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注册天涯账号

已有天涯账号?登陆

这里是失落的神马所提的问题,您需要登录才能参与回答。
"天涯问答"是天涯社区旗下的问题分享平台。在这里您可以提问,回答感兴趣的问题,分享知识和经历,无论您在何时何地上线都可以访问,此平台完全免费,而且注册非常简单。

什么给了这个女孩力量去诬告大一男同学强奸,请问司法体制这是怎么了(转载)

  一、 王医生第一次来到我办公室的时候,身穿军装,一脸的悲愤。她说,她的孩子小志因为涉嫌强奸被公安机关立案,关押了一个多月后取保候审,现在案件已经开过一 次庭。她在网上看过我关于强奸罪的分析,觉得非常专业,希望我能接受委托,代理这个案子。 在了解到她的家庭情况之后,我第一个反应是:“官二代”。对于这个群体,老实说,我非常反感。他们做出无法无天的事情,完全是意料之中。追究他们的刑事责 任,那是替天行道。 王医生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她诚恳地对我说:“下次我让孩子跟我一块来见见您,他是个很老实很内向的孩子,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说着,她从包里拿出厚 厚的一叠材料。 我仔细翻阅着那一叠材料,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这是她之前聘请的一位律师写的辩护意见和搜集的部分证据。透过这些材料,我对案情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小志是大一的学生,在北京一所很普通的高校读书。洋洋是他班上的一位女同学,是在新疆长大的汉族女孩。刚开始的时候两人关系一般。但是,当洋洋知道了小志 的家庭情况后,突然对小志变得非常热情,经常在QQ上找小志聊天,言语暧昧。比如,给小志发一些“亲吻”、“玫瑰花”“害羞”之类的表情,管小志叫 “哥”,要小志“抱抱我,亲我”、“喜欢我”等。不到一个月时间,他们的聊天记录竟然有100多页。 案发前一天是周五,晚上两人在QQ上聊了很长时间。洋洋给小志发了一张女性胸部特写的图片,问小志“你喜欢大胸女人吗?”,还说自己“胸不够大”,“想去 丰胸”。洋洋还问小志“周六晚上你妈妈在家吗,我想到你家去住”,而且“我要穿你的睡衣”等等。两人商量好了周日一起去看电影、上餐馆吃饭。



  周六下午四点,洋洋如约来到小志家中。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两人的说法完全不同。 洋洋在公安机关报案时陈述:小志从地铁站接到她后,在他家单元楼下突然兽性大发,将她强行拽上四楼。小志打开房门后,将她从客厅拖进卧室,然后按倒在地上 意图强奸。她极力挣扎、反抗,苦苦求饶,甚至以死相逼。趁小志不注意,她夺门而出,跑到小志家边上的军队医院门诊部。在电梯里洋洋看到一位送盒饭的工人, 央求这名工人将她送到地铁站,这才侥幸逃脱。 而小志的说法却是:接到洋洋后,他们一起上楼进入房间。先是坐在一起玩电脑、听歌,然后又逗了会小狗。后来,小志带着洋洋参观家里的房间。走到卧室的时 候,他抱住了洋洋,两人倒在床上。但是洋洋一直在挣扎,还挠了一下他的脸。他就算了。两人又听了一会歌。洋洋说肚子饿了,想出去吃饭。他们一起离开。路过 医院门诊部的时候,洋洋说去上个洗手间,然后进了大楼。



  小志等了半天,没等到洋洋出来,拨打洋洋手机,一直没有接听,小志只好独自回家了。 当天晚上,洋洋给小志打电话。小志问她去哪了。洋洋回答说:“临时有事,直接回表姐家了”。洋洋还说:“我的包落在你家里了,里面有两万元现金,你明天把 包给我送过来。”小志找到洋洋留下的背包,包里只有一个小玩偶和几件衣服,没有现金。第二天上午,小志来到约定的地方,洋洋和她的表姐一起来的。小志说: “我没看到包里有钱。”洋洋说:“你不把钱还给我,我就报警。”小志说:“反正我没拿你的钱,你爱报警就报警吧。” 周一上课的时候,洋洋主动找到小志,说这个事情算了,要小志删除QQ聊天记录和手机短信。小志当洋洋的面删除了手机短信。但是在删除QQ聊天记录的时候, 他留了个心眼,删除之前做了备份。



