他是美国240年历史上主要党派总统候选人中唯一的一个从来没有担任过任何高级政务、军务官员的人,他甚至连镇长都没当过,没有任何从政经验。

特朗普他从小成绩优异,曾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大名鼎鼎的企业家+富豪诞生地——沃顿商学院,前瞻性地选择了当时并不热的房地产专业。在毕业前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资产有20万美元(相当于现在100万美元),几经折腾,特朗普成了“地产之王”,远近闻名的大富豪。他还是知名畅销书的作者。前前后后一共出版了16本书,其中《做生意的艺术》,被奉为“生意人的圣经”,连续32周独占图书畅销榜榜首,被《纽约时报》评为最畅销的书籍。不仅如此,特朗普还是著名的节目主持人,他制作的真人秀节目《飞黄腾达》系列,还创下了收视率纪录!据特朗普自己介绍,参加这档节目录制的11年来,他一共赚到了2.13亿美元,虽然有人不同意这个数字,但也说他从中大概挣到了1亿美金。在这个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一件事都干不好的世界,特朗普商人、作家、主持人,样样成功。而除了特朗普自身善于经商的头脑和素质,他最终能当选总统,终究是眼下的美国,正需要他。

亿万富豪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大?普朗特家底有多雄厚?不久前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公布了一份财务报表,内容包括从2015年初起的资产、收入和债务估算额。财务报表显示,川普的资产至少有十几亿美元。过去17个月来,增加了将近两亿美元,个人所得更是大增五亿五千多万美元,忙于选举的川普,似乎丝毫没有松懈赚钱的本业。

川普“家底儿”

资产:至少15亿美元

虽然川普的竞选团队声称这其净资产超过100亿美元,但这个数字无法在这份报表里得到证实,因为单项资产的最高额度是“超过5000万美元”。

川普的资产至少包括:房地产和发展物业带来的收益,包括川普大厦(Trump Tower)、华尔街40号和美洲大道1290号,价值6.87亿美元;高尔夫球场和度假村,包括佛罗里达州棕榈滩市的马阿拉戈俱乐部(Mar-a-Lago),5.5亿美元;

收入:至少6.15亿美元

申报期限内特朗普的收入主要来自高尔夫球场和度假村、公寓楼销售,以及地产开发项目的租金。2015年,他曾公布了一份从2014年1月起的类似期限内的财务报表,报表显示,他的总收入至少为3.8亿美元。

至少包括:度假村和高尔夫球场的收入,3.36亿美元;写字楼出租和公寓楼销售,1.09亿美元;环球小姐(Miss Universe)等选美比赛的收入,4900万美元;中央公园(Central Park)沃尔曼溜冰场(Wollman)的运营收入,1300万美元;餐厅食物和饮料销售,1200万美元;川普名字授权收入,900万美元;图书版税,120万美元;演讲费,80万美元。酒店,1亿美元;

此外,还有数架飞机、葡萄园、娱乐公司等。

股票和基金:至少6100万美元

川普把自己的一小部分资产投资到对冲基金、共同基金和股票上。

至少包括: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管理的一支对冲基金,2500万美元;通过巴克莱银行(Barclays Bank)、奥本海默基金公司(Oppenheimer)、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摩根大通银行(J. P. Morgan)购买的2200万美元股票;这些投资在申报期限内,至少为他额外赚取400万美元的利息、资本收益和股利。


为什么川普会赢,美国大选就像一个反转剧一般,结局让人颇感意外却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美国民众更倾向于把票投给特朗普而不是希拉里《华盛顿邮报》11月16日报道称,该报上周邀请美国民众分享他们为唐纳德·特朗普投票的原因。截至当地时间11月15日下午4点,已收到超过1200封回应。

“特朗普的能量和激情令人震惊”:31岁,来自明尼阿波利斯的Kirsten Johnson表示,“在我走进投票站之前,一直没能做出最终决定,因为此前大多时候我都是自由党总统候选人Gary Johnson的支持者。”“特朗普的能量和激情是令人震惊的,他是沉默的大多数的明确选择,我最终成为了其中一部分。”

“在驱逐非法移民上,特朗普比希拉里做的更多”:39岁,来自萨克拉门托的Nick Flores说,“我投票选举唐纳德·特朗普,因为在驱逐非法移民上,他将比希拉里做的更多。”

“政府需要像一家公司一样运作”:22岁,白人Erin Keefe表示,“我是一个女人,我受过教育,我投票选举唐纳德·特朗普。政府需要像一家公司一样运作。当然,人道主义问题是我关心的,每个美国人都是如此。他对于女人的贬低言论影响了我,他对全球变暖的看法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问题。我不是百分之百爱特朗普,但我相信他可以领导这个国家。”

“因为民主党蔑视伊斯兰主义”:22岁,来自伯克莱屯的Deniz Dolun说,“因为民主党对伊斯兰主义的蔑视,我们整个家庭(来自土耳其的五名穆斯林移民)在佛罗里达州投票选举唐纳德·特朗普。”

