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注册天涯账号

已有天涯账号?登陆

这里是光之超速所提的问题,您需要登录才能参与回答。
"天涯问答"是天涯社区旗下的问题分享平台。在这里您可以提问,回答感兴趣的问题,分享知识和经历,无论您在何时何地上线都可以访问,此平台完全免费,而且注册非常简单。

乙肝治疗--中医与西医都没有对策,我如何放弃现代医学转向民间医疗,并

  乙肝治疗--中医与西医都没有对策,我如何放弃现代医学转向民间医疗,并有所体悟

  我是一名乙肝患者,关于乙肝,多少患者治疗了多年其实也有很多误解,更多的是失望和吃亏,希望这个帖子能给一些朋友一点新的思路。贴子分成几个部分,一是我关于乙肝的一点概念,二是我所进行的治疗,三是感悟到的东西,四是希望的前景。
  因为本文公开发表,所以文中所涉及的人名全部略去,为了不产生各式的误解,文中各位涉及给文中患者治疗的大夫的姓出现,名字不出现。
  一、关于乙肝的一点概念
  本文所说的乙肝指程度不同,表现各异的慢性乙肝。
  2002年底的一期“焦点访谈”中,一位专家提到,慢性乙肝不要说有效治疗,到底为什么这么难治都搞不清,另一位专家讲,谁能找出根治乙肝的办法,就是在没有负面影响的情况下肝功向好转,病毒为下降趋势,不要求DNA阴转,他就是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
  大多数人患乙肝后关注大小三阳和酶的指标,对于其他不太明白,其实关于两对半的意义及变化有多种的推论,决不是每个人都一样的,比如大三阳转小三阳,多数认为病好转,但如果不伴随DNA转阴,往往就是不好的情况,又比如一些患者在用西药(目前国内外认为中药没有抗乙肝病毒的作用)抗病毒时,DNA会转阴,可是表面抗原就高得不得了,用上一年有的还出现了肝癌,一停抗病毒药,几个月内表面抗原下降了,但病毒又上来了。等等的变化太复杂了,对于乙肝的研究发现多了去了,可是同十年前比,在治疗的有效及无负面作用上有一点进展吗?要是看看国外的肝病指南和南方医院骆抗先主任、地坛的成军副院长等的看法,其实是没有进展,有发言权的还有很多患者。
  上面说到用抗病毒的办法治疗乙肝有两个问题,一是有的直接就不需要抗,比如肝功正常,主要是病毒量很低(比如5次方以下),这样的抗了以后往往是不知怎么就激化了,二是就算抗了能抗什么,这个就不好说了,还是看看肝病指南,自己断定一下。我的认识是最好别抗,抗不了。这个可能有些人反对,但是我建议朋友们静心看一个乙肝论坛,看几天,自己体验一下,也可以面对面和病友交流一下,停药是不是会反弹,是不是有很大的负作用,有的人是不是肾脏明显受损。
  总之,乙型肝炎的病情和结局受许多因素的影响,病毒的异质性,复制水平,感染的细胞数,宿主的免疫功能,免疫遗传的异质性,非特异应答的强度和广度,同时存在的疾病或混合感染的亲肝病毒的叠加作用,各个环节的冗于过程,个体差异,同一病人不同时间的身体条件的特殊性等......HVB持续感染可能涉及众多机制,或者不同的个例有不同的机制。总之,迄今的研究还很有限,我们还所知甚少,是否存在一个主要的共同机制?不同的感染状态是否有不同的机制?病毒和宿主双方的因素如何相互作用?......无论如何,病毒一方是始动因素,改进和提高抗病毒和抗纤维化治疗效率应是结束HBV持续感染及纤维化病理改变生理的最重要措施.。乙型肝炎HBV各个环节的复杂性,病情的发展和转归难以预测,按现代的治疗方法,基本上是万人一类治法,能有效吗?
  目前条件下什么是慢性乙肝的治愈?结合一些医生的看法和我的体会,病毒(HBV-DNA)是病因所在,简单地讲,慢性乙肝治愈指标:人体中乙肝病毒HBV-DNA水平显著下降或转阴,停药不反弹!千万不要让转阴率迷惑了,那五项的变化多少研究人员也研究不明白,不时会有新的理论,但没有人否认过“病毒HBV-DNA水平显著下降或转阴,停药不反弹”是真正的有效治疗。