  周二下午,洋洋向派出所报警,小志在学校被警察带走。 仔细比对两人对案情的陈述,我感觉小志的说法更符合常理。既然和洋洋一起到自己家里,小志何必那么迫不及待,在楼道口就突然“兽性大发”,将洋洋强行拽上 去呢?这是军队的家属楼,邻居们都是天天照面的叔叔阿姨,小志难道不怕被人看见吗?按照洋洋的讲述,小志更像是一个作恶多端的色情狂,而不是大一新生。 我拿着厚厚一叠打印出来的QQ聊天记录,一页一页仔细查看。里面有很多连我看了都会面红耳赤的言语和图片,都是洋洋发给小志的。看得出来,洋洋很主动、很 开放,而小志则很被动。面对洋洋的挑逗,他更多的是以“……”或者“呵呵”回应。 根据聊天记录,在案发之前,洋洋多次向小志打听他家的经济状况,包括父母的职务、收入、几套住房等等。洋洋还说她想家了,元旦的时候想坐飞机回新疆,但是 钱不够,问小志能不能帮她买机票。小志没有回应。案发前一天晚上,洋洋更是极力挑逗小志,主动提出要去小志家过夜,并说“哥哥你可不许欺负人家哦”之类的 话。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些话都会血脉贲张、浮想联翩,何况是一个青春期的小男孩呢。



  我问王医生:“你没有将这个聊天记录交给警察吗?” 王医生一脸的愤怒,说:“小志被带走后,警察扣押了他的笔记本电脑。他在警察问话的时候,告诉警察他电脑里的聊天记录可以证明他和洋洋的关系。但是警察却 告诉小志,他的电脑开不了机,无法调取聊天记录。小志取保候审之后,我们取回了电脑,找一名技术人员帮我们修理电脑。电脑技术员说,小志的电脑被格式化 了!” 我震惊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这可是非常严重的行为啊!



  王医生接着说:“后来我们想尽一切办法,通过专业技术人员帮助,恢复了电脑里的数据,这才把聊天记录调了出来。但是,我们把聊天记录交给警察的时候,他们 说,这个东西没用,你儿子已经承认了他想强奸洋洋!” 我苦笑着摇头。在很多办案人员的心目中,口供是“证据之王”,只要犯罪嫌疑人承认了,再有力的证据他们也不放在眼里。如果嫌疑人不承认,他们就会想办法让 他承认。冤假错案,大多就是这样形成的。





  二、 几天后,王医生带着小志来到我的办公室。 出乎我的意料,小志竟然是一副腼腆、木讷的样子。他瘦瘦高高,脸色苍白,眼窝深陷,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没有一丝的张扬和跋扈,也感觉不到那种不可一 世、满不在乎的戾气。难怪他的妈妈不相信他会强奸。 我问小志:“为什么在看守所里会承认自己想强奸洋洋呢?” 小志说:“警察告诉我,电脑坏了,里面的资料都找不到了。我想这个事情我现在说不清楚了。警察又说,只要承认了,很快就可以取保候审出去,我就承认强迫了 洋洋,想和洋洋发生性关系。”



  王医生告诉我,小志被关押以后,她和小志的爸爸不敢肯定小志是不是犯罪了,想争取得到洋洋和她家里人的谅解。他们在军队保卫处干部的陪同下,专门去了新疆 洋洋家里,当面赔礼道歉,给了洋洋家十万元的赔偿。洋洋也写了《谅解书》,同意司法机关对小志从轻处理。司法机关考虑到受害人已经原谅,而且小志又是在校 学生,所以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然而,在案件进入法院审理程序后,洋洋向小志家里追加了两个条件,要求再赔偿5万元,并且小志必须从学校退学。此时小志的笔记本电脑数据已经恢复,王医生 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回绝了洋洋提出的条件。洋洋立即委托律师向法院提交新的申请,撤回此前的《谅解书》,要求法院从严惩处小志。 王医生说到这里,浑身颤抖,泪如雨下。