“特朗普将会将“左”和“右”完美结合”:57岁,来自罗阿诺克的小企业主Phil McNeish说,“希拉里·克林顿会把这个国家进一步引向“最左”,而特朗普将会将“左”和“右”完美结合,他是我们愿意妥协的未来美国总统的最好选择。”

“负担不起昂贵的健康保险”:61岁,Debra Knox说,“我担心那昂贵的负担不起的健康保险对我的家庭的影响。中产阶级处境艰难,我10年都没有加薪,我忍受不了未来四年还是如此。我对特朗普的支持基于我的经济需求。”

“他将提名保守的最高法院法官”:53岁,Christopher Todd说,“我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他将提名保守的最高法院法官。宪法是一种社会契约,而不是一种可以有不同解释“诗词”。如果人们想以任何理由允许同性婚姻或堕胎,那么通过立法机构而不是通过未经选举的寡头改写宪法来使两者合法化。”

“我们需要总统为我们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37岁,来自以色列的Helene Berkowitz说,“我并不需要和总统做朋友,我们需要他来领导国家,为我们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并建立一个更强大的美国。”

“我不相信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66岁,Jim Barnacle说,“我不相信唐纳德·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异教徒或同性恋者。我认为他将专注于为美国公民和企业提供更好的经济状况。我希望他能帮助我们内陆城市,帮助每个人发挥潜能。”

“特朗普是真诚地爱着美国并期望它变得更好”:49岁,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Laura Johnson说,“我想让我的同性恋朋友、不同种族的朋友在他们的工作场所、家庭和社区感觉到安全,我知道这对他们很重要。我相信特朗普是真诚地爱着美国并期望它变得更好,我想给他一个机会。”

“特朗普更像是一个政治家他是具有包容性的总统”:61岁,Ron Sexton说,“唐纳德·特朗普愿意公开透明地解决我们作为美国人需要处理的问题。他将使移民可以合法地来到这里,享有完全的权利而不是处于不利地位,支持法治和安全边界,正确处理暴力罪犯,修复坏的全球贸易规则。他更像是一个政治家,对所有人来说他都是一个具有包容性的总统。”

“在房地产商人特朗普之前,美国曾经有过3个跨界总统:艾森豪威尔、格兰特(军人)和胡佛(煤老板)。不过这三人在当总统之前都曾身居要职,不是当过总司令,就是当过内阁部长。像特朗普这样,连村官都没当过就直接去当美国总统的,确实史无前例。”从来没有从政经验的地产商,为什么能够“出人意料”地击败老练政客希拉里?

而特朗普“激进”和“求变”的立场,满足了很多美国人

特朗普的成功,首先是竞选技巧的成功。

实验显示,尽管投票者总自以为“理性”,但在某种情景下也会做出另外的选择。

譬如,多伦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约尔·英巴曾开展了一项研究,那就是找到可能引发我们产生厌恶情绪的源头。他曾对实验人群进行了“厌恶范围”的测试,叫他们对事物的厌恶度进行评分排序。列出的事项有“胃痉挛”“当你发现你的一个朋友一周才换一次内裤”等。实验人群随后也被问到了他们的政治主张。

研究结果发现,当人们以为自己得病时,他们就对种族差别会特别在意,他们潜意识里讨厌那种和自身特质不兼容的人群。同样的,2014年美国一项研究发现,那些觉得自己身体不舒服的选民更有可能投票给外表看起来更有吸引力的候选人,而厌恶身体素质较差的候选人。

特朗普能赢,只因摸准了选民的内心之恶

特朗普支持者

所以,一些成功的竞选者,往往会充分利用和诱导这种讨厌心理,满足很多选民内心中的小邪恶,进而赢得更多选票,而特朗普显然对此运用得炉火纯青。

譬如,不少美国国民对墨西哥移民的高犯罪率不满。在竞选演说中,特朗普就指责墨西哥向美国“输出犯罪”,称来自墨西哥的移民“大多是毒贩和强奸犯”,并声称“要让墨西哥出钱修建两国边境的隔离墙,以阻止非法移民和恐怖分子潜入美国”。这种言论虽然和美国兼容并包的文化并不相契合,却满足了多数美国人对移民高犯罪现象的不满。

譬如,特朗普公开向支持者表示,因为“很多穆斯林都对美国怀有仇恨”,必须“全面且彻底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直到我们的代表能够搞清楚状况” 。此外,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经理科里亦对CNN表示,“彻底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不仅包括想要移民至美国的穆斯林,还包括前往美国的游客。许多美国民众都担心恐怖分子就在身边,却又不便发表反对穆斯林的观点,特朗普帮他们说出了“心里话”,自然能够赢得支持。

这些言论看似荒唐,有些甚至违背基本的常识和普识价值,轻易就引发了形形色色的争议。但特朗普从中透露出来的某种“激进”和“求变”的姿态,的确有效地诱导了美国民众的“内心厌恶”,满足了他们内心那种不能公开言说的“小邪恶”,让美国民众看到了一种和传统总统竞选者完全不同的形象。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有着争议,但特朗普参与美国总统竞选以来,人气一直高涨不下。

