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注册天涯账号

已有天涯账号?登陆

这里是yuwenyufen所提的问题,您需要登录才能参与回答。
"天涯问答"是天涯社区旗下的问题分享平台。在这里您可以提问,回答感兴趣的问题,分享知识和经历,无论您在何时何地上线都可以访问,此平台完全免费,而且注册非常简单。

《我看见了大海》的作者阿真原名叫什么?

《我看见了大海》是技校《语文》(第四版)上册第一单元第四课,课本注解一只是说“选自1991年第2期《青年文摘》”,求作者阿真的简介。
2009-10-18  yuwenyufen 发布
  • 0

    drt111

    我是一个身材畸形的女孩子。母亲嫌我丢她的脸,也怕我出门遭人讥笑,于是,在我8岁前的童年里,我从没迈出门一步。我拥有的只是院子里的一方天空,一群瞬间即逝的飞鸟。

      我8岁那年,父亲死去了。母亲不久也改嫁了,嫁给小镇上一个退休的海员,当时,母亲才40出头,而继父已近60岁。

      继父让我叫他伯伯,并对我说:“来,河子,伯伯带你去串门儿。”

      “不!不!’我吓得直往后缩。

      “去外面看看吧,河子,外面有好多好玩的东西。”

      我动心了,于是说道:

      “我长得太难看,还有,我走路一瘸一瘸的,妈说人家会笑话我的。”

      说毕,我不禁哭了起来。

      “放心吧,河子,谁笑话你,我就这样--”继父扬起巴掌,做了个揍人的动作。

      我忍不住破涕为笑了。

      第二天,继父带我上街了。有生以来,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我真是怕极了。我羞怯地低着头,两手死死拽住继父的衣角,就像他的一个尾巴似的。

      “河子,抬起头,别害怕!”继父大声说。

      继父响亮的嗓门立刻引来了许多目光,尤其是和我同龄的孩子,边瞧边嘁嘁喳喳。

      “喂,过来认识一下,小家伙们,这是河子,你们的小朋友河子。”继父亲切地招呼他们。

      于是,他们走过来,友好地问这问那,邀请我和他们玩。

      冬天里,继父的哮喘病犯得很重。睡不着的时候,就让我陪他坐在火炉前,听他讲大海的故事。

      “海水是蓝的,和天空一样蓝;海水是咸的,海很大很深;海里有鱼,大鱼小鱼,海上有船;大船小船…”

      我听得着了迷:“我能看见海吗?”

      “能,等你再长大些,长到15岁,我就带你去看大海。”

      我的眼前豁然亮了。

      我一年年地长大了,也长高了,懂得了许多事情。按照继父的规定,每天我要做一件对我来说难度较大的家务活。学校不收畸形儿,继父就自己当老师;我每天要学5个生词,并背熟一篇课文。其余的时间,便是听继父那永远也讲不完的海的故事。

      母亲终于走了,是跟一个在门口摆摊的裁缝跑的,丢下我和继父相依为命。

      继父的身体虽然越来越坏,但他仍然拖着病病歪歪的身子,成天带我去这去那;鼓励我独自进商店买东西,做家务活儿。每当我做了什么我原先不能做的事情的时候,继父就变得欣喜若狂,仿佛我做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你真能干,河子。”

      我们把看海的日子定在明年的夏天,到那时我就15岁了。继父说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看海做准备。继父说去海边之前,让我必须学会应付一切。

      漫长的冬季熬过去了。整整一个冬天,继父病倒在床上,我一个人在镇子上穿街走巷,为继父请医买药,办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独自承担了全部家务。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党得自己真正长大了。

      一个春日融融的上午,继父把我叫到床边,慢慢地说:

      “河子,我就要死了,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早在我退休的前一年,医生就说我是过敏性哮喘,必须远离海洋,所以我是永远都不能带你去看海的,我对你撒了谎,请你原谅我。”