  我对这个军官家庭充满了钦佩和同情。以他们的身份地位,稍微动用一些关系,摆平这点小事应该不难。但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可能有错,应当安抚 受害人。得知真相后,他们仍然没有考虑如何去恐吓、报复洋洋,而是通过律师寻求法律的公正处理。这么正直的军官,令人崇敬。同时也让我坚信,这样的家庭不 会教育出混账孩子。 但是,事情已经变得非常棘手。



  不知什么原因,侦查机关轻信了洋洋的一面之词,检察机关没有认真审查证据,稀里糊涂地将案件起诉到了法院。如果小志无罪,办案人要受到相应处分。办案单位 实质上已经与洋洋是一个阵营,他们为了个人利益考虑,必然会将错误坚持到底。我们的对手,不仅仅是那个叫洋洋的女孩,还包括了办案单位的相关人员。这是令 人头疼的事情。 我们没有退路,只能选择无罪辩护。



  小志刚刚成年,不能有任何犯罪污点。对于一个尚未结婚甚至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小男孩来说,这个莫须有的“强奸罪”将是他一生的阴影,会严重影响到他今后的 恋爱、婚姻和工作。据我所知,在监狱里“强奸犯”是最为人不齿的。他们在监狱里的地位最卑贱,受尽同监犯人的歧视和欺凌。



  这是一个孩子无法承受的。 小志的爸爸,军区参谋长从外地打来电话:“易律师,如果我的孩子真的犯罪了,作为一名军人,我们绝对不会包庇他,哪怕是判小志死罪,我们也认了!但是,如果他没有犯罪,我们一定会坚持到底,为他讨回公道!”



  三、 我把案卷认真研究了几遍,得出结论:小志确实是被冤枉的。 检方认为,洋洋在小志对其拥抱、亲吻的时候进行了反抗,事后又报警,可以认为是“违背妇女意志”,虽然小志没有得逞,仍然可以认定为“强奸未遂”。从表面 上看,检方的指控似乎说得通,但认真推敲之后,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在强奸罪的认定上,司法机关历来忽视嫌疑人与受害人的身份关系。异性熟人之间与异性陌生人之间的交往,肢体接触的尺度必然会存在重大区别。



  我曾经给清华大学法学院研究生班的同学们讲课,谈到这个案例。我让在座的女同学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一位女生经常在QQ上给某位男生发亲吻、鲜花等表情, 发大胸女人的图片,告诉这个男生她想去丰胸,问这个男生喜不喜欢大胸女人。如果这个女生主动提出要到这个男生家里过夜。在男生家里,这个男生强吻了她,但 是在女生的反抗下没有进一步的行为。你们认为这算不算强奸未遂?”下面的女同学异口同声地回答:“当然不算。” 绝大多数人都会做出这样的回答。



  但是,办理本案的警察和检察官却并不这么认为。难道他们都不食人间烟火? 如果小志所说的一切是真实的,那么这个叫洋洋的女孩太可怕了,她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与险恶。她先是通过言语和图片刺激小志,挑起他的性冲动,在事情发生之 后,又谎称自己包里有两万元现金(一个家境并不宽裕的在校女生,哪来的两万现金随身携带呢?如果这两万元是真实的,为什么后来又只字不提?),想借机敲诈 小志。敲诈不成,又欺骗小志删除两人的手机短信和QQ聊天记录。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这才向派出所报警。



  收下小志父母的10万元赔偿金之后,得寸进尺,要小志家里再给5万元,还要小志退学。她的行为匪夷所思,明显已经构成诬告陷害和敲诈勒索,为什么司法机关 对此却视而不见? 小志承认自己对洋洋有强迫的行为,而且也想和洋洋发生性关系。这是一个发育正常的男人的本能反应。在恋爱交往中,一般情况下男性占据主动,行为带有一定的 侵略性和轻微的强制。