  二、我所进行的治疗
  由现代医学转为选择民间医学,涉及一项医学创新。
  我在2001年10月体检中查出患乙肝的,经天津传染病医院确诊为慢性乙肝,治疗一年,使用了贺普丁8个月,在2002年九月停药后2个月,病毒量达到了10的8次方水平,用药前是10的4次方水平,血小板下降到7万(后在治疗中最低到过5万),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河北廊坊于**大夫这进行治疗,到2003年8月基本治愈。在这11个月中包括我在内的3个乙肝病人的治疗情况都有比较好的效果,在我刚到时还有一个进行性能肌营养不良的小天津西青小男孩由于大夫出诊治疗,这个小男孩由中国工程院院士石**治疗一年多,到于大夫这里时下肢已经瘫痪,经6次针治疗,所有标志性指标全部明显好转,肌电图的肌酐由-30变为+40,APK由几十万降到几千。
  还是介绍乙肝治疗吧,有以下几个包括我在内的病例,前三个是乙肝的,这一阶段于于**大夫和一家卫生院合作一个肝肾专科。所有的指标化验都是302、地坛、天津一中心、天津传染病医院等几个医院的,全部有完整病历。(我上传时有病例幻灯片,但看不到,我会想办法尽快上传的)
  1、这个病人是从302转来的,因为302要求摘脾,家人觉得孩子太小,不想这样治,就托人找到于大夫治疗的。患者康复的很好,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小孩。

  2、这个患者曾在天传乙三病区住院,长达两年。目前也已经结婚生子。

  3、这个是我,当时于大夫不太愿意接我,因为他认为我的身体条件有问题,也就是运用经络自我稳定调整的能力不行(最近告诉我就是中医说的先天不行),后来的治疗也证明,他看的很准,用针时很有效,但建立身体长期的稳定机制则面临的困难较多,所以治疗时间比较长。我是在2001年10月体检中查出患乙肝的,经天津传染病医院确诊为慢性乙肝,由肝病专家(那时天传的可能只有四个正主任,本人全看过来了,张**主治)张主任治疗一年,使用了贺普丁8个月,在2002年九月停药后2个月,病毒量达到了10的8次方水平,用药前只有10的4次方水平,血小板下降到7万,蛋白等重要指标全快速下滑。在此后的短时间内迅速出现肝衰症状,进入了危险,这时张先生已经无计可施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经于大夫的儿媳(天津医大毕业,主治大夫)引见,来到于大夫这进行治疗。

  这三个乙肝病例我都亲眼所见,亲自经历。可是,在很多人看来觉得没什么,但作为乙肝这种病,我觉得真的实现了医学的突破,十年多了,今天的医学在乙肝治疗上也远远没有达到这几个的效果。
  4、这例患者是肝细胞癌,于2008.12 通过CT(2 病灶显现于动脉期并洗脱早)和AFP血清学诊断出,建议申请麻卡,因此寻求了于家中药穴位注射治疗。治疗32周后显示显著疗效:2个病灶坏死和轻微腹水消失,AFP降至37ng/ml,HBVDNA检测不到,胆红素好转和白蛋白稳定,体重增长,良好耐受感。这个病例2010年以后的情况我不知道,因为这四个有图的患者情况是因为于大夫准备参加2010年北京的一个肝病会议准备的,开会时这个病人可能还在治疗。图是我找于大夫的女儿要的。

