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问答 > 精华知识 > 其它 > 酒润诗肠赋锦章 - 黄胤然闲谈中国酒文化

酒润诗肠赋锦章 - 黄胤然闲谈中国酒文化

胤然文字 2016-07-15
文化监理师黄胤然
之前从事高科技行业时,曾任销售总监,在银行行业推广公司的网络安全解决方案。记得有一次出差去拜访某个大银行的客户,请其通讯科科长出来吃晚饭。不巧的是,正好在同一家饭馆,随后碰到了也请朋友吃饭的该行副行长。没吃多久副行长主动过来敬酒,敬到我时我很不识抬举地说:“抱歉行长,我从小胃口不好,从来不喝酒”。等副行长退回他们那桌后,科长惊讶地开玩笑对我说:“哥们儿,你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唯一一个我们副行长敬酒而敢不喝的乙方,这单生意你还做不做了?”。虽然回国以后做过销售总监,但因有浅表性胃炎,我告诉过自己:谁敬酒都不喝,宁肯几十万上百万的单子我不要了。所以,我在销售这一块儿很难在大陆商场混到所谓的成功人士。转行做雅文化创意后就好多了。不过也会带来另外一个麻烦:每天各种茶喝多了,有时容易半夜睡不着觉。

之所以讨厌喝白酒、啤酒一类的,除了肠胃不消化的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非常讨厌中国大陆当今的酒文化。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酒本来是一个雅物。在上古时期,酒和祭祀有关,可见其地位既圣又尊,后来酒又在后世文人士大夫手里绽放出更加丰富多彩的光芒。这使得在整个古典文化的背景里,酒文化被演化得即殊胜,又雅致,而且还很隆盛。作为文化,其高度、广度、以及厚度,亦或是地位,都是目前如日中天、雅到无边的所谓茶文化无法比拟。君若不相信,自己去搜刮一下,中国古代正史典故里那些诗赋文章,是酒的多还是茶的多,就明白了。

可惜的是,这么好的酒文化,传到当今同胞的手里,把好端端的一个雅元素喝到俗不可耐的地步。我没见过古人醉酒,但见过太多的今人失态。为了面子强行灌自己也灌别人,很不健康地糟践肠胃。喝兴奋了就扯一大堆什么哥呀弟呀的“大陆特色”的豪言壮语,喝高了再发酒疯,喝过了只好又吐,既极大地浪费了酒又浪费了酿造这些白酒的粮食。这种场景我在北美4年极少见到,却在大陆酒店饭馆KTV里比比皆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大陆目前的这种拼酒的社交方式,只能说明我们目前社会及民众整体文化素养和古代中国、以及当代的文明主流国家相比比,差的实在太远。

真是怀念中国古代的酒文化。说起酒文化,就不得不说酒文化中特有的一个元素:酒令。

酒令,笼统来说是指古代酒席上一种助兴取乐的游戏,一般是指席间推举一人为令官,座中各位听令轮流说诗词、联语或做其他类似的游戏,输者或违令者罚酒,所以又称“行令饮酒”。在中国古老的酒文化里最令今人好奇的,恐怕也要数这酒令了。

十万繁花三界梦,一怀孤月九霄魂;

黄胤然诗联,邓良华禅画

古人饮酒素来爱以酒令劝酒,虽然也发生过战国时魏文侯因为违背酒规,被“殇政”公乘不仁毫不留情地坚持罚酒;以及武皇吕后的族人因为逃酒,被当时“以军法行酒”的酒令官、齐悼惠王次子刘章(朱虚侯)追出斩杀的尴尬煞景之举,但多数的群宴众饮还是在一派祥和雅致的氛围里尽兴而行的。这多半要归功于酒礼,以及颇为当时贵族大夫及骚客们青睐的雅趣酒令了。

酒令脱胎于西周的酒官制度,完备于隋唐,至清为极盛。清人俞敦培的《酒令丛抄》分酒令为古令、雅令、通令、筹令等四种。这四种又分两大范畴:一是以诗词曲文为令,座中轮说;二是以筹、牌、拳、骰子为令。前者需有一定国学功底,后者多凭手气。如筹令中有以明贤故事为签的:

赵宣子假寐待旦,闭目者罚一杯;廉将军一饭三遗,告便者罚一杯;吕奉先辕门射戟,争论者罚一杯;张子房借箸筹国,正举筷者罚饮一杯,等等共32筹。看来古人连宴会中的一些诸如闭眼、上厕所、争吵、筷子加菜等动作,都能和之前的典故联系上,被雅化成罚酒的说辞,这种风趣幽默在当时可谓是一种雅可登堂的时尚了。

还有用唐人七言诗句做成的80筹酒令:

玉顔不及寒鸦色,面黑者饮;人面不知何处去,须多者饮;焉能辨我是雄雌,无须者饮;二水中分白鹭洲,茶酒并列者饮;千呼万唤始出来,后至者罚三杯等等。这回是搜罗唐人名句作成的另类调侃。

可惜古人酒令传及今日,仅剩些声震邻墙、流于粗俗的划拳之类,雅魂丧尽,止剩俗形。不得不令人感慨和羡慕前人:那种把奢华体现在精神和品趣上的恬淡从容,真是古朴而大智啊。

在中国古老的文化里,酒确实是像一个清透而歌的精灵,别样风骚。汉人认为酒乃“天之美禄”,没有了她,无论诗歌还是人生,文化还是历史,似乎都要黯然失色许多。

酒在中国古代被当作附有灵性的天禄,并与祭祀神灵、天地及先祖等事宜密切关联,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宫廷贵族专享的奢物。有鉴于夏桀酒池肉林的亡国之训,周公姬旦在《酒诰》中第一次提出饮酒节制,同时把酒提到礼的高度,也可谓开创一代先河。古人云“饮酒者,乃学问之事,非饮食之事也。”诠释一下就是:饮酒不是一个去拼酒量的体力活,甚至也不是单纯的求饱取暖的饮食,而是富有自己独特灵魂和气质的一个文化。

古人凡事必爱论道,酒亦有道。《周易》之《需卦·象传》所言:“酒食贞吉,以中正也”,同时嵇绍说“人生禀五常,中和为至德”。可见中和之德乃为酒道、酒德的要旨,也是中国饮食文化食调五味以合阴阳的精神所在。古人饮酒必遵酒礼。在《礼记·曲礼》里就详细规定了君臣酒礼、少长酒礼、宾主酒礼等。如少长酒礼规定年幼者敬年老者酒时,若老者辞,少者必须回位,不得站立等长者饮。而且“长者举未酹,少者不敢饮”。宾主酒礼则规定:“主人入门而右,客人入门而左。主人就东阶,客人就西阶”。由于古代建筑大都面南背北、门朝南开,也就是要求主人进门后坐在东边,客人坐在西边。而我们通常说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则指的是古时主客互相依礼敬酒往来三次,并少量遍尝菜肴,而不是狼吞虎咽。

自古有“文章如饭诗如酒”一说。似乎这古酒和灿若星汉的中国古代诗歌在魂魄底脉上确能共生。很多名篇佳句、上等诗品,都是在这古酒天香中成就的。如魏晋时期书法大家王羲之醉笔走龙蛇而绝唱千古的《兰亭集序》,就是在会稽山阴之兰亭流觞曲水后挥毫而成的。苏东坡尽废后世中秋词的《水调歌头》,乃是于“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而作。被奉为诗仙的李白,酒之与他,好比剑之于侠,几乎非酒不诗。“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便是其真实写照。至于唐时三绝,吴道子吴带当风的画、大将军裴旻的剑舞、张旭的狂草,无不得益于醇酒之灵激。即便是奉为诗圣的杜甫,喝酒也不含糊:“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等等。

虽说古籍史料里屡有记载古人大醉之描述,不过古代酒的度数其实并不高,很多甚至是还没过滤的醪糟酒、米酒或黄酒。古人之醉亦有别于今人之醉,他们崇尚似醉非醉而不是真醉。醉酒而歌,大美山河。只有在这种半醉之中,酒方可恰到好处地催人之诗气真力,并于那半醒之中吟其诗、舞其剑、作其画、写其书,自能有惊绝天地、流传千古之作。不过"酒壮俗人胆",而今之人如果腹中没有那一脉才华镇底,还是不要去东施效颦的纵酒为好,否则催出来的就不是什么扛鼎之作,而是惨不忍睹的污言秽行,无论对个人还是民族来说,都是自辱品相了。



黄胤然创意【十字七绝回文诗 . 禅】
空山映雨落花红乱舞风
10个字可回环往复读成如下28字七绝诗:
空山映雨落花红,
雨落花红乱舞风;
风舞乱红花落雨,
红花落雨映山空。

胤然文化:www.poemaster.com
【极品文字】微公平台号码:poemaster
黄胤然,胤然文化创始人、文创监理师、诗人。矢志于雅文化创意,及文创监理服务。
时任:臻谛书院院长、《境.界》杂志主编、媒体专栏作家,中国诗歌学会、音乐著作权协会、欧美同学会会员,惠风诗社首任社长。
亚洲著名NewAge音乐先锋机构【和平之月】签约的大陆首位词作家。
首倡:文字艺术监理&优化、文创监理&优化、文化监理、双章书法、胤然体歌词、诗装汉服、写意音乐剧等文化新概念。
监理出CCTV9频道、农夫山泉、湖南移动、卡地亚、Tiffany等广告文案深层文化内伤。
全部评论(0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