      当时,我觉得非常失望,非常委屈,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到头来却是一个骗局。我伤心地哭了。

      就在这天夜里,继父安安静静地去世了。我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现在,我这个畸形女孩子是一个人生活了。

      当我穿行在闹市上时,当我熟练地做着家务时,当我受邻居的委托替她照看孩子,从而每月从她那里得到40元的生活费时,我突然明白了继父的“看海”的意义。有无数次,我站在继父的遗像前,悄声对他说:

      “伯伯,我看见了大海,真的,我看见了……”

         我是一个身材畸形的女孩子。母亲嫌我丢她的脸,也怕我出门遭人讥笑,于是,在我8岁前的童年里,我从没迈出门一步。我拥有的只是院子里的一方天空,一群瞬间即逝的飞鸟。

      我8岁那年,父亲死去了。母亲不久也改嫁了,嫁给小镇上一个退休的海员,当时,母亲才40出头,而继父已近60岁。

      继父让我叫他伯伯,并对我说:“来,河子,伯伯带你去串门儿。”

      “不!不!’我吓得直往后缩。

      “去外面看看吧,河子,外面有好多好玩的东西。”

      我动心了,于是说道:

      “我长得太难看,还有,我走路一瘸一瘸的,妈说人家会笑话我的。”

      说毕,我不禁哭了起来。

      “放心吧,河子,谁笑话你,我就这样--”继父扬起巴掌,做了个揍人的动作。

      我忍不住破涕为笑了。

      第二天,继父带我上街了。有生以来,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我真是怕极了。我羞怯地低着头,两手死死拽住继父的衣角,就像他的一个尾巴似的。

      “河子,抬起头,别害怕!”继父大声说。

      继父响亮的嗓门立刻引来了许多目光,尤其是和我同龄的孩子,边瞧边嘁嘁喳喳。

      “喂,过来认识一下,小家伙们,这是河子,你们的小朋友河子。”继父亲切地招呼他们。

      于是,他们走过来,友好地问这问那,邀请我和他们玩。

      冬天里,继父的哮喘病犯得很重。睡不着的时候,就让我陪他坐在火炉前,听他讲大海的故事。

      “海水是蓝的,和天空一样蓝;海水是咸的,海很大很深;海里有鱼,大鱼小鱼,海上有船;大船小船…”

      我听得着了迷:“我能看见海吗?”

      “能,等你再长大些,长到15岁,我就带你去看大海。”

      我的眼前豁然亮了。

      我一年年地长大了,也长高了,懂得了许多事情。按照继父的规定,每天我要做一件对我来说难度较大的家务活。学校不收畸形儿,继父就自己当老师;我每天要学5个生词,并背熟一篇课文。其余的时间,便是听继父那永远也讲不完的海的故事。

      母亲终于走了,是跟一个在门口摆摊的裁缝跑的,丢下我和继父相依为命。

      继父的身体虽然越来越坏,但他仍然拖着病病歪歪的身子,成天带我去这去那;鼓励我独自进商店买东西,做家务活儿。每当我做了什么我原先不能做的事情的时候,继父就变得欣喜若狂,仿佛我做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你真能干,河子。”

      我们把看海的日子定在明年的夏天,到那时我就15岁了。继父说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看海做准备。继父说去海边之前,让我必须学会应付一切。

      漫长的冬季熬过去了。整整一个冬天,继父病倒在床上,我一个人在镇子上穿街走巷,为继父请医买药,办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独自承担了全部家务。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党得自己真正长大了。

      一个春日融融的上午,继父把我叫到床边,慢慢地说:

      “河子,我就要死了,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早在我退休的前一年,医生就说我是过敏性哮喘,必须远离海洋,所以我是永远都不能带你去看海的,我对你撒了谎,请你原谅我。”

      当时,我觉得非常失望,非常委屈,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到头来却是一个骗局。我伤心地哭了。