  女性由于羞涩和恐慌,即使对男性有好感,也会本能地产生抵触、反抗。男方通过轻微的强制来试探女方的反应,如果女方愿意接受,会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放弃抵抗。如果女方坚持抵抗,男方应当尊重其意愿,停止侵犯行为。有过恋爱经验的人,都清楚恋爱中男女交往的基本规则。



  在这个案件里面,情窦初开的小志通过与洋洋的聊天,接受了洋洋大量的性刺激,由此形成“洋洋愿意和自己发生关系”的认识。在这种认识的支配下,小志对洋洋 有拥抱、亲吻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在两人的肢体接触中,小志对洋洋采取了一些轻微的强制,这是小志对洋洋是否愿意更进一步的试探。当洋洋做出明确的拒绝 表示后,小志停止了亲昵的举动。小志的行为并没超过恋爱的尺度,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性冲动是人类的原始本能,存在于每一个正常人的身体之内。



  “冲动是魔鬼”,但“性冲动”却是人类社会发展、延续不可缺少的因素。性冲动本身并不是罪恶,性冲动失去控制,才可能构成犯罪。 小志是什么时候才判断出洋洋“不同意”的呢?

  小志在侦查机关的回答是:“我们进了卧室之后,我将她扑倒在床上,她坚持要起身,还对我说了不要这样。这个时候她就是不愿意和我发生关系。但我还是用手按 住了她的肩膀,不让她坐起来。”小志的回答显然不是当时真实的想法,而是在接受讯问时回忆当时情形而做出的事后判断。



  年轻男性在性冲动的支配下,判断力比平时要低很多,此前洋洋给小志的性刺激过于强烈,必然不会刚刚遇到轻微反抗,就放弃对洋洋的试探。根据一般生活经验, 一个人从性亢奋恢复到理性,是一个逐渐消退的过程。小志与洋洋强制与反抗的胶着状态,持续的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一两分钟,小志需要一段时间来判断洋洋的反 应,克制冲动、冷静下来。 洋洋在QQ聊天中发出的挑逗(“愿意”),和她在小志家的最初反应(“不愿意”),两种态度截然不同,其中巨大的变化对小志造成了严重的认知困难。



  洋洋的真实意愿到底是怎样的,小志需要进一步试探,重新建立起认识,而这种认识的重新构建,不可能在瞬间完成。洋洋通过不断的反抗行为,逐渐消除了此前基 于QQ聊天给小志带来的认识(“愿意”),当全新的认识(“不愿意”)建立之后,小志停止了强制的行动,放弃了更进一步的努力。小志的行为属于刑法理论上 的“试探和奸未成”,与“强奸未遂”有着明显区别。 办案人员在看到QQ聊天记录的时候,应当已经知道了案件的真相。但是,案子他们为什么还要将程序继续下去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四、 检方的证据里,除了洋洋的陈述,还有一份很重要的证人证言,是她在医院门诊部电梯里面遇到的送盒饭的工人。两人分手的时候,洋洋问他要了手机号,所以警方 很容易就找到了他。 我不由得佩服这个女孩。如果她真的是被人强奸未遂,在那种慌乱、害怕的状态下,她还能记得让一个陌生男人留下手机号,“为了以后报答他”。这种冷静、理性 和感恩,是大多数年青女孩子做不到的。



  如果她的目的不是“报答”而是其他,她的心计也令人佩服。 送盒饭的工人证实:当天傍晚他在电梯里看见洋洋不停地打电话,还在哭。电梯到五楼妇产科的时候,洋洋本来走出了电梯,但是立即又回到电梯里,向他求助,说是有人在追赶他,请他帮忙送她到公交车站。



  小志的另一位辩护人陈律师此前也找到这位送盒饭的工人取证。送盒饭的工人证实:洋洋当时衣衫整洁,脸上没有任何伤痕和异常。 这与洋洋报案时所说的情况存在很大区别。洋洋说,当时小志将她摁倒在地板上拖进卧室。



