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问答 > 精华知识 > 性情 > 《聊斋》为何会写的如此色情

《聊斋》为何会写的如此色情

电影一周酣 14-03-06
我在上一篇的聊骚里边说,鲁迅先生因为性无能导致语言暴力,所以晚年有了大量掷地有声的杂文。很多读者对这句话非常感兴趣。其实,这个观点也并非我的原创,我只说了一半,另一半是,只有性功能尚且喷薄但得不到宣泄的文人,才具备写小说等“宏大叙事”的能力。这个观点,是来自于性心理学的知识,读者可以存疑。不过,拿这个观点来品评一下《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倒是真有那么一点儿可以说的地方。

我小时候读《聊斋志异》,是跟《废都》、《白鹿原》一起,当黄色小说读的,但前者半文不白的写作风格,倒是很适合我小时候的文化装逼范儿,所以更喜欢。当然,也因为这种阅读,造成我对当下的很多黄色小说颇有异议,现在的,太过于直白展示,而忽略了性的侧面含蓄与正面露骨的有机结合。《聊斋志异》这本书中,每隔几篇,就要有一个荤段子,我姑且简短翻译两个,供大家玩味。

在《伏狐》里边,蒲松龄老先生写了这么一个段子:

某个翰林院的翰林让狐女给迷上了,每晚都行好事,久而久之,翰林身体亏空,只得逃窜。狐女紧追不舍,翰林苦不堪言。一日,翰林坐着高铁出北京就到了涿州站。在涿州地面上遇到一个走街串巷的赤脚医生,与之说了此事。赤脚医生给了翰林一粒丹药,古代的伟哥吧。翰林吃了之后,立马跟追她的狐女行好事。因为药力作用,翰林越干越猛,狐女最终体力不支,气绝身亡。

再比如《犬奸》里边的段子,简直开了重口味的先河:

青州贾某,老在外边做生意,常年不回家。他们家养了一只大白狗,贾某他媳妇因为独守空灯,一就把大白狗给勾引了。久而久之,大白狗“唯一拥有”了这女子。一日,贾某回家与媳妇行房事,大白狗怒,把贾某给咬死了。

《聊斋志异》里边,像上边这样的荤段子,不胜枚举。读《资治通鉴》,是读帝王将相,读《聊斋志异》,仿佛才是读古人的柴米油盐。读蒲松林先生这本小说的,可能不多,但看由《聊斋志异》改编的电影、电视剧的观众可能很多。甚至于香港的一些三级电影中,也经常以《聊斋》故事为原型。透过这些情色乃至色情的东西,我们不禁要问,《聊斋志异》这本小说,为何写的如此色情呢?


我觉得有三方面大的原因。

第一、当时那个时代的整体特征。

撇除《聊斋志异》里边写鬼写狐的段子,单独看那些写人的章节,这本小说是很接近当时那个朝代老百姓的生活状态的。巴尔扎克说过,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在我们已经受过大陆当下科班教育的头脑里边,大多会觉得,中国古代就是一个儒家孔孟和程朱理学统治的天下,大闺女和小媳妇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男女都是授受不亲的,性交配都得是欧洲清教徒式的叫床的。我在《老马聊骚》的第一篇文章中便写过,中国古代,性是相对自由的,甚至于一直到民国时期,还有不能生育的女人到树林子里边让一群男人追,然后自由交配,以求怀孕的。在聊苏东坡跟太后那期的时候,我也提到,“封建礼教”这东西,是针对皇族和为皇族服务的那群人的,不下贫民。

在古代,男人女人之间,有杂七杂八的交配行为,是非常常见的,甚至于有如《犬奸》一样的事情出现。在底层乡村社会,虽然有乡约族长制度作为约束,但这种约束力是比较“随和”的,像“沉猪笼”这样的事,只在少数地区出现,大多数地方还是本着批评教育的原则进行的。从人性的角度上讲,越发的批评教育,则越发的富于挑战与冒险精神。就像王小波《黄金时代》里边的知青跟破鞋一样。

本来便是如此的,男女之间本来便是有那么多的“苟且之事”的,所以,小说家涉猎到小说中来,也是必然的。这些涉猎,也正如《金瓶梅》一样,用秘史的方式补充了中国古代社会的风土民情、窗帷人生。

第二、也是出于小说出版的需要。

在中国古代,唐宋之前的书,大多是手抄本的,就是一页一页地抄过去读。后来,宋朝的活字印刷术崛起了,印刷出版业就活跃起来了。到蒲松龄的明末清初的那段时间,民间出版社也红火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出版社的规矩是,觉得你的书稿能流通,出版社会把你的版权买过来,组织刊印,你有署名权和拿去一定量的稿费,但以后再印制多少,就跟原作者没有多大关系了。同时,版权在出版社手中,出版社可以授予其它民间出版社刊印其它版型。当然,中国古代的盗版书是很泛滥的。书目出版,大多一锤子买卖,一版之后,盗版横行。

与当下一样,也是教辅书卖的最好。写教辅书的,要有资格,不能你连个举人都不是,就写《高考作文辅导》,也没人信你的。蒲松龄,就是做了一辈子秀才,没资格写教辅书的。要想出书,让出版社出钱刊印,而不是自费出版的话,就得另辟蹊径。比如,走走市场的需求,这个方向上。