      就在这天夜里,继父安安静静地去世了。我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现在,我这个畸形女孩子是一个人生活了。

      当我穿行在闹市上时,当我熟练地做着家务时,当我受邻居的委托替她照看孩子,从而每月从她那里得到40元的生活费时,我突然明白了继父的“看海”的意义。有无数次,我站在继父的遗像前,悄声对他说:

      “伯伯,我看见了大海,真的,我看见了……”

         我是一个身材畸形的女孩子。母亲嫌我丢她的脸,也怕我出门遭人讥笑,于是,在我8岁前的童年里,我从没迈出门一步。我拥有的只是院子里的一方天空,一群瞬间即逝的飞鸟。

      我8岁那年,父亲死去了。母亲不久也改嫁了,嫁给小镇上一个退休的海员,当时,母亲才40出头,而继父已近60岁。

      继父让我叫他伯伯,并对我说:“来,河子,伯伯带你去串门儿。”

      “不!不!’我吓得直往后缩。

      “去外面看看吧,河子,外面有好多好玩的东西。”

      我动心了,于是说道:

      “我长得太难看,还有,我走路一瘸一瘸的,妈说人家会笑话我的。”

      说毕,我不禁哭了起来。

      “放心吧,河子,谁笑话你,我就这样--”继父扬起巴掌,做了个揍人的动作。

      我忍不住破涕为笑了。

      第二天,继父带我上街了。有生以来,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我真是怕极了。我羞怯地低着头,两手死死拽住继父的衣角,就像他的一个尾巴似的。

      “河子,抬起头,别害怕!”继父大声说。

      继父响亮的嗓门立刻引来了许多目光,尤其是和我同龄的孩子,边瞧边嘁嘁喳喳。

      “喂,过来认识一下,小家伙们,这是河子,你们的小朋友河子。”继父亲切地招呼他们。

      于是,他们走过来,友好地问这问那,邀请我和他们玩。

      冬天里,继父的哮喘病犯得很重。睡不着的时候,就让我陪他坐在火炉前,听他讲大海的故事。

      “海水是蓝的,和天空一样蓝;海水是咸的,海很大很深;海里有鱼,大鱼小鱼,海上有船;大船小船…”

      我听得着了迷:“我能看见海吗?”

      “能,等你再长大些,长到15岁,我就带你去看大海。”

      我的眼前豁然亮了。

      我一年年地长大了,也长高了,懂得了许多事情。按照继父的规定,每天我要做一件对我来说难度较大的家务活。学校不收畸形儿,继父就自己当老师;我每天要学5个生词,并背熟一篇课文。其余的时间,便是听继父那永远也讲不完的海的故事。

      母亲终于走了,是跟一个在门口摆摊的裁缝跑的,丢下我和继父相依为命。

      继父的身体虽然越来越坏,但他仍然拖着病病歪歪的身子,成天带我去这去那;鼓励我独自进商店买东西,做家务活儿。每当我做了什么我原先不能做的事情的时候,继父就变得欣喜若狂,仿佛我做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你真能干,河子。”

      我们把看海的日子定在明年的夏天,到那时我就15岁了。继父说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看海做准备。继父说去海边之前,让我必须学会应付一切。

      漫长的冬季熬过去了。整整一个冬天,继父病倒在床上,我一个人在镇子上穿街走巷,为继父请医买药,办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独自承担了全部家务。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党得自己真正长大了。

      一个春日融融的上午,继父把我叫到床边,慢慢地说:

      “河子,我就要死了,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早在我退休的前一年,医生就说我是过敏性哮喘,必须远离海洋,所以我是永远都不能带你去看海的,我对你撒了谎,请你原谅我。”

      当时,我觉得非常失望,非常委屈,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到头来却是一个骗局。我伤心地哭了。

      就在这天夜里,继父安安静静地去世了。我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现在,我这个畸形女孩子是一个人生活了。