  5、肝癌除痛,病例较多,患者基本上都不在世了。这项技术用于肝癌除痛,达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对于克恒大夫而言相对省心省力,只要一个疗程十几天,能完全解痛,生化指标好转,病人生存质量提高,生命延长。这种除痛治疗意义重大在于比较容易的验证了一项医学突破,如果西医达到这样的疗效,一定是会作为巨大的进步,因为现在的中西医治疗上还没有这么有效的办法。如果是我国的一个院士能做到这个程度,不论中西医,应该早就得到承认了。
  6、各类肾病,有完整病例的,能证明治愈。并且现在可能取证调查,包括去年的一个iga肾病患者和一名肾病综合症患者。
  7、正在治疗的病例,一名天津武清男患者,30多岁。慢肝患者,在天津第二人民医院(原天传)治疗了一年多,不断加重,现正在由于大夫使用中药穴位注射进行治疗,效果很好。
  以上的介绍,实际上是通过病例介绍了我所了解的一项医学创新,就是这位于大夫所进行的中药穴位注射技术。
  于大夫是河北省廊坊市的一名医师,今年63岁了。他应用的中药穴位注射技术由他的父亲于汝林先生发明,于汝林先生上世纪二十年代毕业于天津北洋陆军讲武堂,后从事中医,对中西医都进行了钻研,他感到当时的中医与西医都不能真正治疗一些疑难病,特别是中医,有时看着有效,但有效的力度不能超过病的发展,仍不能让病真正治愈。因此,于汝林先生不断钻研,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探索,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开始应用中药穴位注射技术治疗疾病,取得了极有效的成果,是中国中药穴位注射技术的第一应用者,关键是他的中药穴位注射技术确实安全有效,到今天,他治愈的一些病人仍健在(虽然当时的医学检验还不能实很多种疾病,但当时已经有许多疑难病由他治愈)。于汝林先生在行医的同时,对他多年的医学成果进行了总结,形成比较完整的资料,但由于地主的成份,在文革开始后,于汝林先生受到多次的批斗迫害,所形成的文字资料全部被烧毁,他本人在文革最激烈的1967年去世。
  于汝林先生去世时,于大夫年仅16岁,但他已经随父行医3年,对中医特别是中药穴位注射已经感悟到了真正的道理。从那时到今天已经近50年,于大夫应用中医及中药穴位注射技术治疗了大量的患者,成功治愈了一系列疑难病症,例如乙肝、肝硬化、各类肾病、脉管炎、小儿脑瘫、强直性脊柱炎等。从80年代后期以来,随着检测技术的不断完善,他把主要治疗和研究方向用于使用中药穴位注射技术治疗肝病和肾病,取得了好的效果,九十年代中期以后,于大夫治疗的患者都有了三甲医院的前后及治疗中的各阶段检测病例,为中药穴位注射的安全有效提供的有力的证据。
  中药穴位注射的使用比较复杂,主要在于针对不同病人、病情及不同的阶段,进行穴位的选择、药物药量的选择。下面以治疗乙肝为例完整说明一下于克恒大夫中药穴位注射的方法和过程(下面的过程是我在于大夫许可的情况下第一次公开,如果能体悟这个过程的特别之处,也就能理解这项技术的创新性了):
  每周进行一次注射治疗,三次为一疗程,休息两周后再进行下一个疗程。