当时的读书人们,也不光读圣贤孔孟和程朱教条,就像光学马克思也让人头疼一样。他们时不时的也要偷着买点苍老师的盗版光盘什么的。当然,那个社会,还没有光影技术,只能读点黄色小说什么的。这帮读书人,是喜欢装文化这个逼的,太直白的不好卖,只能半文不白,一边色情,一边文化。

蒲爷结婚不久,家里就穷的揭不开锅了,中年的时候更穷。他当时写《聊斋志异》确实有着出卖小说版权赚点钱的考虑,所以迎合了当时的阅读市场。《聊斋志异》里边,不仅写了大量的荤段子,而且蒲爷极力展示自己的八股文采,骈文对仗工整,文采奕奕。可惜的是,蒲松龄当时毕竟名气小,出版社觉得印刷之后,销量不会好,希望他们自费出版。老蒲实在太穷了,根本自费不起,写完了,就只能扔在那了。

当时,王士祯的名气比较大,有传言说,王士祯要买《聊斋志异》的署名权,然后给蒲松龄一笔比较丰厚的孔方兄。卖署名权这玩意,是古今中外有气节的文人都接受不了的,咱们都是宁可饿死,也绝不卖这个。

第三、蒲松龄性生活得不到正常释放的一种精神转移。

蒲爷18岁跟一个姓刘的菇凉结婚,第二天就考试去了,得了个县、府、道第一名,所谓是好事成双。但是,接下来,连续考到72岁,都没再往上边活动活动。蒲爷的文章,根本不适合“八股文风”,考中了,是主考官喜欢文风变化一下,考不中,则是主考官要为皇帝选人才,所以要回归正统。直到72岁,蒲爷才因为排可怜队,得到了个中学副校长的候补名额。古代秀才们,除了考试,给皇帝效力去,还真没别的更好的出路。现在不一样,除了考公务员之外,下海经商也是不错的选择,如我《老马聊骚》第三篇所说,当年海子要是去海南岛经商去了,现在做个资本家里边最有文化的人,也未尝可知。

蒲松龄没结婚之前,有做生意的老爹养着,还算衣食无忧。可结婚之后,大哥、二哥他们闹着分家,不跟这个不赚钱的三弟一块过了——这事儿,无可厚非。蒲松龄一家子,立马面临生存危机了。为了养活老婆孩子,蒲松林起初几年,给人在南方当师爷,后来又在本地的一个富户家里当私塾先生。无论他做什么职业,他们夫妻二人总是聚少离多,蒲爷的性生活上难免被压抑了,得不到肉体上的释放。当然,读家可能要问了,媳妇不在身边,正好是出轨的好机会啊?

在蒲松龄生活的年代,一个四口之间,要过一年,大约需要20两银子。而蒲松龄给别人做私塾先生的时候,一年才得8两银子。剩下的12两,需要妻子老刘带着孩子们种点儿地、纺点儿线维系。后来,从秀才考举人的时候,蒲爷老是秀才里边名次比较靠前的,所以,每个月政府给铺贴一点大米,当然这个补贴,还是要等名额的,每个县的名额固定,要排队,一直轮不到蒲爷。在这种家庭生活十分拮据的情况下,蒲爷一边要当教书先生,一边又要参加“高考”,好意思拿出为数不多的钱去嫖娼或者养小三吗?

中国有句古话,叫书中自有颜如玉。蒲松林先生在个把月不能回家一趟跟媳妇老刘滚床单的情况下,只能靠写点色情小说来慰藉自己了。当一个书生,孤灯伏案的时候,大抵是希望有那么一个不计金钱名利的女子出来给你宽衣解带的,而这种女子,现实中少有,只能去狐媚中找寻。也因此,《聊斋志异》中,多写鬼狐,多写有情有义的狐女,也多写狐女等的交配事宜。五分真实,五分慰藉。

以上三条,大约能够回答《聊斋志异》这本小说为何写的如此色情了。纵观蒲松龄先生一生,穷困潦倒,可谓是中国穷文人的典范了。当我们这些读书人处于逆境、在温饱之间挣扎的时候,不妨学学前人,写点小说如何?

《聊斋志异》一直到蒲松龄先生去世,也未曾刊印。倒是手抄本很多,流传出去,在其死后的第五十一年,被某盗版商刊印出来。《聊斋志异》原本,在蒲家后人分家的时候,传给一个子孙,该人举家去了东北。民国时期,八卷全本中的四卷被人借走,遇东北战乱,借书人消失。后四卷真本,被捐献东北某博物馆。看人品事,难免兴怀,倒是这十足可恶的盗版,救了《聊斋志异》,可惜的蒲爷,没得半点稿费。

全部评论(5
wwwpubangwangc 14-04-04

坚决到低价 

帅得不行 14-04-06

《聊斋志异》中除楼主例举2篇以及五通、仙境等不多几篇外,含有“色情”描写的篇章相较于5-6百篇的整体而言,数量很少。从数量看,不大于红楼梦比例。
楼主言重了。

何小以 14-07-09

我不觉得色情

起网名真麻烦 14-07-17

不觉得色情呀,感觉是不错的,故事情节都很精彩,出乎意料,是一部好书

时代时 14-07-19

还可以。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