      当我穿行在闹市上时,当我熟练地做着家务时,当我受邻居的委托替她照看孩子,从而每月从她那里得到40元的生活费时,我突然明白了继父的“看海”的意义。有无数次,我站在继父的遗像前,悄声对他说:

      “伯伯,我看见了大海,真的,我看见了……”

         我是一个身材畸形的女孩子。母亲嫌我丢她的脸,也怕我出门遭人讥笑,于是,在我8岁前的童年里,我从没迈出门一步。我拥有的只是院子里的一方天空,一群瞬间即逝的飞鸟。

      我8岁那年,父亲死去了。母亲不久也改嫁了,嫁给小镇上一个退休的海员,当时,母亲才40出头,而继父已近60岁。

      继父让我叫他伯伯,并对我说:“来,河子,伯伯带你去串门儿。”

      “不!不!’我吓得直往后缩。

      “去外面看看吧,河子,外面有好多好玩的东西。”

      我动心了,于是说道:

      “我长得太难看,还有,我走路一瘸一瘸的,妈说人家会笑话我的。”

      说毕,我不禁哭了起来。

      “放心吧,河子,谁笑话你,我就这样--”继父扬起巴掌,做了个揍人的动作。

      我忍不住破涕为笑了。

      第二天,继父带我上街了。有生以来,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我真是怕极了。我羞怯地低着头,两手死死拽住继父的衣角,就像他的一个尾巴似的。

      “河子,抬起头,别害怕!”继父大声说。

      继父响亮的嗓门立刻引来了许多目光,尤其是和我同龄的孩子,边瞧边嘁嘁喳喳。

      “喂,过来认识一下,小家伙们,这是河子,你们的小朋友河子。”继父亲切地招呼他们。

      于是,他们走过来,友好地问这问那,邀请我和他们玩。

      冬天里,继父的哮喘病犯得很重。睡不着的时候,就让我陪他坐在火炉前,听他讲大海的故事。

      “海水是蓝的,和天空一样蓝;海水是咸的,海很大很深;海里有鱼,大鱼小鱼,海上有船;大船小船…”

      我听得着了迷:“我能看见海吗?”

      “能,等你再长大些,长到15岁,我就带你去看大海。”

      我的眼前豁然亮了。

      我一年年地长大了,也长高了,懂得了许多事情。按照继父的规定,每天我要做一件对我来说难度较大的家务活。学校不收畸形儿,继父就自己当老师;我每天要学5个生词,并背熟一篇课文。其余的时间,便是听继父那永远也讲不完的海的故事。

      母亲终于走了,是跟一个在门口摆摊的裁缝跑的,丢下我和继父相依为命。

      继父的身体虽然越来越坏,但他仍然拖着病病歪歪的身子,成天带我去这去那;鼓励我独自进商店买东西,做家务活儿。每当我做了什么我原先不能做的事情的时候,继父就变得欣喜若狂,仿佛我做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你真能干,河子。”

      我们把看海的日子定在明年的夏天,到那时我就15岁了。继父说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看海做准备。继父说去海边之前,让我必须学会应付一切。

      漫长的冬季熬过去了。整整一个冬天,继父病倒在床上,我一个人在镇子上穿街走巷,为继父请医买药,办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独自承担了全部家务。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党得自己真正长大了。

      一个春日融融的上午,继父把我叫到床边,慢慢地说:

      “河子,我就要死了,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早在我退休的前一年,医生就说我是过敏性哮喘,必须远离海洋,所以我是永远都不能带你去看海的,我对你撒了谎,请你原谅我。”

      当时,我觉得非常失望,非常委屈,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到头来却是一个骗局。我伤心地哭了。

      就在这天夜里,继父安安静静地去世了。我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现在,我这个畸形女孩子是一个人生活了。

      当我穿行在闹市上时,当我熟练地做着家务时,当我受邻居的委托替她照看孩子,从而每月从她那里得到40元的生活费时,我突然明白了继父的“看海”的意义。有无数次,我站在继父的遗像前,悄声对他说:

      “伯伯,我看见了大海,真的,我看见了……”

         我是一个身材畸形的女孩子。母亲嫌我丢她的脸,也怕我出门遭人讥笑,于是,在我8岁前的童年里,我从没迈出门一步。我拥有的只是院子里的一方天空,一群瞬间即逝的飞鸟。

      我8岁那年,父亲死去了。母亲不久也改嫁了,嫁给小镇上一个退休的海员,当时,母亲才40出头,而继父已近60岁。

      继父让我叫他伯伯,并对我说:“来,河子,伯伯带你去串门儿。”

      “不!不!’我吓得直往后缩。

      “去外面看看吧,河子,外面有好多好玩的东西。”

      我动心了,于是说道:

      “我长得太难看,还有,我走路一瘸一瘸的,妈说人家会笑话我的。”

      说毕,我不禁哭了起来。

      “放心吧,河子,谁笑话你,我就这样--”继父扬起巴掌,做了个揍人的动作。

      我忍不住破涕为笑了。

      第二天,继父带我上街了。有生以来,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我真是怕极了。我羞怯地低着头,两手死死拽住继父的衣角,就像他的一个尾巴似的。

      “河子,抬起头,别害怕!”继父大声说。

      继父响亮的嗓门立刻引来了许多目光,尤其是和我同龄的孩子,边瞧边嘁嘁喳喳。

      “喂,过来认识一下,小家伙们,这是河子,你们的小朋友河子。”继父亲切地招呼他们。

      于是,他们走过来,友好地问这问那,邀请我和他们玩。

      冬天里,继父的哮喘病犯得很重。睡不着的时候,就让我陪他坐在火炉前,听他讲大海的故事。

      “海水是蓝的,和天空一样蓝;海水是咸的,海很大很深;海里有鱼,大鱼小鱼,海上有船;大船小船…”

      我听得着了迷:“我能看见海吗?”

      “能,等你再长大些,长到15岁,我就带你去看大海。”

      我的眼前豁然亮了。

      我一年年地长大了,也长高了,懂得了许多事情。按照继父的规定,每天我要做一件对我来说难度较大的家务活。学校不收畸形儿,继父就自己当老师;我每天要学5个生词,并背熟一篇课文。其余的时间,便是听继父那永远也讲不完的海的故事。

      母亲终于走了,是跟一个在门口摆摊的裁缝跑的,丢下我和继父相依为命。

      继父的身体虽然越来越坏,但他仍然拖着病病歪歪的身子,成天带我去这去那;鼓励我独自进商店买东西,做家务活儿。每当我做了什么我原先不能做的事情的时候,继父就变得欣喜若狂,仿佛我做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你真能干,河子。”

      我们把看海的日子定在明年的夏天,到那时我就15岁了。继父说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看海做准备。继父说去海边之前,让我必须学会应付一切。

      漫长的冬季熬过去了。整整一个冬天,继父病倒在床上,我一个人在镇子上穿街走巷,为继父请医买药,办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独自承担了全部家务。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党得自己真正长大了。

      一个春日融融的上午,继父把我叫到床边,慢慢地说:

      “河子,我就要死了,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早在我退休的前一年,医生就说我是过敏性哮喘,必须远离海洋,所以我是永远都不能带你去看海的,我对你撒了谎,请你原谅我。”

      当时,我觉得非常失望,非常委屈,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到头来却是一个骗局。我伤心地哭了。

      就在这天夜里,继父安安静静地去世了。我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现在,我这个畸形女孩子是一个人生活了。

      当我穿行在闹市上时,当我熟练地做着家务时,当我受邻居的委托替她照看孩子,从而每月从她那里得到40元的生活费时,我突然明白了继父的“看海”的意义。有无数次,我站在继父的遗像前,悄声对他说:

      “伯伯,我看见了大海,真的,我看见了……”

         我是一个身材畸形的女孩子。母亲嫌我丢她的脸,也怕我出门遭人讥笑,于是,在我8岁前的童年里,我从没迈出门一步。我拥有的只是院子里的一方天空,一群瞬间即逝的飞鸟。

      我8岁那年,父亲死去了。母亲不久也改嫁了,嫁给小镇上一个退休的海员,当时,母亲才40出头,而继父已近60岁。

      继父让我叫他伯伯,并对我说:“来,河子,伯伯带你去串门儿。”

      “不!不!’我吓得直往后缩。

      “去外面看看吧,河子,外面有好多好玩的东西。”

      我动心了,于是说道:

      “我长得太难看,还有,我走路一瘸一瘸的,妈说人家会笑话我的。”

      说毕,我不禁哭了起来。

      “放心吧,河子,谁笑话你,我就这样--”继父扬起巴掌,做了个揍人的动作。

      我忍不住破涕为笑了。

      第二天,继父带我上街了。有生以来,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我真是怕极了。我羞怯地低着头,两手死死拽住继父的衣角,就像他的一个尾巴似的。

      “河子,抬起头,别害怕!”继父大声说。

      继父响亮的嗓门立刻引来了许多目光,尤其是和我同龄的孩子,边瞧边嘁嘁喳喳。

      “喂,过来认识一下,小家伙们,这是河子,你们的小朋友河子。”继父亲切地招呼他们。

      于是,他们走过来,友好地问这问那,邀请我和他们玩。

      冬天里,继父的哮喘病犯得很重。睡不着的时候,就让我陪他坐在火炉前,听他讲大海的故事。

      “海水是蓝的,和天空一样蓝;海水是咸的,海很大很深;海里有鱼,大鱼小鱼,海上有船;大船小船…”

      我听得着了迷:“我能看见海吗?”

      “能,等你再长大些,长到15岁,我就带你去看大海。”

      我的眼前豁然亮了。

      我一年年地长大了,也长高了,懂得了许多事情。按照继父的规定,每天我要做一件对我来说难度较大的家务活。学校不收畸形儿,继父就自己当老师;我每天要学5个生词,并背熟一篇课文。其余的时间,便是听继父那永远也讲不完的海的故事。

      母亲终于走了,是跟一个在门口摆摊的裁缝跑的,丢下我和继父相依为命。

      继父的身体虽然越来越坏,但他仍然拖着病病歪歪的身子,成天带我去这去那;鼓励我独自进商店买东西,做家务活儿。每当我做了什么我原先不能做的事情的时候,继父就变得欣喜若狂,仿佛我做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你真能干,河子。”

      我们把看海的日子定在明年的夏天,到那时我就15岁了。继父说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看海做准备。继父说去海边之前,让我必须学会应付一切。

      漫长的冬季熬过去了。整整一个冬天,继父病倒在床上,我一个人在镇子上穿街走巷,为继父请医买药,办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独自承担了全部家务。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党得自己真正长大了。

      一个春日融融的上午,继父把我叫到床边,慢慢地说:

      “河子,我就要死了,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早在我退休的前一年,医生就说我是过敏性哮喘,必须远离海洋,所以我是永远都不能带你去看海的,我对你撒了谎,请你原谅我。”

      当时,我觉得非常失望,非常委屈,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到头来却是一个骗局。我伤心地哭了。

      就在这天夜里,继父安安静静地去世了。我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现在,我这个畸形女孩子是一个人生活了。

      当我穿行在闹市上时,当我熟练地做着家务时,当我受邻居的委托替她照看孩子,从而每月从她那里得到40元的生活费时,我突然明白了继父的“看海”的意义。有无数次,我站在继父的遗像前,悄声对他说:

      “伯伯,我看见了大海,真的,我看见了……”

    2010-04-10 | 添加评论 | 打赏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