  每次治疗的情况是,根据患者的最新病情,结合大夫的思考判断,决定当天的治疗方案。肝病一般使用10个穴位,分三次进行注射:
  第一次注射两个穴位:用注射器抽取几种不同的自制中药,寻找确定后背两个穴位(以我的体会,根据病情,这两个对应穴位上下的移动距离大约3寸),开始注射,每个穴位注射相同的药量,约0.5毫升。注射后病人休息两小时。后背两个穴位对病人的要求是:注射时必需要有明显的疼痛感(今后随病好转,疼痛感减弱),注射一停就不疼了,马上会肿起一个包。正常情况下,10到20多分钟左右时穴位开始出现返疼的情况,这种疼痛不同程度的要持续十来个小时,开始几次注射时比较疼。这是两个关键穴位,一定要求有疼痛感和返疼的现象。这说明了人体对治疗的反应,也是经络调整表现,是肝脏病情的直接表现,有的病人生化和影象不严重,但万一出现没有针感的情况,说明病十分危险。有的病人指标很严重了,但如果保持两个疗程(六次治疗),有正常的针感反应,可以认为治疗前景比较好。
  第二次注射四个穴位:两小时后,确定肚脐上和下各一穴位,每个穴位注射约0.5毫升,注射反应要求疼痛并有返上来的疼痛。接着注射大腿根部两个穴位,左右对应,注射量小于0.5毫升,这两个穴位注射反应为涨的感觉,不会有返上来的疼痛。
  第一次注射后病人的脉搏开始加快,体温逐步上升,最好是开始易出汗,第二次注射后也是如此
  第三次注射四个穴位:两小时后,用注射器抽取几种不同的自制中药,先注射小腿外侧两个穴位,左右对应,针感为涨,不会出现返上来的疼痛。再注射脚踝内侧左右对应穴位,这个穴位要求的感觉和第一次注射时后背两个穴位的反应相同,但要更加的强烈反应,这是两个最重要的穴位,过一段时间返上来的疼痛要求最强,会肿涨十几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如果这两个穴位都没有反应,比如打针时一点也不疼,那么基本上没有好的预后,如果仅一个穴位没应也不会有太好的预后.(这两个穴位在不同阶段可能会由别的穴位替代一下,但以这两个为主)
  三次注射完成。病人休息,要人陪护,间隔不长要尽量喝点热水,要采取措施保证出好汗(身体条件好,出汗就比较容易,效果也好),休息8个小时左右就可以不再刻意发汗。转天可能会有体温高于正常体温的情况,但一般午后会正常。要特别注意,治疗其间不能着凉受风,要保持良好的休息和心态。另外打针后六天内不能吃葱姜蒜和醋。
  十个穴位用药总计6亳升上下,每个疗程甚至每次注射的药物都针对不同的病人及病情进行调整。
  通过上面的介绍,可能您已经发现,如果我说的是真实的,那么,基本上可以证实经络是存在的,这种通过于大夫治疗所证明的经络存在是不是有意义,主要还得看疗效,也就是要找到能让现代西医指标检测到的对病人无负面作用的效果,不然也没有意义,不能证明黄帝内经所说的经络可以致病也可以治病的认识。另外,上面的介绍中有一个情况一定要提一下,当药注入穴位时,几乎同时,从患者的口腔中能感觉到药香,有时强烈到就是感觉药从嗓子眼里窜出来一样,特别是注射脚心时。药从脚心到口腔的瞬间传递是如何完成的?是不是证明了经络的存在?而物质是不是有一个变化转化的过程?

