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问答 > 精华知识 > 性情 > 我为何偷了4年的胸罩?

我为何偷了4年的胸罩?

日辉心理 15-10-27
“我一般都是白天先看哪里有女性胸罩,然后等晚上天黑了再出门去偷。对胸罩没有特别的要求,只要发现有人晾在外面,比较方便比较顺手的就可以了。”
  “前几年频率比较小,拿的(胸罩)也比较少,最近这一年来比较多,如果放在一起大概有100多个吧。”
  “其实我很害怕的,每次偷窃少则一个小时,多则3—4个小时,我一直在房子外面走来走去,我害怕被人当流氓、当小偷逮着。如果被别人逮着了,真得不知该怎么办,该怎么活了。”

  他,名叫阿文,一位年仅17岁的男生。已经被以上三个问题折磨了整整4年,每天都在自问:“我很色吗?我是流氓吗?”在武警广东总队医院心理科的病房里,阿文讲述着他与女性胸罩的故事——勤奋少年 一句“我不想上学”任性休学
  “我当时对外界讲‘我不想上学了,想休学一年’,仅是这么简单的理由,当时老妈和老师都反对,同学们也觉得很荒唐。”

  背对着镜头,年仅17岁的少男阿文回忆起他的2008年。
  “我脑子记忆力已经下降,而且不能集中注意力,身体也很疲劳,总处在焦虑的状态之下,学习成绩的不断退步,整个人的状态都非常差,根本没办法学习。”
  阿文的突然休学让所有人都诧异不已,因为在他们心目中阿文从来都是一颗读书的好苗子,从小到大都很认真学习,功课念得非常好,一直以来都能处于全级前十名的位置。更重要的是,阿文在学习方面对自我的要求非常高,某次因考试成绩未能达到自己的目标,他自罚跪地板并扇打耳光长达半个小时。这样一位好学上进的男孩,为何会突然“不想上学”了呢?

  恋物成瘾 4年累计偷窃女性胸罩100余个

  时至今日,阿文在话筒前坦露他的心迹——“其实我内心就是因为这个病”。阿文口中的病指的是“恋物癖”,据阿文回忆,他从十二岁开始就对女性胸罩产生了特别浓厚的兴趣。
  “当时我在奶奶家发现了一件女性胸罩,然后开始手淫,发现这种感觉很好,自此之后就渐渐成瘾了。”为了能满足快感,阿文开始了偷窃女性胸罩的行为。那时的阿文年仅12岁,正在读小学五年级。
  “我一般都是白天先看哪里有女性胸罩,然后等晚上天黑了再出门去偷。对胸罩没有特别的要求,只要发现有人晾在外面,比较方便比较顺手的就可以了。”
  “每次拿到胸罩后,我就开始手淫,然后从快感直接转变为后悔,而且感到特别内疚和罪恶,要么把它(胸罩)烧掉,要么剪掉,要么扔掉。”
  “前几年频率比较小,拿的(胸罩)也比较少,最近这一年来比较多,如果放在一起大概有100多个吧。”

  上网查询 “对号入座”认识“恋物癖”

  从十二岁到十六岁,本应是豆蔻年华,无忧无虑。然而,对于迷恋上女性胸罩的阿文而言,这四年的时光却是黯淡无光,终日惶惶。
  “其实我很害怕的,每次偷窃少则一个小时,多则3—4个小时,我一直在房子外面走来走去,我害怕被人当流氓、当小偷逮着。如果被别人逮着了,真得不知该怎么办,该怎么活了。”
  面对自身的变化,阿文也异常苦恼,非常渴望知道为何自己变得如此“下流”。因为偷窃行径的罪恶与内疚,不敢跟家长、老师坦白的他选择了互联网。

  通过对互联网知识的大量搜索和阅读,阿文将目标锁定在“恋物癖”这个疾病上。据资料显示:“恋物癖”指的是把异性无生命的物品或把异性身上的非性感部分作为对象以引起性兴奋的行为。常见的恋物癖所恋对象是异性穿戴和使用的服装、饰品,如女性的内衣、内裤、胸罩、头巾、丝袜。
  互联网信息如海,关于“恋物癖”的种种描述,阿文似乎都能在自己身上找到影子,甚至找到吻合的地方。为此,他认为自己找到了问题的所在。
  “通过网络搜索,我第一次知道我这是一种病,知道这不是一种流氓行为,也不是那种‘贱’和‘色’的行为。”

四处寻医治疗无效而自杀两次

  休学在家的阿文并没有让“恋物癖”行为有所减弱,反而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变得频繁,脑子里总浮现着女性胸罩,挥之不去却又渴望快感,每次盗窃完毕又充满内疚感。一边是悬崖勒马的决心,一边是释放压力获取快感的欲望,二者相互交织,让阿文身心俱疲。
  为了缓解内心的焦虑与冲突,阿文甚至不惜“自虐”来折磨自己,手臂上常常出现新的刀片割痕或烟头烫痕。
  “我必须得告诉我老妈,让我老妈帮助我,带我去治疗”最无助的时候阿文想到了疼爱自己的母亲,“老妈知道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很支持我去治疗,也积极带我去各地治疗。她没有责怪我。”

  从2008年11月开始,阿文就在母亲的陪同下四处寻医问药治疗。由于父母工作的关系,阿文的治疗并没有局限于家门,而是跋山涉水,从北京到宁波,从宁波到上海。

  然而,这些大城市治疗心理疾病知名的医院都去过了,但是治疗效果并不明显,病情没有得到稳定的控制,往往是有所改善之后又出现了较大的波动。为此,绝望的阿文曾经自杀过两次,其中一次甚至试图将母亲先杀害后自杀,为得是“我不愿意我老妈痛苦,我要是自杀成功了,她活着也是非常痛苦的,不如一起死掉”。

  专家答疑 少男为何会患上“恋物癖”?