“跨界总统候选人”身份,绕开了“家族政治”,唤醒了另一个沉睡的美国

从常识上而言,相比希拉里,特朗普是一个“完全不合格”的总统候选人。既没有从政的经历,本人也绯闻缠身,天生一张“大嘴”,他在电视辩论中指责美国政客受钱驱使,嘲讽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的越战被俘经历,公然晒了一名竞争对手的私人手机号……甚至连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也称,特朗普绝对不会成为新一任的美国总统。

而相比8年前竞选的失败,媒体普遍认为今天的希拉里具有四大优势。譬如,党内支持率高,奥巴马认定她是继承者;譬如,竞选资金雄厚,有意累计筹款25亿美元;譬如,竞选团队强大,公关专家强于疏通媒体关系;再譬如,吸附选民能力强,对年轻人和女性吸引力强。相比特朗普,希拉里俨然已提前胜券在握。

但是,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他们所面对的已经是一个和八年前完全不同的美国。

根据美国《福布斯》杂志2015年底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2015年美国福布斯富豪榜前400名上榜人物所拥有的财富,高于美国中下层民众所拥有财富的总和。而且,不同人种的美国人之间,亦出现了财富收入的分化。去年,美国白人的财富大约是非裔的22倍,拉美裔的15倍。

美国经济的相对衰败,与国内贫富差距的悬殊,不可避免地带来了政治矛盾的加剧,以及社会文化的崩裂。这让美国人民日益反感延续至今的美国家族政治。在他们看来,家族政治已经不可能再去引导他们实现“美国梦”,只能导致权力垄断的加剧。正因如此,作为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已经失去了天然的优势。

而一个不一样的特朗普的出现,足以唤醒大多数沉默的美国国民,给他们展示出不一样的可能性。特朗普的竞选言论虽然“政治不正确”,却都是针对美国“民怨”而发声,关切美国普通国民的利益。对于多数美国人来说,他们相信,相比希拉里,毫无从政经历的特朗普更能代表自己的利益,能够做出符合多数美国人利益的国家决策。当他们认定这一点,特朗普身上种种“匪夷所思”的缺点就不再那么重要。“体制外”的特朗普,成功地唤醒了美国民众对体制的不满,赋予了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迎合了大部分具有美国梦的中下阶层国民

得屌丝者得天下,具体到总统选举中,能够赢得占国民大多数的中下阶层的支持,也是特朗普最终胜出的关键因素之一。

现在回看特朗普的竞选过程,不难发现,他始终抓住了民主党的最大死穴,那就是民主党的权力阶层已经和社会中下层的美国民众渐行渐远。纵观特朗普在电视辩论或竞选演讲的相关内容,虽然内容或被质疑,或引发相关争议,但它们都是美国中下阶层普遍关心的话题,并且,特朗普赋予了这些议题“强硬”的解决方法,或是看得见的解决路径。关注于中下阶层的日常生活,让其“美国梦”有着实现的可能与空间,特朗普因此对普通美国人产生的吸引力,远胜希拉里的精英政治主张。

特朗普关于女性的言论虽然饱受争议,但仍赢得不少女性的支持。

而且,特朗普本身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拥有着亿万财富,以及强大的商业帝国经营能力。美国中下阶层国民会朴素地以为,因为没有着对个人财富的追求源动力,特朗普会把更多的精力应用于国家和社会的治理上。而其本身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也证明了特朗普具备这种超强管理能力。竞选过程中,特朗普的家庭也为其加分不少。特别是其女儿伊万卡的出彩表现,在社交平台上引发广泛的围观与称赞。而对于多数美国中下阶层国民来说,家庭的成功与温馨也是一个合格总统的必备要素。拿特朗普家庭来对比希拉里家庭,希拉里丈夫克林顿曾经的性丑闻,以及竞选过程中家庭与选民互动性的不够,不免都或多或少为希拉里的个人形象减分了。在多个层面,特朗普都有形或无形地迎合了大部分具有美国梦的中下阶层国民,这让他最终能够意外地胜出,本质上,这是一次“庶民”的胜利。

特朗普最后关头“逆袭”的结果,不仅令舆论大为惊讶,甚至连特朗普自己也会稍稍惊诧。但倘若从选民心理来分析,一切却并不意外。因为,即便竞选过程中有再多的争议,美国人也愿意选择那些看起来能带领他们实现“美国梦”的候选者。摇摆的美国,需要的不是一个成熟的政客,而是一个看起来更有“希望”和“能力”的领导。这就是真实的美国,也是真实的美国选举文化。

最后用一段网络流传的比喻来总结川普的胜利吧——”特朗普是每个人的内心,有时猥琐、好色、不正经;希拉里是很多人的表面,看上去冠冕堂皇,道貌岸然。很多人表面上支持希拉里,最后默默地投给了自己的内心。“
全部评论(0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