  三、感悟到的东西
  因为自己的治疗经历,我对网上关中医和西医的争论比较关注,时常也看一看卫生部和中医药管理局的网站,特别关注有关中医发展的动态政策,看到陈竺部长和王国强局长有关中医的讲话和新的政策出来,有时还会和于大夫电话交流。
  从去年以来王国强局长的几次讲话中能体会到,现在的中医受一些人质疑的核心还是中医能不能有效的治病,去年在中医药管理局网上曾看到王国强局长在一次讲话中提到,大意是中医怎么治病,到底有什么样的疗效,目前还不知道,如果有真的疗效,一定能让世界接受。他还提到要大力扶持民间医疗的发展,提到中医人才的培养问题和扶持等等。
  我在天传治疗时,一个大夫就说,如果他得了乙肝,酶要是高了就压一下,压不住了就跳楼,决不抗病毒。这是11年前的话,看看今天的治疗效果,乙肝的治疗实际上没有什么进展。有时我就想,看看我们周围,谁见过中医或西医治愈过一个确认为疑难病(乙肝、尿毒症、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等等)的患者吗?应该没有人见过。西医和十年前相比,各种发现不断增多,多么科学的推理不断推出,检测项目和精度都在增加,可是能治好的病并不增加,对疑难病的治疗没有真正的进展,西医在抢救和手术上的进展是显著的,但是对疑难病的治疗没有真正的作用,至于说到换器官,下支架一类的治疗,目前在西医上的争议也很多。
  从前人们总是想改造和征服自然,现在开始认识到应该回归自然,也就是与自然和谐相处,我感到中医正是与自然相和谐的。它要做的不是改变而是让人体回归自然,自我纠正。我有几点肤浅的体会。
  1、中医的本质是提高人体的自愈能力。一个好的中医大夫要具备较高的悟性,能够依靠自己的学识,巧妙的运用患者的自身条件,达到治愈疾病的目的。关键是方法,而不是药。
  2、经络是中医的基础,如果说科学不能证实经络存在,只能说明现在的科学在这方面还不能叫真正科学。关于经络,我国的研究也有争议,有的专家研究了几十年,没有确切得到公认的结论,根本上还是疗效的制约。中国人的祖先发现了经络,也应用了经络,但实际上,并没有真正会用,就是不能用经络治疗真正的病,就不能有真正的说服力,针灸是不能治真正的病。
  有一次于大夫对我说,其实中医完全是悟出来的,在治病上有形有像的都不如无形感悟的有价值,要用心看到的才能真治病。
  我体会这个话的意思,比如我们看不引力,看不到磁场,看不见时间,甚至看不见空气,等等,但这些却在某种程度上主宰着地球和人类。那么经络可能也不是让人能看到的东西,可能更接近于磁场,但有规律,经络如果正确的调动起来,人体就能进行自然有序的调整。
  听说韩国在经络研究上已经发现使用水针时通过穴位注射药物能达到器官,但是不能治病。
  3、必须看到西医的生化及影像等硬指标的改善变化,才能证明中医的有效。于大夫能做到通过无形的治疗(利用经络),达到有形的效果。他常对儿女讲,绝不许对人家讲我们家的技术如何如何,什么好不好,别人会看,搞医的一看我的指标就行了,总说自己好,反而让我不高兴。
  4、中医治愈每一个病人都是一个创新。任何大病都是一旦改变而出现一些改变,然后全部改变。内经的药方很少,就是用那时的方子,肯定也不能治现在人,更不能治不同人。
  中医想证明科学有效,就要有过硬的治疗指标。如果能有这样的中医和技术,是值得研究和推广的。那时再讲中医理论,才有说服力,就是王国强局长讲过的,要先有疗效,再研究机理。
  5、中医药大学培养不出来真正的中医。不说才毕业的学生们,现在有几个中医博导们能用中医的办法治病?为什么这些中医博导们的老师能有中医的办法看一些病?说不定就是因为博导们的老师没上过中医药大学,可是这些博导们的老师已经所剩无几了。
  学习中医要求有较高的悟性,真是悟出来的,不是有个人就能成,要有中国优秀文化的思维,中医是一门自然科学,同时也是一门社会科学,人文科学,更是一门哲学。但按我们现在的教育体制,在学校培养中医就好像生产线一样,是很难的。
  6、中药与植物药有区别吗?有的中药用了上千年也没有问题,为什么前几年出了事,那种中成药其实应该叫植物药,不是真的中药,传统上的中药,中药本身的药性是什么?几类中药配合使用时的药性能相互利用,也能巧妙的克制,就算是同样的几类药还有不同而复杂的炮制方法,也会影响到中药的质量,药出来了,还要根据医生的学识能力,对病人正确的使用,比如给什么人用,什么时候用,用的量大小,用的时间等,全是变化的。两者的差别有多大呀,不仅是药还有大夫和患者,三位一体才有一个用中药的疗效。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