  在施暴过程中,小志扇了她的脸,把她的脸都打肿了。 在上一次开庭的时候,洋洋对法庭说,她的室友经常冒充她与小志QQ聊天。但是,陈律师取得洋洋几位室友的证言,证明她们各自使用自己的电脑,从未冒充洋洋和小志聊天。



  现有的证据我仍然觉得单薄,我决定到现场亲身体验一下。 小志的家和军队医院紧挨着,是医院的家属楼,每隔一两百米都有值勤的岗哨。如果当时洋洋惊慌失措地跑出小志家,必然会引起岗哨的注意。但是,根据我的调查,当天值勤的战士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遗憾的是,由于时间已经隔得比较久远,监控录像已经无法提取。 家属楼只有五层,没有电梯。楼道口很窄,最多只能两人并行。楼梯有木质的扶手,下部是铁栅栏。

  洋洋说,当时小志一只手勒住她的脖子,一只手搬起她大腿,把她弄上楼。我站在楼梯上比划了半天,都没搞明白这是怎样的一种姿势。当时洋洋完全可以抓住扶梯 或者大声呼救,让小志无法得逞。但是,我调查了住在三楼一位女医生,她当天下午正好在家,没有听见外面有任何异常的声响。



  走进小志的家,里面摆设很普通。由于小志的爸爸长期在外地工作,王医生又经常值班,家里的卫生条件并不是太好。地板上有一层灰尘。如果当天洋洋确实被摁在地板上,而且是被拖进卧室的话,衣服上肯定会留下污痕。 三



  楼的邻居给我们提供了一位证人,是她家的送水工。根据送水清单显示,当天下午他给那位邻居家送过水。送水工说,下午六点多钟他送完水下楼,看见一对年青男 女并肩下楼,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但是,想不起来那对年青男女长的什么模样。 从小志的家直行100米就是热闹的大马路,有报亭、水果摊,还有一个公交站台,人来人往。



  奇怪的是,洋洋当天离开小志家后,没有直接跑向公交车站,而是左拐右拐,朝着几百米外的门诊部大楼而去。 我根据医院的记录走访了当天值班的医生护士。他们都说,六点钟左右的时候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如果洋洋当时真的是求救,一路上有那么多值勤的战士,门诊部也有值班的医生、护士,她为什么还要跑到五楼的电梯,向一个送盒饭的工人求助?如果说她担心医 院的工作人员跟小志熟悉,那完全可以找一个来看病的人帮助她。在那种紧迫的情况下,她精心选择了一位与医院没有多大瓜葛的送盒饭工人。



  难道送她上公交站台这种小事情,也需要考虑那么细致周全吗?莫非她一开始就知道,这个送她去公交站台的人,必然会成为本案的关键证人,所以才留下对方的手机号码?



  想到这里,我打了一个冷战。这个女孩,太可怕了。



  五、 案件再次开庭。洋洋没有参加这一次的庭审,我稍微觉得有些遗憾。我很想见识见识这个女孩,向她提几个问题。也许是上一次开庭时辩护人的提问已经让她无法回答,所以干脆委托律师出庭。



  检方的证据主要包括:洋洋的陈述;小志的供述;洋洋表姐的证言;送盒饭工人证言;同学证言;洋洋遗留在小志家中的物品。基本上都是言辞证据。



  针对洋洋的陈述,我指出:洋洋与小志如果是普通朋友,怎么可能轻易接受小志的邀请,单独和他吃饭、看电影,甚至是去他家里过夜?小志在上楼时突然“兽性大 发”、洋洋离开小志家以后的逃跑路线、向送盒饭的工人求助等方面的内容,都存在违背常理之处,也与证人证言抵触,显然洋洋在说谎。


12-10-15  失落的神马 发布
  • 0

    包包里没糖 diy爱好者与手工达人

    这个只有当事人知道啊,现在的社会太乱了!

    13-05-20 | 添加评论 | 打赏

意见反馈 帮助