  自杀没有成功,望着任劳任怨的家人,阿文似乎又加深了对生命的认识。“这是一种疾病,一定有方法可以进行治疗的。”抱着这点希望,阿文开始在网上搜索全国各地治疗心理成瘾的医院信息。根据多方搜索和打听,家人决定带阿文南下广州,前往武警医院青少年心理成瘾中心进行求治。2009年6月中旬,在母亲的陪同下,阿文再次开始他的“恋物癖”治疗之路。

  一位年仅17岁的少男,好学上进,成绩优异,为何会成为黑夜里阳台上的“蜘蛛侠”,而且专门窃取女性胸罩?广东省武武警医院青少年心理成瘾治疗中心何日辉主任说:“‘恋物癖’的形成原因很复杂, 其与个人成长经历、 家庭、社会文化环境、压力、性教育不当等因素息息相关。纵观阿文的案例,其成长经历是‘恋物癖’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

  阿文清晰地记得自己在十一二岁时曾多次帮助妈妈系过胸罩,而且记忆中妈妈经常当面训话爸爸;
  阿文清晰地记得自己在长期处于与父母分离的状态,而自己每次与母亲分离都显得特别难过,特别焦虑;
  阿文也清晰地记得自己性格内向,暗恋女同学又不敢言明,试图通过优异的学习成绩吸引女同学,继而学习压力变得异常强大。
  ……
  “正是这一系列问题都没有得到有效的渠道进行发泄和缓解,最终导致了阿文心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演变为‘偷窃女性胸罩作为自慰达到满足快感’的行为,最终导致其‘恋物癖’的形成。”

  封闭治疗 5个月综合治疗病情初步控制

  为了更好地治疗阿文的“恋物癖”,何日辉主任针对阿文之前的系列治疗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分析发现之前的治疗之所以效果不佳,在于其治疗方式过于单一,要么是单纯的药物治疗,要么是单纯的心理辅导;而且这些治疗都是“门诊治疗”,并没有持续地对阿文的行为进行有效干预。因此,根据阿文的实际情况,何日辉主任制定了一套综合的治疗方案——

  首先是以药物治疗为基础,让药物控制其异常的性冲动,由于性冲动得到了抑制,阿文对治疗产生了信心,有利于进入下一个治疗环节;其次,在药物控制出现效果后,随即开始对阿文进行心理治疗和家庭治疗,并将谈话疗法、认识治疗、艺术治疗和沙盘治疗等多种方法有机糅合在一起,深入地进行;再次,此次治疗没有选择门诊治疗,而是选择封闭式住院治疗,以便更好地展开治疗和持续治疗。

  通过5个月时间的住院治疗,目前阿文“恋物癖”的治疗已经达到了初期目标。对于这个初期目标,何日辉主任是这样理解的:“之前阿文是整天脑子里都想着胸罩,想着怎么去偷,而且控制不住偷窃的行为,现在可以控制了;虽然他看到女性胸罩后还是会产生一种冲动,但是基本是可以控制了,而且他心理方面的一些问题也进行了一些处理,整个人变得开朗了。”

  后续治疗 “恋物癖”治疗需要更多干预

  据悉,阿文已于日前办理出院手续,问及出院之后的打算,阿文和母亲都有着自己的心声,虽然方式不一样,但是都是所向一致,都是为了更好地巩固与康复。

  阿文的心声:“我出院之后还会回来当义工的,在医院这里当义工,这是我自己主动选择的。一是因为为了我的治疗,医院医生给与了很大的帮助和支持,也适量减免了一部分的费用;二是因为我也需要后续的治疗,我想以后又什么想不明白的也能够及时和医生沟通。”
  阿文母亲的心声:“我们没有想到要在这待这么长时间的,一开始以为是几天就可以回去了,所以我们的行李也没带什么。因为他要住院治疗,而且在治疗过程中会和我闹矛盾,所以医生建议我不要整天陪着他,我就在医院附近找了一份饭馆临时工的工作。这段时间我也还会继续干下去,看看他的情况如何再作其他打算吧。”

  对于阿文“恋物癖”后续的治疗,何日辉主任是这样建议的:“阿文的整个治疗是分初期目标和长期目标的,目前虽然已经达到了初期目标,仍然需要进行巩固性的治疗,希望通过后续的治疗能够达成治疗方案中的长期目标,也就是‘阿文看到女性乳罩后的感受和其他正常人是一样的,可能会有感受,但是不会产生冲动’,因此,出院之后的阿文仍需进行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对于家长来说,应该注意观察阿文病情的变化,而且要尽量帮助阿文减轻压力,包括社会压力和学业压力,压力的缓解有利于阿文病情的康复。”
全部评论(1
蓝色好靓 16-04-01

忍不住就看看www.18aiai.net发泄一下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